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六十八章 千禧年的命案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一副吊儿郎当的的口气说:
  “我记得你曾经不是骂我,脑子有病吗?
  吴广义瞪了我一眼说:“老子和你说正事呢?别揭以前的伤疤行吗?你只要回答我,有还是没有?
  我见吴广义认真了,点了点头说:“有?
  吴广义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他猛提了一口烟。
  我问:“我怎么感觉,你好像是在审讯我?
  吴广义得到我满意的答复后,视乎心情也晴朗起来。
  他笑着说:“不是审讯,是交心?
  他说完那张照片推到我面前说:“看看这照片有啥想法?
  我拿起照片仔细的查看。那是一具女性尸体的照片,从照片的拍摄时间可以追溯到千禧年,尸体半屈身呈倦姿斜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丛里,尸身穿着一件浅蓝色长裙。
  全身呈暗紫色,尸僵严重,双手反绑在身后,嘴部裹着黄色胶带,下身的肉色长袜,被撕的稀巴烂,一条粉红色的短裤,已经被褪到了,膝盖。
  一只脚上穿着一单乳白色的皮凉鞋,另一只脚裸露在外,死者面部浮肿,眼珠上翻,表情极度扭曲狰狞。
  脖子处有明显勒痕。
  我把照片推了过去说:“明显的被杀后抛尸荒野?从照片的拍摄的景物来,草丛只有尸体有碾压的痕迹,周围全没有。
  如果死者在这地方被残杀,人在面对死亡有着一种本能的挣扎。
  你看周围的草丛整齐规律,同样说明一个问题。这不是第一凶杀现场。
  吴广义笑眯眯的说:
  “你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?
  不错,这是2000年的阳西区。马店西郊西发生的一宗凶杀案?
  这案子至今悬着为破。最近吴局长在整理悬案疑案时,要求我们市刑警支队。对未破重大暴恐案件进行梳理,一共梳理出6宗案件,这具女尸只是其中一具,由我具体负责,代号为利刃。
  此案件一直¤↖¤↖,由阳西分局负责侦办,但是嫌疑人阴险狡诈,反侦察力极强,抛尸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  照片上虽然显示,死者的短裤被扯开。但是阳西分局的并没有在死者的体内提出有线索信息。
  很明显,犯罪嫌疑人在扰乱我们侦察的方向。
  从卷宗的围绕大量死者周围的人脉关系网排查,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。
  死者叫丁海英是阳北市明达制衣厂的一名会计,死亡年龄在25岁,阳西区马店人,刚结婚不到三个月,死者丈夫姓马晓光是明达制衣厂的货车司机。
  而且事发时,死者丁海英随身携带的一个红色手提包,里面有一万三千元的货款不翼而飞。很明显是抢劫杀人。但是嫌疑人却伪装强奸杀人。
  马店西郊地理位置偏僻,周围没有目击者,那是丁海英上下班必经之路。
  2000年,城市治安监控可谓是阳北市的空白。
  所以这案件一只悬在那?
  死者的丈夫。家人多次到省厅上访,民怨极大。
  死者丈夫马晓光,我见过他。是一个老实的司机,直到现在一只没有走出丁海英被杀的阴影。那男人已经把自己折磨疯了,前几天刚从阳北市第三人民医院出院。一出院就从家里提着把菜刀,在马店西郊慧国路上闲逛,如果这个案件不破,马晓光必出大事?
  我也是被吴局逼的走投无路了,才会来找你。
  只要有一点线索,我绝对不会放弃。
  听到吴广义说这,我此时也犯了难,如果是近期发生的命案,我到可以和死者通灵,但是千禧年离现在以过了十几年了,谁知道这丁海英的灵魂能游荡到什么对方?
  吴广义见我脸上沉重,便笑着说:“你也不用太为难,我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,大不了案件破不了,被吴局骂几句就是了。
  时间不早了,我还有有事,吴广义说完站起身,我留他吃饭,他也没有答应。
  吴广义走后,我清楚的知道,吴广义如果不是压力大,他也不会和我说这事?
  值班那天,我特意去了一趟档案室,查询了历年来疑难杂尸的登记簿。果不其然,在一号冰柜组的0125号箱子里,我见到了丁海英的遗体。我盯着那具惨白的遗体,试图和它通灵,但是我把各种方法用尽,却无法进入丁海英的意境里。
  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,丁海英的灵魂不在我们殡仪馆。
  下班后我来到,吴广义所说的马店西郊,曾经的那片杂草众生的荒废之地,如今已经随着阳北市高速发展,变成了一栋栋耸起的楼房。
  当我失望的回到家后,站在阳台望着那群迎风而飞的鸽子,陷入了沉思。
  吴广义自从说过丁海英那事后,就再也没有来找我过,或许是他不想给我压力。
  我对吴广义是了解的,他和曹局长性子一样急,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他不能和我说这事
  。有时候想想吴广义也不容易,一个人拿那些死工资,妻子没有工作,带着一个小孩。
  他负担很重,但是有几次我给他妻子打电话,让她来我宾馆里帮忙,吴广义妻子满口的答应,但是几小时后,吴广义立马电话打进来,一口回绝我的好意,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,话说的生硬而直接。
  有时候我会气的直骂娘,我这是热脸贴人家的凉屁股。
  你吴广义有什么呀?当初你在老曹手下的时候,还不是一个连副科都没有解决的科员。
  现在你牛逼了,裤头子换背心上去了,在市局刑警队当什么副大队长,老子又不犯法,我能用到你什么?
  李俊父亲不比你官大吗?李俊父亲每次见我,都让我去他家吃,阿姨给我做的红烧排骨。
  人家也没有向你那么顾及?
  但是细细的想象?吴广义就这么一个人,一个执拗,较真,不懂得委婉的男人。
  他不想欠我什么,吴广义虽然穷,但是穷的特有骨气。
  有时候我会自卑的去想,或者我脸上有烙印。有罪犯的前科,而且还做过牢,吴广义是为了避嫌不想和我走的太近,毕竟有句名言叫什么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
  但是有时候我想不明白,你既然有意和我拉远距离,但是为什么还经常来找我喝闲酒呢?
  你吴广义真是随老曹的臭牛脾气,随的真像。
  吴广义,身边除了同事压根就没有什么朋友。
  我不知道,我在吴广义心里到底是什么定位,是朋友,还是像邢睿那样,把自己当成圣人,时不时的给我敲个警钟,让我知道,我韩冰可是被人盯着呢,可别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。
  直到现在,我才突然发现,人于人的相处,是复杂的像蜘蛛网,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。
  时间就那么周而复始的循环着,直到有一天,我发现的胡子如果两天不刮,就会长满整张嘴,阳北的市的冬天过的很快,春天刚来临,就转眼到了夏季,山城阳北的夏天异常的热,整个阳北像一只烤熟了的鸭子,热的冒油。
  我在健身房刚练不到十分钟,一身的臭汗。
  不知什么时候,邢睿穿着一件灰色紧身束体衣走了过来。
  我瞅了她一眼说:“呦呵,又见你了阳北市真小。
  邢睿一只手搭在杠铃的支架上说:“
  是啊阳北太小,本小姐,无论到哪都能碰见你,你咋跟阴魂不散似的?我嘿嘿的笑着说:
  “我阴魂不散,老子在这练了将近一年了,你没有回来的时候,老子卡就办了?
  在说,这地离在市局,和老公安家属院十万八千里呢?
  来一次开车要半个小时,是我阴魂不散,还是你阴魂不散?
  邢睿显然不想和我在这个话题上纠结,她自知理亏,伸手拽了拽我的辫子说:
  “你说,你现在搞的男不男女不女的,从后面看,还以为是个女的呢?韩冰,你就不能正常点,把辫子剪了吗?男人留个大平头,精神还帅气,你说你这是整的哪一出啊?
  我感觉我们俩个是不是反了,我是女的短发,你一个大老爷们整一头辫子,我建议你应该去三院,在做做心理治疗啥的?
  我弹开邢睿的手说:“老子去不去三院,你管不住?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?
  邢睿你也年龄不小了吧?有那个闲功夫,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事?
  你说你这一天一天的,是不是闲的?
  正在这时,一个美女健身教练,拍了拍手,大声喊:
  “亲爱的哥哥,姐姐?动感单车的时间到了,两分钟后,我将带领大家训练动感单车,请亲们做好准备喽。
  那美女教练不过十二多岁,留着一头飘逸火红的长发,标准的瓜子脸,那长相有些像最近网络上流行的网红女主播。
  她穿着一套露骨的黄色道道杠紧身运动服,目测那胸前的两个大球估计至少是d罩杯,两只细长的大白腿看的人心血澎湃。
  邢睿不屑的盯着那女教练的****,翻着白眼,尖酸刻薄的说:
  “一看就知道是硅胶填充的,自行车谁不会骑,还需要教大家,我看是卖弄风骚吧!u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