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七十三章 吴浩的妥协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当狗头掏出电话,准备问那个中介人把送出去的钱,要回来的的时候,我一把将电话抢了过来。
  有些钱是我们硬是死皮烂脸送的,人家不收还不行。
  这那有送出去的东西,再要回来的道理。生意不成仁义在,老祖说的话句句不落空。
  一旦这个钱,我们要回来了,那以后就没有人再会帮我们,这叫失节。
  这就是生意场上的潜规则,就是宁可钱吃亏,不能人吃亏。
  此时一向稳重的狗头显然乱了分寸,毕竟这钱不是小数字,对我们几个穷苦出身的人来说,心里不急那是不可能的。
  人活着这个世界上,有些亏必须要吃,那叫买经验。
  狗头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和富贵一样把钱看的太重,所有他才会恼羞成怒的,不加思索的随手抓起茶几上,万心伊从德国给我带回来的,全手工水晶杯,愕然的摔了地上。
  当狗头摔完杯子后,视乎发现自己耍性子过了头,见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他,他瞬间清醒后来。
  那杯子一直对我寓意深重。
  他为掩饰自己的慌乱,乱打了一通电话,他视乎把所有的关系都用在,询问是谁抢走了本该属于我们的产业
  当狗头听到是浩天集团这四个字的时候。
  他整个人懵了,随后瘫坐在沙发上,慢慢的把目光移向房辰。
  富贵轻声蹑脚的把碎渣子,一块不剩的捡起来,走向阳台。
  房辰见狗头目光锐利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说:
  “狗哥,这可不管我的事啊?
  你别瞪我,我这样看我,我心里发毛。
  狗头涨红的揉了揉脸,那样子异常的疲惫,他抽出一根烟,点燃后。先是心虚的瞅了我一眼。
  随后重重了吸了一口,吐出一团白雾说:
  “我实在搞不懂,吴浩到底想干什么?一手扶植我们的顺达矿业公司,另一手却攥紧我们的财路的咽喉。
  吴浩现在是打防一体话。他不仅掌握着顺达的生杀大权。而且又把我们刚发现的出路给堵死了。
  他狗子的到底想干什么?
  房辰我感觉这事事奔着你来的?你心里有事?
  房辰一愣说:
  “我有心里事,狗哥,你是不是又准备翻老子旧账是吧?
  狗头,我警告你,你别什么事都算在老子头上。这事和老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  狗头弹了弹烟灰说:
  “我翻什么旧账了!老子说了什么?是你娘的,你自己心里有鬼吧?
  狗头这句话,几乎是吼的腔调喊出来。
  房辰的脾气我是了解的,他虽然改变了不少,但是在这个情况下,如果不是制止。
  他们俩一定会吵起来。
  我一把拍在茶几上说:
  “都来脾气了是吧?生意归生意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不就是几十万吗?赔了就赔了。
  都T.M.D闭嘴!
  我此话一出,狗头和房辰低着头,也不敢接腔。
  那是我在克制了一年多,第一次对着自己兄弟发火。
  其实我并不在意什么生意不生意。钱亏了,大不了再挣?但是我生气的是,越是当我们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,自己人总喜欢内斗。
  我望着狗头和房辰说:
  “看看,你们多有出息,为了一点小钱,相互猜忌,一个摔东西,你一个骂娘?
  咱们兄弟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,就为了这一点破事。难道还准备在逼一个。
  钱是人赚的,多大的事。
  狗哥不是我说你,你也是当哥的人,做事能不能顾全大局。你想不明白的事太多,你说你刚才说吴浩的时候,你盯着房辰干什么?
  如果你瞪我,我心里也有想法,你当哥的有个当哥的样行吗?
  狗头,头一耷拉。也不抬头。
  我说完狗头,又盯着房辰说:
  “你也是的,你那臭牛脾气能不能改一改,二哥说你几句咋了,能掉块肉是吧?狗子跟我们在一起多少年,你能不了解他。狗哥是气急攻心,人气迷糊了,你难道也跟着迷糊吗?
  就算这事吴浩针对你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,大不了这个钱不挣,咱杠不起,还能躲不起吗?
  你们俩个有时候我真服气!见面两句话不说,就开掐,一个不让一个,归根结底,还不是为了紫萱那破事。
  我今天把话撂着,如果你们俩个敢为了紫萱的事闹情绪,谁伤我们兄弟感情,不管她是天王老子,还是阎罗王,我一定逼她从阳北消失。
  狗头猛然间抬起头,愣愣的望着我。
  他见我不像是说气话,脸一长,叹了一口气对着房辰说:
  “三弟,我错了,我也是急了,咱兄弟那么多年,你啥时候见我摔过东西,我刚才说话没经过大脑,你别跟哥一般见识,。我收回刚才的话。
  房辰头一抬,嘿嘿的笑着说:“
  二哥,啥话都别说了,是我心里有鬼,毕竟我跟吴天晴那事,连累了兄弟,你就是不说,我心里也发毛呢?
  吴浩横插一脚,傻子都能看出来,是什么意思?我这人要面,就吃在面子的亏上。我刚才说话也难听,我的错。
  狗头握着房辰的手说:
  “还不是你小子,没有系好裤腰带,谁叫咱们是把兄弟呢?
  哎,紫萱的事,是我不厚道,如果你心里难受,就往哥脸上打,二哥如果吱一声,就不是人养的。
  二哥跟你不能比,你张的帅,要长相有长相,我呢?头秃眼斜。
  紫萱的事,就算是我不要脸的硬抢走了,哥对不住你,这个情我一辈子记在心里。
  房辰抬头意境的说:
  “滚你大爷脚,女人我什么时候当过一会事,既然话说开了。我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保证,如果我以后在拿紫萱的事说事。
  我就是一孙子行吗?
  房辰说完,苦笑着说:“这B里有炸啊!把我治的真是一步到位!
  不过狗头。你说你摔什么不好,你就算把冰冰家的所有东西给砸完,也不能砸万心伊从德国带回来的那个杯子啊!二哥你还是想想怎么过冰冰这一关吧!哈哈~
  房辰调侃的话一出,我们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  正在这时。我家的房门铃响了起来,富贵起身开门。
  随后富贵惊愕的说:“天,,,。天晴?
  吴天晴拘束的站在门口问:
  “房辰在吗?
  富贵机械了说:“在,,在啊!
  随后富贵客气的把吴天晴招呼进了客厅。
  房辰瞅着富贵吼:
  “老弟啊!你是不是闲我死的不够透,我这,刚从井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出来,刚抬头看见太阳,你就对着老子脑门又一脚,把老子踹了下去,你这是让永世不得翻身啊?
  富贵表情尴尬的望着他说:
  “这大热的天,人家都到家了。冰冰经常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,你甭对我说痒痒腔!毕竟咱们的命脉在人家手心里攥着呢?
  我是替冰哥尽地主之谊。
  我立马起身,笑着说:
  “天晴,快进来坐。
  吴天晴放下手里的水果篮,点头算是谢过。
  随后富贵从冰箱里给天晴拿了一瓶饮料。
  我瞅了一眼所有人说,昨天我开车在阳东西路,看见一家刚开的游泳馆,这大热的天,要不我们去游泳吧!经我这提议。所有人站了起来。
  我笑着对吴天晴说:“天晴,你和房辰好好聊,我们先出去。
  吴天晴伸手拦住我们说:
  “冰哥,别!你们的好意思我心领了。我和房辰之间的事,还是摊开了说吧?
  房辰低着头,一直坐在沙发上吸闷烟?
  吴天晴见房辰无视她,伸手拉开包,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夹说:
  “这是源河沙场物流货运站的合同,租赁协议是一百年。上面是以韩冰的名义签订的。
  吴天晴此话一出。我愕然的望着她问:
  “我的名义?
  吴天晴捋了捋耳鬓的秀发,一副伤感的表情望着我说:
  “我知道是我对不起房辰,那时候的我任性不懂事,伤害了房辰,伤害了紫萱,也伤害了你们。
  通过这么长时间我也想明白了,我不应该那样强势。
  今天我来,没有别的意思!我只想让房辰知道,我错了,我对不起他!
  我希望他能原谅我?
  我不奢求他能回家,只要他过的好就行了。
  吴天晴说完,站在那望着房辰,见房辰连头都不抬一下,便把合同放在茶几上便转身离开了。
  狗头见房辰没有反应,拿着合同追了出去。
  随后在电梯口就听见狗头说:
  “天晴,把你的东西带着,我们不需要。
  也许在你们有钱人的眼里,钱是万能的!
  钱能买的一切,但是我告诉你,钱在我们面前狗屁都不算。
  其实当你进来的时候,我恨不的把你撵出去,抽你一大嘴巴子。
  因为你的所作所为,差一点害了一条命。
  有些话房辰,说不出来,因为毕竟你们以前再一起过。
  我们兄弟虽然穷,但是有骨气,无功不受禄,不是我们的,我绝不会要,收起你们有钱人习惯用钱来摆平一些的那一套。
  我告诉你,钱真的不能抚平一个人心里伤痛。
  如果你爱房辰,就妄想用金钱和权利去奴役他。因为这样你会适得其反。
  老话说的好,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。感情这东西,不是靠金钱和权利来构架,而是靠相互的理解。
  房辰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,如果房辰是那种爱财的人,也就不会和我们这种穷苦出身的人成为,过命的兄弟,今天我狗头心情不好,说话有些难听,我感觉自己能说出这样的话,已经很不容易了,不送了。
  天晴,语气沉重的说:“谢谢你,狗哥!我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