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五十九章 往死里逼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当军子回来后,郑红横眉冷对的质问:
  “军子哪个朋友的出的车祸,要他面核实。
  军子显然无言以对,如果换成以前,军子一定选择隐忍。
  但是此时军子,显已经不在是曾经那个老实本分的军子了?
  他暴躁如雷对郑红发了火,并扬手打了郑红一巴掌。
  那是他们结婚后,军子第一次打郑红,而且郑红此时快到预产期?
  军子视乎早就看不惯了郑红。
  郑红在挨打后,像一个受气的孩子似的,嚎啕大哭。
  此时视乎郑红的眼泪,对军子来说,无疑是苍白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  暴躁如雷的军子,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,大吼着:
  “这日子没办法过了。
  随后军子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出,直接回到了小雅的怀抱,此时的军子正中小雅下怀。
  在小雅的温柔乡里,军子再一次越走越远。
  从那以后军子开始不回家,他视乎在以这种方式为威逼一个懦弱的女人低头。
  但是诡计多端的小雅,见自己的不漏声色的计谋收到了,自己预料的结果,便开始着手给郑红最致命的一击。
  阴险的小雅在移动大厅门口,买了一张不记名电话卡,把她和军子之间的私情以一个知情者口气,发到郑红手机上的时候。
  郑红显然不知道这是一出苦肉计,当郑红,自以为占理带着七大姑八大姨,心急火燎的赶到滚足店后,失去理智的亲友团便开始围攻足疗店,厮打小雅。而且当着所有围观群众的面。把小雅的衣服厮了个稀巴烂。
  当军子赶往小雅的出租房,见小雅披头散发的蹲在墙角,地板上散落着一些空空的药瓶。
  小雅间军子回来。象一头发了疯的怪兽,把手里大把大把的药片往嘴里塞。
  愤怒的军子吓坏了。
  他二话不说冲过去。把小雅按在床上,把她嘴里的药片往外掏。
  那一天他寸步不离的守着小雅。
  人的天性都是善良的,军子也不例外。
  他望着小雅身上的伤痕,那一刻他抱着小雅泪如雨下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军子回到家准备和妻子摊牌。
  军子前脚踏进家门,却发现此时家中坐满了郑红娘家人。
  而自己的父亲,一脸卑微的蹲在门口,低着头不停的吸闷烟。连个椅子坐都没有,那样子活脱就像一个受气头。
  军子顿时火冒三丈,他寒着脸走进屋。
  此刻他老岳父,见军子进门,大踏步的冲过来,扬手对着他的脸上打了一掌掴,骂他是畜生,禽兽不如的东西,自己媳妇就要生产了,你竟然不知廉耻的在外面找野女人。
  军子父母显然没有想到。郑红的父亲会当着自己的脸,打自己儿子。
  军子的母亲护子心切冲过去便去拉。
  但是郑红的误母亲以为,亲家母要动手。双方你推我嚷,顿时炸开了锅。
  本来郑红是把双方父母喊过来坐在一起,好好谈谈军子的事。
  谁曾想双方父母都犊子,一句话没说,就干了仗。
  军子母亲本来就有心脏病,刚到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做的搭桥,这一闹不当紧,军子母亲当时气急攻心,一口气没有提上来。还没等到人送到医院就断气了。
  一时间军子母亲气死的消息,在那个原本安静的安置区小区炸开锅。郑红父母显然没有想到。女儿女婿闹情绪,会亲家母给气死了。这外面人言蜚语的传的什么样的都有。
  郑红一家本来还占着理,一见出了人命,顿时软了下去。
  郑红父母亲戚都是老实的农家人,见军子母亲气死了,怕惹祸上身,一个二个的便疏远了郑红,军子一家当天就把母亲的遗体抬到郑红父母家,要不是经过镇里干部和公安介入,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就要拉开帷幕。
  有时候世界上最好的万能药就是钱,它可以化解一切的矛盾,最后郑红父母赔偿了,军子父亲20万,这事才算完满的收场。
  但是军子却没有原谅郑红,他把母亲的事全部算在郑红身上,把所有的钱全部带走,一分不给郑红留下。
  从那天起郑红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。
  在临盆的那段日子里,郑红过的生不如死,经常要挺着大肚子自己找吃的,别营养了?能吃顿饱饭,喝口热茶就已经不错了。
  到预产期的时候,郑红含泪问母亲借了三千块钱去住院。
  每次看到病房里,其他的孕妇有亲人丈夫照顾,她的心像刀割一样,整日的精神萎顿,和担惊受怕让郑红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,然而就在入院后的一天夜里,郑红肚子里可能是羊水破了,一夜她不停的上厕所。
  然而就在清晨四点钟的时候,郑红刚出卫生间,不知道谁在卫生间水池旁,接的一桶水水满了,浸水的水泥地潮湿而湿滑,挺着大肚子的郑红显然没有在意,猛然间那浮肿的腿,瞬间打滑扑通一声巨响。
  郑红整个人摔倒在地,紧接着她的下身一股子血红的血浆,像放开砸门的洪水涌灌而出。
  此时的郑红已经摔懵了,但是一种本能救生**迫使她竭斯底里的呼救。
  等医生和护士把郑红推进手术室的时候,还有些意识的郑红紧抓着医生手,喊着要保护孩子。
  愚昧的郑红想的极其简单,虎毒不食子,军子可以不要他,但是孩子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,这血浓于水思想,让她执着的相信,只要有孩子维系着,军子一定会回来。
  但是医生脸上沉重的望着郑红下身的出血量,对身边一个护士说:赶紧联系孕妇的家人,然而女护士视乎听说了郑红的家人的事,表情为难的对医生说:
  “家人联系不上。
  值班医生愕然的问:“联系不上怎么办?不能等了,术前小结和病危通知书,手术同意书,回头在说吧?先救人要紧。
  女护士愣了一下说:“秦医生,这,,这不合适吧?如果出现什么意外,违规手术医院要处理人的?
  秦医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她绷着脸对着护士吼:
  “规定是死的,人是活的,医院是什么地方,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?非常时期要非常对待,出了事我来顶?
  你去通知护士长,把郭主任喊起来,准备手术。
  郑红感激的望着秦医生,她的眼里顺着眼角哗哗的往下流,此时的郑红疼的脸都扭曲了,但是硬是一声不吭。
  秦医生表情凝重的握着郑红的手说:“我会尽力而为。
  突然一个女护士满手是血的惊恐的喊:“秦主任,出血量太大,止不住了。
  我愣愣的站在郑红的身旁,望着郑红那张煞白的。
  她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房门。
  我如果我想的没有错,此时的郑红,一定希望自己的丈夫或者亲人在身边,而不是一个人躺在那冷冰冰的手术台上。
  随后她的气息越来越弱,瞳孔开始放大,然而就在她即将闭眼的时候,却猛然间睁开眼,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那泛白的手术灯,两只手跟鸡爪子似的。
  她不甘心,带着无尽的愤怒和委屈,死在了手术台上。
  咚,,,咚,,,,,咚,,,不知道什么时候邢睿竟然站在车窗边,她一脸迷惑的望着我问:
  “你没事啊!发什么呆呢?
  我猛的打了一个机灵,从灵异的世界回到现实。
  我按下车窗说:
  “算账呢?算算我这个月能发多少钱工资?
  邢睿绕过车头,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笑眯眯的说:
  “没有想到你也是个财迷,你这酒吧生意不错啊?这都十二点了,人还那么多。
  说实话,你是不是在等我呢?
  我哼了一声说:“得了吧?我等你?别搞笑了行吗?
  我刚才不过是一时走神。
  邢睿随手把安全戴系在身上,笑着说:“你别不好意思承认?等我就等我直说好了,在说,本大小姐可一直单身呢?我不介意。
  邢睿说完自嘲的笑了笑。
  随后汽车启动,一路上邢睿异常的兴奋,说了很多这两年在警官学院的趣事,我像一个忠实的听众安静的听着。
  但是我的思绪却不在邢睿身上,而是在郑红的身上。
  等汽车到老公安家属院她家楼下。
  邢睿松开安全带,问:“你送我上楼吧?这老楼黑,我一个人挺害怕的?
  我笑着说:“邢睿你是在逗我吗?阳北市谁***不知道老公安家属院住的都是警察,他们敢来着吗?
  邢睿撅着小嘴说:“我说,韩冰你这人真没意思?让你陪我上楼,就几步路,你事还真多。你还是不是男人?别人想送我,我还不给机会呢?
  我懒的和这婆娘斗嘴,只想赶紧离开。
  邢睿见我不下车,走过来,一把将我的车钥匙夺了过去说:
  “明天你车借我用一下,我去一趟阳赐县。
  我望着邢睿那张顽皮的脸问:“你自己不是有车吗?
  邢睿倒是回答很干脆利落说:
  “我那车放在车库里,两年多了,经常熄火电路有问题。邢睿说完转身上了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