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七章 决不妥协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我说到这,顿了顿继续说:
  “邢睿我只想让你告诉我,小宝和万心伊现在怎么样了?
  人常说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  纯属放屁,这几年,你怎么对小宝的,我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?
  你不能生育,我无所谓。我们的孩子只有一个,他叫韩林。这个名字是你起的,你是小宝以后不能像他父亲一样,没有文化,给小宝起名寓意翰林。小宝发烧的时候,你搂着小宝一天一夜不松手,小宝哭,你也哭。
  作为一个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来说,你比她母亲更伟大,作为小宝的母亲你当之无愧。
  我悔不该把道义,看到比任何都东西都重,我韩冰向来知错,改错,却不认错,但是今天我只想亲口告诉你,我对不起你!
  邢睿猛然间扑了过来,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,那一刻她哭的肝肠寸断,视乎把这半年来所以的委屈,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。
  那是我和邢睿在失去小宝的六个月之后,彻彻底底的交心。
  随后邢睿说出了,她这些天一直隐瞒的一切。
  邢睿不亏是干过刑侦的出身,再给小宝入户口的时候,邢睿就忍痛采集了小宝的血液样本和指印。
  当小宝的血液样本汇入阳北市人口信息管理库,小宝在我送给万心伊的当天,邢睿上报小宝失踪人口信息库。
  那漫长的等待让邢睿如坐针毡。
  她在家里像疯狗一样骂我,在单位,不知疲倦的盯着,数据资料库每天更新的,新生儿入户的血样本。
 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五个月后,邢睿在莆田县于秦阳的交接叫立马寺的小集镇的派出所户籍室里,发现一个名叫,万殡辉的小孩入户。
  当邢睿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猛然间想起万爷家族的族谱。眼冥阴阳飞龙,心殡八卦地凤。单取其中一字作为排序,万金龙是我师傅的名字,单字取龙为谱。万心伊排后,那么殡字作为下一辈,这万殡辉,是谁就不言而喻了。
  立马寺这对方我已经听说过,它是阳北市莆田县最北端。和周边秦阳,武曲,交嚷三不管的小集镇。
  那地方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脏,乱,差,地处山区。
  三个县接壤,一个面积不大的小集镇,镇北头属于莆田县管理,镇南属于秦阳。镇西属于武曲管辖。
  对于这个一个地方,没有什么资源,纯粹是一个人口大镇,以为的好处,就是三个县市的中转站,北进秦阳,南进莆田,西进武曲。
  对于这个一个地方,三个县市都不想过问,用邢睿的话说。民警出警碰见打架的,案发地在立马寺街上,属于莆田,人一旦逃到秦阳。
  莆田县局的警察。就要和秦阳方面协调,这属于属地管辖权。
  邢睿说这话的潜台词,是那地方龙蛇混杂,什么人都有。万心伊之所以在那个地方给小宝如户口,其实为了躲避。
  毕竟小宝大了,没有户口才是头等大事。
  万心伊之所以要在那个破地方如户口。道理很简单,地处位置偏僻,入户口的基本流程是,拿着房产证,村的证明,卫生院的新生儿出事证明,就可以入,如果条件苛刻,大不了花些钱。当和吴广义带着邢睿赶到立马寺的时候,小宝的户口已经入上了,户主是万爷真实的身份信息。户籍地址在阳北市莆田县立马镇南街第四居民组458号!这个地址邢睿去了,那是一座老实的山村小院,三间大瓦房,一个大院,但是很明显房子是空房,停村委会的干部说,这房子以前的房主是一个开货车的,这几年赚了不少钱,就把房子卖了,在县城里新开发的小区买了商品楼。线索在一个月钱就短了。
  邢睿这事没有敢和提起,因为她担心我知道,万爷在立马寺露面,我会去找他们。
  所以邢睿一直隐瞒,但是今天这个会议就不一样了。
  阳北市得到线索,那名叫万殡辉的小孩,得了手足口在莆田县人民医院住院。
  作为陪护的只有一个干瘦的老头,没有犯罪嫌疑人万心伊。
  这才是阳北市迟迟不收网的动机,至于今天为什么吴广义要通知邢睿去开会,因为那个叫万殡辉的小男孩,病好准备出院。
  吴广义清楚,好不容易得到了线索,如果再让煮熟的鸭子飞了,那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  但是万金龙和小宝毕竟没有犯罪,吴广义清楚,万金龙这个老狐狸,在阳北市风云了一辈子,如果冒然审讯他,简直就是打草惊蛇。
  不仅什么都审讯不出来,而且还会让万心伊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如果不动万金龙的话,小宝一旦出了医院,人流量这么多,再次找他们可谓是大海捞针。
  吴广义之所以通知邢睿,其实也是在变相的告诉邢睿,孩子我们已经找到了,但是市局挂牌督办的命案嫌疑人万心伊却不露面。
  吴广义原本以为邢睿会深明大义,放过这次机会,毕竟小宝的新名字和身份信息已经得知,小宝早晚都会回来。
  但是吴广义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向严格自律邢睿,怎么跟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,怎么一点都没有继承她父母为了顾全大局,舍生取义的精神。
  邢睿不再是,那个一个闷声不吭有素养的女警察,而是一个彻头彻尾,不可理喻脑子一根筋的泼妇
  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,此时小宝对邢睿而言,是她昼思夜想乖宝宝。
  邢睿就是邢睿,如果在面对原则问题上,她能解开这个结,她也不会缠我那么多年。
  邢睿执拗,在邢睿的心里,我邢睿,不问你们刑警支队破案不破案,我只要找回我的儿子,我一天都不能等。
  不管市局哪个领导找到谈话,在小宝这件事上,我寸步不让,你们可以停我职,哪怕开除我。我邢睿一句怨言没有,但是前提是我今天必须要见我儿子。
  吴广义作为一个老侦查员,向来继承了曹兴民的铁面无私,他开始的时候认为,他能摆道理,说服邢睿。
  但是事实证明,他一点都不了解真实的邢睿。
  但是当邢睿撂出那句,我不管你们怎么部署,今天我一定要把孩子接回家。
  整个市局会议室所有的人脸都绿了。
  吴广义当即拍了桌子,很显然在骂架上面,他压根就不是邢睿的对手。邢睿那张嘴跟机关枪似的,把吴广义骂了一个狗血喷头,灰溜溜的低着头,坐在椅子上,一根接一根的吸闷烟。
  吴广义生气是因为邢睿接她的短,当着所有人的质问吴广义,是不是现在肩膀的豆豆,比她多,在她面前耍威风呢?
  当初曹局长在世的时候,你敢大声放个屁吗?
  邢睿那张嘴,我是深有体会,能把活人气死,死人骂活。
  支队的那些刑警一见大队长,被一个宣传科的骂的帽都戴不住,没有人敢接呛?
  最后还是李俊的父亲出来缓和气氛,这事才算罢了。
  李俊父亲是个老好人,见吴广义黑着脸,生闷气,清楚他这个大队长面子过不去,便当着所有人的面,吵了邢睿几句。
  对于邢睿的这个意思,还是由吴局拍板吧!
  随后李俊父亲去找吴局,传达会议精神。
  当吴国忠听到李俊父亲的汇报后,却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,先研究研究再说!让邢睿回去等市局通知,最迟下午两点给邢睿结果。
  从民政局出来,我和邢睿准备在路边找一家干净的饭馆吃顿饭,
  等吃过饭后,直接开车去莆田县,不管市局怎么说,我邢睿必然要把儿子接回来。
  我此时已经打定了注意,不管见到万爷后,他怎么骂我,对我而言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必须要把带走小宝。
  我和邢睿刚进饭馆,邢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  她开始接电话的时候,表情还算正常,但是随后整个人脸色变的煞白煞白的。
  挂上电话,她简短说了一句话:“快去莆田县人民医院。
  我二话不说,把钱扔在包间的桌子上,和邢睿一起急冲冲的出了饭馆。
  汽车出了阳北后,直接上了环县公路,那是阳北市为了拉近周边几个城市县城的距离,盘活区域经济,修了一条八车道类似于高速公路的一条环线公里,以前从阳北市到莆田要将近一个多小时,如今有了环线公里后,如果车速快,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
  邢睿一副惆怅的表情望着我说:
  “一会不管遇见什么,一定要冷静?
  我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捋了捋头发淡淡的说一句:
  “我知道。到底怎么了?
  邢睿表情沉重的说:“出事了,万心伊在小宝病房出现了。
  我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锅。
  邢睿表情沉重的按着我的手。
  她视乎在安慰我,毕竟我是她的老公,我们两个就算打,就算吵,是内部矛盾。
  邢睿之所以转变那么快,就在我和邢睿交心的那一个多小时里,莆田医院出现了变故。
  对于万心伊的出现,不仅是我感到震惊,就连邢睿也是一样。
  万心伊此时的出现,让整件事变的尤其的复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