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零四章 小宝的降临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我认识邢睿这么多年,邢睿是那种说的出,就敢做的人。
  视乎我刻薄的话,深深的刺激了她。
  我立马冲了过去抱着她说:“你抽什么疯?咱不是在议论着这件事吗?你咋月说越就不上道了呢?
  邢睿眼泪汪汪的盯着我说:“人心都是肉张的,韩冰,你和你认识那多年了,我对你什么样,你心里还能不清楚吗?
  我没有想到,我在你心里竟然是心如蛇蝎的毒妇。
  我知道我脾气不好,不会说话,一张口就惹别人生气,但是我对你是没有任何私心杂念的。
  我爱你,胜过爱自己。
  这些年,为了你,我脸都不要了。我了为什么?
  我本来就是试探邢睿,一见邢睿跟我玩真的了。
  我视乎有些没底气。
  我换了一副口气说:“邢睿,咱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到底是这么想的?
  邢睿涨着脸,盯着我说:“我没有这么想?为了你,我会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骨肉。
  我相信人不是畜生,孩子我来带,不管将来这么样?
  我会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教育,让他快乐的张大,就算有一天,万心伊出狱,要和孩子相认,我不会怪她。毕竟孩子是她身上掉的一块肉。
  我不在乎他是谁生的,我只在乎,我不能失去你。
  邢睿能说出这样的话,我的心在流泪。
  我一把抱着邢睿,我听的出,邢睿的这些话都是肺腑之言。虽然这对万心伊不公平,但是毕竟孩子是无辜的。
  我们成年人可以遭受痛苦,但是必须要给孩子一个未来。
  邢睿推心置腹的这些。无疑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薄弱的软肋,为了这个孩子,我必须要忍下去。
  为了迎接孩子回来,买了一大堆的婴儿用品。
  我和邢睿视乎在孩子的问题上,达成了一致,我不在以一种抗拒的心态对对待邢睿。
  邢睿则为了学习照顾∮∮,宝宝。下班后就去一家培训机构学习婴儿护理。那段时间,她非常的辛苦,累了一天,还要去学习照顾婴儿,她视乎像迎接一个重大的挑战时的,信心百倍。
  一个晴朗的早上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是一个中年妇女打来的,那人让我赶到阳北火车站。让我去接孩子。
  我为了试探邢睿的真实想法,我挂上电话后,立马给邢睿打了一个电话,我给邢睿打电话无疑是在试试邢睿,到底会不会联系刑警队赶到火车站。
  但是很意外邢睿没有那么轻易露出马脚,等我和邢睿赶到火车站的时候,见到一个年龄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,那女人的穿着打扮视乎不像是保姆。更像一位有钱贵夫人。
  那女人显然认识我,同样。我也在认识她,只不过我是在万心伊家的相册里见的。我们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,谁也没有提,万心伊的事。
  孩子安静的躺在婴儿车里,嘴里咬着奶嘴。
  那妇女见我一脸兴奋的望着孩子,便把婴儿车交给我邢睿。
  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。好好照顾孩子吧!她说完,便转身离开了。
  我望着那妇女的背影,我清楚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万心伊姐姐。万心然的婆婆。
  我本以为邢睿会追让上去问她万心伊的事,但是很显然邢睿的自打见到孩子那一刻起,目光中就包含着一种母性的慈爱,她的眼色始终没有离开过孩子。
  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宝,简直和我从小的白天照片的如出一辙。
  但是当我孩子见到我后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  他那幼小的眼神里,视乎充满着恐惧,不停的用那胖嘟嘟的小脚丫去瞪车篮。
  邢睿抱着孩子说:“宝宝别哭,那是爸爸啊!宝宝乖,,,,然而那孩子一直恐惧的盯着我,视乎我头上长着一种令人畏惧的牛角。
  无奈邢睿抱着孩子,让孩子背对着我,哄了半天,那婴儿紧紧的躺在邢睿怀里,紧紧的搂着邢睿,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似的。
  邢睿一直抱着他就连坐在车上,背对着我。那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见我就嚎啕大哭。
  回到家后,邢睿终于把小宝哄睡着了。
  她的那身警服上被小宝尿的**的,邢睿倒是一点也介意,她还开玩笑的说:“咱孩子见面礼就是童子尿啊!哈哈!韩冰你别杵在这了,去烧点开水,一会等小宝醒了,该饿了。
  邢睿说完给李俊父亲打了一个电话,那意思是请长假。
  我没有想到在邢睿为了孩子竟然会请长假,但是在电话里,我听的出,邢睿挺为难的。
  我心事重重的走进厨房,此时的我在想,为什么孩子见到我会害怕,如果说,孩子惧怕生人,那为什么不怕邢睿呢?
  等我烧完水后,没过多久我父母就过来了。
  当然是邢睿给他们打的电话,我母亲一见到孩子,就哭的稀里哗啦,拉着邢睿的手,把我骂的狗血喷头。
  等我母亲骂过我望着熟睡的样子,不断的重复一句话,小宝和韩冰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啊!你看那小脸,那小手!
  我父亲更是高兴,一辈子没有做过饭,特意下厨非要做几道菜,犒劳邢睿。
  丁玲和富强来的时候,抱着那个一岁的多的小丫头。
  那丫头自打进门后,就一直趴在床边看小宝。一会摸摸他的手,一会摸摸的他的脚丫。
  邢睿怕丫头弄醒小宝,一直在旁边盯着。
  我母亲偷偷的把我拉到一边说:“韩冰,这孩子就是万心伊和你生的那个孩子吗?
  我警惕的望着母亲说:“是啊!妈你为什么这样问?
  我母亲小心翼翼的瞅着卧室里的邢睿说:
  “邢睿前段时间给我送水果的时候,就说了这事。
  哎!造孽啊!你说我们老韩家一辈子老实巴交不成干过什么亏良心的事!咋出了,你这么个东西。
  我们韩家老脸都被你丢净了。我母亲说完这话,长叹一口起说:“
  我看的出邢睿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。
  但是喜欢归喜欢,这孩子毕竟不是她生的,这人心隔肚皮。
  你们天天上班也忙,照顾小孩是个细心活,不管怎么说,这是我孙子,以后由我和你爸带着吧?
  我年龄也快到杠了,如果你们同意,我和你爸就办内退,工资少个千儿八百的无所谓,我和你爸也不在乎那点钱。
  回头你何邢睿商量商量,邢睿没生过孩子,难免照顾不周,你是男人心细的时候,不能粗。
  望着母亲那张慈祥的脸,母亲意味深长的这话我,我听的懂?但是如果让我父母带孩子,我心里还是无法接受。
  毕竟母亲张口不容易,如果我一口回绝,我母亲奔伤心。
  但是我清楚,殡仪馆老家属院那环境,一到早上入殓遗体,尸灰满天飞。
  我母亲和我父亲虽然是朴实的人,但是教育孩子的方式,我不管恭维,我自己就是个失败品。
  难道我的孩子还要走我以前的那条老路吗?我断然不能答应。
  我母亲盯着我,见我半天不回话又问:“怎么,你怕我带不好吗?我搂着母亲的肩膀说:“看你这话说的,你带不好,我能长那么大吗?只不过,和我父亲年龄都大了,这小宝夜里如果哭闹,你前段时间刚出院,身体又不好,我不是怕累着您吗?
  你又不知道不知道,我父亲,在家里当爷一辈子了,平时连一双袜子都没有洗过,如果再弄个小宝,妈,你这身体能受的了吗?我是心疼您啊!
  我母亲笑眯眯的望着我说:“你终于理解妈了,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,知道味了吧!哎!如果你能早几年明白妈妈的苦心,也不至于现在这样。
  正在这时丁玲走了过来,她搂着我妈说:“妈你跟俺哥,说什么悄悄话呢?
  我妈笑着说:“我跟你哥还能说什么?你这丫头,你看你爸一个人在厨房忙,你也不去帮忙,你看你爸那笨样子,还心血来潮做饭呢?你快去帮帮他吧!要不然,我看这顿饭!咱一家人难吃进嘴。
  丁玲那疯丫头,一股烟的跑进了厨房,一阵哇哇的哭声,我母亲急忙走进卧室,我后脚刚跟过去,那小宝一见我哭的更大声了。
  我母亲哄了半天,也哄不好,邢睿见小宝一直盯着我,便说:“韩冰,你去把我新买的奶壶用开水煮三分钟,估计小宝饿了。
  我刚卧室,那哭声就停止了。
  那一刻我明白了,小宝是惧怕我,我母亲自然不会想那么多。
  直到我父亲做好饭,我母亲依然和邢睿在卧室里守着小宝。
  等我们吃过饭,邢睿才把小宝哄睡着。
  刚出生满月的孩子,就是吃饱睡,睡包吃。
  把我父母送回去后,邢睿在客厅里看电视了。
  邢睿见我回来说:“韩冰,我刚才听咱妈说,一般刚出生的婴孩,晚上不能出去,要用桃树叶子挡着,说什么有讲究,说孩子能看见一些正常人无法看见的东西,婴儿看到后会害怕,还说什么,以前安康路就有一对小夫妻,就是晚上走亲戚回来,小婴孩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,吓傻了。
  韩冰,咱妈说的这是真的吗?
  我一听邢睿说这话,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?(未完待续。u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