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八章 还是被邢睿涮了羊肉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关注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  在一个小时前,邢睿和我闹情绪,是因为是我亲手把小宝送给万心伊的就算她把小宝接回来,也要报复我一下。
  毕竟这事是我一手造成的。
  我和邢睿之间的矛盾叫人民内部矛盾,关上门把话说开了,低头认个错,抱着以后不再犯,这是就过了。
  但是邢睿对万心伊就不一样,在邢睿眼里。
  她万心伊就是破坏我们家庭的小三,夫妻闹矛盾,就算打的头破血流都没事,但是你让原配和小三打过架以后,再和好,可能吗?
  所以我担心,邢睿会公报私仇对待万心伊,但是这话我又不能明摆着说。
  几辆飞驰的警车以疾快的速度,从我汽车的左右,呼啸而过。
  望着那悬挂阳北市局的警车车牌,即使邢睿不多说,我已经猜到我最坏的结局。
  整个阳赐县人民医院门口的主干道,已经被穿着警服的特警,警察围的水泄不通。
  医院门口人头攒动,好事人群,议论纷纷向医院内张望。
  医院门口的主干道上,五六个交警,如临大敌的指挥拥堵的车辆。
  一副带着黑色眼镜的交警,对我做了一个绕行的手势!
  他见我没有离开的的举动,有些恼火的走了过来,吼:
  “眼瞎!没看见绕行手势,把驾驶证,行车证拿出来,现在实行交通管制。
  邢睿立马从副驾驶下来,走了过去,把那交警拉到一边,掏出证件,一阵小声嘀咕。
  随后邢睿掏出电话。急冲冲的往医院进。
  那个交警摆了摆手,一时间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交警围了上来。
  我一见情况不对,邢睿有意想把我甩掉,直接跳下车追上了去。
  随后就听见那交警喊:“同志。你的车不能停这啊!
  邢睿走的飞快,一路亮起警官证大模大样的进了医院。
  然而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  我连第一道封锁线都没有过,就被几个警察拉住了。
  我大声喊邢睿,她也装着没有听见。
  人在焦急的时候,真会连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。我没有想到邢睿会在最关键的时候,摆了一刀。
  我望着,邢睿走到医院大厅门口,和一个看起来像领导模样的警察视乎在说着什么?
  不一会,和邢睿说话的那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,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,对着大门口的几个便衣,使了个眼神。
  那一刻我才发现,我彻彻底底成了羔羊,四五个站在人群装着看热闹的便衣。不容分说一拥而上,把我架上进一辆警用依维柯车上,望着邢睿急冲冲的背影,我心哇凉哇凉的。
 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,在职业和感情上,我韩冰在邢睿眼里什么都不是!
  我刚掏出电话,一个年轻的便衣,伸手要夺我的手机吼:
  “谁允许你打电话的?
  我是新仇旧恨一股脑,涌上心头,一把推开他吼:
  “老子是犯了什么法!你凭什么不让我打电话。
 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。我会对着他吼。冷笑一声说:
  “没人说你犯法,我们公安机关有权核实你的身份,请你配合。
  我从钱包里把身份证递了过去。
  他低头瞅着我的身份证,慢悠悠的抬起头盯着我问:
  “你是阳北人。跑莆田干什么?
  那人显然在和浪费时间,如果不等事情结束,他们断然不会放我下车。
  显然邢睿和他们那个带头的领导说了什么,至于这几个人,二话不说就把我将车上拽。
  我清楚,我无论说什么。以他们的套路,一定会询问我很多废话。
  我清楚我没有必要何他们一针顶一线的死杠,他们也是职责所在。
  我从口袋里把烟掏了出来,希望能缓和气氛,从他们嘴里套出一些信息。
  我看的出,当地的辖区派出所的干净,治安行动队,县局刑警队,特警,已经把这个这个医院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,别说一个大活人进去,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  我整了整情绪,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以前曹兴民在这当局长的时候,我经常过来找他喝酒。那时候你们县局的还给我几分薄面,现在真是人走茶凉啊?
  我此话一出,一个年轻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盯着我问:
  “你认识曹局?
  我笑着说:“何止认识他,如果他不死,我逢年过节还要到他家喝酒,刚才进去的那是我妻子邢睿,在市局视侦科工作。
  都不是外人,何必那么针对我呢?
  看你们这架势显然误会我了?
  对了,市局的吴广义呢?这****的,这么急把我妻子喊过来,如果我妻子出了什么事,我一定不会绕过他。
  我此话一出,他们几个对我的态度明显好多了。
  那个中年男人,笑着说:“早说啊?原来你是担心你妻子啊!哈哈,你放心,她不会有什么危险。特警,和刑警队的已经进去了。
  里面都是咱们的人,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是这毕竟是你妻子的工作。呵呵!
  我一副担心的表情望着那个中年人说:“这医院到底怎么了?连交警都把路戒严了。
  我说到这,指着不远处站在大厅门口的,正在打电话的阳北市副局长孙传中,和市局李俊的父亲说:
  “怎么?孙局长和治安支队的李大队也来了,看了事情不小啊!连市局的局长都亲自坐镇了?
  我说完对着窗口对着李俊的父亲喊:“李叔?李叔,,,,
  李俊父亲显然正好孙局长谈话,听到我喊他,扭头望着我,便走了过来。
  李俊父亲一上车,那几个便衣立马。毕恭毕敬的齐声喊:“李支队?李俊父亲,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
  他瞅着我说:“你小子怎么才来啊!都火烧了眉毛,打你电话你也不接。你还有这闲功夫,在这车上跟无事的姑娘一样。
  我一听李俊父亲说这话。一脸茫然的望着他说:
  “我刚到这,就被这几个爷请上车。
  李俊父亲脸一崩,瞪了那几个便衣。
  那几个便衣见我往他们身上泼脏水,脸都绿了。急忙解释。
  李俊父亲显然不像听他们解释,摆了摆手,他视乎明白了什么,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跟我下来!我以为见到的救星,谁知道我刚跟着李俊父亲没走几步。他扭头问我:“你昨天是不是把孩子交给了万心伊?对李俊父亲这突如其来的一问,我有些搞不清楚他什么意思?
  便心虚的恩了一声?李俊父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:
  “你明知道万心伊身上有命案,当初见了她为什么不报警,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。是知情不报,如果查实了,你这叫窝藏你懂吗?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。但是我希望你能劝劝万心伊让她放了人质,要不然她必死无疑。
  我惊愕的望着李俊父亲那张铁青的脸。
  我顿时明白了,邢睿的用意。
  这女人,显然是想保护我,不想让我趟这趟浑水?
  但是当李俊父亲刚才说,打我电话我电话关机了。
  我这才发现,我的手机竟然不见了。
  我突然想起来,在来的路上,邢睿说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,让我的电话给她用。
  我急切的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
  李俊父亲抬头望着医院门诊大楼说。万心伊带着你的儿子,在医院三楼挟持了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,让我们把她父亲教出来,再给她安排一辆车。这可能吗?
  犯罪嫌疑人万心伊手上有命案,而且还有一把手枪,犯罪嫌疑人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,按市局吴局长统一部署,为了确保人质的安全必要时就地击毙。
  我一听击毙这两个字,顿时全身汗毛倒立。
  我问:“击毙?
  李俊父亲一副无奈的表情说:“投降是唯一的出路。
  随后李俊的父亲把我带到了医院的会议室。
  在会议室里。我见到了这次行动的负责人,吴广义,还有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邢睿,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,他们显然在商讨什么?
  吴广义见到何李俊父亲进来的时候,口气的喊一声:
  “李支队。
  李俊父亲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说:“
  你们继续,把行动的具体步骤,商定出来,上报给孙局。
  李俊父亲说完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  吴广义,盯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进来坐啊!
  我没吭气,毕竟会议室里坐着十几个人,除了吴广义和邢睿,我一个也不认识?
  我在门口犹豫了半天,孤零零的站在门口也不好看。
  然而就在我进来的时候,邢睿却将了我一军说:
  “吴支队,这外人没有必要参加吧!吴广义知道我和邢睿的关系,也清楚我和万心伊的关系。他把目光定格在李俊父亲脸上。
  李俊父亲毕竟是当领导的,笑着说:
  “韩冰不是外人,,孙局的意思很明确,人质一定不能出事,如果出事了,这个责任在座的各位谁都担不起。
  这是医院,社会影响大。
  广义,你甭有什么顾虑?只要人质不出意外,什么话都好说。
  把简要案情,和你们的行动步骤说一下,让我听听。
  Ps.追更的童鞋们,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~515红包榜倒计时了,我来拉个票,求加码和赞赏票,最后冲一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