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三十二章 先学做人再学做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紧张的有些窒息。
  富贵刚想刚想把郭浩说话,才从嘴里蹦出几个字。
  房辰瞪了他一眼说:
  “老六,你也想给自己早不自在吗?
  富贵在我们兄弟几个面前,地位是最低的,富贵深知此时的房辰,已经今非昔比,房辰都敢跟我这个老大,摆桌子发火,别说他富贵了。
  毕竟有果果在这,如果房辰真冲他几句,富贵还真有些下不了台。
  富贵是个聪明人,头一耷拉望着狗头。
  如果没有紫萱这档事在房辰手下压着,在这个房间里,只有我和狗头能用辈分压房辰,但是狗头明显有些畏惧房辰,他心虚。
  狗头家富贵眼神复杂的望着他,他低着头闷声不响的抽闷烟。
  倒是紫萱看不下去了,她望着房辰一副阴死阳活的说:
  “房大少,真是阴魂不散啊?我们从阳北躲到六泉,都躲不开你这个瘟神,你是来看笑话的还是怎么着?
  房辰看都不看她,冷笑一声:“
  哼,,,二哥,你以前整天在我们面前唠叨什么,什么是规矩,这我***就想不明白了,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这,说痒痒腔?
  在这房间内,她有资格插嘴吗?她插的上话吗?
  狗头一听房辰喊他二哥,先是一愣,眼睛一眯笑脸相迎的说:
  “三弟这话说的有理有据,是我当二哥的没有给内人立规矩,错在我身上。
  狗头说完,表情复杂的瞅了一眼紫萱说:
  “紫萱,果果,刚才冰冰嚷着说自己嘴哭,我看你们来的时候,带的只有苹果和香蕉,去医院外面的水果超市,买些菠萝。甘蔗什么的?
  紫萱表情有些震怒的盯着房辰。
  果果深知狗头有意支开她们俩,走过来挽着紫萱的胳膊说:
  “紫萱,走,我第一次到省城陪我出去逛逛。
  紫萱。果果一出门,玉田也借机要出去,郭浩一把搂着玉田说:
  “老五,人家娘们出去逛,你也出去吗?
  玉田先是一怔。表情有些复杂的瞅了一眼房辰,随后又坐下来。
  狭窄的房间内,照明灯光线朴素迷离的打在每个人的脸上,房辰悠闲的捋动着额头上的留海,瞅了一眼李俊说:
  “麻烦你,也出去一下,我们兄弟几个有些话要说。
  李俊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转身就要出去。
  郭浩望着李俊说:
  “吆喝,这李俊今天咋了?这么听话,冰冰都没有发话呢?你出去干什么?
  你难道不是我们兄弟?
  李俊突然意识到什么了。又拐了回来笑着说:
  “对啊!我凭什么出去。我也是和兄弟拜过把子的人呀?嘿嘿!不好意思?
  房辰盯着郭浩那张不屑的脸说:
  “这位想必就是那个警察吧?当初他可是没有少欺负冰冰,如今怎么?你们都是亲的穿一条裤子了,把我当外人了?这有新兄弟进来,也没有见你们给我这个当老三的打个电话呀?
  郭浩点燃一根烟,嘲讽的对着房辰吐了一口烟雾说:
  “你终于说句了人话,谁***敢打扰你呀?我们哪有资格和你套关系?
  你现在是阳北市有权有势的红人,我们和你高攀不起。
  房辰如果你是来看我们笑话的,我劝你最好还是从这房间里滚出去,我们不欢迎你。
  做人要有底线,别***得寸进尺。狗哥他们顾及面子,我告诉你,我郭浩不在乎面子?
  我一听郭浩这话有些过了,语气沉重的说:
  “浩子。咋说话呢?房辰是你三哥,你这话过分了。
  郭浩哼一声说:“三哥?哼,,,,我们把他当兄弟。他把我们当兄弟吗?
  当初我们为他把房氏集团夺回来的时候,他想过我们是他兄弟嘛?
  这卸磨杀驴的事,也只有我这个是义薄云天的三哥能干出来?
  房辰盯着郭浩说:“你吗逼?你是真蠢啊?还是揣着明白当糊涂?
  吴浩怎么对我,你心里不清楚。
  你以为我想是吗?如果我护着你们?房辰集团怎么办?拱手相让吗?
  郭浩吼:“你***的是房氏集团的老大,你自己没有勒紧裤腰带,你还怪我们了?
  房辰绷着脸吼:“我怪你们了吗?我有说过一句怪你们的话吗?我***,,,,,,,,,,,,
  郭浩打断房辰吼:“那我们被清出去的时候,你***怎么连个屁都不放,你不是当着公司里所有人的面,骂我,,是搅死棍子,你吗比,以前和雨龙斗的时候,你咋不说我是搅死棍子?
  房辰显然不想和郭浩纠结在这个问题上,他寒着脸说:
  “你郭浩的什么脾气性格,你自己不知道?我们是做正当生意,你还拿你在江湖上混的那一套来处理事?能行吗?
  对,是我没有勒好裤腰带,那***狗头抢我女朋友,这事就做的道义?
  房辰此话一出,郭浩瞬间卡了壳,他低头吸了吸嘴唇说:
  “这不是一码事?
  房辰愤愤的说:“当初,我把北城区交给冰冰的时候,他不仅不要,反而把北城区让给了刚毅?这是我卸磨杀驴吗?
  狗头和吴浩密谋架空我的时候,他把我当兄弟了吗?
  房辰此话一出,除了我在内,所有人惊愕的望着狗头?
  真应了那句话,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狗头当初走这一步的时候,真是步错棋。
  郭浩盯着狗头问:“狗哥,这是真的吗?
  狗头低着头,一口接一口的猛提那根已经烧到过滤嘴的烟头。
  我苦笑着说:“好了,别在纠结这个事了,兄弟们难得都聚在一起。
  你们见面就是相互指责,我这还没有死呢?你们就这样,如果我真的死了。
  你们还不拿着刀对拼?都***少说两句?
  房辰这件事是一环扣一环,我知道你心里有恨,你心里恨,如果不是韩冰在背后指使,他狗头敢这样做吗?
  但是我今天明确的告诉你。这事我开始的时候真的不知道。
  狗哥这事确实办的不地道,但是狗哥出发点是好的,他也是为了兄弟有口饭吃?
  人一辈子不可能不犯错,同样人都是有私心的,当初因为武海那事,兄弟们一直对你心存芥蒂,有句老话叫一朝北蛇妖十年怕井绳,自从你夺回房氏集团后,你身边整日围着一些王公贵子哥,凭心而论。
  你为了参加别人的舞会,连郭浩过生日都不去,我们兄弟喝酒的时候,唯独给你留了一杯酒在那空着,因为兄弟们心里有你。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兄弟们心里怎么想?
  你会让我们心里有种想法,那就是有些人只能同患难,不可同享福。
  就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的去想,你和我们这些穷兄弟在一起,是不是在利用我们。
  每次给你打电话,你不是称自己忙,就是有事?
  我韩冰虽然拜把子的时候,你们把我敬为大哥?
  但是我心里清楚,我压根就不是及你房辰九牛一毛,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一个问题,为什么兄弟服我而不服你。
  如今,你房辰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。
  我韩冰呢?无疑是一个连正式工作都没有的**丝。
  但是兄弟们跟我这么多年,却不弃我而去。
  那是因为尊重两个字。水清则无鱼,人查者无朋。任何人做事不可能全对,也不可能全错。
  我把郭浩他们交给你的时候,你怎么带的队。为了一些私利,安排郭浩,娃子去人家新开业的店里去闹事。
  郭浩,娃子,在跪在我面前的时候,一句软话都没有说。
  我心里清楚,有些事不要那么较真,能过且过,对于错让他们自己去想。
  你房辰为了这个破公司?这两年变的目中无人,谁都不给面子。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你出事是早晚的?我劝你一句,男人先学会做人,再学做事?
  兄弟都是爷们,要不然也不会走在一起。
  就像郭浩曾经说过,你房辰再有钱有权,那是你的事?我一不吃你的,二不喝你的,你看不起我,我也不看不起你。
  大不了,这个兄弟我不认了,没有什么大不的。
  试问,你房辰如今做事喜欢讲排场,面子,这无可厚非,因为你有这个实力。
  有些话我白了,伤感情?
  我心里也明白你也不容易,毕竟房氏集团,是房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。
  但是在紫萱这件事上,如果换成我以前的脾气,我不会让狗头生米煮成熟饭。
  但是我想你问?吴天晴的脾气你应该了解,她把紫萱一家逼的走投无路。如果她知道你和紫萱没有断,她会不会重蹈覆辙走万心伊的老路呢?
  房辰长出一口气说:
  “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,但是我就咽不下这口气。
  我说:“人一辈子咽不下去的太多,太多。佛说:这个世界是讲求因果的,善因,善果;恶因,恶果。
  如今你压根安静不下心,去想问题。因为你没有吃过亏?
  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你房辰就算在阳北是爷,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没有钱了,别人还会对你客气吗?
  有一句话,叫树倒猢狲散,墙到众人推?
  你现在处人人生的巅峰,如果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远离你,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