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五十七章 找上门的鬼魂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其实我和刚毅的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微妙,那感觉就像我知道他深浅,他晓得我长短一样。,
  我们谁都不会轻易,逾越这条警戒线。
  晚上我在sky酒吧一个人闲着喝酒,听着那伤感的蓝调布鲁斯略带伤感的音乐,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惬意。
  不知什么邢睿走到我身边,以至于我一点也没有察觉。
  不知是酒吧的灯光太暗,或许是邢睿的身份原因。
  我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抗拒,我盯着邢睿说:
  “你真是阴魂不散啊?我走到哪都能碰见你。
  邢睿晚上视乎刚喝过酒,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晕,她端着一杯果汁抿了一:
  “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这酒吧是公共场所难道我就不能过来?
  邢睿见我只顾着喝酒,没有回话的意思,便转移话题的说:“今天晚上在马祖海鲜楼吃饭,你为什么不去?
  我一愣盯着邢睿问:“你也去了?你去不合适吧?狗头他们呢?
  邢睿放下果汁杯,顽皮的揪了揪我的:
  “我去还不是狗哥骗去的,他打电话问我,喜欢不喜欢吃海鲜,说点的有澳洲大龙虾,要不要过去尝尝?
  我这人你有不是不知道,天生是个吃货,一听好吃的,退都软了,这不,就过去了。
  不过那海鲜真不错。就是太贵了。
  我心里一紧,有些微怒的盯着邢睿说:“邢睿,我们这些人。你少接触,你是警察你知道吗?不要和我走的太近。刚毅什么人。如果他玩玩心眼,把你们吃饭的场面发网上去。到时候找几个无良记者断章取义的抹黑你。你的工作恐怕就不好干了。
  邢睿一听我说这话,嘴角轻扬的问:“怎么,你关心我?
  邢睿说这话的时候,我真想自己抽自己一大嘴巴?
  我视乎明白了,为什么邢睿会参加这个饭局,狗头这厮真是个不吃亏的货,一箭双雕,知道我们花了二万块,帮朱明雨出头。一方面安排兄弟大吃大喝。反正是自己的钱。另一方面却有意撮合我跟邢睿,狗头他们真是用心良苦啊?
  怪不的,这几个畜生,没有来酒吧呢?
  邢睿见我语钝,一副调侃的表情说:“你脸红的样子,还瞒可爱的,我以前怎么发现呢?
  韩冰,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不去,你是不想再和刚毅他们这些人参合。韩冰。如今你工作和事业都稳定了,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活了。我举杯抿了一口啤酒说:
  “有些东西,我看透了。我不想在连累别人?
  邢睿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,我知道你话里意思?我的心思全在万心伊身上。万心伊一天不会来。我不会考虑自己的事?
  我说完这话,小心翼翼的瞅着邢睿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见到她我都会忍不住去回忆他父亲。邢所长和曹兴民。
  邢睿听我说这话,口气尖锐的问:“你这算是拒绝我吗?
  我点了点头说:“我想应该是吧?
  邢睿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。附在我耳边说:“还记得,我们第一次见面。我说过,我这辈子绝对不会放过你。
  不是因为我贱,是因为我不甘心。凭什么陈妮娜和万心伊能得到你,我却不能。
  我盯着邢睿那张涨红的脸说:“邢睿以你的条件,什么样的找不到,何必死系在我身上啊?我承认我以前喜欢过你,但是那时候我年龄小,压根就不懂什么叫喜欢。
  我也报复过你,或者是因为唐雨薇的事。
  你甭有一个牧师的样子,妄想拯救我罪恶的灵魂,其实我这人并不需要别人拯救,我早就看透了生死,我现在只想过属于我自己的生活,干自己喜欢的事,等一个那个我心爱的女人回来,仅此而已。
  邢睿皱眉苦笑着说:“别把自己说的那样执着,说的那么专一,韩冰你承认不承认自己很花心?
  除了陈妮娜,万心伊,你难道就没有爱过唐雨薇?
  一提到唐雨薇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:
  “你看过动物世界吗?我承认我花心,男人天生对漂亮的女人有这一种最原始野性的占有欲。
  我也不例外,我也喜欢看漂亮女人,我曾经也幻想着跟你上床,占有你,但是那只不过,是一个年少轻狂的少年最无知的幻想罢了。
  不知道你听过网上一句最流行的话吗?那句话是这样说的,有些不拘小节带点不正经的男人,都挺靠谱的,他们偶尔说说脏话,讲讲荤腥,但都懂基本的处事道理。敢于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。反观某些个惺惺做态文质彬彬的男人,才真是猥琐到骨子里了。
  这句话我觉的特经典。邢睿听我这,笑了起来说:
  “真搞不懂你们男人?不过我挺欣赏你的坦白,最起码说明你真实?韩冰你确实变了。
  现在看你,我无法相信,曾经那个做事冲动不经过大脑的男人会变化这么大。
  我抿了一口啤酒慢慢放下杯子,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人吃亏吃多了,也就会明白很多事?因为在他也在成长。
 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,如果人如果不学会成长,就会被社会淘汰。
  等我说完瞅了一眼时间说: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。
  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,邢睿明显有些失落,她笑着说:
  “那好吧?我想再坐一会。
  随后我转身离开了座位,出了酒吧一股寒风涌来,我竖起衣领,走向汽车。
  然而就在我拉开车门的时候,我的右手一阵的抖动,我四周瞭望,除了那昏暗的路灯和飞驰而过的汽车,没有我所发现的异常。
  我心想,这尼玛有被东西盯上了吗?
  搜寻了半天,也没有看见那东西,索性我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刚把钥匙插进凹口。
  后背一股凉气如冰封般袭来。
  我心里一紧,坏了,它在我车上。
  我盯着车内镜子,昨夜出车的那位孕妇就坐在我的车后座。
  她此时的样子,视乎没有我第一件见她那么狰狞。
  她穿着那件白色病号服,坐在我的身后,正用一副卑微的表情望着我,随后开始抹着眼泪,那样子看起来视乎非常的委屈。
  就在此时我明显感觉到,右手逐渐发热,我清楚的知道,我的右手有主动攻击的意图。
 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李莉娜说,不要动它。
  我一只手搭在车窗上,让自己看起来非常放松,语气沉重的说:
  “你不怕我灭了你吗?
  那孕妇女鬼低着头轻声抽泣说:
  “你不会?如果你想灭我,昨天夜里就会下手。
  我冷笑:“你到时瞒聪明的?我这人是个急性子人,有事你说?
  女鬼:“你能帮帮我吗?
  我对着窗外吐了一口烟雾说:
  “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我帮你是有代价的?那可是拿你的灵魂做交易?
  女鬼脸一寒咬着牙说:“只要你帮我,我什么都不在乎。
  那女鬼说完,瞬间幻化成一颗黑球。
  我愕然的望着望着那颗黑球,心想,这女鬼性子比我还急人。
  我不过只简简单单的说几句话,它就真的把灵魂贡献了出来。
  随后我把右手伸了过去。
  抓住那个冰凉的黑球,让右掌心完完全全的吞噬。
  紧接着时光逆转,通灵的意境把我带到城乡结部的一家靠路边的农家大院,不远处几辆挖掘机正加大油门的深挖地基,一时间尘土飞扬。一个男人站在自家二楼的顶上,望着干劲十足工程队,对大院里正在洗西服的妇女扔了一个石块说:
  “媳妇,大王庄都快拆迁完了呀?估计过段时间,该轮到咱村啦?
  大院里洗衣服的妇女,正是那个死在手术台上的孕妇。
  那女人一边用搓着衣服,一边抬头望着男人说:
  “我听俺嫂子说,大王庄的老刘他三层楼,一个大院赔了几百万,又分了好几套房子?
  男人说:“老刘,你说的是不是那个修水电的瘸腿老刘。
  女人:“就是他,军子,我听说,这分量地基有讲究,院子是院子钱,房子是房子钱,赔的不一样。
  要不赶明你去咱大哥,二哥家把他们喊过来,咱趁着夜里在二楼上再启一层,我看大王庄的都是这么干的?到时候咱给城管的塞些钱就是了。
  军子一听他媳妇这么说,猛的拍了一把脑袋瓜子,从房顶上下来说:“还赶明干什么?这事不能等,我现在就去找咱大哥。
  军子说完,心急火燎的骑着电动车出了门。
  当天晚上,男人家来了很多的干活的工人,一夜之间,又在自家二楼上又起了一层。
  果然不出军子和他媳妇合计的那样。
  没出两个月,村里的干部就带着一些施工队的技术员,来军子家丈量地基。
  军子眼皮活,好烟好茶的招待着,晚上又偷偷摸摸的提着两条烟找到村干部。
  军子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和他妻子郑红,是一个村的从小青梅竹马,两家离的不过五十米远。
  军子兄弟三个,他是家里老小,他父母把军子的婚事张罗后,便分给他们一块地,让他们自己盖房子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