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九章 劫持人质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明天就是515,起点周年庆,福利最多的一天。除了礼包书包,这次的『515红包狂翻』肯定要看,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,定好闹钟昂~
  李俊父亲是个聪明人,什么简要案情,什么行动步骤,他早已了如指掌。
  他说这话无疑是利用吴广义,把此时面临的困境说给我听。
  吴广义是个实在人,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有我这个外人在。
  他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案情是这样的?
  犯罪嫌疑人万心伊,在儿科住院部三楼医生值班室,持枪挟持一名主治医生,和一名女护士。
  被挟持的医生姓马:是今天值班主任,男性,女护士是刚接班的一个小女孩。
  万心伊之所以会挟持,主治医生和护士,是因为我们已经控制了他父亲,万金龙。
  嫌疑人劫持人质的房间,位于在三楼电梯入口至东向西的四个房间。
  为了确保其他病人和家属的安全,我们已经将整个三楼的患者安全转移,楼上,楼下的所有通道已经让特警封闭。
  鉴于嫌疑人手上有枪,情绪不稳定,特警支队狙击手,已经提前进入后楼,但是犯罪嫌疑人极其的狡猾,把房间的窗户遮阳帘下拉,基本否定了,狙击射杀客观现实。
  本来我们想诱骗犯罪嫌疑人出房间,但是犯罪嫌疑人,软硬不吃,拒不投降,仗着手上有人质,唯一的要求是让我们把她他父亲送到医院。
  吴广义说到这,使劲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,顿了顿话峰一转又说:
  “房间里一个四个人,分别是,犯罪嫌疑人,万心伊。还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,还有一个3岁的男孩。
  如果我们强攻,不排除狗急跳墙,这也是我们最棘手的问题。
  李俊父亲听吴广义的汇报后。把目光从吴广义脸上,移向我问:
  “嫌疑人还有别的要求吗?
  吴广义盯着我说:“没有别的要求。
  李支,我谈一下我个人不成熟的想法,接下来我的谈话,不作为会议记录。
  李俊父亲。点了点头说:“同意。
  吴广义又点燃一根眼,揉了揉那张疲惫的脸,强打起精神猛提了一口烟。
  吴广义是长期在刑侦一线摸爬滚打的人,他虽然此时心急如焚,但是表情上却会有一种固有的冷静。
  他语气平淡的接着说:
  “我的意思是,嫌疑人万心伊和韩冰曾经是情侣关系。
  而且现在嫌疑人现实情绪波动很大,再说,医生值班室的那个三岁男孩,是她和韩冰的孩子,嫌疑人之所以会劫持人质。胁迫我们交出她父亲,无非是孤掷一注,为了人质的安全,我建议让韩冰先和嫌疑人谈谈。
  吴广义话一说出,所有人把目光移到我的脸上。
  邢睿蹭的一下子站了起立说:
  “吴倔驴你这是打击报复!这事我不同意。
  嫌疑人身上有命案,而且手上有枪。
  韩冰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你这样无非是让他去送死?
  我专修的是犯罪心理学,犯罪嫌疑人本身就有命案,而且更清楚在公共场所,持枪挟持人质是重罪。
  鉴犯罪嫌疑人有吸毒史。曾经还在戒毒所强制戒毒,对于这么一个极度危险的人,你让我丈夫去和她以前的女友谈判,你居心何在?
  吴广义撇了邢睿一眼。没好气的说:“我这是就事论事?
  邢睿涨红着双颊,目光阴冷的说:“你就事论事,我说的也是客观事实?
  嫌疑人万心伊和韩冰虽然曾经是恋人,但是不排除嫌疑人狗急跳墙,和曾经的前男友殉情的动机。
  我瞪了邢睿一眼说:
  “邢睿,什么是狗急跳墙?我就不相信。我和万心伊见个面,她还能一枪打死我不能?你是不是想多了?
  邢睿面无改色的望着我说:
  “我想多了?是你急着去见你的老相好吧!韩冰你要搞明白喽,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,今天这个会你压根就没有资格参加,更没有资格发表意见?
  我瞪着邢睿吼:”你,,,,
  眼看我们两个要吵起来,李俊父亲摆了摆手说:
  “好了,好了,这是会议室,不是你们家!注意影响。
  李俊父亲话一说完,我和邢睿就此打住。
  吴广义一脸尴尬的望着我和邢睿。
  随后整个会议室,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沉闷。
  李俊的父亲,见话题就此僵持便便说:
  韩冰,你是什么意思?按理说,这件事你应该回避。
  但是毕竟万心伊和你的事,大家都清楚。我想听一下你的意见?
  我。
  我轻咬着牙龈说:”李叔,说真心话,在这个场合,我不应该叫你李叔,但是您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韩冰以前是人渣,是垃圾,我自个心里有数。
  这事不管怎么说,我脱不了干系?
  这事我来吧!我相信万心伊不是一个十恶不做的恶魔,她之所以会挟持人质,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。
  我想问万心伊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。
  我此话一出,邢睿那双白眼,简直就要蹦出来似的。
  吴广义,谈了谈烟灰说:
  “这事很简单,莆田分局按市局统一部署,在病房里逮捕万金龙,搜出他的电话,让病房的其他人给万心伊打电话,谎称他父亲晕倒了。
  吴广义话没说完,我无奈的苦笑着说:
  “高,真高!利用万爷身体不好,将计就计。
  你们部署那多人警力,为什么万心伊还能挟持医生呢?
  吴广义脸一黑,又提了一口烟说:
  “说来惭愧啊!我们本以为,万心伊会像我们计划的那样,赶到医院,但是却出了些意外?
  我们在医院的各个出口,布满了警力,只要她敢进医院。就插翅难飞。
  但是却没有想到,万心伊其实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,而且莆田分局刑警大队的同志,把他父亲带走时候。她就坐在三楼通道的走廊里。
  她一直乔装坐在三楼通道的椅子上,目睹我们部署警力的全过程。
  然而就在我们转移三楼的病人时,万心伊二话不说,掏出手枪冲进医生值班室,挟持一名医生和护士。让我们放了她父亲,把小宝送回来。
  无奈当时万心伊情绪激动,我们只答应把小宝先送到医生值班室,却不能满足万心伊要我们释放她父亲的要求。
  毕竟万金龙以前是干什么的,你我都心里清楚。
  把万心龙放回去,无疑放虎归山。
  我绝望的闭上眼,摇头苦笑,许久淡淡的说:“
  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,我和她谈一谈?
  所有人犹豫的望着我,没有人同意也没有人反对。
  显然孙局长一直站在门口。他不动声色的走了进来说:“可以。
  然而就在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邢睿也站了起来说:“我也去。
  孙局长面不改色的说:“可以!
  我盯着邢睿问:“邢睿,我知道你担心小宝,我是小宝的父亲,我也担心。如果真想你说的那样。
  万心伊是为了,和我殉情。
  我认了。
  但是我不相信万心伊会对我下手,毕竟我们深爱过。
  如果真有什么不测,我和万心伊死不足惜,但是小宝是无辜的,你是她的母亲。小宝不能没有你。
  你绝对不能露面,因为小宝在里面,小宝见你,一定会刺激万心伊。
  你是学心理学的。你清楚,对一个精神紧绷的女人来说,刺激她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  我见邢睿默许了,便迈着沉重的步伐,走向万心伊所在的房间。
  离老远我就听见,万心伊用一种凄厉的声音吼:
  “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快把我父亲送回来,你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他的头。
  紧接着是一个男人,用一种胆怯并且颤抖的声音说:
  “您,,,冷静,冷静,,,我老婆孩子一大家子,大姐,别急,,有话
  咱好好说,我只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,这事和我不挨啊!
  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,视乎再劝万心伊。
  然后当他看见,我在吴广义和特警的护送下,走了过来。视乎意思到了什么?开始往一边撤。
  所有人把我送到门口的拐角,用一种沉重而复杂的表情望着我。
  我长出了一口起,故作轻松的歪着脑袋点燃一根香烟,视乎利用自己的表情来告诉所有人,我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  邢睿猛然间抱着我,那一刻她没有在顾忌任何的面子,在我怀里哭的肝肠寸断。
  然而就在我准备走过去的时候,邢睿拦住我像妻子对待即将去出差的丈夫那样,为了整理衣领。
  我感觉邢睿视乎把一样东西塞进了我的口袋。
  我摸着口袋里,那把冰冷的手枪,我清楚邢睿给我手枪的意思。
  她是在保护我,但是我心里清楚,万心伊虽然杀过人,但是她绝对不会给我下手。
  邢睿作为一个女人,她考虑很细腻,但是虽然我明知道,万心伊不会对我下手,但是邢睿却不这样去想。
  毕竟邢睿不是我,她不懂万心伊对我的感情。
  她害怕万心伊明知道自己死路一条,会拉上我殉情。
  邢睿是个女人,而且专修的就是犯罪心里学,她清楚一个走火入魔的女人,会在极端的现实面前,什么都能做出来。
  她害怕,她不敢赌,她也赌不起。
  PS. 5.15下红包雨了!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,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。你们都去抢,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