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三十七章 强势回归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房辰倔强的抹了一把脸说:
  “冰冰,你什么都别说了。紫萱,我早就放弃了。
  我和狗头的事你放心?我不会让狗哥为难?
  我点了点头说:
  “硬性,真爷们,拿的起放的下,既然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。
  房辰点燃一个烟说:
  “冰冰能给我买张飞机票吗?我想回加拿大?
  房辰此话一出,我脸色一变说:
  “回加拿大,逃避吗?
  房辰苦笑着点了点烟灰说:“
  不是逃避,是我心累了,也想开了。
  你知道吗?当你走着进手术室,被推着出来的时候。
 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懵了,我不敢相信,刚才还和我们嬉皮笑脸开玩笑的韩冰。
  六个小时后,竟然象一具尸体一动不动的被推了出来。
  而且脸上还带着氧气罩,如果不是挂着吊死瓶,和那轻微的喘气声,我还真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。
  那是我张这么大,第一次感觉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是我们不法左右的?
  那种震撼,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,也没有想过的。
  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想明白了?什么权利,什么金钱?什么豪车,什么豪宅,都***是狗屁,一文不值,只有健康和活着才是最重要的?
  听到房辰说着,我爽朗的大笑着说:
  ‘如果你早两年能明白这个道理,也不至于这样?
  人不经历大风大浪,也就不会明白很多事?
  房辰你小子就是受到的挫折太少了,遇到有些困难和挫折,你处理不了,总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。
  浪子回头金不换,男人在年轻时候吃的亏越多越好,在挫折和打击中你会明白很多道理。
  人的一生就是不管在挫折中成长。
  房辰,我不希望你回加大拿,更不希望你离开我。
  你此刻回加拿大。会我觉的你一旦离开,也许我们这辈子就不会在见面了。
  因为你是个硬性的爷们?你的性格就是那样,你此时的离开,也就是意味着逃避现实。
  人一辈子认识的朋友太多太多。能称的上兄弟,可以推心置腹的说心里话的,也就那么几个人?
  你回加拿大能有好日子过吗?白雪因为聂颖的事,一直嫉恨你?
  毕竟站在白雪的角度上看,聂颖是她的亲生母亲。
  这狗不嫌家贫。儿不嫌母丑的道理,白雪比你清楚。
  你虽然是白雪同父异母的哥,但是你认为白雪在聂颖这件事上,会原谅你吗?你心里同样也清楚。
  白雪走的时候,为什么没有和你打招呼,这话还需要明说吗?
  房辰缓缓的低下头,我知道房辰在犹豫衡量利弊,我见缝插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
  “逃避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,只有娘们才会选择逃避和忘却。
  男人活的就是为了一口气,永不服输。永不言,从哪里摔倒了,从哪里爬起。
  这样才称的上市顶天立地的爷们。
  对了再提醒你一下,你欠老子一条命呢?
  还记得那天在车里,赌输了说,生是我韩冰的人,死也是我韩冰的鬼?
  如果你讲义气,就***留下。如果装孙子认怂,尽早的滚蛋?
  老子没你这个不讲义气的兄弟。
  房辰听我说话,嘿嘿的笑了起来。他撇着嘴骂我说:
  “你真是个禽兽,什么话到你嘴上,就***变了味,不愧玉田说你。小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安康路大骨堆出来名的孬人。
  从小不学好,竟干些偷鸡摸狗的损事,偷看人家女孩洗澡,用弹弓打殡仪馆的路灯!
  哎,如今听你这话说的。好像我跟你有一腿,搞基似的?
  冰冰我可警告你,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房辰说这话的时候,正赶上丁玲从卫生间洗澡出来。
  也许是我和房辰坐的比较近,彼此有光着肩膀,丁玲那表情显然误会了。
  她撇着嘴拉长音的,哦,,,的一声说:“哥,你不会真GAY吧?
  我望着丁玲那怪异的表情,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
  房辰望着丁玲那表情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  或许是丁玲意思到,我们在看她笑话,白了我们一眼便回了房间。
  丁玲走后,房辰收回笑容说:“丁玲,这丫头真不错,你看,把家里收拾的有模有样,这男人还是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,这看起来才像家。对了,你这次做手术心伊怎么没有过来?
  冰冰,你也是的,有时候别什么事都自己杠,心伊是成年人,不要担心她会害怕,怕自己的病拖累她,让她分心照顾?
  我听说莆田县的酒水生意被她给做活了,生意挺不错的。
  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。怕影响她什么的
  ?这年头只要人勤奋,有商业脑子赚不完的钱?
  房辰显然不知道我和万心伊之间的事。
  当房辰把话题引到万心伊身上,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持住了,说:
  “我和万心伊的事已经完了,以后别在提她了,一提竟***是眼泪?
  房辰一愣说:“完了?你们俩个经历那么多,还能分手,是不是你又在外面看上别的女孩被心伊抓到了?
  我说冰冰你啊!别***学我!我是风流惯了。
  你说我一不玩电脑游戏,二没有什么爱好,如果不好这口,你说我活的还有什么意思啊?
  正好我现在闲时间多,明天一早你把车给我用用,我去一趟莆田和心伊见个面,从中间帮你们说说?
  我笑着说:“不是我外面有女人,而是我和心伊之间的事,太复杂。谁都解不开。
  房辰严肃的望着我问:
  “谁都解不开,你们能有什么事?是不是心伊现在能挣钱了,就把她那大小姐脾气,拿出来使性子了。
  韩冰,说句不好听的?你也别生气,其实我和万心伊在某些方面比较像,我们出生的环境和从小接触的人和你,跟狗头,浩子,他们都不同。心伊不错,除了性格急外,各方面都是杠杠的?而且你和心伊特别的合脾气。
  那天吴天晴问你索要酒吧,心伊几句话就把吴天晴砸的哑口无言对不上了。
  一般女的,谁能做到心伊这份大气。
  我寒着脸摇头,把万心伊和黑子的事,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。
  房辰听我说完,惊愕的望着我说:
  “你***,就这么吃个哑巴亏?
  我笑着说:“不吃能怎么着,我已经放下面子,去找万心伊三次了。
  人家都说事不过三,万心伊说的已经很清楚了,让我放过她吧?
  一个女人都***恳求我,求我放过她?我还有脸去纠缠她吗?这还不够打脸的吗?
  不过比起你的遭遇,我感觉自己够幸运的了。
  你房辰都能想明白,拿的起放得下,我***又不比你张的丑,我干嘛不能呀?哎,这事不说了,闹心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随她去吧?是我的她躲掉,不是我的我强求不来。
  房辰白了我一眼说:”滚你吗的,你说你自己的事,咋总习惯性的带着我呢?你幸运你大爷的蛋?
  我望着房辰那故作生气的表情乐了说:”咱俩是同命相连,开始的时候,我感觉我惨,但是听你说的你的事,我感觉我最起码比你好些。嘿嘿。我见房辰动手要打我,一直手挡着胸前说:”好了,好了,不开玩笑了。
  其实通过这次手术,我和你一样也想明白了,不就一个娘们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?
  感情的事就顺其自然吧?男人要以事业为重,等我身体恢复好后,我也学学你,出去风流风流?要不然对不起你自己这一生。
  先说好了,以后我可是跟着你学泡妞了,咱们兄弟俩好好的在阳北大干一场?拼命的挣钱,人这辈子不能太委屈自己。
  房辰笑着说:”你***也想明白了,不是我说你,以前让你跟着我参加什么私人舞会,你在我面前装,什么不好意思了?
  什么和陌生女的说话不知道,咋开口,一说话舌头就打卷结巴?
  那是因为你没有彻底的把自己放开喽。冰冰,你说咱兄弟俩怎么大干一场?
  我搂着房辰的肩膀说:“我以前那是装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,我属于闷骚?
  时代在高速发展,已经不在是从前打打杀杀的抢地盘收保护费了。
  还是干正当生意稳当不用担心那么多。
  五里营的顺达如今刚起步,它一直由狗哥负责。
  五里营是我们发展自己的实业的第一步,这一步棋如果能稳扎稳打的走下去,它就能盘活一盘棋。
  我手上现在有一家宾馆,也就是我家小区斜对面的那栋六层小楼。虽然正在装修,但是它无疑我们一份产业。
  SKY酒吧,我们经意好几年了,一年盈利轻轻松松的五六万?因为他位置好,在市区。前段时间房主找我谈一次,那意思是要张房租?我说到这房辰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”其实是吴浩安排的?
  我说:”是啊阳北市就那么大,我也想到的,但是人家是合理的要求,我一直让狗头拖着,谁知道那房主又没有下文了。我有搞不清楚吴浩到底是怎么想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