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三十三章 注定吃个哑巴亏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房辰痛苦的摇着说:
  “冰冰,你相信报应吗?
  我点了点头说:“相信?
  房辰点燃一根烟,猛提了一口,表情极为不自然的低下头。
  我这时候才发现房辰此时有些不对劲。
  他那张英俊的上视乎隐藏着一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沉重,他视乎在在心里犹豫许久,突然打定主意,用一副难以启齿的口气说:
  “冰冰,我感觉现在的你,能洞察别人的内心?这几年你变化太大,大的让我不得不去相信,我始终无法逾越你,包括你对人对事,对自己的感情,你总是隐藏的很深。
  我觉的自从陈妮娜死后,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?
  有时候我不会不由自主的把你想成我最大的隐患?
  还记得那天在车上,我们玩俄罗斯转盘,我们当时赌的命?
  不管我愿意不意承认,你比我更强大。
 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,他还畏惧什么?
  我性格是个永不服输的人,我的自尊心告诉我,不管你多强大,我
  一定要超过你,或许金钱和权利让我有些自我膨胀了。
  在我拥有整个房氏集团的产业后,我对你却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,从那事后开始,我就时刻刻防备着你,因为我害怕,有一天你会像雨龙那样,夺走属于我的一切。
  但是当你选择功成身退的时候,我狭隘的去想揣摩你韩冰到底想要什么?人不图小利必有大谋。
  所有在五里营顺达公司上,我做了手脚,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强大,就像兄弟们私下传言的那样,房大少,要不是韩冰,他屁都不算?
  哎,我把所有的重心全部都用在你的身上的时候,我却没有想到。你并不是外面传言的那样?
  依然在殡仪馆干你的临时工。
  所以我们心里一直存在芥蒂,如果在一年前,我们俩能推心置腹的说这写话,如今的房氏集团也不至于这样?
  我迷惑的望着房辰说:“房氏集团出事了?
  房辰咬着牙说:“我已经不在乎了。就随它去吧?我今天来找你,只想把我们兄弟俩个的结解开,仅此而已?
  我笑着说:“房辰兄弟打认识那一天起,就在磕磕碰碰中成长?我们没有心结,如果你非要把自己的心结。认为是我们两个彼此的话。
  那我也没有办法?有时候宽容一种度量,什么事都看开了,也不过如此。什么金钱,权利,都是***浮云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唯一陪伴你的就不过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骨灰盒?
  你如今说这话,是不是以为我韩冰就***要死了,过了不这一关了。
  房辰你今天想表达的意思。我心里清楚。
  人都是有私心的,无论怎么样?兄弟们能认识,在一起处,成为把兄弟也是缘分?何必计较那么多?
  你是个硬棒的人,我韩冰也不是孬种?
  你能当着兄弟们的面,把你心底的话说出来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  你房辰什么样的人,我心里有数?
  煽情的话不要说了,兄弟们又不是外人?
  我还是那句老话,兄弟是一辈子的?遇到难事你直接张口。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
  我此话一出,房辰眼睛红了,他倔强的咬着牙,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上。视乎那悲伤情绪,被我几句实实在在的贴心话瞬间给勾了出来。
  狗头走过去,按在房辰的肩膀说:
  “老三,咋了,咋还哭了呢?多大的事呀?
  郭浩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房辰,这个状态。顿时一个二个都有惊讶?
  郭浩递了一张手纸过去说:“我****吗的,男人流血不流泪,遇到什么难事了,说啊?你别这样行不?真是急煞老子也?是谁惹你了,你说?老子立马回阳北弄他?
  房辰一只手举过头顶说:“我就是心里憋着一口气,喘不过来。
  我是个爷们呀?能被一个****耍的团团转,可耻啊?
  我一听房辰说这话,顿时明白了这么回事,一定是他和吴天晴闹别扭了,心里有苦?但是房辰接下来的一翻话,听的我们所有人目瞪口呆?
  在我们一直的追问下,房辰难以启齿的开口问我说:
  “冰冰?如果你的孩子不随你的性,随女方的姓氏,你能不能接受?
  我摇了摇头。
  房辰又说:
  “你知道同意又能怎么样呢?他们既然这样做,压根不考虑你的感受,就直接把孩子的姓氏跟了女方的姓,而且最***可恨的是连名字都是女方决定?我本想着,房氏集团毕竟在人家手里,为了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,我***忍了,打掉牙往自个肚子咽?
  但是如果有一天一个男的找到你,说手里有一个惊天的秘密,价值200万,我本来以前又是什么江湖骗子?脑子一定是吃错药了,我
  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  但是那个人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的看的时候,我整个人彻底的懵?
  那是一张比艳照门还露骨的照片。
  照片上的主角,不是别人正是吴天晴。
  我立马从我私人账户里转账给了他50万定金,买断这个信息。
  那人告诉我,吴天晴所生的女婴并非我的种,而是别人的种?而是原阳北市老牌夜店DJ阿锋的种。
  阿锋那厮我知道他?一个靠脸在夜店里油嘴滑舌装逼的小年轻?在阳北夜里里浪迹了几年,玩过的娘们多的数不过来。
 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。
  那孙子我一向看不起他,长着一张酷似韩国男明星的脸,天天跟着在有些女人的屁股后面,****沟子。
  就这么一个没骨气的渣渣,如今我却替他背了黑锅。
  你听到这个消息后,心里是何等的滋味?是不是愤怒的想自个挖个坑去死?用死来解脱自己?
  房辰这话说完,用一种近似愤怒并且卑微的表情望着我。
  那样子视乎放弃了,一个男人所有的尊严,他说这话的时候,毫无避讳其他人。
  他非常在意我接下来的回答?所以话一说完,一直盯着我。
  我想了想说:“如果是我,那我这个父亲当的也真够丢人的?
  房辰,如果是这样的话?你不过在他们的眼理就是被线绳拴着的人皮玩偶?
  我说完盯着房辰问:“吴天晴生的那个女儿不是你的?这件事,你有证据吗?
  房辰你性格太桀骜不驯,总喜欢别人恭维你,听不进去任何难听话?
  现在照片PS合成的太多了,有时候我看万心伊在微信发的朋友圈的照片,我都感觉那不是她本人,像明星?
  如果那人是故意挑拨你和吴天晴的关系呢?毕竟当初房氏集团的树敌太多。不排斥有人从中使坏?
  房辰寒着脸牙咬的吱吱直响说:“你说的这些,我已经核实了,也安排人摸过吴天晴以前的恋爱史。那人说的完全属实。
  这就是报应?曾经我伤害过无数爱我的女人,我真的没有想到,我玩了一辈子的鹰,却被鹰啄了眼?
  什么?不能生育,都是***扯淡?他吗的吴天晴这个贱人和阿锋谈了两年,怀孕一个多月了收不掉场了,把自己的阿锋的事告诉他父亲吴浩。
  但是任性的吴天晴原以为,他父亲一直宠她,什么事都会答应她。
 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,吴浩骨子里其实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,他们豪门讲究门当户对。而且吴浩更清楚阿锋不是一个养爷的孩子。
  吴浩坚决反对吴天晴和阿锋在一起。
  当吴天晴说出她肚子有了阿锋的骨肉时,吴浩破天荒的打了自己宠上天的公主。
  吴浩气了个半死?剩怒之下安排人把夜店给砸了,并把阿锋的双腿给废了。
  阿峰畏惧吴家人在阳北是的权势,托着残疾的腿含恨离开阳北。
  那就是在那段时间了,吴天晴因为心里苦闷,整晚游荡在阳北市的各个夜店里厮混。
  我本来对吴天晴就是抱着一种玩玩的态度,心想这娘们挺个性的,
  开一辆红色玛莎蒂尼每天烂醉如泥。
  在阳北市这么年轻的女孩,能开起这车的还真没有几个。
  谁***知道,这其实是一个火坑?香水在绚丽,却***有毒。
  我被吴浩一步一步往火坑里拽。
  但是离开阳北的阿峰,心里却不甘心,自从腿残疾后,便无法在夜店里混了,前段时间他安排人找到吴天晴,准备敲诈她一笔钱。
  原本吴天晴对这个阿峰还有些感情,但是一听到那人说,阿峰腿残疾后,便想抱着破财消灾的想法,便给那人100万打法他?
  但是吴天晴却没有想到,阿峰见吴天晴给钱那么迅速,又狮子大张口。
  但是非常巧合的是,那时候吴天晴正面临临产,吴家人害怕手机有辐射就让吴天晴暂时把手机关机。
  阿峰联系不到吴天晴,以为吴天晴是故意躲着她?妄想拿一百万就想把他双腿残疾的事给了断了。
  气急败坏的阿峰托人找到我,让我花钱买吴天晴的秘密?
  我当时压根没有拿他当一回事,我开始的时候,他还以为那个长相帅气的残疾男的,是你让狗头安排的,纯心恶心挑拨离间呢?
  但是当那人毫无避讳的,把曾经和吴天晴在床上的照片扔在我的办工作上的时候,并且说出吴天晴的一些在床上私密的信息和习惯后,我整个人都懵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