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九十章 杠头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个人,从不愿意对别人提起。
  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偷偷的回忆。
  对于何文娟这样的女人,虽然在风花雪月的场子里浪荡,早已不在相信爱情,但是她心里始终望不到那个伤害过他的男人。
  那望着何文娟那张酸楚的脸,我实在没有心情,再去询问他父亲的事,和房子里的怨气。
  因为我不想再伤害她。
  她虽然是一个出卖**和灵魂的人,但是在我心里,却丝毫不会看不起她,反而我给予了她极大尊重。
  把田文娟送回去后,我给她了她一个拥抱,而这种拥抱不带任何肮脏的想法,就像一个大哥哥给被人欺负的妹妹一个安慰,任由她在我怀里哭泣。
  凌厉的寒风肆无忌惮的打在我的身上,我却不感觉到冷,心情却沉重而愤怒。
  田峰视乎压根意识不到,这一切的作俑者是他,而不是别人。
  我一夜没睡,我沉寂在何文娟的故事里,无法自拔。
  清晨万里无云,温暖的阳光撒在脸上,像少女的手那样柔嫩舒服。
  我本来以为何文娟能告诉我一个鬼故事,但是没有想到,她会一个凄美并且让人无法理解的悲剧,大千世界无奇不有!
  田峰老子真没有想到,你真是个人才。
  曾经陈妮娜为了生活,在ktv陪酒的经历,让我看到了人为了生存,可以放弃一切,只为了活着。
  但是在这个世俗的社会里,那些为了生存而奔波的人,却是被人歧视和不耻。
  这个世界上。人最怕的就是,站在所谓的高度去用一种狭隘的眼光,去嘲笑别人,他们压根就不明白,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,是多么的艰辛。
  知道故事的真相后。我同情并且尊敬何文娟,虽然她干着出卖灵魂和**的买卖,但是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,面对父亲入狱,心爱的男人的冷漠,她像一个失去庇护的鸟,任由着暴雨的施虐。
  ⑩⑩⑩⑩,  我对田峰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  接班后,老蔡照旧名,训话。布置一天的工作任务,整个过程不过十几分钟,对于老蔡的训话,我们早已习以为常,经常会散漫的玩手机,不当一回。
  老蔡训话了几年,无非是那几句话。
  “大家都悠着,不该的话不要。不该手的钱不要伸手。
  注意把遗体弄错喽,弄错了。我们五组吃不了兜着走。
  还有注意环境卫生,该去领消毒水的别拖了,今天卫生组的都别消停,眼皮活着。
  老蔡这些话时,田峰歪着脑袋,坐在椅子上玩手机。视乎这些话,他耳朵早就起茧子了。
  但是今天我明显的故意找茬?
  老蔡正这。
  我盯着田峰吼:
  “田峰,蔡班长训话呢?你干啥呢?
  老蔡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用一种吼的方式田峰。
  老蔡愣了一下,把他老好人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便笑着:
  “田峰,手机别玩了,你也是老员工,该给新人做个表率。
  田峰一脸迷惑的望着我,他当然不清楚我到底是几个意思。
  但是田峰却没有敢接腔。
  他知道我的脾气,然而我却没有那么轻易放过他,等老蔡训完后,正准备,大家各忙各的吧?
  我接过话:“蔡叔,这马上就要入冬,入冬传染病高发,后面的杂物室,也该清理清理了!
  田峰你今天啥都别干了,把后面的杂物室情理清理吧?
  我所指的杂物室,是就讲究的,也是我们殡仪馆最脏的地方。那是一间大约百十平米的大仓库,里面都是存放一些死者的遗物,和盖尸体的被褥。
  我们殡仪馆经常会遇到一些车祸,各种意外的尸体,有些亲属为了死者留下最后的尊严,就把身体的残肢,用被褥包裹。
  但是那些尸体经过我们清理后,被褥,衣服就暂时存放在后区的仓库,我们明知道那些东西没有人要,但是按规定必须要存放一个月以上才能处理。
  久而久之,遇到高温的时候,那些血淋淋的衣服,被褥会发出一种恶臭,有时候会遗留一些残肢,肉块什么的,一到夏天气温升高,蛆虫满地爬,气味生猛浓烈。
  别进仓库,就是站在门口往里面扫一眼,如果你不吐,那敢情好,你绝对是殡仪馆的三年以上的老员工。
  一般人别整理,就是进去看一眼,闻一闻那味道,中午的饭也就甭吃了。
  老蔡眼珠一转,见我不像是开玩笑,眉头一皱便对田峰:
  “田峰,冰的对,你甭干别的了,你的任务就是整理杂物室吧?
  田峰一听老蔡这,他清楚老蔡和我是什么关系。
  他盯着我毫无顾忌在场的人:
  “冰冰,你今天咋了?我招你惹你吗?您这是明摆着,给我下了一套啊?给我穿鞋?我到底哪地方错了?给句痛苦话行吗?
  我冷冰冰的望着他,直言不讳的:
  “你哪地方错了?你自己心里清楚?
  今天只不过是个开始。以后有你受的?
  ,识象的,到老秦那自己个打辞职报告,走人。
  别等到最后,灰溜溜的被开除。
  田峰显然脾气上来了,他盯着我:“这殡仪馆是家你开的?韩冰,你是不是精神病又上来,我招你惹你了吗?你这一大早的,没事找事?
  富强围了上来,郭浩一个箭步挤开富强对田峰:
  “你少两句?冰冰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吗?走,,走,,,,
  郭浩给了田峰一个台阶下,便搂着搂着他出了值班室。
  王飞翔本来正准备出去,一见我和田峰杠上了,他瞅着我:“冰冰,你今天咋了!你这是摆明的找田峰茬啊?到底咋回事啊?
  我淡淡的了一句:“田峰以前时候干了一件畜生不如的事。他伤害了一个女孩,以至于那女孩想不开下海当了姐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到是,王飞翔,和老蔡,竟然什么?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谁没有犯错的时候。
  在,那女的自己不自爱,又不是田峰把她卖到窑子里,冰冰,这事你还是别操心了,干好本职工作。
  王飞翔这,我气不打一出来,当场和王飞翔抬了起来。
  王飞翔晓得我是臭牛脾气,也不跟我一般见识,便出了值班室。
  老蔡劝了我几句,也没有在什么?
  整整一天,田峰在杂物室忙乎了一天,中午吃饭也没有回值班室。
  晚上我躺在床头抽闷烟,田峰想把我喊出来,我没搭理他。
  第二天一早下班,我开车准备回去,田峰走了过来,拉开我的车门,坐在副驾驶:“冰冰我想和你谈谈。
  我盯着他:“滚下去,免得老子一时抱不住火,练你。
  冰冰扶了扶眼镜:“是不是何文娟的事?
  我冷笑一声:“你不傻呀?
  田峰望着我:“我以前确实伤害了她。
  但是难道就仅仅因为我那时候骂她,她就作孽自己吗?
  冰冰我们都是成年人,谁以前没有干过龌蹉事,你不懂事的时候,还进过监狱呢?我只能那时候,我,头脑简单,,,,
  我瞥了他一眼:“确实,我以前也干过很多龌蹉事,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,我出资建敬老院,孤儿院,包括阳北市精神病院是老子在赎罪!
  但是你呢?你向何文娟过一句对不起吗?
  我这人认死理,我知道一句话叫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
  如果你t,m,d有些人性,就向何文娟道歉。
  道理很简单,反之,你知道我的脾气。
  田峰歪着脑袋问:
  “我道歉,那她父亲打我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。
  何彪把我左手,打的一个多月都抬不起来,屁股一挨板凳跟针扎的一样。那何彪该不该向我道歉呢?
  我扬手给了田峰一巴掌,他的眼睛蹭的一下飞了出去,鼻血呼呼如同打开的水龙头。
  我吼:“这书呆子真不亏是上学上傻逼了,一个简单的道理,他竟然还拿何彪事。
  我t,m.d就想不明白了,你睡了人家闺女,他老子打你一顿咋滴。
  如果这事放在现在,不管何文娟自愿不自愿你田峰可是强,女,干,罪论处。
  你直到现在,还嫉恨何彪当初打你的事。
  你这文化人脑子真是不一样,一个简单的道理,愣是想了这么多年没有想明白?
  田峰捂着鼻子,把眼镜从戴上:“如果你打我,能让你心里好受些,你继续打?我不可能让她道歉?我虽然错了,那是她何文娟就没有错。
  是我t,m,.d把是逼她做姐了?还是把她卖给鸡头了?
  是她自己自愿下贱,管我什么事!如果当时他父亲喝多了,不在大院里闹,我们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  你压根就不知道里面的事,你只看到何文娟可怜的一面,但是我t,m,d就不可怜,我们一家因为她的事,多少年抬不起头啊?
  我向谁诉苦去?
  望着他张执迷无悟的脸。这子显然是个杠头。他那四年的大学算尼玛白上了。怪不的,找不到工作呢?来殡仪馆呢?原来脑子一根筋,毫无情商而言。对于这个杠头,我一句话也不想了。
  我淡淡的一去,下车。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