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三十九章 吴广义的家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  此时的吴广义显然喝醉了,他抱着双肩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,斜躺在沙上。??  ? ?·
  他翘着二郎腿,眼珠通红的瞪着里面一个穿着淡红色睡衣的妇女,他此时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他。
  卧室门口的那妇女,有些微胖,披头散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几个月肥嘟嘟婴孩?
  那妇女一动不动站在那,仿佛像一个石膏似的,而她怀里的婴孩,睁着恐惧的眼珠望着吴广义。
  那孩子头上还贴着一张长方形的退烧贴?
  我进门后,吴广义先是愣了一下,立马站了起来问:
  “你咋来了?
  我径直走进客厅,啪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。
  环绕整个客厅的四周,把目光定格在客厅墙上他和结婚照上?
  我那妇女见我剃个光头,而且头上还有一道刚缝合的伤疤,她警惕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,视乎我此时的样子,不像是吴广义的朋友,到像是一个刚刑满释放来,寻仇的恶人?
  那妇女从我一进门,就一直盯着我。
  她的那种眼神里视乎藏着一种深深的戒备。
  其实我明白为什么那妇女会紧张,毕竟吴广义干的是刑警,亲手抓获的犯罪份子多的数不尽。
  那妇女见我也在看她,表情不自然的问我说:
  “你是,,,?
  我笑着说:“嫂子,我是曹兴民的干儿子,韩冰,咱们应该见过,在阳北市人民医院,当时你挺着大肚子去看望曹局长。
  那妇女视乎想起来了说:”好像有些印象?我记得那时候你不是这个型啊?
  我笑着说:”前段时间脑子里张了一个瘤子,刚从省城六泉作完手术回来。
  吴广义妻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,捋了捋脸上杂乱的碎,说:
  “你是曹局的干儿子啊!你看这家。? ??? ? ? ?·哎,广义今天喝多了,让你见笑了,这有一个板凳你先坐?
  那妇女虽然客气让我坐。但是整个客厅已经被吴广义砸的连个下脚的地都没有。
  我笑着说:“嫂子别客气,又不是外人。
  我说完盯着吴广义说:
  “吴哥?你应该不是那种酒痞子啊?我心里的吴哥是一个敞亮的事,做事说一不二。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,今天如果不是亲眼说见,我还真看不出来。吴哥,你还有这本事?
  吴广义虽然醉酒,但是毕竟我在他眼里是一个外人,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吴广义本身就是警察,他视乎还要假脸。
  我此刻阴死阳活的讽刺,吴广义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。
  他仗着酒劲,瞪着我吼:“你是来看我笑的是不,韩冰?
  我警告你,我的家事由不得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?
  我冷笑说:“吴哥,你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。确实这是你的家事。
  按理说,我韩冰一句话也说不上。
  但是吴哥?你了解我我是什么人,我韩冰这辈子唯一的优点就是爱打抱不平,见不得堂堂的爷们欺负一个女人。
  有本事把酒疯对着老子?曹局生前虽然脾气大,但是从来不对我干妈脾气?
  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跟曹局那么多年,他这个优点你咋一点都没有学到呢?
  吴广义盯着我吼:
  “韩冰,我念你,咱们也认识时间不短了,我给你面子。你***别敬酒不吃吃罚酒?这是我家。不是你们大骨堆?
  我嘿嘿的笑着说:”这就这能耐,有本事把造船厂的杀人案给破了啊?自己没本事,把火气对妻子撒?我如果是你,早***找个地缝把脑袋埋进去了。
  视乎我的话。直接命中吴广义的软肋?
  吴广义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吼:“你在说一遍试试看。你***别以为老子不敢你?
  吴广义的妻子见吴广义要打我,抱着小孩冲过来,护着我。? ?·
  我摆了摆说:“嫂子,吴哥不敢打我,,反正老子刚做完手术。医生说很清楚,我不能受刺激,但凡一丁点的刺激,脑子一旦供不上血,呵呵?死在你家里了,我想他这个警察也就甭干了。
  吴广义一愣,猛的松开我,盯着我头上那伤疤有些不敢相信。
  我笑着说:“你是酒醉心不迷啊?装继续装?你***什么人,我能不清楚?
  不就是被当着全局干净的面,被吴局骂了一顿吗?
  有什么大不了的?工作上受气了,何必把情绪带到家里来。
  你在家里酒疯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过,嫂子和你小宝的感受。
  吴广义,你跟着老曹那么多年,曹局长身上的优点,你一点都没有学会,倒是把老曹的缺点学了淋淋尽致呀?
  我干妈他们五几年的人,任劳任怨苦了一辈子,她不和曹局一般见识,你还在家搞的跟大爷似的,喝几杯尿水子,不知道自己是干啥的了?
  曹局人家是局长你呢?
  吴广义低着头,表情痛苦的望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渣说:
  “你***别说了,行吗?你到底找我什么事?你先回去吧?回头我给你打电话?
  我笑着说:“我***找你还能干什么?还不是造船厂命案的事?吴哥,我手术前安排李俊透露点消息给你。
  你呢?李俊虽然以前干过错事,但是人家现在是浪子回头?造船厂命案的事?我略知一二?
  武广义眼睛一亮,揉了揉脸,眼神微微的撇了一眼妻子?
  我心知肚明的笑着说:
  “你这人什么都好,在外人面前总是装着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,见人总是了呵呵的?其实心里比谁压力都大,总是对自己嘴亲近的人泄自己的苦闷。但是你想过没有,嫂子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也不容易啊?
  武广义妻子一听我说这,哇的一声开始大哭?
  我走过去安慰她说:
  “嫂子,广义哥是压力大,手上有个命案一直破不了,当初广义是立了所谓的军令状?如果案件破不掉,任由落。
  嫂子他们干警察的。一口唾沫一个钉子?也没有办法?
  嫂子理解万岁啊?对了,小宝头上怎么了,烧吗?
  我一提到小宝,吴广义的妻子抱着孩子。眼泪哗哗的往下掉。
  吴广义妻子这一哭不当紧,吴广义明显失去了刚才的强硬,他的眼睛也红了?
  吴广义妻子哽咽着说:
  “大兄弟,我不是不理解他。小宝如今一岁多,三天两头的生病。如今病了一个多月。
  他呢?这一个月回家不到三次,宁愿在办公室睡椅子,也不回来?
  我也知道他们干警察的辛苦,压力大,但是总不能为了工作,连孩子都不要了吧?
  小宝烧成急性肺炎,在医院了住了二十多年的院。
  我一个女人望着小宝嗓子都哭哑,哭的都没有人呛看?我一给他打电话。
  他就对我大呼小叫的吼?
  小宝可是他的骨肉啊!他压力大,一个月就那3ooo多块钱的工资。还不如人家,建筑工地刷外墙的工人工资高。
  我们每个月过的紧紧巴巴的。
  每个月的奶粉钱都是我妈偷偷的接替我。
  这种日子,我真的过够了。都说干警察的有灰色收入,摸着自己的良心,他吴广义这些年,往家里买过一袋米吗?
  说句话,不怕你笑话,就连小宝的住院费,还是问我爸借的?
  我跟着吴广义这几年,他把工作比什么都重要。
  局里只要一来电话,不管夜里几点。家里出了什么事?他一概不问?
  吴广义妻子话没有说完,吴广义吼:
  “别说了行吗?我吴广义虽然穷,但是我内心无愧,我对不起自己的警徽。
  紧接着吴广义的妻子开始对他对吵?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  我站在那里安静的听着?我一句也插不上话。
  但是我能看出来。她妻子说的那些话,视乎毫不忌讳我。
  吴广义刚开始还有所忌讳,脾气上来后,也不在乎了。
  我像一个旁观者似的,就那么听着他们彼此吵架?
  也许没有结婚,我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。
  没有到吴广义家之前。我感觉他们干警察的神圣不可侵犯,但是听吴广义和他妻子为了一些柴米油盐家庭琐事吵架的时候,我突然明白了,其实警察和我们普通人也是一样,也是人。
  吴广义身上的光圈视乎在那一瞬间彻底的消失了。
  他们的家事,我一句话也劝不上,也不知道该怎么劝?
  随后我把钱包里的3ooo千块钱放在他家的卫生间的洗衣机上,就离开了。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一直在心里问自己?
  难道这就是生活吗?如果我和万心伊结婚后,会不会因为一些柴米油盐的琐事吵架呢?
  想到这的时候,我皱眉苦笑?我怎么还会想万心伊呢?人家已经和黑子好上了,呵呵!挺讽刺的?
  汽车刚到殡仪馆大门口,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,这个电话不是别人,正是吴广义的妻子。
  她在电话里一直感谢我,谢谢我的那3ooo块钱,说等吴广义的工资到张后,就会还给我。
  我笑着装迷糊,说那钱不是我?
  不管我怎么绕,吴广义的妻子说:“你就别装了,除了你不会有别人?
  她让我存她的电话,并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我。
  说了很多吴广义的事?我从她话音里听的出,她其实对吴广义的感情挺深的?
  挂上电话,我视乎像一个得了奖状的三好学生,帮组别人的时候,却莫名的感动了自己,那种感觉真***的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