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六章 共度难关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阳北市局在得知邢睿孩子的事后,特意把她从视侦科一线,调到了宣传科,而且还解决了很多人梦寐以求副科.
  市局的所有人都清楚,这是对作为烈士遗孀的邢睿最好的优待,明摆着让她养老,此时吴广义支队长,亲自给邢睿打电话,让她参加刑警支队的重要会议,鬼都知道这预示着什么?
  在阳北市局门口,我如坐针毡,我害怕万心伊会被抓住。↖,
  曾经没有小宝的时候,万心伊离开的时候,我虽然担心,但是那时候我会找很多的理由,骗自己。
  毕竟世界这么大,隐匿一个女人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  但是如今万心伊不只有她自己,还有小宝和万爷。
  小宝才两岁多,什么都不懂,也不会照顾自己。
  而万爷呢?一身的病,虽然运筹帷幄了一辈子,但是人不服老是不行的?万爷的腰不好,而且还有糖尿病和高血压。
  对于经济来说,万心伊更是山穷水尽,自从万爷的那个当监长的亲家退休后,一监的小卖部就已经取缔了。
  时代在变,在当时那个年代万爷他们是钻法律的空子,随着监狱的管理体系逐渐正规,取缔小卖部是必然。
  那天从万心伊的穿着和状态上来看,她过的非常的不好。
  万心伊这么一个爱面子的人,见我不可能不特意的打扮一下自己?
  但是我在她脸上,除了,见到劣质难以掩盖皱纹的粉底之外。并没有看到什么,高贵奢侈的化妆品。
  就连万心伊手腕上那块不离身的名表。也不见了,这说明什么?我不敢想?
  此时的万心伊要照顾一老一小。她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这才是我最担心的?
  邢睿对小宝的感情,我心里清楚,同样我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。
  虽然当时碍于万爷的面子,但是自打小宝从我怀里离开的那一瞬间,我就会已经后悔了。
  我并不在乎邢睿怎么发疯,甚至用那些恶毒的语言去骂我,和我离婚,我一点都不在乎,但是我清楚。我虽然表情镇定强硬,其实早已把肠子悔青了。
  这一个月,除了上班,我就猫在客厅的在沙发上,瞭望空荡荡的房间发呆。
  在平时小宝会骑在小泉的身上,和小泉在地板上,打闹。
  邢睿会盘腿坐在沙发,看电视,时不时问小宝:
  “宝蛋!你喝水吗?
  小宝:“不。
  邢睿:“小宝来吃口苹果!宝蛋真乖。对,张大嘴,把大老虎嘴张开,哇!小宝真棒!
  小泉。来也给你一个。
  哈哈,韩冰,你快看。小泉那笨样子!哈哈!
  那熟悉的声音像梦魔一样在我耳边回想。
  望着地上小宝小宝的玩具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。无时无刻不在蹂躏我那伤痕累累的心!
  无数次拿起电话,脑海又浮现。万爷那张老脸,和万心伊那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  邢睿的这个会议开的时间很长,临近中午才结束。
  从邢睿出市局大厅的那一刻,她整个人跟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  不再是那种压抑,悲伤,而是英姿飒爽意气奋发的下了台阶。那样子跟中了彩票似的。
  此时我心里已经有了数。
  邢睿虽然面无表情的拉开车门上车,但是就精神头而言,明显的不一样。
  汽车启动后,我盯着邢睿说:“咱俩打开天窗说亮话,是不是小宝有了消息。
  邢睿倒是一点都不隐藏说:“是啊!
  我问:“他在哪?
  邢睿:“莆田县!
  我:“什么时候把他接回来?
  邢睿撇了我一眼:“接回来!呵呵!
  我一脚刹车把汽车定死:“邢睿,别t.m.d用这种表情和口气。
  我知道这事是我的不对,我已经知道错了。你还想怎样?
  这半年我处处装孙子,你骂我什么,我都忍了。
  你没完没了是吧?难道就光你自己难受,我就不难受吗?
  小宝我知道你们有办法找回来,但是你记住,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小宝有血缘关系,就算万心伊死,小宝的抚养权在我这,和你没有一毛钱关系。
  不就离婚吗?老子奉陪,谁今天不去离婚谁t.m.d就是一孙子。
  我说完,直接掉头,准备去民政局。
  此时的我,明显的再玩激将法,我并非老毛病犯了,说这些全凭一时的脑子热,因为此时的我清楚,阳北市局已经对小宝有了线索,要不然邢睿不可能这么兴奋。
  整整半年,邢睿在家里不是摔东西,就是骂我。心情好的时候还给做顿饭,洗洗衣服。
  心情不好的时候,两句话不说,就一副泼妇的嘴脸。
  今天邢睿非常的反常,大清早的二话不说就直接摊牌要离婚。
  这些年和邢睿生活在一起,我知道她深浅,她知道我长短。邢睿之所以折磨我半年,是因为她抓住了我的软肋。
  说实话,我们两个直到现在都没有敢把小宝的事,说给我父母听,为了这件事,我们两个几乎把这一辈子的谎话都撒完了,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  如果邢睿真的想和我离婚,早就和我父母摊牌了,那样她会走的名正言顺。
  但是邢睿没有这样做,因为我清楚她心里有我。
  此时的邢睿之所以摆出一种强硬的状态,要和我离婚,无非是已经知道了小宝的下落。
  邢睿这样做,只有一个目的,她是再为小宝的回归铺路。
  她料定我不会和离婚,因为我们一旦离婚,我父母必然要问,为什么离婚。
  到时候就算我脸上长十张嘴,也没有这个胆量,把小宝送给万心伊这档事说出来。
  因为我清楚,如果我母亲知道,她不活剥了我才怪。
  我不是怕我母亲打我,而是我不像让她伤心。
  这半年来,我和邢睿为了小宝的事,发动我身边的人,包括丁玲富贵,都在演戏。
  有很多次我实在扛不下去,每当我话到嘴边,望着我母亲头上的银丝,我咬着牙把话咽了下去。
  男女之间的相处,就像博弈,我被邢睿挖苦,嘲讽装孙子半年,我都能忍受,难道我还在乎今天邢睿的冷嘲热讽吗?
  答案只有一个,我是在以退为进。
  反正在你邢睿眼里,我就是一个脑子一热,什么事能敢干的人。
  你不是要离婚吗?老子奉陪并且明确的告诉你,就算你们阳北市局把小宝找回来,小宝的抚养权也在老子手里。
  让你邢睿什么都摸不早。
  我这一手可谓是,刁钻,下手狠毒,一刀见血。
  邢睿一见我和她玩真的了,目瞪口呆的望着我,她此时的表情彻彻底底的告诉我,和我这个坐过牢,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的无赖,她压根就不是我的对手。原因只有一个,邢睿比我更爱对方。
  我此时的演技比奥斯卡那些拿最佳男主角奖项的演员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一路上我一句话也不说,安静的开车。
  汽车到阳北市民政局大院的时候,邢睿赖在车上不下车。
  我面无表情的瞄了一眼邢睿说:
  “赶紧的!我净身出乎,房子,存款,都是你的。
  邢睿坐在车上,一动不动的望着我问:“那你父母那一关怎么过?
  我冷笑,我现在就给他们电话,都到这时候了,我还顾忌什么?
  我说完,掏出电话,刚把手机解锁解开。
  邢睿一把抢过我的手机说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
  我反问:
  “提离婚的不是你吗?既然这日子没办法过来,那就不要再过了,我无所谓。
  别装孙子了,都是成年人,玩小孩过家家没意思?
  这半年,你说什么我都听,我在心里哭了无数次。
  小泉因为小宝没回家,跑了,我把整个阳北翻了一个底朝天,我找不到它,为了不让你伤心,我怕你触景生情,骗你说送到我父母那。
  这条狗,从不满月就跟着我,我t.m.d心不是石头做的?它跟了我八年。
  小宝现在有下落了,你还跟我装?
  我让你装够!
 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,今天我不给你弄个样出来,我就是不韩冰。
  现实不相信眼里,把你眼里收起来吧!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  邢睿躲在车上,低着头,双肩紧缩,手指不停的抠着衣角,沉默许久说:“我不同意离婚。?
  我一听有戏,便给了邢睿一个台阶下说:
  “我也不想离婚,我知道你对小宝有感情,你恨我,但是我们毕竟是夫妻,为什么不能坦诚相待,共度难关呢?
  你清楚,我是个打掉牙往肚子咽的人。
  如果认错能换回一切的话,我宁愿在菩萨面前,跪到小宝回来为止。
  这些年,我走错路太多,欠别人的也太多。
  我不是没有感情的人,但是我有什么办法?
  我以前不明白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这八个字的含义?
  现在我明白了,把小宝交给万心伊的时候,我心在滴血,在回去的路上,我哭了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  我何尝体会不到你的感受呢?但是我没有办法解释?
 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日子里,万爷教会了我做人。
  欠别人的感情债,总归要还!
  我不是那种装孙子的人,如果是那样,我身边的兄弟也不会,跟我出生入死把我捧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