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五十八章 别人的故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在农村,实巴结的农家人,能把三个儿子张罗结婚已经很不容易了。军子和郑红也是老实本分人,分的一块地后,也没有再让父母操心,小两口为了盖新房,便去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去打工。
  军子和郑红有着农家人吃苦耐劳的品质,为了挣钱回家盖房子,咬着牙打掉了好几个孩子,在深圳辛苦了十几年,攒了十几万,回来后在村里风风光光的盖了两层小洋楼。
  眼看着这好日子,一天天过的红红火火。谁知道军子和郑红正赶上阳北市旧城变新城的好政策,他们那村紧挨省道,是阳北市重点开发规划项目蓝图的拆迁区。
  军子二层小洋楼几百个平方外加一个大院,还有几亩的良田。
  这一拆迁不当紧,军人和郑红都沾了拆迁的光,光现金就赔了180多万,又给他们家分了两套就地还原房卡。
  当军子拿到那笔180万的时候,他和妻子郑红握着银行卡激动的一夜没合眼。
  那天晚上军子跟打了一剂兴奋剂视乎,这人逢喜事精神爽,那一夜军子折腾了郑红大半夜,也就是那天晚上,郑红受孕了。
  军子在深圳学的是磨具技术,在阳北市西城区一家小型磨具塑料厂上班,每天骑着电动车从城东跑到城西,绕了大半个阳北市。
  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是2000块钱,突然得到这笔巨款后,军人整个人就飘了,他再也看不上他的工作了。
  拿到钱第二天就去驾校,报名学开车,这边刚拿到驾照,就带着肚子微微隆起的郑红去开发区一家本田4S店买了一辆白色CRV。
  军子所在的那个村家叫后王营,整个村里的人因为拆迁,瞬间成了土豪村,钱不愧是魔鬼,可以让人堕落进**的深渊。
  有了钱的军子整天和村里的一些。因为拆迁富起来的村民白天打牌,晚上喝酒去洗浴场所。
  以前军子买瓶8块的五道镇稻花香都心疼,如今在洗浴中心花个上千块钱,钱都不眨一下。
  这男人如果有脸跟谁都有缘。也就是军人发财后,他结识了一个长相俊俏的捏脚妹。
  那女人三十多岁,老家是阳北临市的秦阳市人。
  比军子年龄大的有两三岁,长着一张勾人的小脸,在阳西区红光模具厂东侧的一家名为滚足足疗店干技师。
  军子曾经在红光磨具厂上班。就经常听工友说,厂东侧的那家足疗店里面有一个28号的女技师叫小雅的。
  那小脸张的妖的很?********的身材,特别是她的胸跟挂着两个足球似的,她那******两只手都抓不过来,一捏一股子水。
  军子见过小雅女,那女的经常穿着一套黑色白领短裙,挺爱笑,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。
  每次军子经过那家足疗店的时候,都忍不住往里面瞟两眼。
  只不过那时军子有贼心没有那个贼胆,也没有那个闲钱。
  如今军子有钱了。便经常开车去光顾那家店。
  一来二去他们就熟络了。
  人常说酒壮怂人胆,这话不对,应该状装怂人胆,军子自从有钱后,腰杆也挺直了。
  大金链子项链一戴,皮鞋擦的铮亮,几千块钱的西服,蓝色领带一打,土鳖也变土豪。
  那滚足,足疗店的消费也不算高。足疗保健120分钟,89元。
  军子每次去,都会私下里塞给小雅的,100百。200的小费。
  小雅见军子出手大方,百般献媚称自己老公在外地打工,每年过年才回来,时不时透露自己过的不幸福,和老公感情不好,总之怎么虐心怎么遍。
  这男人天生爱怜悯可怜的女人。军子也不列外。
  有时候军子不去的时候,小雅的总是有事没事的给军子发微信说一些暧昧的话去挑逗他。
  军子那时候还没有学坏,毕竟妻子跟着他风里来来雨里去十几年,再说他们也是从小在一个村长的的青梅竹马。
  但是那时候,郑红身孕在身,不能行男女之事。
  而军子正是壮年,他憋的心发慌无处发泄,终于在一个碧空晴朗的下午和小雅跨越的男女朋友的那一步。
  尤其说是军子生理**的发泄,不如说是小雅一步步的勾引。
  事后军子做贼心虚的回到家,那天晚上军子失眠了,他抱着妻子,满脑子却是小雅那风情万种的浪荡样子。
  他无法想象女人和女人竟然会那样有天壤之别。
  郑红的矜持和死鱼一样的被动,和小雅的主动迎合,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。
  清醒的时候,军子望着郑红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,那种强烈的愧疚感,让他心里矛而愧疚。
  他一方面担心,小雅爱的是他的钱,而不是他这个人。
  如果小雅拿和他上床的事,非要让他娶他来家里闹这么办?
  但是自从她和小雅上过床后,小雅视乎并没有要求去娶他,也没有向他索要一些实质性的财务,而是很平淡和以前一样,不远不近尺度把握的非常的好,不伤害军子的家庭。
  也不让军子为难?
  这多少让军子的担心变的有些多余。
  军子自从和小雅发生关系后,小雅的**声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回荡在耳边。
  军子像走火入魔似的,一而再,再而三的去找小雅。这两口子在一起时间久了,男人心思在不在女人身上,不管伪装的再严实,女人一看就明白。
  有时候你相信不相信,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是存在的。
  当郑红发现军子最近有些不对劲的时候,这个贤惠的良家女人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的女人。
  郑红误以为是自己怀着宝宝不能满足丈夫,丈夫毕竟正值壮年,有生理需求,是她委屈了自己的丈夫,对于丈夫的冷漠,她总是闷不吱声。但是她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是另一个女人已经偷走了丈夫的心。
  这变了心的男人,是非常可怕的,温饱思****,军子每次望着郑红,总是习惯性的拿她和小雅对比。
  小雅的善解人意的妩媚,此时已经完全的战胜了,一个朴实贤惠的农家妇女。
  望着妻子脸上满脸的祛斑和那臃肿的身材,他不敢想象这几十年,要怎么和这个糟糠之妻熬过去,有再多的钱,有鸟用。
  每次在小雅的温柔乡里才会找到一种所谓的平衡感。
  当小雅感觉军子已经彻底的爱上她的时候,她知道这隐忍长达大半年的苦日子终于熬到了。
  当小雅告诉军子为了他已经和丈夫离婚的时候,军子愣了半天,他一句话没有说。
  但是善良的本性告诉他,他不能再这样继续过下去了,毕竟郑红面临临产,而且他私下里花钱带郑红去做过B超,是个男孩。
  当军子明确表态他不可能会去离婚。
  小雅整个人都懵了。
  她感觉自己被这个看时老实的男人,给白玩了大半年。
  那种耻辱让小雅失去了理智。
  但是这么多年游离在风华场所所学的经验告诉她,如果硬来不仅什么都得不到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
  毕竟军子和郑红是名正言顺的夫妻,她小雅不过是一个小三。
  那天军子和小雅大吵一场后,军子害怕小雅会闹到他家里,又把小雅哄好。
  但是小雅心里清楚,这不过是军子委曲求全。
  小雅见军子给她一个台阶下,便顺势而下。
  说到这,不的不提小雅的背景,小雅原名,蔡银珍。
 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名字,博大精深。
  小雅不过是她在阳北市的艺名,蔡银珍这个名字,中间带一个银字。视乎非常符合小雅的浪,荡性格。
  小雅是单亲家庭,母亲早年和父亲离异。
  父亲是个不折不扣酒鬼,一天三喝,母亲是个麻将迷。
  小雅在很小的时候,就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家庭的温暖。
  她十五岁那年开始,便和一些社会混混在外面鬼混。
  后来为了给男朋友还债,在秦阳的洗浴场所下海还是卖身。
  那时候的小雅根本不懂,自己只不过是男友手中的赚钱工具。如果不是劳教几年,她还继续沉迷在男友编制的谎言里。
  小雅从少管所出来后,就来了阳北,或许秦阳是她心里一个永远的伤疤。
  也许是以前是打的胎太多,她虽然有心,想怀上军子的孩子,但是老天却不给她这个机会。
  小雅见一计不成,便开始玩阴的,时不时趁着军子在家的时候,夜里给打打电话,说谎称自己胃病犯了,痛的受不了了,军子本来就对小雅就有感情,一听心爱的女人,这大半夜的的生病,身边也没有人照顾,脑子一热什么都不顾了,便心急火燎的赶了过去。
  郑红不是傻子,她视乎觉察到自己的丈夫可能在外面有了别人,虽然军子以各种理由谎称,朋友出车祸,朋友父母去世,什么的。
  但是军子的表情和态度骗不了她。
  郑红本身就是一个朴实的农家妇女,她像所有女的在面对丈夫在外面有女人,都会犯一个致命的错误似的。
  开始无事挑起事端,让丈夫知道,她郑红才是你军子合法的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