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九十六章 人算不如天算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何彪绞尽脑汁.苦思冥想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,丁海英既然是会计,平时一定会贪回扣。
  这年头会计捞油水已经是不成为的潜规则,不如我以食品厂倒闭存货的名义,以极低白菜价设计一个圈套,让丁海英往里面钻?这年头谁会闲钱扎手。
  在阳北提起明达制衣厂的马总,很少人知道,但是一提起明达制衣厂的丁会计,几乎和明达制衣厂有业务的都知道。
  不是丁会计多么有背景,而是丁会计从来不拖欠人家的货款,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诚信。
  这诈骗和抢劫不同,再说丁海英如果敢报警,她自己也不解释,毕竟这事见不得光。
  说干就干,何彪的想法极其简单,那就是以老食品公司倒闭后,大量的囤货诱丁海英上钩。
  丁海英本身就是干会计的,既然经常和钱打交道的人,自然对算账精明于常人,反正我说的囤货是假的,价格自然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你想要什么价格的,老子就给你什么价格。
  反正都是假的,只要你带来货款交易,老子不管你带多少,让你有来无回,大不了老子带着女儿跑路。
  何彪的想法简单直接,这类似于前些年的皮包公司,以低价空手套白狼,骗钱骗货如出一辙。
  如果有些常识的人,压根就不会相信,但是巧就巧在丁海英刚结婚,丈夫马晓光是老实巴交的工人,马晓光为了娶丁海英背了好几万的账。结婚背账,在阳北农村为娶媳妇借钱,非常的普遍。
  丁海英嫁给马晓光那一年26岁,这个年龄在阳北农村是非常的少见。当初丁海英和马晓光是明达制衣厂的第一批员工。
  那时候的明达制衣厂,还是个小作坊,没有自主品牌,全靠给人代工。
  有订单就接,没订单员工就回家。
  丁海英初中毕业。就进了明达制衣厂,那时候她才十几岁。
  说到丁海英的文化程度,也许有很多人会想,丁海英没什么文化。怎么可能当上明达制衣厂的会计,这不是扯淡吗?
  绝非扯淡,因为丁海英和马晓光结婚前,一直是明达制衣厂王总的小三。
  那姓王的老板,是改革开放后。第一批吃螃蟹的外地人。
  从沿海城市,购买了一批淘汰的机器,在阳北市南坪区成立明达制衣厂。
  王总比丁海英大将近二十岁,妻子儿子,女儿都在老家。
  一个孤独寂寞有钱的中年男人,在外地闯荡,如果不沾花惹草,反倒有些不正常。
  丁海英刚进厂的那会,单纯,漂亮充满朝气。
  王总对丁海英格外的照顾。这一来二去,丁海英就成了王总排解寂寞的良药。
  借用一句名人的话:“我向不已最坏的恶意去评论任何人。
  像丁海英这种家庭条件不好的女孩,有很多把希望寄托在找一个有钱的男人上,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  但是王老板就是抓住这些女孩的心心理加以利用。
  明达制衣厂最不缺的就是女孩,一条二十米的流水线,几十个小姑娘上工。
  丁海英跟着王老板几年后,王老板却没有像曾经许诺的那样,娶她。
  丁海英软的硬的都用了遍,王老板依然我行我素。
  丁海英清楚自己,只不过是个小三。在那个年代她还不敢和王老板撕破脸皮。
  但是丁海英更不知道的是,她不过是王老板的一个玩物,在明达制衣厂有很多女孩和她一样,也希望王老板给他们名分。
  当自己的年龄不在允许漫长的等待后。丁海英视乎明白了,王老板只不过是在玩她。
  丁海英身边不缺爱慕者,因为她在老家那十里八乡的地方,也算是个出众的美女。
  马晓光从和丁海英进厂那一天,就喜欢上了丁海英,马晓光不明白。为什么丁海英一直不给他机会。
  丁海英26岁那天,她终于醒悟了,不知是自己的梦想破灭的无奈,还是什么原因。
  丁海英突然答应嫁给马晓光。
  马晓光当然不知道丁海英和王老板的事?为了给丁海英一个令人羡慕的小窝,这个朴实的农村青年,背着几万块的账,在村里盖了一套,在当时风光一时的三层小洋楼。
  而嫁妆丁海英的金银手饰样样不缺。
  自从马晓光和丁海英结婚后,马晓光对丁海英可谓是捧在手里里怕摔着,含在嘴里怕化喽,关怀备至。
  丁海英心里清楚,以马晓光的家庭条件,这些光鲜的外表下,一定掩盖着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  时间一长,她明白了丈夫马晓光为了娶她,欠了一屁股帐,感动归感动,现实摆在面前。
  她跟着王老板,这么多年,除了当个现金会计还有一些高档衣服,皮包,鞋子,她什么都没有得到。
  这就是真正爱的人和不爱你的人,之间的差距。
  以前和王老板的事,她只有吃个哑巴亏,把所有的耻辱埋在心里。
  丁海英平时采购货物,贪个小钱,有人打小报告告诉王老板,王老板总是一笑而过,他清楚丁海英跟他那么多年,也不容易。
  丁海英也算本分,从来不贪多,知道适可而止,明达制衣厂发展起来后,公司别的部门几乎大换血,唯独丁海英一直在现金会计上干。
  这不得不说,丁海英也有她自己的过人之处。
  但是女人一旦结婚后,思想会立马变的飞快。
  以前丁海英买一件几百块钱的衣服,眼皮都不眨一下,但是自从结婚后,丁海英为了还债,把她这些年干会计的精打细算,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  毕竟她和马晓光是夫妻,丈夫一家欠的钱,还有要他们小两口来还。
  也就是这个时候,丁海英鬼使神差的上了何彪的当。
  何彪是瞎猫碰见死耗子,无巧不成书,当何彪谎称老食品公司倒闭后,手上有一批存货,而且报给丁海英的价格极低。
  丁海英望着何彪那焦急的眼神,她压根就没有想到,何彪是在空手套白狼。
  丁海英相信何彪的理由很简单,那就是老食品厂作为阳北市老牌国企,倒闭后,那块地在拍卖。
  她和何彪认识好几年了,知道何彪是老食品厂的老员工。
  丁海英更清楚,何彪所说的那些货,是不干净,才会急等着出手,要不然价格也不会这么低。
  丁海英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她压根就没有想到,人心隔肚皮。
  这全因为,丁海英知道何彪是老食品第一批单位分房,老员工。
  在那个年轻,能分到单位的房子的员工,也是非常的牛X的。
  说起何彪分的那套房子,也算可笑。
  何彪是个出了名的酒晕子,一喝多就闹事,而且脾气火爆。
  能把自己亲戚得罪完,不来往的人,人品可想而知。
  那时候的老厂长一见何彪喝酒上班,头都大了。
  那时候的何彪有点像,前几年我刚进殡仪馆状态,鬼不缠!
  所有当别的员工为了单位分房,请客送礼,何彪倒是心里坦荡,日,你大爷的老厂长,分房子没有我的份,老子就到你家吃住,那时候的老厂长,也被缠怕了,就分了何彪一套房子。
  也就是这套房子,让丁海英放松了警惕。
  丁海英
  不愧是干了那么多年的会计,用计算器随便一鼓捣,她顿时明白,只有收购何彪手上的这批货,她闭上眼都能大赚一笔。
  但是丁海英更清楚,这事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
  毕竟她拿不出来,这么多现金,只有一种办法就是,公款私用。
  此时的丁海英把她那头发长见识短的眼光,发挥到了极致,她反复叮嘱何彪,这事一定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。
  当何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乐的嘴都歪了。
  当天丁海英预付了一千元的定金。
  他们约定好交易的时间后,何彪便离开了。
  何彪回家后,第一件事就是卖房子,他清楚丁海英已经上了套,
  而且这笔金额数目不小。
  丁海英那一千块钱的定金,让他顿时信心满满。
  那一步就是卖房子跑路。
  按当时的房价,何彪卖房子的价格,已经低的离谱了,七八十平方的房子不到二万块,而且还在二环之内。
  当天那个买房子的包工头就提着现金,就到何彪家看房子。
  此时的何文娟一脸迷惑的望着父亲带来的,一男一女在他们家转了几圈,看看这,瞅瞅看,到底干什么?
  她不明白,那两个人为什么看过房子,还给了父亲一大笔钱,还笑眯眯的走了。
  何彪收到钱后,告诉那个男的,给他一段时间,要处理家事。
  那男的望着正趴在客厅里写作业的,何文娟,握着何彪的户口本和房产证,笑着说:“别说几天了,就是一个月也没问题。
  何文娟压根不知道,她父亲已经做好打算带着她亡命天涯。
  一切就绪后,就等着丁海英付钱。
 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然而就在何彪和丁海英敲定交易后,丁海英的马晓光却临时被公司外派到外地拉一批布料,要一个星期才回来,这就是这个时间差,让丁海英把命搭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