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八十三章 丁姥爷的去世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整个病房的人,都清楚这是人,死之前的回光返照。
  我们知道丁姥爷的时间不多了。
  我母亲和丁玲哇的一下子,哭了起来。
  我父亲一脸焦急的父亲问我:
  “你再给邢睿打个电话,问问她到哪了?
  丁姥爷听见我父亲问这,那黯然的目光,渐渐明亮起来,把目光慢悠悠的定格在我脸上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。
  丁姥爷的气息越来越微弱。在那整整一个小时候内,房间内出奇的安静,就那么围在这个老人身边。
  丁姥爷视乎感觉自己的时间已经到了,他不舍的把目光移向我和丁玲,嘴里呜呜的说着什么?
  我把耳朵贴了过去。
  但是那声音太微弱,像气息一样,我压根就听不清,他说什么?
  但是我要装着明白的样子,不停的点头。
  有时候欺骗也是一种善意,他慢慢的闭上眼,像睡着了一样安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  我父亲抱着母亲,丁玲搂着丁姥爷的遗体,她视乎把这二十二年来所有的感情浓缩了进去,我们一家任由她歇斯底里的大哭。
  王飞翔把殡车开来后,我和父亲给丁姥爷穿的寿衣,随后把丁姥爷带回了家。
  丁姥爷的葬礼,非常的恢弘,我之所以用恢弘这两个字,是因为,丁姥爷一辈子性格倔强,没有结识过什么大领导,和权贵,但是人走的时候却轰动了整个阳北殡葬业。
  毕竟干了一辈子的殡葬营生,从最早的时候,拉着板车接遗体,到开车三叉机,一辈子没有没有低过头,照顾了不少踏入殡葬业为养家糊口的生意人,就连把和他赌气一辈子起的刘馆长一听丁姥爷病故。二话不说便从市里赶了过来,亲自为他张罗葬礼。
  丁姥爷去世的消息不到二个小时,阳北市殡葬业曾经和丁姥爷打过交道的同业,从四面八方赶来。
  以至于。我家里的鞭炮和火纸,金元宝,花圈,童年童女,堆了五百多米。就光为行礼的人叩首,我累的到最后,腿竟然弯不下去,需要狗头和郭浩他们架着我。
  邢睿是在丁姥爷遗体到家后,才赶过来。我一句话也不想和她多说。因为我视乎把所有的悲痛发泄在她身上,也就因为丁姥爷在临死的弥留之际,他一直期待的望着门口,视乎他在等全家人到齐,才肯上路。然而虽然笑着离世,我清楚。就在他闭眼的最后一瞬间,他还是希望邢睿能来。
  我母亲更是火冒三丈,以至于邢睿搀扶她,她推开她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邢睿留,淡淡的说了一句:
  “我们家庙小,让你屈尊了。
  邢睿望着丁姥爷的遗像,呆若木鸡。
  把丁姥爷入土后,我终于和邢睿摊牌了,等我把衣服收拾好后。坐在客厅一言不发的邢睿经过长时间的抉择,终于鼓起勇气说:
  “韩冰对不起!我错了?
  我此时的表情可想而知,我不屑的望着邢睿那张通红的脸说:
  “你还知道错吗?
  邢睿低着头,揉了揉那张疲惫并且憔悴的脸说:
  “到底是孩子重要。还是我重要?
  我点燃一根烟说:“这些都不重要了?
  邢睿猛然间站起来,把手里的安眠药瓶摔在地上说:
  “我打掉孩子,是因为我不像让孩子出生后是个傻子,或者有什么缺陷。这对孩子不公平,你知道吗韩冰?
  我有了严重的神经衰弱,每天要靠吃安眠药材能入睡。
  我知道这个孩子意味什么?我别无选择。
  我冷笑:“你懂的尊重二字吗?我难道在你眼里就是一个。我就是无知愚昧的粗人吗?
  邢睿,我想我们应该彼此冷静一段时间。
  我说完,提着行李箱子出了门,邢睿终于坐不住了,她冲过抱着我胜声泪俱下的求我不要走。
  然而我此时我却没有一点耐心。
  邢睿见我心意已决,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  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懵了,我望着她那张泪流满面,当初在选择邢睿的时候,我不过是为了给家人一个交代,本来动机就不纯,但是我却没有想到,邢睿会放弃所有的尊严,向我下跪。
  如果一个女人放弃所有的面子和尊严,向一个男人下跪,这意味什么,不言而喻。那一刻那冰封的心又一次软了下去。
  我对医学本身就没有什么常识,我或许不知道人吃安眠药,对胎儿有什么影响,后来查证后,邢睿是对的。
  我这人就是吃了性格上的亏。知错,该做,却不认错。
  但是我恨的是,邢睿应该和坦白。
  毕竟我是我是孩子的父亲。或许在我心里有一片见不得光隐私,那就是当初陈妮娜死的时候,肚子里也有我的孩子。
  我有时候会想,是不是我的人生和丁姥爷一样,注定一生孤独。
  丁姥爷当初就是为了,让我母亲活下来,才会把我母亲送给他妻子的抚养,这冥冥之中是不是有种诅咒。
  但是邢睿向我下跪的这一举动,彻彻底底震撼了我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,二年后,我会以同样的方式求她,向她下跪,但是她却没有心软,这是后话。
  丁姥爷的去世给我打击很大,这全因我母亲在丁姥爷入土后,仿佛一夜之间老许多。
  母子连心这话一点都不假,我母亲在丁姥爷入土后,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。
  人的精神世界是最难理解的东西,我原以为为,我们殡仪馆的人早已对亲人离世,见怪不怪麻木了。
  我母亲整天对着那些遗体,为他们上妆,已经见惯了生死。
  但是丁姥爷的去世,却给我母亲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  在我的记忆中,我母亲身体很好,从来没有住过院。
  但是当我望着一脸憔悴的母亲,躺在病床握着我的手,哭着说:
  “妈妈,没有爸爸了。
  那一瞬间。我那不争气的眼泪,哗的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  其实我和丁姥爷的感情并不深,但是我心疼我母亲。
  在母亲住院的那段日子里,我和邢睿每天在病床前守着她。
  她也慢慢的原谅的邢睿。
  人老了总是爱回忆。我母亲也不例外,她会和邢睿说很多我小时候,调皮捣蛋的事,会惹来所有人大笑。
  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,硬的像石头。是安康路出名的韩大少,是顺达矿业集团的董事长,是阳北市十家连锁宾馆的老板,是SKY的负责人,但是此时我只有一个头衔,我是阳北市殡仪馆仪容师秦艾冰的儿子仅此而已。
  母亲出院后,我每个星期都会回家吃顿饭,和她聊天。
  当然母亲的话题总是在我和邢睿的婚事上,
  按阳北市老规矩,家族有老人去世2年之内不能办婚事的习俗。我和邢睿的婚事却被耽搁了下来,同样丁玲和富强也是一样。
  老天是公平的,在我失去丁姥爷后,却在我的生意上给了我们一次******的机会。
  浩天集团有吴天晴在里面夹着,吴浩不仅不敢打压我们,而且还拼了老命的扶植我们。
  所有我们的顺达矿业集团一跃成为阳北市的纳税大户。
  吴浩的心态,我把握的非常到位,他毕竟老了,天晴女儿带着一个孩子,虽然不缺钱。但是小城市人,永远迈不过世俗观念。
  所有浩天集体不仅扶植顺达,而且还把自己的垄断的房地产生意,分一杯羹给顺达。让顺达成立一个子公司,进军房地产。
  吴浩聪明就聪明在,他有此意,但是却不开口说出来。
  我敏锐的看到这一点,就把房辰安排进顺达让他成立一个小公司。
  我的意思非常的清楚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至少比我们要少奋斗十几年,我何乐而不为呢?
  果然如我设想的那样,因为生意上的往来,房辰渐渐和吴浩在一起的时间多了。
  房辰开始的时候,不愿意去,房辰什么样的人,我了解,如果你让他泡妞他一定来者不拒。
  但是让他和吴浩打交道,他显然不会那么容易说服。
  和房辰处了那么多年,我对他的脾气一清二楚。
  你房辰不是性格孤傲,喜欢别人恭维你,那老子照死的把你往天生捧,一个小小的SKY酒吧!
  你都能把他打造成阳北市的酒吧业的航空母舰,那我就给一个公司,让你去发展。
  他一不缺钱,而不缺女人,但是最怕的就是,别人说他,是仗着自己的老子房天,是富二代,吊本事没有,就是一纨绔子弟,还把自己的老子留下的房氏集团给败光了。
  在监狱里,我什么都没有学会,就尼玛学会了,察言观色,和分析人的性格。
  当我和狗头,郭浩我们几个,把房辰灌了个大醉,那奉为的话,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给房辰的帽子,戴了十几层。
  当然这恭维人,也需要策略,也讲究艺术,这但凡孤傲的人都有一个毛病,那就是敏感。
  如果你一上来就说说房辰,怎么!厉害,怎么?怎么会做生意,房辰一定在脑子里想,今天哥几个咋了,竟给老子戴高帽,是不是有事求我,他心里就会犯嘀咕。
  如果不知实务的把话题引到即将成立的分公司上,干房地产那一块。房辰一定拒绝,毕竟房辰性格在那摆着呢?
  你让他委曲求全靠吴浩把公司拉起来,以房辰的性格,他就是去要饭,也不会同意。
  所以我让郭浩安排这顿饭局名义上是郭浩来向房辰讨教,怎么泡妞,其实还是新公司筹备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