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八百零二章 我和万心伊的孩子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当我兴奋的把保外就医的事告诉万爷后。
  万爷眉毛都没有抬一下,风起云淡长叹一口气说:
  “前些前,我就用这种方法,那时候心伊小,不懂事,我想出去帮她。但是保外就医的难度,不是说出去就能出去的,更不是花钱能办到的。
  我几次申请都被驳回。
  现在万龙集团没了,心伊成了杀人犯,我出去还有什么意思?
  不如几年后,心伊进来关在隔壁,她还能离我更近些。
  好了,孩子!谢谢你好意,师傅心领了。
  你回去吧!不要再花钱托人,进来看我,没这个必要。
  等你到我这个年龄就会把一切看透。
  但是今天我万金龙卖个老脸,我一辈子没求过人,我求你善待我的外孙,一定不要让他走我的老路,让孩子好好上学。
  我愕然的望着万爷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说:“您,,,您,,,说什么?万爷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说:
  “你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,怎么?还那么的把持不住自己的心呢?坐好喽!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  心伊过的很好,孩子估计再过十多天,就要出生了。
  心伊现在是,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。
  她是自作自受,但是孩子是无辜的。
  为了孩子的未来,你必须要给孩子一个合法额身份。
  心伊之所以会落到这步田地,完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,怪不的别人。
  但是我那可怜的外孙啊?我绝对不能让上一辈的犯下的罪过,让孩子来承受,更不会让他一辈子跟着心伊东躲西藏。万爷说话的时候,满脸的酸楚。
  他那张像梯田一样的脸上,视乎流露出一种难以启齿的悔恨。
  万爷说完,见我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,把身体前移,盯着我的眼睛说:“心伊太随我的性格了。我能做的,也只能想办法把孩子交给你。
  上天对我老万不薄,给我们万家留了一个根!
  我这辈子就算死也能含笑九泉了。
  我急切的问:“师傅,心伊。现在在哪?
  万爷眼睛微微的闭住,慢悠悠的问:“是T.M.D孩子重要,还是心伊重要。
  我斩钉截铁的说:“万心伊重要,孩子我可要再要,但是万心伊对我而言。独一无二。
  万爷脸色一黑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:
  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,你这蠢蛋。
  我打断万爷说:“我现在只想知道,万心伊在哪,她过的好吗?别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!万爷求你了,告诉我心伊在哪?
  万爷盯着我瞅了半天,低着头一脸疲惫的捏了捏门中穴说:“
  “在一个连我都不知道的地方?心伊只是每个月给我捎口信,说说她的近况。
  我也不知道她在哪?
  我颤抖的说:“你不知道?那你刚才说,有办法把孩子交给我?
  师傅,我是一你一手带出来。听话听音,也是你教我的。你糊弄我呢?
  万爷睁开眼,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:“再过十几天你就要当爸爸喽!
  回去准备准备吧!
  万爷说完,斜眼扫了一眼我身后的狱警说:“我累了。
  随后万爷站起身,喊一声报告,那狱警便领着万爷进了监区。
  万爷一定知道万心伊的下落,很明显阳北市局已经把手,伸进了监狱,要不然万爷也不会几次提醒我。
 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,万心伊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告诉万爷一切。却不告诉我。
  你就算怕阳北的警察布下天罗地网,我能出卖你吗?
  你到底在哪啊?
  从万心伊出走的那天算起,将近十个月了。我和万心伊有了属于我们彼此的骨肉。
  万爷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,他让我回去准备。如果不出意外,孩子一出生,就会交给我。
  我该养活他!
  我心里考虑的养活并不是单纯意义的,吃饱,喝足!
  我父母做梦都想我有个孩子,但是命运弄人。邢睿天生无法生育。
  虽然我和邢睿是名义上的夫妻,但是邢睿不能生育的现实,也是我母亲一块心病。
  孩子一旦回来,邢睿那脾气一定不会接受他。毕竟在邢睿的眼里,那孩子就是我和万心伊的孽种。
  就算我说服邢睿,邢睿为了我们的婚姻,接受这个孩子。
  但是天知道,邢睿会不会虐待他。
  新闻上整天放的继母虐待孩子的事,多如牛毛,我绝对不能让我和心伊的孩子过那样的生活。
  但是如果孩子让我父母带,难道让我儿子,继续走我的老路吗!
  不能,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,重复我的后尘。
  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追根揭底还是我母亲溺爱的结果。
  这些年,我见过不少单亲家庭的孩子,因为家庭原因,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  我不能让我孩子,哪怕收到一丁点的委屈。
  摆着我面前的问题尖锐无法回避。
  万爷之所以,求我善待他的外孙,因为他清楚,万心伊任何人都救不了她!
  万爷不想让外孙,也背负着母亲是杀人的犯的头衔。
  万爷更清楚,如今我已经的邢睿结婚了。
  他更清楚,那种骨肉分离会让万心伊精神崩溃,但是万爷是个明白人,也许只有我和邢睿才能给孩子一个稳定的生活,毕竟邢睿是警察,出自警校,会比我们这些没有文化的粗人强百倍,她也会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未来。
  问题是,邢睿能接受我和万心伊的这个孩子吗?
  电视,新闻上经常播放继母虐待儿童,我不肯能一分一秒的围在孩子的身边盯着他!
  邢睿虽然脾气不好,但是心肠不坏,除了为人处事,说话尖酸刻薄外,对我父母非常孝敬。
  我该怎么说服邢睿呢?这真T.M,D伤脑筋。
  到家后,我在客厅里整整吸了一包烟,邢睿回来后,见我有些不对劲。她捂着鼻子把阳台的推拉门打开散烟味。
  如果以前她一定说落我几句,但是她回来后,看我心事重重的吸闷烟,也没有敢吭气。
  她小心翼翼的提着的塑料袋,进了厨房,紧接着是哗啦啦的洗菜声。邢睿在厨房里忙乎了半个多小时,做好饭后喊我吃饭。
 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邢睿说:“邢睿,咱们离婚吧!
  邢睿愣了一下说:“闹什么呀!赶紧吃饭,吃了饭我还要去加班呢?我再一次大声说:“邢睿,我们离婚吧!
  邢睿低着头装着没有听见,继续盛电饭煲里的稀饭。
  我盯着邢睿的背影说:
  “邢睿咱好聚好散?存款房子,都是你的,我净身出户。
  邢睿手里的勺子啪嗒一声,掉在地上,眼泪汪汪的盯着着我说:
  “韩冰,别闹了行吗?
  我揉了揉脸,又点燃一根烟说:“邢睿,我求你了,我们离婚吧?
  邢睿愣愣的站在那,口气颤抖的说:“韩冰,你到底想什么?今天又是为了什么?我到底哪地方又做错了。我可要改?别在提离婚这两个字了行吗?
  我语气沉重的说:
  “邢睿,不是你做错了什么!而是错在于我!?其实你我彼此心里清楚,分手是迟早的事!这些天我一直在想,邢睿你也快30了。难道我们就这样,晃晃荡荡一辈子?
 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尤其彼此那么痛苦不如早些分手。
  邢睿细长的眉线渐渐隆起,她盯着我说:“晃晃荡荡一辈子,韩冰,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。我和你在一起,我一点没有觉的痛苦。
  反倒你,整天没事找我的茬,你到底想干什么?
  今天我遭你惹你了?我辛辛苦苦累了一天,回到家,你摆着一副找事的脸给我看,我担惊受怕的做好饭,等你吃,你却要和我离婚?
  早上我上班的时候,还不是好好的吗?你到底想干什么?
  我口气生硬的说:“也许你说的对,我脑子是有问题。
  我太累了,真的累?我今天就是没事找事,我的目的很简单,这种日子我一天也不想过了,也不想再忍了?
  邢睿惊恐的盯着我,语气急促的说:
  “韩冰你知道的,我那种事,不怎么喜欢,如果是夫妻生活的原因,我可以改?以后你怎么说,我怎么办!还不行吗?
  我保证以后不在管你,不管你喝酒到几点,我绝对不会在给你打电话让你回家。我在也不问你去哪喝酒,和谁一起。
  我再也不要求你每天必须换衣服,,呜呜,,,呜呜,,,
  当邢睿说这话的时候,几乎是用一种恳求的方式说出来的。
  此时,我彻底的服气了邢睿,这傻女人,竟然以为是因为她满足不了我,是因为她管我?
  邢睿其实是一个非常心口不一的女人,每次我喝酒回家不管多晚,也不知道谁交给她的阴招,视乎在男人夜里回家,检验一个男人有没有出轨,最佳方式就是让男人不停的交公粮。
  如果男人兴致勃勃的,那就说明男人在外面没有情况,如果此时男人推脱抗拒,那就说明男人在外面有了问题。
  邢睿不知道跟谁学的,也许是因为前段时间跟何文娟,季秋萱有两夜没有回家,邢睿虽然从来不说,但是一直把这两晚,我在外面过夜的事藏在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