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二章 生活就是这样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  此情此景,我看的出,小宝和煞气之尊,李莉娜在一起玩,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  那种愉快的氛围不能是一天两天养成的。
  我更想明白的是,小宝竟然都不怕煞气之尊那张恐怖的骷髅脸,为什么对我那么抗拒呢?
  难道我这张脸,比煞气之尊还难看吗?
  此时的邢睿压根不知道,卧室里发生的一切,像一个无事姑娘的邢睿视乎被韩剧里,搞笑的一幕惹的大笑。
  等邢睿笑完,见我呆如木鸡站在卧室门口便问:
  “韩冰,你傻站在那干什么啊?让小宝自己玩,今天他脾气大着呢?晚上刚被我揍了一顿,你最好别惹他,让他自己玩。
  我从恍惚中恢复过来,出了卧室问:
  “你今天打小宝了。
  邢睿撇了我一眼说:“怎么心疼了,你不是整天说我,对小宝不管不教他,整天把他宠上天,我今天不仅打他了,而且还当着咱爸妈的面打的?
  我问:“邢睿你当着咱爸咱妈面打小宝?咋回事啊?你脑子没进水吧?
  邢睿一副不屑的表情说:“能怎么回事?我自己的孩子,我还不能打了。
  韩冰,我警告你!我是孩子的母亲,是法律意义上的母亲。
  我看谁能给他接下来。
  我一听邢睿这口气,保准又想多了,我反问:
  “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激动,我说什么了吗?
  你当然是小宝的母亲,小宝犯错你尽管打,但是你教育孩子归教育孩子,至少要顾忌咱爸妈的面子吧?
  这老人隔辈疼孙子,到哪里都是这个理,你是儿媳妇。懂不懂的变通,你脑子咋跟富强一样,不会拐弯呢?
  你当着老人的面打她孙子,你想过她们心里什么滋味?这最简单的道理你不懂?我知道你也为难。但是邢睿请你记住一句话,不要因为小宝的事再伤害我父母,下不为例,你知道我的?
  邢睿见我真的动了怒,便口气软了许多说:
  “小宝真不亏随你随的一模一样。你不亏是他亲爹,真是他爹什么阳,他儿子就啥样,不信这个邪都不行?
  小宝这才几岁,不仅任性,而且脾气比你还大。
  今天下午咱妈给我打电话说,咱爸在源河钓了几条大雨,让我带着小宝过去吃。
  我们刚到他奶家,楼上的老李带着他孙子,还比小宝大一岁。见小宝手里拿的小汽车就想玩,碍于面子我就给了。
  谁知道那小宝宝刚把小汽车拿到手,咱儿子立马冲上对着那小宝宝脸上就抓。
  当时就抓了,老李孙子脸上几道血印子,那小孩苦的哇哇的哭。
  不是我说,咱妈那老一辈教育方式有问题,本来就是咱小宝的错,虽然当时咱妈赔礼了。
  但是等老李走后,咱妈竟然怪人家老李,还说老李家的那个孙子本来就痞什么的。敢情小宝动手打人家就对了。
  你说这是什么逻辑,我当时碍于面子,我没敢吭声,但是这笔帐。我要算在小宝头上。
  吃饭的时候,我越看小宝那顽皮的样子,心里越憋伙。
  你说,一家人好好的吃饭,你儿子倒好,饭一口不吃。刚洗过收,又去搂着你家那条破狗,又是亲又抱的!
  你说,你家那破狗小泉,张的死难看,还脏!
  小宝竟然跟那狗玩上瘾,非要把那狗带回家,你说我怎能不生气,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我当时没有抱住火,对小宝屁股上,就是几巴掌。咱妈咱爸一见我打小宝,就开始护短!饭没吃饭,我就带着小宝回来了。
  邢睿讨厌我以前养的那条黑狗小泉,我心里清楚。
  那时候,邢睿每次到我家的时候,小泉总是对她龇牙咧嘴的狂叫。
  在说,邢睿本身就有洁癖,我和她生活在一起这几年,没有见过她喜欢过小动物。
  说起我以前捡的那只黑狗小泉,其实它挺可怜的,我捡它的时候,它好像还没有满月。
  当时我见它在殡仪馆对面公交车站台旁边的垃圾堆里,被一群野狗围攻,被咬的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。出于怜悯就把它带回家了。
  陈妮娜特喜欢它,直到趁妮娜死后,小泉每天都趴在房门口等陈妮娜回家,小泉自己也出去找过陈妮娜。
  但是自从,我把罗马小区的那套房子给丁玲后,没过几个月丁玲就怀孕了。
  当时我妈说,狗身上有真菌,影响胎儿,就让我爸把小泉弄回了殡仪馆老家属院。
  本来我想把狗弄过来,虽然不是好品种,但是小泉特有灵性,特懂事,从它对陈妮娜的不离不弃,我感觉它比人更值得信任。
  我虽然不喜欢狗,但是我一只想让它呆在我的身边。
  但是每次望着邢睿那张冷若冰霜的脸,我没有办法开口,因为我怕就算我强行把狗弄过来,我不能二十四小时看着它,以邢睿那脾气,随便找了一理由,就能趁我不在家,把小泉扔了。
  我心里明白,就算小泉被邢睿扔了,我又能怎么样,难道还要为了一条狗,和邢睿离婚不成。
  毕竟我现在已经是奔三的人了,不能凡事随着性子来。
  当听完邢睿的唠叨,我清楚,小泉的回来已经不远了。
  那段时间我三天两口给我妈打电话,让她以各种理由让邢睿带着小宝回老家。
  邢睿自打第一次,大年三十吃年夜饭后,见到我妈就喜欢她,这全因我妈也比我父亲大三岁。
  邢睿视乎找到平衡点,同样她也知道,只要我妈活着,我断然不敢和离婚。
  我把邢睿看的一清二楚。邢睿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不能生育,但是自打小宝来到我家后,一向挺不起腰杆的邢睿瞬间腰杆直了。
  小宝的生母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小宝贴她,邢睿清楚一个道理,那就是生身没有养身重。
  人于人长期的相处,能建立深厚的感情,同样,小宝经常和小泉玩,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以至于在两个月后,每逢星期六星期天,小宝就嚷着去奶奶家,到最后邢睿终于妥协了,这完全是因为那段时间她太忙了,当时阳北市局挂牌督办飞车抢夺案。那些人真是猖狂,一个月不到在阳北市区以及城乡结合部,疯狂作案35期,几乎每天都有一起被一辆骑大架摩托车疯抢的案件发生。
  邢睿在阳北市局,分管的就是城市治安监控,所以一旦发现有人作案,邢睿所在的那个部门就要加班,分析作案路线,以及作案规律。
  那段时间邢睿本小宝折磨的邢睿焦头烂额,无奈邢睿终于选择妥协,同意把小泉弄回来。
  为了打扮小泉,我特意带着小泉去宠物店又是洗澡,又是剪毛的,又是买狗窝的,忙了一下午。
  就连宠物店的老板都笑我说:
  “这狗不值钱,阳北肉狗,死狗一条还不到八十,我这有,阿拉斯加,德牧,博美,萨摩耶,哈士奇,我给你弄一条养。
  我笑而不语,带着小宝和小泉回去后,邢睿不屑的盯着小泉说:“再怎么打扮,它还是一条土狗。
  不过说来也怪,小泉自打到家后,视乎对把我儿子当初自己的主人。只要小宝一进家门,小泉就会扑上去用头对小宝身上蹭。
  有时候躺在沙发上,望着小宝和小泉在客厅你追我赶,玩的不亦乐乎,邢睿在厨房里忙着我们爷俩做饭,这温馨的一幕,视乎让我明白了生活的真正的含义,那就是平凡快乐。
  但是这一切却在小宝过两岁生日的那天打破。
  邢睿为了给小宝过两岁生日,特意请假,一大早我们来到阳北市儿童乐园,望着小宝在卡通充气乐园里和一群孩子愉快的玩耍。我和邢睿紧紧相拥着,邢睿靠在我的怀里说:
  “如果时间能静止该多好啊!小宝永远开心快乐不要长大。
  我望着邢睿那张深情的脸说:“真没有想到,一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警察,还会像小女孩一样小鸟依人啊!真难得啊!
  如果以后你别经常的发脾气,说话的时候,用脑子考虑一下,也许我们就比会那么彼此对着干,相互的伤害对方。
  邢睿噗嗤一笑,正准备挖苦我。
  我的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  来电的是万爷,他让现在赶到阳北第一监狱看他,他有话要和我说?
  万爷的口气沉重,是那种不容推脱的语气。
  我本想说要不明天吧!今天是小宝的生日。
  但是这句话到嘴边,又被我咽了下去。
  我一声不吭的挂上电话对邢睿:“我有事出去一趟。
  邢睿那张原本和颜悦色的脸,瞬间黑了下去,她盯着我问:
  “什么事能比小宝过生日重要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等小宝玩好了,去带小宝买玩具遥控车。
  韩冰,今天是小宝的生日。
  我望着不远处,小宝那张兴奋的脸,面无表情的说:
  “万爷,让我去一监见他,我尽量中午赶回来,我知道今天是小宝的生日,别的我不想解释!
  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我不敢回头,因为我现在一闭眼就能想到,邢睿是用什么眼神目送我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