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七十五章 逼婚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说起季秋萱,她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,她在酒吧里从来不和我主动打招呼。
  比那些西装革履,一扬手臂就是欧米伽,为了省几十块钱,硬是装的跟你很熟的人,实在难能可贵。
  在这个浮华城市,季秋萱身上视乎散发着一种孤傲的气质。
  季秋萱在阳北市人民路,一家名为豪门的金银首饰上班,那店里路过几次,好像是香港人开的店。
  店面虽然不大,但是装修尤为气派,特别是里面的工作人员,一年四季穿着短裙丝袜。
  丁玲订婚的时候,我们带丁玲和富强去季秋萱店里买过首饰。
  这熟人多吃二两盐,其实我不在乎季秋萱能给我们便宜多少。
  自从3,15晚会曝光了一些假金属,我的想法直接而现实。
  我不想别被无良商家给骗了,毕竟那些黄金首饰,也许会陪伴玲子一生,别委屈了玲子。
  玲子选择了几款首饰后,季秋萱给我打了8.5的折扣。并没有便宜多少,但是她已经尽力了,同样我也是一个不喜欢欠别人情的人,作为感谢临近中午的时候,我请她在店旁边的必胜客吃了一顿大餐。
  我这个人有时候挺现实,我同样也不想欠她的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一顿简单的饭.
  丁玲这丫头,竟然添油加醋的和我妈说:“我谈了一个卖金银首饰的女朋友。
  还比划着那女孩张的很漂亮身材,比我父亲都高,跟走t型台的模特一样。
  本来这不过,就是一个简单的小事,传到我母亲耳朵里,就变成了大事。
  当天下午,我那心急的母亲就带着我父亲,还有我丁姥爷,全家总动员去金银首饰店里见季秋萱,学富强那表情说。我妈乐的嘴都歪了。一路傻笑着回来的。
  我爸还调侃她说:
  “艾冰啊!你悠着点,嘴别笑抽了,别到时候跟二组中了风的马老二似的,嘴歪眼斜。
  到时候我可不照顾你。
  当天晚上。我母亲便给我电话,喊我回家吃饭。
  她整了一桌子我喜欢吃的菜。
  听我我妈那话音,她挺喜欢那个女孩。
  还有一个原因是,毕竟我的年龄不小了,单位的那些和我差不多的人都结婚了。有的还有了孩子。
  我母亲心里怎能不急,吃饭席间,我母亲不停的说套我话。
  丁玲这小丫头不傻,提前和我说了我母亲去见季秋萱的事。
  那顿饭我吃的很尴尬,因为我和季秋萱压根就没有什么?
  但是听我母亲的话音,她视乎对邢睿不再怎么上心了。
  也许丁玲没有少在我母亲面前,卖邢睿的坏,所以我母亲对邢睿只字不提。
  那天晚上丁玲吓的没有敢回家,她知道我回家一定臭骂她,她倒是聪明。硬是把我父亲挤到客厅去睡。
  从一家人吃饭的状态看来,丁姥爷视乎很少吃东西了,他一天只喝一碗稀饭,而且一天都不会饿。
  其实我们一家人心里清楚,丁姥爷恐怕难撑过这一年。
  所以我母亲才会想把丁玲尽快的嫁出去,把我的婚事也定下来。
  她是想让丁姥爷最后的弥留之际,没有顾虑的上路,给老爷子一个交代。
  毕竟人老了,也就会把儿孙的婚姻大事悬在脑门上,所以我母亲异常的的焦急。
  对于一个几十年在殡仪馆上班的人来说。人一辈子的生死状态,她一清二楚。
  其实季秋萱,我能看的出,她对我是有好感的。
  因为一个女人对你有没有意思。她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。
  有时候我做在吧台上喝酒的时候,她会偷偷的瞄我,如果我回应,她立马会把眼神移开,装着视而不见。
  其实我对季秋萱还有一种复杂的东西在里面,或许应该在于那天晚上。我明确的看出,她对房辰有好感而不是我。
  人的感情敏锐而且微妙,如果当初她看上的是我,而不是房辰,或许在这个寂寞的夏天,我会让自己试着和她相处。
  每个人对自己的感情都是自私的,所以这也成了我一块心病。
  我把这种尺度把握的非常好,有一来必有一往,我不想欠任何人的。也不想别人欠我的。
  随着长时间的相处,我越来越发现季秋萱身上视乎有着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,这种女孩很纯,我和她的聊天中我就能感受到,她不同别的女孩。
  季秋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,她父母是阳北市第一重点中学的老师。
  爷爷是阳北市教育局的领导,一家可以算是书香门第。
  有时候想想,结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一张证件而已。
  但是问题是,我心里放不下万心伊,因为我每天睡在床上都会去回忆万心伊。这是我最痛苦的,所有我害怕黑夜的来临,SKY是我每晚必去的地方,因为在那个属于我们年轻人的空间里,尽情的放纵。
  听着那哀伤的音乐,品着那甘揉的酒,给自己心灵一份遐想,证明自己还活着。
  我和邢睿自从那天吵架后,就没有在见过面,有时候晚上她会在微信里给我发一些类似于感悟人生的心灵鸡汤,我从来不回。
  因为我不想再伤害她,有时候我会一味的去想,如果我母亲非要在丁姥爷去世之前,敲定我的婚事,那么我宁愿选择季秋萱,也不想去伤害邢睿。
  我这种想法虽然可耻,可悲,可恨,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。
  因为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接过三次婚的渣男,已经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了,也会这就是一个男人的成熟吧?
  每次和季秋萱在酒吧里聊天的时候,李俊总是一副疾恶如仇的表情瞪着我,我清楚,他是真心希望我和邢睿在一起。
  邢睿有时候我真佩服她,佩服的五体投地,她竟然能穿着警服去找季秋萱。
  当然她们之间是谈的什么我不清楚?
  但是从那以后季秋萱就不在去酒吧了,也许渐渐的习惯了和季秋萱不痛不痒的谈人生,聊理想,突然见不到季秋萱,是感觉心里视乎多多少少,少了一些东西。
  在季秋萱消失一个星期后,我问李俊,是不是以前在学校,当大喇叭当惯了,习惯打小报告。
  李俊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的我挖苦,他会语气铿锵的反驳说:
  “我是不像让某些傻逼,再犯错,再后悔,再伤害别人?
  那天我和李俊在酒吧里吵了一架。
  房辰那厮就在旁边看戏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  那段时间里我母亲追我的追的很急。
  这全因丁姥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夏季刚过,秋天便紧随而至。
  丁姥爷住了一次院。
  在医院的病床上,望着丁姥爷那张干黑,像枯树皮一样的脸,我握着他那布满老茧的手。
  丁姥爷缓缓的睁开眼,眼中含着一种,混沌的杂质。
  他消瘦而憔悴脖子上的褶子,就像一道道的梯田。
  那种状态,让我久久不能释怀。
  这个倔强的老头,硬气了一辈子,昂着头说:
  “冰!这你妹妹的事,都定喽!你还准备晃到什么时候啊?
  丁姥爷此话一出,我母亲眼泪哗哗的往下掉。
  我视乎在心里做了一个违心的决定。
  时隔一个月后,我再次见到季秋萱的时候,是在她位于人民路的豪门珠宝店里。
  阳北的秋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稀稀拉拉的小雨总是下个不停,店里只有一对年轻的情侣,在柜台前挑选戒指。
  季秋萱双手握着茶杯,不停的搓着手哈气,给人一种感觉,她视乎很冷。
  是啊!都秋天了,还穿着那套单薄职业装,她怎能不冷?
  我当时戴着一顶灰褐色西部牛仔帽子,那是这个月房辰在酒吧里推的,西部狂野主题月。没位来SKY消费满1000元的客人,都会的到一顶纯牛皮的西部牛仔帽
  我推门而进,她显然没有认出来,礼貌的喊:
  “欢迎光临。
  她说完一看是我,愣了一下,放下手中的热水杯,努力挤出一丝微笑。季秋萱面无表情的问:“先生,是给爱人挑选,还是为自己,我们店里刚上了几款,情定金秋的主题首饰,要不我拿出来,你欣赏一下?
  我点了点头。
  随后季秋萱从玻璃柜里抽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。
  里面一共七款戒指,项链,和耳环,我从里面取出一款,菱形的项链说:“麻烦你戴一下?我女朋友和你张的很像,我看好看吗?
  季秋萱,机械的从盒子里把我说的那串项链取了出来,戴在了脖子上。我盯着季秋萱那如玉的锁骨,和金闪闪的锥子说:
  “开票吧?
  季秋萱愣了一下,从柜台的底部抽出一叠纸,把金额写了上去。
  又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  随后走到店长的身边,把单子递给那店长说:
  “王姐,那位是我朋友,你能不能帮忙打个折扣。
  王店长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胖女人,她瞅了我一眼,表情为难的说:“秋萱,这是我们店的新款刚上市,公司有规定不能打折的,别的还好说,这新款的情定金秋,别说我,就是经理也没有这个权利。
  季秋萱笑了笑也没有在说什么?
  等我刷完卡,出门刚拉开车门,季秋萱跑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