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六十七章 完美的句号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不知为什么,一路上我都处在亢奋之中,因为我知道,我和小雅,军子摊牌的时候已经到了。▲∴▲∴,
  小雅之所以敢给我打这个电话,无非已经和军子撕破了脸,因为我在电话里已经听到了军子,怒不可遏的吼声。
  军人无论从各个方面,他压根不是我的对手,所有我孤身过去的时候,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。
  等我赶到他们家后,军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吸着闷烟,从他的表情来看,他视乎在等待,小雅找什么样的男人来帮他出气。
  此时的小雅视乎,已经失去了那打扮妖里妖气的贵妇模样,披头散发的瘫坐在墙角,捂着脸竭斯底里的嚎叫着。
  小雅见我进来,蹭的站了起来,指着军子说:
  “新辰,你帮我打死这个畜生。
  军子扫了我一眼,有些意外,视乎我的长相和身材,让他清楚的走看到,他不是我的对手。
  他立马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站了起来,和我对持。
  见我大模大样的进了客厅指着我吼:
  “你是谁?滚出去。
  我慢斤四两的,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,低头点燃一根烟,揉了揉耳朵说:“我是谁不重要,滚不滚出去,不是你说的算?
  你***还有脸对我吼,郑红真是瞎了眼,至死都没有恨过你。
  如果不是你们这对狗男女,郑红也不会死在手术室上,你亲手杀害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。
  虎毒不吃子啊?
  郑红跟着你在深圳苦十几年。为你打掉了三个孩子。
  你***竟然为了一个****,把自己老婆逼死。
  我此话一出。军子和小雅立马懵了。
  军子眼中的愤怒立马被一种落寞取代。
  他愣愣的望着我,有些不相信。为什么我什么都知道?
  他愕然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,我们在深圳的事?
  我长叹一口气,冷笑,没有回答。
  我而是盯着一脸迷惑的:
  “小雅你找我来,无非是我有一身强壮的肌肉,可以替帮你出气,但是你却没有想到,我为了接近你,煞费苦心一直装小白脸。
  实话告诉你们。我是来报复你们,替死去的郑红伸冤。
  我话一说完,小雅像疯狗似的扑了上来。
  我扬手一巴掌,她整个瞬间飞了出去,哗啦一声,客厅桌子上的杯子,摔的粉碎。
  他目光呆滞的望着我,视乎我的那些话,已经把他说懵了。视乎又把他藏在心底的愧疚,硬生生的给拔了出来。
  我毫无保留的把小雅当初设计陷入郑红的事,一股脑的说了出来。
  军子猛然间瘫坐在沙发上,他像一个泄了气的脾气。仿佛整个人的魂丢了。
  他手里的烟灰缸咚的一声掉落在地,随后那一刻他哭的像一个孩子。我刚出门,就听见军子用一副怒不可遏的吼声。还有那拳头击打声,紧接着小雅的那尖锐的惨叫声。
  几天后。军子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。
  我们约定的在一家茶楼名为:幽静小舍的茶楼见面。
  在那个古典风格的包间内,军子说了很多感觉我的花。
  我们又聊了很多男人之间的话题。
  临结束的时候军子一脸恳求的问我说:“他能见见郑红吗?
  我点了点头。走到包间的床边,把那灰色屏风拉下来。
  把从右手里把郑红的魂魄释放了出来。
  郑红这个女鬼,在我接触它后,我并没有在她身上感受到极重的怨气,而是感受最多的是她的不甘心。
  她对军子的感情很深,这也是我在面对报复军子时的顾忌。
  当军子提出要见郑红时,也是我最希望的。
  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,杀戮的仇恨并不能安抚一刻复仇的心,宽容是这个世界上最难释怀的东西。
  所以在这件事,我才会那么小心翼翼。
  军子显然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,他见到郑红那一刻,扑通跪在郑红的面前泣不成声的求郑红原谅他。
  此时的郑红像幻象仪器的人影,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,他们两个像结婚典礼夫妻对拜似的,跪在一起。
  那些曾经的情话听的人心里酸酸的。
  出包间后,军子眼睛微红,他倔强的背着我,抹干眼泪说:“他已经把自己的所有的拆产,全部捐给了阳北市孤儿院。
 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这个,迷途之返的男人。
  随后军子当着我的面,打了一个电话。
  军子:“喂,你好,是公安局吗?我是张军,我把一个女人的脸给划了,我要自首?
  哦,我现在在西普大道,幽静小舍茶楼门口,好的,我等你们。
  军子挂上电话,世态炎凉的说:
  “我不会在让那个女人继续害人,钱真是不折不扣的魔鬼。
  他说完仰天长啸。
  几分钟后一辆黑色迷彩武装特警车,停在路边,军子大步迎了过去。就在我他被警察带上车的时候,他转身对我做了一个虔诚的拜佛的手势,随后毅然的上了车。
  郑红的事完美结束后,我心里尤其的畅快,那天我把sky酒吧里把自己灌了个大醉。
  以至于吴广义给我打电话,我也没有接到,也许酒吧声音太吵,或者是我被酒精麻痹了神经。
  那天晚上我是怎么回家的,我自个都记不清楚了。
  我视乎喝断了片。
  醒来的时候脑子跟爆炸了似的,刚洗漱过,吴广义便来到了我家。他进客厅屁股刚挨沙发便问:
  “你小子昨天干什么呢?打你电话你也不接。
  我晃了晃脑袋说:“喝多了呀!我连自己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。
  广义哥。找我啥事?
  我知道你们刑警队的找我,准没有好事。
  我事先说好。我脑子刚做完手术,正在恢复期。万心伊的事,我什么都不知道?有些话咱先明后不挣,如果你是来找我喝酒的,咱没有二话,狗头前些天刚弄几瓶特供五道镇,稻花香。
  如果你找我是为了万心伊的事,不好意思,估计你这趟要白跑了。
  我话一说完,吴广义嘿嘿的笑了起来说:
  “滚一边子去。跟老子摆什么谱,你谈生意呢?还先明后不挣?
  万心伊那案子不是我负责。
  我一听吴广义透了低,便笑着,给他扔了一个苹果。
  吴广义也不客气接过说:
  “正好,老子早上没有吃饭,他说完咬了一大口。
  丁玲把房间收拾干净后和吴广义打了一个招呼,便离开了。
  吴广义见丁玲走后,把公务包打开,从里面掏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。随后掀开,又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给我看,我用余光瞟了一眼,。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或许昨天喝的太多,一大早见到这血腥的照片。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。
  吴广义一副悠闲的表情,津津有味的咬着苹果。等他吃完后,显然不过瘾。又吃了一根香蕉,歪着脑袋瞅着我说:
  “咋回事,怀孕了,你天天上班见这东西多了,还有这反应。
  我猛咽了一口唾液说:“我有慢性咽炎,刷牙的时候,一直恶心呢?。你给我看这女尸照片干什么?这人我不认识?
  在说,我以前胡混,现在早就从良了。
  这尸体你甭给我在看了,看了我也不认识。
  吴广义揉着脸皮,歪着头笑着说:“你小子现在怎么搞的,你能不能等老子把话说完,你再接腔。
  我笑着点燃一根烟,坐等吴广义打开话匣子。
  吴广义倒好,也不急吃完香蕉后,自己个起身走到冰箱旁,拿了一瓶饮料拧开后,灌了一大口,一抹嘴:“爽。
  我捂着脑门望着他说:“这怎么搞的跟你是你家呢?吃我的喝我的,还说落我,广义哥,你现在怎么变的那么无赖啊?
  吴广义伸手拿起茶几上,我的烟盒点燃烟后,一副大爷的样子靠在沙发上问:“冰冰,你和我说实话,李娟被杀案,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我盯着吴广义问:“哪个李娟?
  吴广义扬起嘴角笑了笑说:“还能哪个?造船厂那案件。
  我盯着吴广义那深邃的眼神说:“我梦见的?
  吴广义脸色一变说:“滚你吗的,那赶明开双色球,那你给老子梦一个?
  我嘿嘿的笑着说:“我说你们干公安的,是不是天生暴脾气,注意素质,再怎么说你也是公务员,代表国家执法单位。
  我话没说完,武广义便打断我说:
  “你甭给老子戴高帽子,李娟被杀案是我一手负责的,犯罪嫌疑人交代的杀人动机,作案手法和李俊说的如出一辙。
  李俊说,是你告诉他的。
  以前我跟着曹局的时候,曹局就说过你,说你小子有天赋,就是不好好上学,如果能进入公安队伍,一定是把破案的好手。
  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是曹局长欣赏你,后来我闲着没事,查阅了阳北市师范学院项风铃被杀案,还有当时曹局长和你的谈话录音,包括那封举报信。
  我就知道,你小子不简单。
  前段时间我和邢睿聊天,打听你的事,邢睿说了很多你小子脑子不正时候的事,听的我是心惊肉跳的。
  后来,我问她为什么在进修时选择心理学。
  邢睿毫不避嫌的说,因为你?
  后来又说了很多的话,她那话的意思是,她在学院进修的时候,看过一些国外精神不正常的案例资料。
  一般有精神病史的人,脑子在某些方面极具天赋,当时邢睿还说了拿了一个列子说:“国外一个普通人因车祸,头部被撞击后,便成了数学家,还破解了什么定律。
  韩冰,你和我说句真心话,你到底有没有那方面的天赋?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