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九十二章 我准备拯救她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进卧室后,我心里盘算着邢睿到底什么意思啊?
  就凭我对邢睿的了解,就她那性格,明知道我撒谎,就她那火爆脾气,一定二话不说,质问我?和我大干一架。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心里就不会那么紧张。
  她明知道我在撒谎,却什么都没有问,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  这显然不符合邢睿的性格。
  从卫生间遗留的衣服来看,邢睿显然仔细查看过,她知道我没有背叛她。她到底再盘算什么?
  一夜风平浪静,第二天一早,邢睿照理去上班,我在她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不自然,邢睿越是平静,我心里越发毛。
  因为我清楚,邢睿脾气火爆,她能存住气,一定不会那么简单。
  我一只睡到中午,随便弄点饭吃后,就去了健身房。
  等邢睿下班后,我们一起又去超市买菜,准备晚餐。
  刚到家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  对方是一个中年男人,开口便自报家门的自称是南坪分局治安大队的,副大队长姓李。
  我心里一紧,难道是万心伊被抓住了。
  我口气急促的问:“李警官,你找我有事?
  那人问我:“你认识不认识何文娟?
  我愣了一下说:“认识啊!
  那人说:“我们对辖区内泗河巷进行清查流动人口时,发现何文娟涉嫌干违法的事,你最好来我们分局一趟!
  随后挂上电话。对邢睿说,我出去一下。
  邢睿正在厨房洗菜。有些不高兴的说:“什么事?就能等到,吃了饭再出去啊!
  我笑着说:“我朋友有事挺急的?
  邢睿嗷了一声说:“早点回来。这一天两天的,都是事?
  随后我急冲冲的出了家门,等我到南坪分局后,一楼大厅里蹲着二十几个穿着妖艳暴露的女孩。
  一个中年警察见我过来,迎了上来问:“同志,你找谁¤√¤√,?
  我笑着说:“刚才你们单位的一个姓李的警官给我打电话,让我过来,请问他在吗?
  中年人笑着说:“我就是。
  我伸手和他简单的客套几句,指着大厅里蹲着的女孩说:“这。怎么回事?
  李警官心照不宣的说:“她们啊!都是在泗河巷住的都是****小姐,我们昨天凌晨突击检查后,确实发现疑是****女,二十七名,但是有一半以上尿检呈阳性,也就是吸,毒女?
  虽然没有现场发现违法犯罪事实,但是你也看见了,那些女孩一个个都是些什么人。
  没有犯罪事实。但是不能排除隐患,我们分局的意思是,对于那些没吸毒的女孩,做个登记。找家人担保先回去。
  你和何文娟是什么关系?
  我陪着笑脸说:“朋友。
  李警官表情不屑的望着我说:“朋友?哼!
  李警官说完,也没有再说话,便走到那群女孩面前喊:
  “何文娟!起来。
  何文娟低着头。蹲在第二排的中间,她双肩紧缩的站起身。瞅了我一眼,便跟着李警官和我进了大厅右侧的一间办公室。
  随后趴在办公桌上。写了一分保证书,我签过字后,便带着她离开了。上车后,何文娟感激的说:
  “真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,我还出不来呢?有烟吗?
  我知道她烟瘾大,便把一盒子烟给她她。
  望着她那不满血丝的眼珠说:
  “他们打你了?
  何文娟笑着说:“没有啊!我那屋子三四个女孩都在睡觉,又没有男的,又没有干坏事,他们打我干什么?
  那地方是不能再住了,真倒霉,刚把房租交了,就出这事?真便宜那个死老太婆了。房租就这么没了。
  早知道,我就不交了。
  这些盖子真精,趁大清早,清查!亏他们能想的出来。
  我望着何文娟,那张气呼呼的脸,不经意的笑了起来问:
  “你有朋友吗?
  何文娟摇了摇头说:“朋友,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?都在蹲着呢?
  幸亏你那天送我回家,把电话留了?
  要不然,我估计还要社区的主任,王大妈,把我领回去。
  我说:“你干这一行,出事是早晚的,你说你一个女孩,干什么不好,非要干这?西普路外贸大市场,店面那么多,你就不能找个卖衣服的工作,好好干。
  又不是说,没房子住。自己有房子,非要在外面租房子,泗河巷那地方,是出了名的乱,警察早该清查了。
  何文娟猛提了一口烟说:
  “我还有家吗?食品厂那地方早就不是我家了。
  说的容易,现在去哪找活干,都要开什么无犯罪证明,我以前被拘留后有案底,哪家店面赶要我?哎,人活着真累啊?
  何文娟说完,又点燃一根,我说:“那活人能让尿憋死,电线杆上那么多办假证的,你不会弄个假的?
  再说,人家开店做生意,还能认真的审查你,又不是干公务员。
  人活着干嘛在意别人说啊!
  不是有句话叫,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!
  何文娟笑着说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阳北市屁大的地方,如果见到熟人怎么办!
  开店的老板,又不是傻子,人家用你,难道不打听你的身份。
  我苦笑着说:“你不想从良,可以找n多的理由,
  你现在可是在局子里备案了,李警官说的很清楚,对于屡教不改从重处理。
  何文娟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说:“从重能怎样?大不了拘留十五天,罚款。我又不是说,没有在里面呆过。
  在里面管吃管住,多舒服啊?吃喝不愁。
  对了,你不是认识的人多吗?
  能不能帮问问,我想把房子卖掉?
  我歪着头问:
  “卖房子?你父亲出来后住哪?
  何文娟表情一僵,没有在说话。
  我们就那么开着车一直走。
  何文娟也没有说去哪?正在这时我电话响了起来,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邢睿。
  我没有接!因为我不是傻子,我清楚的知道,南坪分局清查泗河巷,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邢睿一手安排的,要不然昨天她也不可能平静。
  就像上次对邢睿避开我,去找季秋萱一样。
  看来真的是邢睿误会我和何文娟了。
  索性我一不做二不休,你邢睿不是喜欢背后治人吗?
  那老子就把何文娟带回家,让你知道,我韩冰不是你想的那种人。
  当我让何文娟跟我回家的时候,何文娟大惊小怪的表情望着我说:“大哥,你没事吧!你不怕媳妇让你跪搓板?
  我望着何文娟说:“我们心里坦荡,有什么好怕的?
  ,如果你不愿意也行,那你就在这下车吧!我们认识不过几天,我算是仁至义尽了吧!
  何文娟显然是昨天早上直接被带走的时候,身上只披了一见单薄的外套,她此时又饿又冷又困,,她犹豫了一下说:
  “大哥,你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你能不能借我100元,我过几天就还你,谁不还你,谁小狗。
  我想笑,但是努力装着一副口气坚决样子说:
  “我和你不过是刚认识,我凭什么借你!
  何文娟脸一红,垂下头扣着小手指,语气低微的说:
  “你这个真是个怪人,为了和我聊天,花了一千多,问你借100你都不借,真搞不懂你?
  我笑着说:“你搞不明白的事太多,给句痛苦话,去我家咱就走,不去,你就在这下车吧?我妻子今天晚上刚去超市买的排骨?
  何文娟望着路边的指示牌,犹豫许久说:“我跟你回去,但是你要答应我,那你别和你妻子说,我是******的,你就说我是你的远方亲戚。我一听何文娟同意,嘿嘿的笑着说:“那是当然。
  随后我就带着何文娟回了家。
  我是一个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尤其和邢睿勾心斗角不如直接用何文娟来解释一切。
  邢睿答应过我,会改变,虽然对我身边的兄弟改变了,但是我还要让她明白,我韩冰不只是一个硬性的人,也是一个善良的人。
  回到家后,邢睿依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视乎在我们同居,看电视成了她最大的爱好。
  当何文娟出现在我身后时,邢睿目瞪口呆的望着何文娟,结巴的说:“她,,,她是?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邢睿显然在调去的源河大酒店的视频,她见到何文娟后,没有直接问她是谁,而是人最本能的震惊。
  何文娟当然不知道那么多,她客气的站在门口对邢睿说:“嫂子你好,我是韩冰的亲戚。
  邢睿寒着脸目光从何文娟脸上移到我的脸上,:“啊!了一声算是回应。
  何文娟进来后,邢睿目光凌冽的瞪了我一样,那表情视乎在告诉我。韩冰,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?
  我笑眯眯的望着邢睿说:“家里的饭还有吗?我表妹刚从乡过来,还没有吃饭!
  邢睿面无表情说:“老公,你跟我去厨房,热菜。
  我心照不宣的跟着邢睿进了厨房。
  进厨房后,邢睿目光锐利的瞪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咋把她带回来了?
  我笑着说:
  “你认识她?
  邢睿一愣,冷笑一声说:“穿着那样,傻子都能看出来,她是干什么的?韩冰我警告你,凡是别太过分。u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