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一十章 邢睿的溺爱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小宝托儿所里一位女幼师,平时对小宝挺好,那女老师我见过,个子不高,胖嘟嘟的,张着一张娃娃脸看起,见人特喜欢笑,一笑圆圆的脸,特喜庆特有亲和力。
  我听邢睿说过那女老师的事,那女老师结过一次婚,但是结婚没两年就离婚了。
  好像当初那段不幸的婚姻是父母介绍的,彼此双方没什么感情。
  结婚后,她老公经常打她。
  离婚后,这女老师又竟院长的撮合介绍了一个比他大十来水的男人。
  听说院长介绍的那个男人,是女院长的一个亲亲,三十多岁了,一直没有结婚。
  好像以前高考的的时候,压力太大,学习学傻了,是书呆子,在阳北一所私立学校代课。
  邢睿本不是个喜欢乱打听别人家事的人。
  但是自从小宝上托儿所后,邢睿也开始变的俗气了,她以前挺高傲,总是不屑一顾的看不起这,看不起那。
  但是小宝自打上了托儿所,邢睿也开始逢年过节给那女老师塞购物卡,好像不给那女老师送礼,敢情那女老师就会虐待小宝似的。
  邢睿听说那女幼师要结婚后,主动塞一个红包给那女的,但是没出几天,那女老师脸又说刚买的房子乔迁之喜。
  学邢睿回家和我发唠叨,她结婚我给拿五百,带小宝去那老师家又拿了五百,我一个月在市局上班,辛辛苦苦一个月才三千多块钱,光你这个托班陪小宝玩的老师,我就要把工资的三分之一送给她。
  当初我就不应该信我爸的,干什么警察啊!当个幼师多好。
  这世道,哎!我长这么大没有给人家送给礼!小宝上这几个月的托班,我把这一辈子最不能低的头都低了,一想到,小宝以后幼儿园,小学。初中,高手,我就麻头皮。
  我对邢睿的这副不平衡的心态,早就见怪不怪了。便笑着安慰她说:
  “以后送礼的事交给我啊!我擅长干这事!
  邢睿撇了我一眼说:“你是男人,这个头你不能低!对了!韩冰,你有没有觉的小宝有些问题。
  我正玩游戏的收,瞬间僵住了,但是我依然面无改色的问:
  “小宝有问题?能什么问题?除了淘气以为没有什么啊?
  邢睿脸上沉重的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:
  “以前我没有发现。现在我发现有时候和别的孩子不同,他喜欢老盯着一个对方看。
  那天和我小宝几个同学的家长一起去那女老师家。
  自打小宝房间后,就一只盯着那房子的天花板,还一个劲的傻笑。
  别的孩子在那一追闹着玩,他倒好,就站在那一动不动,抬头望着卧室的天花板。
  我问他笑什么?他也不吭气。
  然而我们几个家长都看天花板,没有什么好看的啊!除了一个水晶吊顶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!
  我心咯噔一下。我心里清楚,一定是小宝看见了那女老师新房子不干净的东西。而且那东西一定在天花板上。
  我之所以敢这么断定,是因为我继承了丁姥爷的煞气,和我小宝生活这一年半,小宝视乎能看见我身上的东西。
  我不敢在想下去,变转移话题的说:
  “你说你给那女老师一共一千?其实小宝上托班,没有必要花这个份子钱,难不成,小宝那班几十个小孩,父母都要上份子吗?
  邢睿撅着小嘴说:
  “韩冰,你说说你除了上班。就是在家玩这幼稚的电脑游戏,要么出去喝酒,,如果你怕花这个钱。咱小宝如果在托儿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!天天新闻上放幼师在学校李虐待孩子,这事还少吗?
  我宁愿钱吃亏,不愿人吃亏。
  你现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是什么意思,你说你整天玩那个破游戏,你打我。我打你的,有什么意思?打一局就要半个小时,有什么意思?孩子的事,你也要多上上心。
  现在的人现实的很,你别看小宝现在上托班,那老师也是因人施教。
  上次托儿所要填什么统计表,有一栏必填项竟然要填父母的职业?
  我就想不明白了,小宝上个托儿所,老师要父母的职业干什么?
  当时一个看起来应该像在市里做小生意的妇女,那人可能不会写字,在那急的团团转,还没有问那老师,几个字咋写,一个负责登记的女孩一眼厌恶的盯着她,那眼珠跟钩子是的,撇的都快掉出来。
  那态度仿佛跟欠她钱似的,那妇女写完后,就随口问了那老师一句话说:“大妹子,你们这,每个月收几百块钱的营养费,到底是咋收的啊!上个月不是300吗?怎么这个月又涨到350了。
  你猜那女孩怎么说:“谁是你大妹子啊?闲营养费贵别把小孩送来啊!回家自己带不就省了,还省钱?
  那妇女当时没有敢吭气。你听听这是什么态度,搞的跟我们花钱送孩子上学,还要受她们的气。
  你知道我那脾气,特见得别人欺负老实人,当即和她那女孩吵了起来。邢睿说到这,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。
  我盯着电脑问:“后来呢?
  邢睿显然意思到自己多嘴了,笑着解释说:
  “没有后来啊!
  我回头望着邢睿说:“我来替你说吧?后来小宝脸上刮了一道血印子,你骗我说,是小宝自己不小心在广场玩转盘刮的。
  其实呢?是小宝在学校的玩滑滑梯上碰的。
  你误以为是上次和那女孩吵架,得罪那那个女孩了,是那女孩虐待小宝,你利用自己专业,把学校的监控调了一个遍,也没有发现是人家老师故意弄的小宝。
  你咽不下这口气,给富贵打了个电话,让他安排了几十个老妇女去托儿所闹。
  最后托儿所所长,为了给你一个交代,把那女老师开除了。
  我说的对吗?
  邢睿目光游离的小声说:“这事你知道啊?
  我哼了一口起说:“我咋能不知道,你在托儿所都出名了。
  我长出一口起说:
  “邢睿,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啊?我知道你疼爱小宝,但是凡事有个度,小宝现在小不懂事,如果按你这个宠法,以后不上天了。你知道吗?那天你在厨房做饭,我妈跟小宝在卧室玩积木,当时小宝把积木叠高了一层,我母亲一不小心,把积木碰倒了。
  小宝二话不说扬手对我母亲脸上一巴掌,说了四个字,奶奶你走?你当时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  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滋味吗?那是我妈呀!
  这个家还不是他说的算。
  邢睿笑着打断我的话说:
  “你咋还和小宝杠上了,怪不得,你这几天一直不理小宝,原来是因为这事,小宝不是小不懂事吗?
  我打断邢睿说:“邢睿你记住一件事。我不想让小宝长大后走我的老路,小宝虽然小,但是这性格一旦养成,可不是你我能管的住的。
  养不教父之过,咱们教育不好,以后有人教育,看守所不是关驴的,邢睿你是警察,你应该清楚我说的意思?溺爱就是对孩子的一种放任。
  邢睿顿时火冒三丈,盯着我吼:“你咋越说越不上道呢?小宝才一周半,!你能不能别拿你那一套来教育小宝。
  你放心,小宝一定不会和你一样。
  邢睿说完气急败坏抽袖而去。
  其实我之所以会说这话,并非空穴来风,我观察小宝不是一天两天了,小宝特别的自私,我们家所有的东西,在他思维李都是他的,别人一概不能碰。
  我不知道是不是,别的小孩都是这样。特别是上次丁玲带着她女儿嘉琪到我家。
  嘉琪那小女孩非常的可爱,扎着两根麻花辫子,圆圆的脸,一笑露出两个酒窝,让一见就忍不住,要在她脸上捏两把。
  嘉琪比小宝大几个月,自打嘉琪从丁玲怀里下来,小宝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嘉琪,而且那种眼色非常的不善意,而是警惕注视着嘉琪一举一动。
  邢睿刚给嘉琪拿了一个苹果,小宝立马冲上去夺回来,而且他自己不吃,当着所有人的面摔在地上。
  嘉琪碰什么他摔什么?搞得我何邢睿非常的尴尬。
  丁玲在我家没呆一会就借故离开了。
  邢睿对小宝的这种行为却从不制止。
  而且小宝特别的凶残,我父亲星期天没事诳鸽市,买了两字鸽子让邢睿炖汤给小宝喝!
  我父亲刚走,没过多久,我和邢睿就听见阳台啪嗒,啪嗒的。
  邢睿坐在客厅了看电视,和我一样也听见了动静,等我和邢睿过去后,竟看见小宝正趴在地上,抓着鸽子的翅膀撕咬鸽子。
  按里说,小孩在一岁多的时候,不应该是这个样子,但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压根就不会相信。
  所以我冥冥之中视乎感觉到小宝身上视乎也有煞气的存在,我不敢想以后,因为我害怕。
  我从邢睿嘴里套出那个幼师的,幼师住址后便买的一张购物卡,去那幼师的家。
  我想证实我的猜测,那就是小宝到底能不能看见那些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