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六十三章 接近小雅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几分钟后,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孩,抱着一个木桶推门走了进来。
  那男的穿着一件红色马甲,右胸口上写着浪漫人生05号。
  他俯身把木桶放在我脚头位置,蹲在我面前,刚要解我的鞋带。
  我一个机灵坐了起来问:“没搞错吧?足疗咋还有男的?喊个女的进来。
  那男的一先是一愣,表情有些委屈的退出了包间。
  随后陆陆续续,进来好几波,女技师,我不是闲她们年龄大,就是闲她们张的丑,均被我以各种理由,赶了出来。
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小雅视乎刚回来,冻得半脸通红推门而进。
  她穿着一件羊绒大衣,带着牛铃铛一样大小的金耳环,小雅粉底抹的白白净净。
  她进来后仔细打量我的一身派头后,笑眯眯的坐在我的身边说:
  “大兄弟,头一次来我们浪漫人生啊?
  我点燃一根烟说:“是啊!你们这店装修挺别致,硬件条件不错,就是缺少软件啊?
  你看看你们店里的那些技师,一个个张的跟猪八戒他妹妹似的,那手法糊弄别人行,对我这个经常天南海北跑的人,你们骗不了我。
  小雅伸手拿起我桌子上的香烟,动作老练的点燃后,丹凤眼一挑笑着说:“大兄弟,我这是小店,刚开,你既然是做生意,你也该知道,现在人难招啊?要不,我这个老板娘亲自给你服务。
  我伸手搂着小雅的肩膀说:“怎么服务啊?
  小雅笑眯眯的推开我的手,指着墙上的公安提示牌说:
  “大兄弟,我们这可是正规足疗店,如果你想特别的服务呢?那么对不起,我们这没有你说想的那种服务。
  我笑着说:“这我当然知道,开始吧?
  小雅一听我说着,翘着二郎腿把烟按灭,随手把羊绒大衣脱掉。走到我的脚边,开始给我洗脚。
  我***其实压根就没有进过什么足疗店,当她按摩我的脚丫的时候,我差一点么有忍住笑出声。太他娘的痒了。
  我们就那么有一句无一句的聊天,无非是她在套我的话,问我做什么生意。
  也许是小雅为了店里的招牌,她不愧是干足疗的,我真看不出。这个小娘们,手劲竟然那么大,按的我整个脚都是木的,而且我还不敢让她轻点。
  我怕她看出端倪。有时候这人真的不是装逼。那120分钟,我感觉毫无舒服而言,就是花钱买罪受。
  那种先痛后酸的感觉,让我感觉自己牙龈都快咬绷了。
  我出了一头的汗,小雅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出那么多汗。
  她竟然问我,是不是空调温度太高了。
  其实我***真想告诉她,是你丫的按的太重。那是肉不是钢筋。
  那120分钟,我感觉我自己已经忍耐了到极限。
  不过等她按完后,我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很放松,突然有些困意,就在房间里迷迷糊糊的睡早了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醒来,穿上鞋子,结账走人。
  从那次后,我几乎每天都会抽时间光顾她的店,但是我不像军子那样给她小费。因为我不想让她感觉我的目标是她,而不是她的手法。
  我感觉小雅每次给我按脚的时候,把话题开始涉及我的私生活了,还主动加我微信?
  我谎称自己是一个不入流的摄影师。因为我说我是做生意,对一个常年游离在风华场所的女人,我骗不了她,毕竟我留着一头长辫子。
  哪有做生意的老板搞的跟艺术家似的,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问题。当然小雅没有接触过摄影,我无论怎么吹牛逼。她总是装着信以为真。
  我看的出,她是为了店里的人气,敷衍我。有些东西,大家各自心怀鬼胎,不明说而已。
  我知道小雅这种女人,防备心理极强,对男人的话,不会太当真。
  所以我从询问,她的生活,她给我做服务的时候,我会用一副欣赏的眼神去盯着她,让她产生一些错觉。
  女以悦客者容,但凡有色姿色的女人,都喜欢男人那毫不避嫌的爱慕眼神,这也就是,为什么现在满大街的都是长腿黑丝袜。
  当然这些,都是房辰教我的,这不过是我实施计划的第一步。
  我让小雅清楚我对她有意思,但是不主动进攻,让她一直处在模棱两个的状态,让她看不透我。
  但是每次去小雅店里,我总会带给她一些,小玩意,比如精美的发卡,雕刻精美额的手帕,一些看起来很搞笑的茶杯。
  就这种不远不近的尺度,让我抱着一种,放长线钓大鱼目的。
  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,小雅突然给我打电话,在电话里,她醉意熏熏的说想见我。
  挂上电话,我望着那手机上的时间,嘴角扬起一丝阴笑。
  是时候该让你付出代价了。
  随后我给狗头打了一个电话,把夜店的名字告诉他。
  等我赶到小雅所说的那家夜店后,她一个人抱着一瓶洋酒,在那猛灌自己。
  我一把夺掉她手里的酒瓶说:“干嘛作孽自己啊!怎么了?这大半夜的,在这买醉呢?
  小雅痛苦的摇着脑袋说:“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。康新辰,我问你,你喜欢我吗?
  康新辰是我为了接近小雅用的假名字。
  我点燃一根烟,提了一口烟盯着小雅的神志不清的眼神说:
  “喜欢不是嘴说的,是你怎么去感觉?
  小雅眼睛抬起头,目光迷离的望着天花板哭着说:
  “你们男人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,以为有两个臭钱,就骚不行了,土鳖就是土鳖,永远变了城市人。
  我一听小雅说这话,顿时明白了一定是她和军子吵架了。
  我试探性的搂着她,小雅没有拒绝。
  这无疑对我来说是一个好的信号,当一个和你暧昧的女人,对你的小动作不抗拒的时候,已经充分的说明,她对你有好感,如果我够坏,直接和她开房一定是水到渠成。
  但是对于这个女人,我却没有一丝的**,因为我感觉她不配。
  我们在夜店里腻歪了大约半个小时,狗头,郭浩,房辰进了酒吧!走他们,装着不认识我,随后按照我说的那样,对我们一阵拍照。
  等他们拍完后,我对着狗头使了一个眼色。
  他们心照不宣去了吧台,小雅显然酒劲上来了,不停的喝酒,像泼妇一样,嘴里賥道的骂着我们男人。
  说真心话,望着小雅那张粉底可以铺路的脸,我恶心到了极点。
  但是我别无选择,因为我处在一个现实的社会。
  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,安排兄弟去砸小雅的足疗店,干一些违法犯罪的事。
  郑红毕竟是死在手术台上,小雅和军子只不过是间接的促成了郑红的死亡,但是他们并不是真凶。
  小雅既然利用之间和军子的事去伤害郑红,那么我就选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,去利用军子的疑心去报复他们。
  这视乎符合我的性格。
  那天晚上,我把小雅送到她店里后,小雅一直拽着我不让我离开。
 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?此时夜深人静,又有酒精的渲染气氛,一个寂寞伤心的女人,最想干什么就不言而喻了。
  视乎小雅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报复军子。
  当然小雅压根不会知道,我的目的并不是想和她发生关系,我只想通过手机的视频功能,把小雅的那****的状态,毫无保留的录了下来,去报复她们。
  等录完后,我就强行的离开了。
  我不会在乎此时小雅的心情,更不会在乎,她气急败坏的摔东西,辱骂我不是男人?是太监。
  这些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要小雅和军子替死去的郑红忏悔。
  事情果然如我计划的那样,说到这,我不的不提朱明雨,这小子真是个电脑高手,他把我们拍摄的视频截图后期处理,把我PS掉,整整PS不下于,五六个各种类型的男主角发到军子手机上。
  当几天后我,装着若无其事的去小雅店里做足疗时,她的店员告诉我,小雅生病了。
  随后我出了浪漫人生,回到车里,我用装着一副关心,嘘寒问暖的问怎么,吃药吗?怎么那么不懂照顾自己啊?
  小雅在电话里哭的肝肠寸断,等我赶到医院时,小雅整个头上缠着纱布,那样子跟刚从战场上回来似的。
  我安慰了她一个多小时,当我用一种义愤填胸的的口气,在她耳边把男人打女人的事说成十恶不赦,不可原谅。
  反正怎么难听我怎么损?视乎我此时的话,得到了小雅的共鸣,她止住哭声问我:
  “是不是真心喜欢她,说自己,可以为了我,离婚。
  我低着装着一副心虚的样子,开始向小雅编造一些,神乎其神的故事。
  我没有一口回绝小雅,如果我此时不答应小雅,小雅一定会借着此时的愤怒,把我赶出病房。
  因为通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,我了解小雅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。
  眼看自己的目的就要实现了,我绝对不能在此时,前功尽弃。
  毕竟装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