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一章 灵魂也有感情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邢睿带小宝去的那幼师的家住在莆田区的丽晶佳苑,那是一座刚开发没几年的小区,位置处在二环于三环之间。
  我去的时候选择的是晚上,我之所以选择晚上去,是因为对于那个女幼师来说,白天他们夫妻俩要走上班。
  在路上的时候,我盘算着乔迁之喜,一般是对新房而言,邢睿带着小宝来过,在三楼按理说,这新房子不可能有灵异的东西,当我开车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我笑了。
  社会的潜规则无处不在啊!买个二手房,也要敲一笔。随后按着地址来到那女幼师家的楼下,如我所愿,她们家的灯亮着.
  我直接上了按动门铃,不一会门开了,开门的是个戴眼镜的瘦弱的男人开门问:
  “你找谁?
  我笑着说:“这是何老师家吗?
  那人笑着说:“是啊!你是,,,?
  正在这时一个矮胖的女人好奇的迎过来,弹出半个脑袋,一脸迷惑的打量我。
  我望着那女人说:“您是何老师吧!我是韩林的父亲。
  那女人虽然不认识我,但是一听我把小宝的名字报出来,客气的招呼我进屋。
  一进屋子我的右手如电击般从手指麻到手臂。
  果然如我所料,这屋子里有东西。
  这套房子是三居室,布局合理。
  一主两客。显然我去赶到的不是时候,何老师和丈夫正在吃饭。
  进屋后,我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卡说:
  “上次听我爱人说,何老师新婚又赶上乔迁之喜,这真是双喜临门啊!平时我太忙了,今天才知道,一点心意,请何老师务必笑纳。
  何老师立马笑容满面的说:
  “上次韩林妈已经来过的,你这太客气了?
  我笑着说:“她来算她的,我平时工作忙。韩林都是她带着。
  我儿子经常调皮捣蛋,给您添了不少麻烦,这以后还需您多费心,正好。我一个朋友在超市上班,前段时间有生意上的往来,他就送了几张购物卡,不多一张一千,一点微薄之情。略表我对何老师的尊敬。
  我话说完,就把卡递了过去,何老师此时脸乐成了一多朵,虽然客气的推脱,但是我的看出,她不过是客套。
  等她收了卡后,她丈夫给客气的招呼我坐,又给我泡了一杯茶。
  有了这两张卡的效果,何老师和丈夫,视乎对我恭维了很多。
  随后谈话的氛围很融洽。我就把话题转到的房子上。
  当然这说话讲究技巧,我不停的恭维这房子,布局合理装修有品味,乐的何老师两口子一直合不拢嘴。
  何老师见我对房子的布局装修,视乎懂点皮毛,她客套的把房间全部打开。
  然而就在她把西客房门打开的那瞬间,我愕然的看见,客厅正中心的吊顶钩子上,竟然悬挂着一具身穿旗袍的女人,那女人披头散发。眼珠子等着如通灵那么大,右手手腕,一道触目惊心的刀口,手臂自然垂落在旗袍的一侧。那鲜红的血浆,顺着旗袍的缓缓而落,啪嗒,啪嗒的滴在乳白色的地板上。
  这间卧室很显示是个杂物室。
  我不动声色的瞟着那女鬼,而那女视乎能感应到我身上的煞气,它死死的盯着我。四目交错,随后瞬间消失。
  我头皮一阵发凉,我并不畏惧这女鬼,而是当我看见到,这女鬼的那一瞬间,我最担心的东西在小宝身上应验了。
  我面无表情的跟着何老师在这个房间里绕了一圈。
  在心里默默的对李莉娜说,你留下收了它。
  出卧室后,我刻意把房间门关上,随后跟何老师闲了几句,便离开了,何老师让丈夫一直把我送到楼下。
  在我拉开车门的时候,我问这个瘦弱的男人说:
  “你们真有眼光啊!这房子多少钱买的?
  那男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长相我不敢恭维,额骨狭窄下巴特宽,如果不戴眼睛,那长相跟老猴精似的,他笑着说:
  “当时买的时候巧了,房主是个生意人,急用钱,4500元一个平方。这个房子三居室,五十万多一点,加过户费杂七麻八的装修,不到六十万。
 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许说:“不错,捡了个大便宜,好了,你快回去吧!我有时先走了不好意思,耽误你们吃饭了。呵呵!
  随后我拉开车门上了车,那男人上楼,我心想。
  这世界上有一个不变的规则,便宜没好货,阳北市区二环以内均价7000以上,你们这房子刚出二环才4500一个平方,确实便宜,但是你买房子之前,不好好的考察考察这房子为什么这么便宜吗?
  这房子是典型的凶宅,那女鬼傻子都能看出来,自缢身亡,魂魄一直停留在房间内,那女鬼虽然表情狰狞,但是却无害人之意,要不然早就对你们两口子动手了。
  出小区后,我把汽车停在人行道等李莉娜!
  几根烟的功夫,一阵阴风席卷进车。
  我望着李莉娜说:“怎么这么长时间?收了吗?
  李莉娜回来后,显然表情有些不对劲,她满脸酸楚恩了一声。
  我见李莉娜表情有些凝重便问:“怎么!那女鬼非常厉害吗?不对啊!我右手感受的只是发麻,发麻代表灵魂的品质很低!不足一惧。你没事吧?
  李莉娜坐在副驾驶座上,遥望路边梧桐树的昏暗的光束说:
  “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鬼魂,其实它在那房间里不是害人?而是那房子本来就是它的家,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。
  我盯着李莉娜说:
  “残忍,你没有搞错吧!听你这口气有些不对劲啊!你不会动怜悯之心吧?
  李莉娜揉了揉长发说:“主人,以前你不管多么恶毒的灵魂,你总是给它们一次机会,让它们主动献出灵魂,为它们伸冤,今天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,就让我灭了它。
  你知道不知道,望着那女孩,我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。
  我点燃一根眼说:“李莉娜你不觉的这样问我,非常的滑稽可笑吗?灵魂本来就没有感情,它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。
  李莉娜打断我问:“灵魂,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,那我又算什么?
  那是李莉娜第一次用这种口气逼问我。
  我愣愣的望着它说:“我不知道。
  李莉娜忧伤的露出一丝苦笑说:“是啊!你不知道!我以前从未在乎过,任何灵魂的感受,但是我现在视乎有了那种感觉。
  我感觉像以前活着的时候,突然有了感情。
  我原以为我在死后,不会在像人一样有感情,但是你影响了我,赋予了从新得到感情的机会。
  我跟你这么多年,你的一举一动,你的想法深深的影响了我。
  那可怜的女孩我没有灭它。
  李莉娜此话一出,我愕然的望着她?
  李莉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低着头,不停的扣小手指。我清楚此时的李莉娜是心虚的。
  我冷笑一声说:“张能耐了,连我的话都不听了,李莉娜我警告你,你知道的脾气,当初第一煞气之尊虽然跟了我那么多年,如果它敢不听我的,我一样灭了她。
  李莉娜猛然间抬起头盯着我说;“那你现在也可以灭了我啊。
  李莉娜说完,坐在后面的煞气之尊,赫然的吼:“莉娜说什么呢?
  我望着李莉娜那张倔强的脸。
  我无法想象这一向听话的女鬼竟然破天荒的挑战我的权威。
  李莉娜果然对我的性格秉性了解的一清二楚,它清楚我重感情,对陌生人可以下死手,但是对自己身边的人,却狠不下心来。
  我一脚油门把踩到低,汽车如同一只松开缰绳的骏马冲了出去,那轰鸣的发动机声,视乎在发泄我心里的愤怒。
  一路上我没李莉娜没有在说一句话。
  中间它试图向我道歉,缓和气氛,我也没有搭理它。
  我今天对它发火并不是针对它不听我的,而是此时我已经弄清楚小宝的不同寻常。
  我担心小宝会像我一样,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。
  回到家后,刚打开门,邢睿还是老样子,跟和尚念经似的盘腿坐在沙发看电视。
  她扫我一眼问:“吃饭了吗?今天我没做饭,去咱妈那吃的,咱妈让我给你带的红烧鱼,在厨房呢?你自己热一下。
  我嗯了一声,提着小宝最爱吃的奶糖进了卧室。
  小宝趴在卧室的床上,叠积木,他见我进卧室,立马兴奋的从床上下来,扑了过来对于小宝这个举动,一阵暖流在心里翻滚,那是在我和小宝相处的一年多,小宝破天荒第一次对这种方式来迎接我。
  我怎能不高兴。
  然而正在我伸手准备抱他的时候,小宝竟然推开我,对着我身后的李莉娜喊了一句姐姐,哥哥,我想你们了。
  李莉娜!蹲在地上一脸甜蜜的抱着小宝!那一刻我精神瞬间崩了,然而就在此时,煞气之尊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也出现了,小宝视乎也认识它,甚至一点都不惧怕它!竟然一只手拉着李莉娜,另一手拉煞气之尊,让它们陪它玩积木。
  我目瞪口呆站在门口,望着李莉娜,煞气之尊,小宝它们三个趴在床上叠积木,那积木被煞气之尊,叠了五六十公分高,小宝高兴的又蹦又跳直拍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