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七十五章 折磨致死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那是我和万心伊第一次真正的拥有彼此对方。? ??? ? ? ?·
  整整一夜我们一个干柴一个烈火汹汹的燃烧着,事后我躺在床上点燃一根烟,搂着万心伊望着床顶上,那面反光镜子里万心伊洁白如玉的锁。
  刚点燃吸了一口,就被万心伊顽皮的抢走了,她叼着烟学着我的样子大口大口的抽着。
  一团一团灰色雾气缓缓升起,我把手伸过去,握着她的手说:
  “心伊,回来吧?
  万心伊把烟头按灭,扭过身捧着我脸顽皮的说:
  “难道你想让我一辈子在监狱里过吗?
  万心伊此话一出,瞬间将我拉回现实。
  我刚要开口,万心伊把唇贴了过来。
  她的唇很软,软的像水一样?
  随后她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胸前,我明显的感觉她那滚烫的热泪顺着我的胸口,像火焰一样灼烧。
  不知什么等我醒来已是清晨,我愕然现躺在我怀里的万心伊不见了。
  望着那空空的床单,我的心瞬间被掏空的一样。
  我立马从床上冲到客厅,没人,卫生间没人?
 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卧室,望着那凌乱的房间,我视乎明白了,万心伊真的走了。
  带着无尽的眷恋和不舍,细细品味着昨夜的疯狂?
  也许就像她说的那样,今天我们彼此拥有对方,别让任何打扰我们最后的时光。
  我虚脱的站在房门口,心如刀割。
  梦醒了,视乎又回到了现实。
  拿起散落的衣服,然而就在我穿衣服的时候,却惊奇的突然床头柜上放着几张白纸和一张银行卡。
  我拿起白纸,那优美的字迹就像万心伊那张脸一样美丽。
  信上写道,至我最挚爱的人:
  “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心爱的城市,你不要找我,你永远也找不到我。? ?·
  爱之深。痛之且。痛并快乐着,这辈子能遇见你,爱上你,拥有你。是我这个最大的幸福。
  造化弄人,明明彼此相爱,却不能再一起。
  愧之,恨之,我这辈子干过最后悔的事。就是对陈妮娜下手,我对不起那个可怜的女孩。
  我每天都在忏悔,如果人有轮回,我一定会找到她,向她道歉?
  曾经我们年少无知相互伤害,做了很多愚蠢和无法挽回的事。
  爱情是凄美的,像罂粟一样,注定着我们的悲剧?
  现实不相信泪水,我也感动不了苍天。
  望着你熟睡的样子,亲吻你脸。你知道我真的舍不得?
  但是我必须要接受现实,我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你。
  不要怪我,也不要恨我的不辞而别,我怕自己舍不得离开你。
  人在做天再看,苍天惩罚我,我无怨无悔。
  我自作自受?报应?
  我原以为黑子会放过我,但是我没有想到,就在我准备从新生活的时候,黑子竟然找到了我。威胁索要我父亲留给你的那三千万。
  我以为只要我把那笔钱给他,黑子就会放过我。
  我刻意的把黑子强暴的那段历史隐藏着,因为我爱你。
  我不想让你看不起我,嫌我脏。
  为了隐藏这件事我把那张银行卡给了那个禽兽不如的畜生。
  但是黑子在得到那笔钱后。却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放过我,而是变本加厉,竟然拿我杀害陈妮娜的事威胁我,让我嫁给他。
  当黑子露出他那丑恶的嘴脸后,我知道我的所有的幻想在那一瞬间完了。
  我更没想到,黑子为了让我死心。会把作为一个女人最无法接受的事,告诉你。我是女人?我要脸啊?
  当你质问我的时候,你知道吗?我整个人瞬间跌进了地狱。?  ·
  我感觉自己就像站在人民广场场上,被人把所有的衣服撕开,一丝不挂的站在那,让所有人围观,骂我****,贱妇,不要脸的女人。
  黑子把我最后一块遮羞布硬生生的撕开,我岂能放过让他。
  我把所有的恨,记在心里。为了迷惑黑子,拿回属于你的那张银行卡,我含泪答应嫁给他。
  我的心那瞬间死了。
  我宁愿背负黑子这条命,也不想让整个阳北人,知道黑子和我的事?我这辈子就算死,也不会在回到那个潮湿,腥臭不见天日的囚房。
  黑子永远的闭嘴了,曾经的那段不为人知的秘密,只有你和我知道,为了永远的埋藏这个秘密,我踏上一条不归路,但是我不后悔。
  昨夜你给我一个这辈子从未有过的回忆。
  你竟然不在乎我的身子,你让我感受到你那颗炽热的心。
  女人需要回忆,短暂而美好,就像烟花一样绚丽。
  再见了,我最爱的男人。
  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做你的妻子。
  万心伊绝留。
  望着那最后被泪水侵湿的字迹,我把万心伊的信,紧紧的贴在胸口。
  一路上我车开的飞快,等我赶到莆田县万心伊的楼下的时候,整个楼道口站满的围观看热闹的群众。
  一个老年妇女坐在台阶上,嚎啕大哭:
  “这天杀的呀?我房子以后还怎么出租啊?
  没过多久,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从警察抬了下来。
  我不由自主的点燃一根烟,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视乎一直顶到了嗓子口,如果不把它咽下去,那颗咚,咚,的心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。
  我点了几次却现,我竟然点不着,因为我的手一直在抽搐。
  那一刻我视乎明白了,万心伊所指这条不归路指的是什么?
  上车后,以最快的度赶到了阳北火车站,和汽车站。
  站在茫茫人海里,万心伊像一颗沙粒针掉进海里似的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然而就在我回到家的时候,家里却多了几个陌生男人。
  一个中年人从口袋里一张警官证说:
  “你好,我是莆田县刑警队城区一大队杨林?找你调查一些情况?请你配合一下?
  我瞅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丁玲说:
  “玲子,你先出去一下?
  丁玲那几张面无表情的脸。有些害怕的望着我说:“哥,,,
  我实在不想和丁玲浪费时间说:“别废话。去吧?
  随后丁玲拿了一件外套听话的出了家。
  等丁玲走后,我冷笑着说:
  “我配合什么?我有什么好调查的?
  杨林笑着说把我昨天晚上,我在太平洋大酒店开房的单子,从文件夹里拿了出来,直言不讳的说:
  “昨天和你一起去房间的那个女的。人在哪?
  我没好气的说:“我开房的女人,多了去,你说的是哪一个呀?
  杨林瞪我一眼说:“你能不能正经点。
  他说完,把一本土黄色的卷宗从随身的文件包里掏了出来,从里面拿出几张照片给我看?
  那是黑子尸体的照片,一共八张,分别从不同角度拍摄的?
  那血淋淋不带任何修饰的照片,看我有些不寒而粟?
  黑子瞪着血红的眼珠,面部狰狞的瞪着天花板,满身血浆。四肢的手腕上显然被锋利的锐气划开,那清晰的血管看的是一清二楚。
  从黑子的尸体上看,我视乎体会到了,万心伊对黑子的恨之入骨。
  杨林视乎对我的表情非常满意,他把照片收起来,又从卷宗里掏出两张照片,一张是万心伊的户籍照片,那时候的万心伊扎这一个马尾辫,一脸的清纯,那应该是她办理身份证的照片。
  另一张是万心伊作为吸毒涉毒人员站在一面白色墙壁。带着身高的照片。
  杨林一副精明的表情望着我说:
  “嫌疑人叫万心伊,23岁,身高一米168,体重92斤。腹部有纹身。曾经是万龙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她涉嫌一宗命案。
  死者叫马磊,外号黑子,曾经是万心伊的管家。
  马磊身重17刀,但是没有致命伤?令人意外的是死者手脚筋,全部被挑断。流血过多休克而死。
  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在折磨死者。
  死者体内每毫升血液里好达28o毫克的酒精含量,很显然死者是在醉酒状态下,被人杀害的。
  我们在万心伊的家中现的死者,从尸检上推断死亡时间,应该是在昨天中午11点之13点之间?
  我们在现场现了一把沾满血迹的匕,并在刀柄上提取了疑似万心伊的指纹?
  从房间内的脚印提取,除了死者和万心伊没有第二个人?
  不知你听我说这些,有何看法?
  我面无表情的抱着双肩说:“没有任何看法?
  杨林冷笑:“万心伊极度的危险,我是在提醒你,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?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向我们提供你所知道的?
  我警告你,如果知情不报,是窝藏你懂吗?
  是刑事犯罪?是要判刑的?
  杨林此话一出,我笑着把手伸了过去,做了一个铐手铐的动作说:窝藏,哼,,,有证据别说窝藏,就是枪毙我都行?
  你甭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?
  杨林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他蹭的站了起来说:
 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你是拿自己的无知,挑战我们办案人员的
  底线?
  我警告你,你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,我就找不到她?
  多行不义必自毙,我相信你会为你的目中无人,付出代价。
  你会后悔的?
  杨林说完,站起身带着那几个年轻的便衣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