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二十章 我要救万心伊出去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二十年前,邢睿的母亲就是死在犯罪嫌疑人劫持人质上。※%,
  当初作为刑侦一线的刑警,邢睿的母亲为了人质的安全,把自己的命交给犯罪嫌疑人手上,而这种大无畏的精神,却没有感动那个亡命之徒。然而就在邢睿母亲提出交换人质后,刚把人质换回来的时候,那个亡命之徒突然引爆身上的****。
  邢睿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说好听点就性格所然,说不好听的,是没有教养。
  有时候我会细细揣摩邢睿这个人!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。
  那时候我经常和李俊聊邢睿小时候的一些往事。
  后来我明白了,邢睿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尖酸刻薄德行,答案只有一个。
  邢睿从小到大,她父母作为烈士的光环太强大了,无时无刻的不在影响着她。
  在学校,别的小孩犯错,老师不是吵,就是骂,对于邢睿,老师基本上是一种放任的态度,凡事哄着来。
  毕竟人家是烈士的遗孀,母亲为了人民群众献出了生命。
  就连阳北市教育的领导,每次到邢睿学校检查工作,都要去班里找邢睿聊聊天。
  如果邢睿不喜欢那个老师,随便在教育局的领导面前,说那个老师的几句坏话,在那个年代,估计那老师教学也就完了。
  邢睿从小学到高中,总是学校的名人,不是因为邢睿学习多么好,而是因为她的母亲。
  至于现在,市局的那些退休后的老领导,见到邢睿总是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。
  也就是那种荣誉。让一个小女孩,自打上学以来总觉的自己高人一等。
  不管是学校还是警校,只有一提到阳北市局的邢睿,她的唯一头衔,烈士的遗孀。
  邢睿如果不是遇见了我,她视乎可以和李俊。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。
  我们两个就像,银河系的两颗不同轨道的行星,但是在一次意外中,走到了一起。
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万心伊劫持人质,我压根就不相信,万心伊能做出这事,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,邢睿为什么会那么担心我。
  那是一间普通的医生办公室,万心伊睁着火红的眼珠。表情狰狞的一手抓着一个年轻戴着眼睛,穿着白大褂看起来挺斯文的男人衣领。
  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黑色手枪,顶着那男人的后脑勺。见到万心伊的那一刻,我惊的是目瞪口呆。
  她旁边蹲在地上吓的脸上煞白的女护士,女孩吓的浑身直哆嗦,不停的哭。
  而小宝就坐万心伊旁边的在一条木质长椅子上,小宝眼神恐惧的望着她们。
  小宝一见我进来,立马从椅子上趴了下来。扑了过来。
  但是小宝肚子上却栓着一根绳子,没走几步。小宝就被万心伊拽了回来。
  小宝挣扎着喊:“爸,,,爸,,。,我,要妈妈!
  时隔半年,小宝依然没有忘记我和邢睿。
  从我进门的那一刻开始,小宝视乎不再惧怕什么?
  但是他声音显然是哑声。几乎喊不住一句完整的词语。
  我走过去,一把将小宝抱了起来,把小宝紧紧的贴在胸前,。
  闻着小宝身上那熟悉的气味,眼泪忍住的往下落。
  小宝身上那是一种家的气息。
  我阴冷的盯着万心伊吼:“他是你儿子,不是狗?我使出全身的力气,用一种暴怒发泄的手法,将小宝身上的绳子扯开,抱着小宝转身往外走。
  然而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,万心伊突然的吼:
  “韩冰,你把我儿子还给我,你敢踏出这个们一步,我就开枪了?
  此时的万心伊表情狰狞,眼神中充满了愤怒。
  我不敢想,眼前的这个女人,就是二年前,那个在床上柔情似水的万心伊吗?
  我扭头盯着万心伊说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,小宝是无辜的?让孩子先出去,枪在你手上想开枪,随便!
  我说完抱着小宝往门口走。
  万心伊怒目切齿的吼:
  “韩冰你别我逼我,你敢抱着小宝踏出这个门一步,我就打死他。
  万心伊此话一出,那医生大声喊着我说:“朋友,你,别出去,我求你了,这是玩命啊?
  我指着万心伊吼:
  “你t.m.d手上命案还少吗?还在乎这一个两个吗?有种你就当着我和儿子的面,打死他。
  让小宝看看他的母亲是多么的凶残。
  我话一说完,一连串的泪珠顺着万心伊的脸,滚滚而落。
  我之所以敢说这样的话,因为我清楚万心伊绝对不敢在我面前伤害无辜。
  万心伊是一个要面子的人,为了隐藏黑子强暴过她的那段屈辱,她忍辱负重,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在我面前硬撑。
  万心伊是爱我的,不管她承认不承认,她总是把自己最美的一面,展示给我看。
  如果我不在场,万心伊可能在受到刺激后,干出什么荒唐事。但是有我在,她一定不会。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万心伊显然对我是有感情的,她目送着我把小宝抱出了房间。
  我再次进入房间后,我的目的很明确,我不希望万心伊一意孤行的错下去,不管别人怎么看她。
  万心伊在我心里,一直是我心里有位置的女人。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,让她放下屠刀,去挽救她。
  万心伊世态炎凉的望着问:“你相信人有来生吗?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人没有来生。
  万心伊又问:“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
  我慢慢的走向万心伊,此时的万心伊如同邢睿描述的那样已经走火入魔了,特别是当我把小宝抱出去的那一刻,万心伊眼神中闪烁着阴冷。然而就在我离万心伊不到两米的距离时,万心伊竭斯底里的大叫:
  “你别过来。别过来,你再过来我打死他。
  我死死盯着万心伊吼:“人的生死只在一瞬间。万心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,你总是固执的的认为,自己所错的都是对的,是别人逼你的。
  黑子该死我不怪你,难道陈妮娜的死,一直都没有悔悟吗?
  你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后悔。你看看现在的自己。
  难道这个两个无辜的人,也在逼你吗?
  我清楚,你既然敢挟持他们,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  人的生命是脆弱的,如果不是你父亲,我八年前就已经死了。
  但是我现在苟且偷生,你知道为什么,我要赎罪。
  如果你万心伊真有种,就对着我的脑门来一枪。老子陪你一起上路,不就是死吗?我陪你,黄泉路上,咱俩做个伴,开枪啊!
  我话一说完,邢睿没脑子的冲了进来,正在犹豫的万心伊,瞬间抬起枪口。
  砰的一声枪响。邢睿瞬间闪了出去,那一枪打在房门的门板上。却响彻了整个三楼。
  老天有眼啊!还好,没有打住邢睿。
 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,在医院会议室,邢睿所担心的那些话。
  我扭过头愕然的望着万心伊,此时此景我整个人都蒙圈了。
  我无法相信眼前的万心伊会真的开枪,虽然她打的不是我。但是这一声枪响足以证明,万心伊显然走火入魔了。
  那一刻望着万心伊那张冷酷的脸,我明白了,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杀戮。
  不只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,而是一名警察对一名亡命之徒之间的战斗。万心伊身边的那两个人质。此时已经吓傻了。
  我短暂的恢复后,步步沉重的走向万心伊,指着之间脑门说:
  “你,,,,,,,这就是你要的结果是吧?
  万心伊此时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坏了。
  虽然她没有打中邢睿,但是就光这个举动对她而言,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奸!
  她说完猛然间举起手臂,对着自己的下巴,昂头望着天花板,尖叫:“报应啊!
  那黑色的枪口,盯着万心伊的下颚,我清楚万心伊想干什么?
  时间压根不允许我在发呆,我一个健步冲了过去,一把拽住那漆黑的枪口说:“疯了是吧?
  万心伊睁着空洞的眼珠望着我说:“让我有尊严的死去好吗?
  我心肝剧烈的望着这个我最爱的女人。
  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水。
  我一脚踹在旁边的那个男医生上吼:“还不赶紧的滚!
  我话一说完,那一男一女,慌不择路的往外跑。
  万心伊绝望的闭上眼,因为她清楚,手枪已经在我手里了,她这个瘦弱的女人已经失去了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  然而就在,我望着这个可怜的女人精神临近崩溃的时候。
  万心伊的那句让我有尊严的死去好吗?反复的在我耳边回想。
  此时我猛然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,横竖万心伊都是个死,不如赌一赌,如果老天真想收让万心伊,我们努力了,我想再给自己留下遗憾,痛苦终生,我要救这个女人,哪怕就算和她一起去死,我无怨无悔。
  打定这个注意后,此时我更清楚,时间的紧迫性,人质一旦出来,邢睿他们料定万心伊绝对不会对我下手,要不然人质爷不可能被万心伊放了。
  也许下一秒,那些杠着防弹盾牌的特警就会冲进来。
  有一种爱可以超越生死,此时的我在隐忍了那么多年,视乎又回到曾经。
  此时的我只有这一个念头,我绝对不能让万心伊,死在我的手上。
  我要求你,就算死,我要万心伊死的有尊严,哪怕我陪她上路,我认了。
  我目光坚毅的盯着给万心伊,把枪递给她小声说:“配合我,我想办法把你弄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