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七十六章 我已经决定了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绵绵细雨犹如断线的珠子,昏暗的天空视乎像人的心情那样压抑,季秋萱站在台阶上喊住我。
  我回头望着她,见她衣衫单薄的站在雨中,便问:
  “你还有事?
  季秋萱离我不过五六米的距离,在微风的浮动下,她的头上的盘在一丝秀发,迎风飞扬,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,表情黯然。
  我关上车门,走了过去。
  然而此时的季秋萱,视乎有话想说,她轻咬着嘴唇,声音轻微的问:
  “你准备结婚了吗?那声音细微,宛如蚊蝇。
  我点了点头。
  季秋萱又问:“是那个漂亮的女警察吧?
  我问:“这重要吗?
  一股潮湿的微风迎来,她身穿的那套职业装,视乎难以抵御寒风的侵蚀,她浑身在抖,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,披在她的身上说:
  “回去上班吧
  季秋萱视乎异常的失落,她猛然间推开我的外套说:
  “我不需要假惺惺的关心。
  她说完,眼泪在眼眶了转啊转,最终眼眶的深沟却没有挡住,那些泪水。
  潮水般顺着那鹅蛋一样的脸颊滚了下来,紧接着捂着脸,跌跌撞撞转身往店里跑?
  我一个箭步抓住她的胳膊说:“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,
  我会伤害你。
  季秋萱哭着说:
  “伤害我?我不在乎?
  难道你非要逼我,站在大街上,跪在你的面前,像一个乞丐那样,恳求你的怜悯,奢求你的感情吗?
  我摇头说:“季秋萱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。
  季秋萱盯着我问:“整整三十三天,我不去酒吧,你难道你就不想问我,为什么不去SKY。
  你知道吗?我刚进店们的时候,我的心一直在狂跳。
  我原本满心欢喜以为你会问我。为什么不去酒吧?会问我为什么?但是我却没有想到到,你是来给那个警察买订婚项链的?
  我不知道在你们有钱人眼里,玩弄别人的感情,是不是在你们的圈子里就是那所谓的谈资。你非要用这种方式,把一个女人最难以启齿的,矜持硬生生的撕开,才过瘾吗?
  这三十三天里。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,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感觉?
  我抿嘴苦笑。抬头望着那昏暗的天空说:
  “这三十三天,我以为或许你们老板,欠你的工资,你没有钱去消费了。
  她那张梨雨带花的脸上,两颗酒窝毫无保留的印了出来说:
  “我们老板发工资很准时的,从来不欠我们员工工资。
  韩冰,,,其实我。,。
  我扬起嘴角说:
  “算了秋萱,什么都别说了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我不是你表面上看的那么好,你不了解我。
  季秋萱问:
  “是因为你和陈妮娜结婚,万心伊杀了陈妮娜吗?
  我猛的一抬头。愕然的望着她。
  季秋萱扬起脖子盯着我说:
  “邢睿那天来找我,和我说了你们的故事。
  我听的出,邢睿那话的意思是让我远离你。
  她虽然装着一副为我好的样子,但是女人对女人,天生有种防备心理在作祟。
  所以这三十三天,我一直在想。
  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?我们都是成年人。虽然我们什么都不说,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  我的直觉告诉我,我的心被你这个骗子偷走了。
  但是可悲的是,我却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。
  同样我看的出,邢睿深爱着你,她一个警察都不害怕,我能怕什么?你以前的事像一部电影。把我听懵了。
  如果不是从一个警察嘴里说出来,我压根就不相信,一个话很少性格内向的男人,经历会这么传奇。
  还记得的那次去SKY酒吧第一次见你?你当时给我第一感觉,你像一个玩世不恭的男人。
  特别你的长辫子,给我一种错觉,你就像一个情场高手,你的第一印象给人的感觉太坏了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,我说看到的那些,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。
  我私下里打听过你,当我问我闺蜜,认识不认识SKY酒吧的韩冰的时么说?
  我闺蜜说了很多你的故事?你身上光环太多,多的让我在你面前,从来不敢在你面前,正视你的眼睛。
 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所以我一直在逃避,但是人有时候骗不了自己的心。
  SKY真是一个让人迷恋的地方,其实SKY酒吧我以前经常去,我喜欢酒吧里蓝调布鲁斯略带伤感的音乐。
  因为它不像别的酒吧那样吵闹,它给人一种很舒服的安静。
  就像我在里看到的,在莱茵河畔,品着咖啡望着碧绿河水,微风叙叙的浮动耳边的秀发,安静的仿佛时间静止一样。
  世俗社会,给我们女人脖子上套了一种无形的枷锁。
  他们不允许女人整天泡在酒吧里,或许酒吧在正常人眼里是一个肮脏,充满无尽**的地方。
  或许在正常人眼里,只有小三,小姐,寻求一夜情的荡妇才会经常泡在那,这就是我们小城市的真实写照。
  所以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充分的理由,我编织了一个谎言,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受伤的女人。
 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谈过恋爱,如果不这样,我就找不到,每个月把工资全部花在酒吧里的理由,这是不是很可笑!
  我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,女人总是习惯给自己找很多很多的理由,来正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合情合理。
  但是我知道,我爱上了一个有故事的男人。
  这是最可怕的,也许这个男人会把我伤的体无完肤,但是我已经决定了,我想尝试,就算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。
  因为相爱的瞬间便是永恒。
  我想把那轰轰烈烈的爱情,成为现实。
  但是我需要一个男主角?
  我已经做好的准备,我希望那个里的那个男主角给我一个角色?
  不知为什么,我设计好场景。如果按剧本,这时候应该把季秋萱搂在怀里,亲手把情定金秋戴在她的玉颈上,说一些煽情的话,让她嫁给我。
  视乎再这一瞬间,我心猛然间一阵刺痛。
  我觉的在医院的病房里暗暗吓的决心,视乎在我听到季秋萱的表白后。望着她那清澈的眼睛,我的心突然软了。
  季秋萱太单纯了。她就像一块没有被开发的玉石,那样真挚。
  望着她那张稚嫩的脸,我视乎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,那时候我对陈妮娜就是抱着这种想法,固执的认为,轰轰烈烈的爱情可以战胜一些。
  但是事情证明吗,男女双方的结合必须要有深思熟虑的彼此了解,遇见问题相濡以沫的那份执着,和一个男人勇于担当的责任感。
  但是我和季秋萱却没有一条能靠的上。
  我冷漠的说:“对不起。我不配拥有你的感情。
  说完转身离开。
  回到车上,启动引擎,望着季秋萱抱着双肩蹲在地上,哭的像一个孩子。
  我此时眼眶中泪水在那转了转,我最终没有让它留下来,因为我的眼里已经再也没有泪水了。
  我开车直接赶到了阳北市市局,应该这个点。邢睿还没有下班?
  我在楼下给邢睿打了一个电话。
  几分钟后,邢睿下楼上了车。
  邢睿望着驾驶台上的豪门金店,把包装精美的盒子,伸手拿了过来,打开后,笑眯眯的瞅了我一眼说:
  “呀!好漂亮!你不会打电话。让我下来,就是为了送我这吧?
  我点燃一根烟盯着邢睿说:
  “邢睿,还真不看不出来,你这人有时候挺阴险的啊?是不是你们干警察的都喜欢玩阴的?
  邢睿把目光从项链移到我的脸上,见我不想是和她开玩笑,一副装傻充愣的表情问:“我怎么了?
  我说:“邢睿我以前的事,别偷偷摸摸的说。以后光明正大的来说,我无所谓。邢睿你知道我最烦那种人吗?就是表面装着若无其事,后面竟干些两面三刀的事!
  邢睿啪的把盒子扔在驾驶台上,语气急促的问:“韩冰,你说谁两面三刀,我找季秋萱,什么目的,我心里这么想的,你能不清楚?
  敢情你们闹别扭了,来我这撒气呢?韩冰,我就不明白了?
  我邢睿是哪一点比不上那个卖黄金的小丫片子。
  你宁可和你单纯的小丫头好,都不搭理我。
  你是不是对我腻了?
  我望着邢睿涨红的脸说:“这是我腻了的是吗?
  季秋萱非常单纯,我知道她不是你的对手。我和她的事,我自己可以处理,用不着你插手?
  邢睿哼了一声说:
  “韩冰,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,这年头谁不都简单,你说她单纯她单纯给谁看,装嫩呢?
  我猛提了一口烟说:“邢睿你知道我最烦你什么吗?老子最烦的就是你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总把别人看的比你低一等,你有什么?
  比长相,你能比起陈妮娜吗?
  比有钱你能比起万心伊吗?
  比身材你能比起季秋萱吗?
  当初我和陈妮娜在一起的时候,你尖酸刻薄的把陈妮娜损的一无是处。
  陈妮娜去陪酒怎么了?眼瞎又怎么了?人家凭本事挣钱养活自己。
  万心伊虽然杀了黑子,如果黑子不得寸进尺的把她逼急了,她难道会痛下杀手。
  反观你邢睿有什么?你除了会伤害我身边的人,伤害我。
  你还能干什么?
  你整天看不起这个,看不起那个?我TM就不明白了,你凭什么呀!谁给你的底气。
  你有什么可高傲的!如果不是身上这套衣服,你有什么?
  邢睿你知道教养这两个字怎么写的吗?我原以为你在警校这两年,学会了不少东西,但是事实证明,你还和以前一样?一点都没有改变。
  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