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六十一章 鬼婴七十二魄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赶往佝偻王家的路上,整个市区犹如满负荷的电信网络,堵的是三步一卡,五部一顿。
  随着这几年阳北市的经济腾飞的发展,阳北人也有钱了,小轿车也多了起来,但是毕竟是一个小城市,人的经济水平提高后,但是素质却没有提升,三轮车,电动车,逆行的,闯红灯的比比皆是。
  也许正赶上上班高峰期,一个红绿灯,我浪费了十分钟才过去。
  以前如果碰见那些强行加塞,车霸作风的司机,我总是会把车窗摇下来,探出半个脑袋,一顿臭骂,如果他敢还嘴,我一定把他练个半死。但是现在我不会了,有时候想开了,也就那么一会事,我就算骂他们几句,无非是让自己更生气,不如索性听着优美的音乐,让自己安静下来。
  人只有在经历生死后,才会把任何事看的很淡。
  什么争强好胜,什么面子,都是过眼云烟。
  到佝偻王家的小巷的时候,太阳已经升的老高,佝偻王住的是一条有上百年的老街,熙熙攘攘的人群,川流不息。
  我进佝偻家的大院时,佝偻王正站在自家的鱼池边,拿着一根类似于撬棍的东西正挥汗如雨的,往结冰的冰块上凿洞。
  不知是,冰结的太厚,还是佝偻王本身就没有什么力气,他累了半天,也没有凿出一个水孔来。
  我走过去,笑眯眯的说:“老叔,干啥呢?
  佝偻王一见是我,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喘着气说:
  “哎,这才一夜功夫,水池冰结实了,凿不开了。如果不弄开让鱼透透气,顾忌我辛辛苦苦养的这些鱼,要遭殃啊?
  我伸手抓过佝偻王的铁棍说:
  “你歇一会吧。我来?
  佝偻王一副感慨的口气说:“老喽!不中用了。以前年轻练功的时候,一根扁担两桶水,我一只手两根手指头都能抬起了,如今不的不服老啊?
  我抡起铁棍。不过十几下子,一股子清水冒了出来,随后冰块开始大面积的散开。
  我和佝偻把冰块抬出来后吗,他便转身进了卧室,出来后。拿着一包“九五之尊的烟盒说:
  “尝尝,这烟平时我可舍不得吸,听说一百多块钱一包呢?
  我接过烟在鼻子上闻闻了说:
  “什么烟对我来说,都是一个味,我说完给佝偻点燃烟。
  佝偻王一脸享受的提了一口,把目光定格在我脸上问:
  “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啊?怎么现在想起来找我了?
  我一见佝偻王那表情,就知道这厮准备套我话了。
  我装模作样的品了一口烟说:
  “这烟也不过如此嘛,一根就***五块钱,哪地方值啊?都是一个味?
  佝偻王是笑眯眯的把我领到客厅,随后泡了一壶茶。
  他漫不经心的给我斟了一杯茶说:
  “这可是上等的西湖龙井。
  我嘿嘿的望着那套暗青色的杯子说:
  “老叔。您今天有些不对劲啊!好烟好茶的招呼我,不会有什么事求我吧?
  佝偻王眼皮一眨,笑着说:“你小子,哪一次来,我不是好远好茶的招呼你。
  你小子说这话,真没良心?
  佝偻王说完,那细小的眼珠猛的一睁,盯着我脸说:
  “冰冰,你身上的东西,成气候了呀?
  我明知故问的问:“我把它们藏的那么深。你还能看见。
  佝偻王抿了一口茶说:“我是干什么的?在阳北,除了你师傅,我不惧任何道人?没有这个金刚钻,我也不敢拦黑子这个私活啊?
  佝偻王此话一出。我愣愣的望着他?他可是毫不隐瞒啊!一语就我把想问的自己个说了出来。
  佝偻王见面无表情思索他的话,便站起身,伸了一个懒腰说:
  “哎,不知道你小子最近在忙什么?我等了你那么多天,你才来。
  凶宅你也去了吧?想必你也看见了黑子。
  实话告诉你吧?我在凶宅布了一个四四归一的局,四四归一讲究。四点四线对应,阴魂线八角边角边框,这可是我布的一个极凶的冥棺啊。这迎火送灵门,就是冥棺的入口?你的煞王是抓不住它的吧?
  我盯着佝偻王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老叔?
  佝偻王嘿嘿的笑了起来,那笑声尤其的诡异,特别是佝偻的表情给人一种,深不见底的阴险。
  佝偻王,把烟头按灭说:
  “我不想干什么?这个世界有些事,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?
  万心伊这个女人,杀心太重。
  万老头是真虎父有虎女啊?万心伊和他父亲年轻的时候,如出一辙。人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谁也不知道谁会走到哪一部。
  巧的是,有一天我接了一个电话,一个老妇女愿意,出一千块钱,让我去帮她的房子去晦气。
  我作为赤脚道人,有钱挣哪有不去理。
  当我赶到莆田县,一进门就看见了黑子。
  它全身血淋淋的站在卧室的角落里。
  真巧,二十年前,我落魄的时候,黑子的父亲老马,带着黑子在沙场挖沙子。
  那时候见我可怜,让黑子回家给我找来了一个馒头和一碗茶。
  那时候的黑子不过七八岁,他有脸下巴有一颗梅花痣,我记忆犹新。
  当我看到死者额头的上梅花痣后,我动了恻隐之心,为了核实那鬼魂是不是黑子,我便和它通了灵。
  但是我却在黑子的意境中,意外的看到了,黑子的复仇对象却是你。他奶奶的,从那一刻开始,我陷入了两难?
  我非常清楚,黑子找你,无疑是以卵击石,你有煞王护体,七级的鬼仆,灭了如同碾死只蚂蚁。
  但是,我却担心玲子。
  毕竟玲子和你住在一起,这鬼魂一旦复起仇了,可是没有人性的?
  所有我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就是把黑子封闭在凶宅里。
  我盯着佝偻王那深邃的眼珠问:
  “不对啊?我进凶宅的时候,黑子明显顺着窗口逃窜了,你那是封闭他妈?
  我此话一出,佝偻王笑着说:
  “逃,,呵呵,怎么逃?你看见的无疑是个假象,你不是学道之人,也就不会明白,四四归一,冥棺的奥秘所在。
  黑子一直在我布的冥棺里,它一直就在凶宅里,靠吸食鬼婴七十二魄的尸油的气息成长?
  当然冥馆的是无形的,你看不见也摸不着,所有它能躲过你的煞气。我大笑着说:
  “如果当初我能在监狱里好好跟着万爷,学道,也不至于什么都看不懂?
  哦!我明白了,那卧室的地上油迹斑斑的的印记,就是鬼婴七十二魄,把刚出生不满七十二天的死婴濡化成尸油。
  我记得万爷说过,鬼婴性暴裂属凶,一般都是一些旁门左道,练魂魄的阴物。
 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既然有心不想让黑子害人,又担心我会灭了黑子,那为什么要用它去练魂呢?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?
  佝偻王表情一僵问:“你也懂鬼婴七十二魄,懂这?
  我笑着说:“我不过略知皮毛而已,这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佝偻王,其实说真心话,我今天来找你,并不是为了凶宅的事?
  虽然凶宅满墙都是你贴的符咒,我知道你有意在引我来找你。
  但是,老叔,你做事不能敞亮些,别拿什么十几年前黑子父亲老马有恩与你,编这些理由有意思吗?
  你养黑子的魂魄对我来说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  黑子的死是他自作自受。如果他不伤害万心伊,把万心伊逼急了,万心伊能会对他下手吗?
  我不想在和你讨论这件事,佛曰万世皆有因果。
  所有的恩恩怨怨,已经过去了。
  其实今天我找你来,只有一个目的,你作为我长辈,我没有你那么的心眼,我只想告诉你。
  玲子和我的一个兄弟富强以前谈了几年,你作为玲子的亲生父亲,我尊重你,想听听的你的意见。
  玲子是我妹妹,她的婚事,比天还大,我压根就没有心思就问你别的?
  我此话一出,佝偻王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  随后他盯着我问:“玲子要出嫁?
  我笑着说:“是啊!我当哥的这不要来询问,询问他爹的意见吗?我想好了,玲子走,我也没有什么可送的,一套新房给她。
  佝偻王惊愕的问:“你真的会送丁玲一套房子?
  我一听佝偻王说这话,大笑着说:“玲子虽然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我们的感情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还要亲。老叔啊!玲子的事,你就不用操心了,富强那小子人不错。
  人虽然有些彪,但是为人老实,实在。
  对玲子可以说,是含在嘴里怕化喽,捧在手里怕摔喽。
  那小子人品我可以保证。
  你放心,玲子绝对不对吃亏,如果那小子敢欺负玲子,我当哥的绝对不会轻饶他。
  佝偻王低头沉思了半天说:“玲子和那小子的事,我略知一二,那小子我见过,人长的五大三粗的,有些傻乎乎看着不是很精的小伙,但是给人的感觉挺老实,说起话来感觉总比别人慢半拍。
  他对玲子好,你们殡仪馆都传为佳话了。这我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