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六十章 邢睿的变化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下车后喊住他说:“你是**吗?车门不锁了。
  邢睿小嘴一撅嘲笑着着说:“偷走就偷走呗。反正不是我的,刚才某人不是说了吗?我们老公安家属院住的都是警察,你怕什么啊?
  邢睿说完便进了楼道。
  望着邢睿那自以为是的样子,我心里一阵苦笑。这娘们现在怎么变的这么橡皮脸。
  出老公家属院的时候,已经凌晨,寒冬的深夜冷的出奇,风刮在脸上,给刀子削似的。
  我在大门口等了十几分钟,竟然没有一辆出租车。我心想,这尼玛开出租车的,都死哪去了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音,我掏出手机,邢睿的信息,只发了三个字,看楼上。
  我回头望着三楼明亮的灯光,也许是距离有些远,我看不清邢睿的脸,但是我却能看见她站在阳台上,视乎在做了一个嘲笑我手势。
  我用脚丫子都能想到,这个小女人此时是什么表情。
  邢睿这两年在警校进修,视乎什么都没有学会,就学会了折磨人,而且脸皮比以前厚多了,她视乎对我不在像以前那么由着性子来,和我一针顶一线的对着干。
  为了不让邢睿嘲笑我,我对着她的方向,还一中指。
  惨淡的月亮下我的背影由小变大,又细便粗。
  此时如果大雪纷飞该多好啊?我喜欢下雪,因为我在年少时,像一只小鸟一样被囚禁在牢笼里。我飞出鸟笼那一天,正赶上大雪纷飞。
  那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。把整个世界衬托的一尘不染。
  时隔近千,人也许越成熟。越是是爱回忆曾经。
  有时候我不仅去回忆,人这辈子视乎就像一根锁链,一环扣一环,一步走错,步步错。
  那时候的我年少轻狂,除了万爷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,吃的亏,经历的挫折多的数不过来。
  虽然过程是痛不欲生的,但是如果没有以前的那些挫折。也不可能有现在我。
  ≌▽≌▽, 不知不觉我竟绕了大半个阳北市,却鬼使神差的来到,第一次见万心伊的通讯大市场。
  昏暗的路灯,公交车站台上,那个五官精致的欧美女郎在彩灯的映射下美得让人浮想连天,深夜真是一个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夜晚。
  我发现自己在万心伊离开后,我莫名其妙的爱上了黑夜。
  我试图在脑海里回忆着,那天晚上和万心伊所说的每一句话,没一个动作。
  如果当初我能深思熟虑的去考虑。万心伊对我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。
  也许,万心伊就不会离开。
  但是如果万心伊不离开的话,她是无法逃过阳北市局的追捕。
  我可以在灵异的世界,唯我独尊。但是在现实的世界,我渺小的像一颗沙粒。
  第二天一早,我托李俊找关系。去了阳北市第一监狱。
  我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万爷,万爷视乎又比去年更苍老?
  我感觉这次见万爷。他给我的感觉是强颜欢笑。
  他说了一切四平,胡子。胡猛的趣事,虽然话说很搞笑,但是我们却笑不起来,更缓和不了气氛。
  万爷的深沉让我敏锐的感觉到,他视乎对外面的消息,心知肚明,有好几次我让开口提万心伊的时,刚话到了嘴边,我却没有勇气说出来。
  万爷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,不管我再怎么伪装也逃不过他那双象鹰一样的眼神。
  会见快结束的时候,万爷淡淡的说一句,人在做天在看,老天真是要灭我万家啊?
  就在万爷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我喊住他说:“师傅,我想进来,好好跟你学道。
  那个古稀的老人,止住脚步,扭头笑眯眯的盯着我说:“孩子别傻了。
  你现在是个成年人,不在是十七八岁的朦胧少年。
  一切顺其自然吧?从这里出去的人,我不希望再见到他回来。
  如果你再敢犯浑,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。
  万爷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  我惊愕的望着那万爷的凄凉的背影,他的最后一句话,竟然叫我儿子。
  这句话视乎说明了,他已经把我当成他的女婿。
  但是他为什么不提万心伊一个字呢?
  万心伊去哪,或许只有万爷清楚。万爷明知道我来见他,还是因为万心伊的事?
  他为什么不告诉万心伊的下落呢?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视乎把自己的思绪引到了一个死胡同。我记得万爷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叫万心然,好像嫁给了监狱长的儿子。
  我曾经嘱咐狗头大厅过,万心然的事。
  狗头反馈的信息是:
  “监狱长的儿子,在海南当兵,好像还是个团干部,万心然性格内向从不过问家族的生意,和监狱长的儿子结婚后,就去了海南。监狱长好像也在前几年退休后,一家人也就搬到了海南?
  纵观狗头再有本事,也不可能查到海南。
  所以万心伊的姐姐万心然的消息也无形之中断了。
  值班的早上,我来的郑红的遗体前,郑红走的很凄凉,除了她的大哥,家族里没有来人。
  他大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。在入殓单子上,填写了自己的名字后,就坐在等候大厅的角落里吸闷烟。
  人世界的冷漠再此时体现的淋淋尽致。
  郑红的寿衣是我给她买的,因为不想让她穿着,那件被鲜血染红的病号服上路,我自掏腰包的在登记大厅,给郑红买了一件大红色带凤凰图案的寿衣。
  因为我在通灵里知道,郑红喜欢红色,把她推进火化车间的时候。
  望着她安静的躺在单间上,我默默的在心里说:“大姐,走好。我答应你的事,我一定会帮你办?你安心的上来吧?
  随着轰鸣的电机启动,喷油嘴吱吱的喷水着燃油,轰的一声,一股火焰熊熊燃烧,我视乎在那耀眼的火焰中,看到的郑红那张微笑的脸。
  整整二十分钟,我一动不动的站在焚尸炉的凹口边上,目睹着一个可怜的女人在烈火中,化成一具白森森的骨骸碎片。
  富强不知不觉走了过来,拍了拍身上的尸灰,凑到我耳边憨憨的说:“哥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,我想等过了年,开春?和玲子把婚事办喽。
  我冷不丁瞅了他一眼,心想,这尼玛的傻逼,真会挑地方?
  我说:“这事回头在说。我说完转身准备出火化室。
  富强以为我不愿意,一把拽住我说:“哥,咱爸咱妈都同意了,丁姥爷说只要你同意,他没意见。哥,你知道我是急性子人,回头是什么时候啊?
  我捏着富强的脸指着郑红那具正在冷却的骨骸说:“你***傻逼是吧?这地方是谈我妹妹丁玲婚礼地吗?知道什么是忌讳吗?
  把你摸尸体的手给老子拿开。这事回头再说。
  富强见我的脸上阴沉,也没有敢再追我。
  然而就在刚才富强的一句话提醒了。
  其实她和玲子的事,我们一家早就默许了。富强这小子,虽然人有些憨呼呼的,学我父亲说的,人虽然有些彪,但是是在老实人。烟不吸,酒不喝,一个月连50块钱都花不了。
  平时给自己买一件百十元的衣服都舍不得。给玲子买几千块的手机,眼都不眨一下。只要丁玲说想吃什么?
  不管下暴雨,还是下冰刀,二话不说,就骑着我父亲的那辆老凤凰大驾自行车去买,立马送到丁玲面前。
  我之所暂时不吐口,就是想利用富强和玲子的事,找佝偻王,毕竟在万心伊残杀黑子的那个凶宅里,我见到了佝偻王的黄符咒。
  佝偻王再老谋深算,毕竟玲子是他的亲身苦肉,他最担心丁玲,那我就在他最担心的地方,捅把刀。人最难过的就是感情。
  只要我抓住佝偻的王的这个软肋,我就掌握了主动权。
  想到这,我回到值班室,给王飞翔打了一个电话,向他请假。
  电话接通后,一听电话那头嘻嘻哈哈的女笑声,我就知道,王飞翔一定在登记大厅又和那些小女孩,唠嗑。
  王飞翔对于我的请假,也没有说什么?
  我换上衣服刚出值班室,一头正见了朱明雨。
  他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,脸冻得通红。
  一见我就把塑料袋子递给我说:“冰哥,这是老马家的牛肉包子。我知道你早上不吃饭,赶紧吃。
  一路上我揣怀里捂着呢?哥,您这是去哪啊?
  我心照不宣的笑着说:“小朱,别客气,都是同事。那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,谢谢了。
  我早上在家喝过牛奶了。吃不下去。
  正在这时,狗头和郭浩,从停尸大厅出来。
  一见朱明雨提着牛肉包,便跑过来说:“你小子刚才借田峰的摩托车,就是去买包子啊?早说啊!我正饿着呢?
  朱明雨见包子被郭浩和狗头抢走了。
  脸瞬间黑了下去。
  我拍了拍朱明雨的肩膀说:“小朱,咱自己人心意我领了,好好上班,我有事回去一趟。
  就在我离开的时候,朱明雨说:“冰哥,那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。
  我笑着说:“钱的事,以后在说。我说完大踏步顺着走廊去了前区。u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