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四十章 邢睿要回来了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一个星期后,吴广义来找我,说他被调到了阳赐县的特巡警一大队,分管街头治安?
 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,当我想把造船上凶杀案的事来的时候。??? ? ?·
  吴广义先是愣了一下,摆摆手说:“喝酒,不谈公事?暂时别说了。
  我有些迷惑的望着他,心想吴广义难道不想知道吗?
  吴广义见我有些不自然举起酒杯说:
  ”现在这个案子不属于我负责了,我这人有职业病知道太多,就会忍不住的去查?
  好了,韩冰我不是针对你。
  我知道你在社会上混的不错,听的小道消息比较多,这事先缓一缓吧?
  我笑着说:”你到时想的开,也行,喝酒。
  随后我和吴广义聊了一些曹局长生前的事,也没有再把话音往那事上提。
  吴广义走后,我给李俊打了一个电话。
  当我把吴广义和我话的那意思告诉李俊。
  李俊在电话笑了半天,他告诉我?
  吴局这次真的了火?他之所以处理吴广义,并不是单单的因为凶杀案的事。
  其实是因为吴广义他们原本跟着曹兴民的这些人,破格提拔,让很多人心里不平衡,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。
  吴局毕竟不是阳北人,阳北市虽然是个小城市,但是各种利益和关系盘根交错,干过警察的都知道?
  警察是最难提拔的,一个萝卜一个坑。
  基层警力不足,各区县分局做办公室的养老混日子的人太多。
  吴国忠是大城市的人,他压根就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阳北市会那么复杂。
  吴广义跟着吴局在阳东分局这一两年,这些人全部解决副科级干部,破例提拔到市局。?  ?  ·
  但是吴局并未考虑,提拔吴广义这些人,会触犯了一些市领导的利益。
  毕竟市领导的公子哥,等待安排的太多。通过造成厂的凶杀案来看,并非吴广义他们没有能力,而是有人从中作梗,设计了一个套给吴广义他们钻?
  其实吴广义他们这些人。不过是权利斗争的替罪羊,就像李俊所说的那样?
  凶杀案第一现场的脚印提取,竟然莫名其妙的在痕迹技术室丢失?
  而且最离奇的?城市治安监控,最关键的出城的监控,吴广义他们去调去的时候。竟然硬盘没有存储。这说明什么?有人在背地里搞吴国忠。是在给他这个新上任的阳北市公安局长一个下马威。
  命案必破机制视乎到吴国忠手上,竟成了一宗悬案。
  吴国忠在阳东分局呆了一年多,谁的人谁用,谁的兵谁带,这个最简单的道理,谁都知道。
  但是吴国忠却没有想到,他会被市政府退休老干部组团,堵在会议室质问,命案为什么破不了,是他没能力还是手下的人不行?
  吴国忠心里清楚的知道。这个哑巴亏他必要要吃,这是有人利用这些老干部在背后搞他,如果不处理吴广义显然他们难以服众。
  吴国忠坐在办公思考了一夜,决定处理吴广义他们服众。
  吴国忠是打自己的脸痛的是自己心,咬着牙把吴广义下放到莆田县特巡警大队。负责街头巡逻。
  回忆着刚才和吴广义谈话的内容,以及吴广义的表情。
  我在吴广义的脸上,却看不出去任何的落寞,反倒是一脸的轻松,和干劲十足。
 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。我大胆的设想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。吴国忠一定和吴广义私下里谈过什么?
  因为我在李娟的通灵里见到的那三个杀人犯,都是操着莆田县方言?
  而且李俊所说的莆田县科技园一女性被杀,是否和吴广义调过去有某种联系呢?
  我和也没有细问吴广义,我知道这厮嘴严实。?? ·他对自己的妻子都不说自己案子上的事,别说我了。
  和我吴广义这顿饭,吃的很简单,两个人不到一百元,钱是我硬付的也算是替他送行?
  我这人有时候挺贱的,身体恢复正常后。说是去阳赐县看吴广义看老朋友,其实还是为了万心伊。
  每次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去莆田县,和吴广义喝完酒,我总是拉着和李俊,狗头,房辰,郭浩,来到万心伊有股份的外滩十八号会所。
  在那个花红酒绿的包间内,我们几个尽情的放纵着,唱着一些属于我们这个年底的老歌?
  望着身边一个个穿着妖艳魅惑的女孩,我心里总是在幻想,如果此时万心伊能冲进来,对我一阵乱吼,问我想干什么?或者朝我脸上打一巴掌,我起码心里好受些。因为她在乎我。
  但是幻想总归是幻想,不可能成为现实。
  每次夜里从莆田回阳北的时候,我总是不停的打开手机,视乎在等待这什么?
  我有时会情绪低落的望着窗外,一路上一句话不说,就那么望着窗外那漆黑的夜景,脑子像一台停止转动马达,视乎一片空白。
  入秋的阳北视乎冷的特别快,也特别的急,秋季或许是一个伤心的季节。
  有一天值班的早上,狗头告诉我万心伊要结婚了。
  我叼着烟坐在走廊的台阶上,愣了一下没有说话。
  狗头按着我的肩膀说:“男人努力了得不到,内心无愧,心里难受就说出来?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在一个树上吊死?你看看房辰人家,他老爹给他给那么大的一份产业,不是也被他败光了吗?
  什么豪车,别墅,家里的字画,都***拍卖了,就连孩子都是别人的种,人家现在不照样整天把妹,过的乐呵呵的吗?
  你真应该学学房辰,人一辈子什么都是虚的,开心最重要?
  我苦笑着,遥望远处初生的太阳,吐了一个烟圈说:
  “狗哥你说?这人辈子活着到底为了啥呀?
  狗头乐了说:“活着为啥?还不是为了一张嘴,吃,喝,拉,撒?别瞎想了。
  我昨天晚上在酒吧里,我听李俊说:
  “邢睿月底回来。李俊不好意思张口和你说,让我给你带个话。
  那意思是,邢睿回来后,他安排一个饭局,大家在一起吃顿饭?闹腾闹腾?
  兄弟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,到时候我们把娃子,黑狗,源河沙场的老兄弟都喊上。
  大家在一起乐呵乐呵?
  哦对了,
  五里营矿上的大山,青道,这几个月干的不错,前几天我我查一下公户,大山,青道他们两个月盈利了12o多万。
  以前真没有看出来,这两个兄弟还有这本事?
  到时候***喊上,叫果果把以前的小姐妹们都叫过来,咱也学学人家有钱人弄个什么私人舞会。哈哈!
  我听的狗头是在安慰我,竟说一些让我开心的话。
  我说:“没问题,到时候你安排吧?宾馆装修的咋样?
  狗头笑着说:“娃子他们负责的,这事我倒没有问?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?
  我摇了摇头说“不用了,你一旦打电话,他们会认为你在催他们,慢工出细活,他们搞定了自然会联系你?
  sky酒吧现在还行吧?
  狗头点燃一根烟说:这段时间我也没有过去,昨天和李俊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听李俊那口气,还行?
  对了,李俊昨天喝多了,随口说了一句话,那意思是让我探探口风,他想让阿莲去酒吧帮忙。
  李俊说些话的时候,挺不不好意思的。
  他解释说:妮妮最近上学了,平时在学校了,阿莲一个人在家闲着无聊,想去sky帮忙?
  房辰那意思是,他无所谓?只要你点头就行?
  我笑着说:“阿莲我知道她,一个挺苦的女孩,还带着一个孩子,去就去吧?
  狗头你是不是心太细了,这事你直接答应不就成了。还用问我?
  狗头苦笑着说:“冰冰,以现在sky盈利的状况,多养一个人也无伤大雅,但是我担心的,如果让阿莲进去了。那么果果一定也要跟进去了。
  你又不是不知道富贵那吊货,骨头眼里他都算计着。他和果果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  果果以前干过小姐,不是我看不起她,我是怕,,,。
  狗头后面的话没有说完,我已经听出了话音。
  我站起身拍了拍屁股说:
  “你的意思我懂?你私下里和李俊沟通一下,让阿莲再等一段时间,等宾馆装修营业了,让阿莲过去当经理?
  果果和富贵的事,你不用考虑他们,我自由安排。
  狗头听我说这,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。
  我望着他那局促的样子我问:“你***有什么话就直说,跟我还装?
  狗头弹了弹烟灰说:“这不是,紫萱不是一直闲着的吗?本来我打算准备等宾馆装修好了,让紫萱去宾馆经理,你也知道紫萱大学毕业,有文化,虽然以前学的专业不对口,但是紫萱毕竟受过高等教育,比一般人上手快。而且紫萱心还细。
  望着狗头那行笑脸,我说:
  “就这事?呵呵,紫萱那女孩确实不错,但是在宾馆干太屈才了。
  紫萱还是去五里营的矿业公司吧?
  五里营才是我们的重头戏,我早就想好了,我们这些人就是吃没文化的亏。
  一个公司的运营,最重要的就是账目和管理,它是一个公司的命脉,咱们几个都不是算细账的人,你回去和紫萱商量一下,花些钱报个培训班,过了年顺达就交给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