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二十四章 潘多拉魔盒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
  吴广义此番话一出,我心里一阵的温暖。
  吴广义抹了一把嘴说:“我前几天刚被调到市局刑警支队,那一天分局一别,也没有顾的上和你唠嗑,本来找你叙叙话,但是那天你在分局也看到了?
  乡村系列盗窃案,吴局都拍桌子骂娘了。
  这案件刚破,我就跟着吴局马不停蹄到了市局。
  吴广义话没有完,我问:
  “吴局长调到市局了?
  吴广义放下筷子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当然,人家本身就是省厅的干部,来阳北其实也是这是阳北市这几年风气太快。
  省里都知道,咱阳北人好打好斗草莽之气重,为打黑吴局长屈尊亲成立专案组任组长,在阳北市坐镇。
  后来我们开的的时候并不知道,直到省里文件下来,我们才晓得吴局的真实身份。
  市局的刘局长一调到走,市局不就空出来一个位置吗?
  当初我们跟着曹局的那些人,一个个的受排挤,不是去被贬到农村派出所,就是干巡警。
  哎,多亏吴局长能在基层慧眼识真金,包括我,峻峰,建军,老胡,呵呵,这些毫无无背景,关系老实,全部被调到市局刑警支队。
  要不是曹局长为人刚正不阿,吴局长为他洗冤,我们能有今天?
  所以我就抽个时间来找你叙叙。
  过了几天,我们这几个刚提拔的,就要全面接受大案子了,也就没有时间跟你闲唠了。
  吴广义说完,脸色沉重的举起酒杯,满满了灌了一大口。
  我从吴广义的脸上看的出,他刚才说的话是真的,不像有别的什么意思?
  等他放下酒杯,我问:
  “上大案子了,你说的是不是造船厂的那具女尸。
  吴广义点了点头说:“吴局这一两年。在阳北分局整个分局以及市局干刑侦的摸的比较透彻,谁几斤几两是混日子,还是埋头苦干,他心里跟明镜似的。所有对我们几个格外的信任。
  知道我们几个跟着曹局长打过硬仗,恶仗。
  但是吴局长毕竟不是咱阳北人,阳北市不大但是情况特别的复杂,各种关系交错盘根。
  吴局长提拔,原先跟着曹局长的我们这些人。无疑是打市局某些领导的脸,有很多同志心里不服气,私下里说吴局长在阳东分局呆过,对阳东分局刑警队的同志偏心。
  吴局长新官上任,为了服众。
  他昨天在全市公安会议上,说的很清楚。
  他说曹兴民是硬汉,强将手下无弱兵,限期三十天侦破造船厂凶杀案,吴局是给我们下了死命令,如果三十天期限我们破不了案。我们都得滚蛋。
  所有我心里压力很大,现在的案件不同于以前,凡是讲证据,没有十足的证据链,我们就算破了案,到检察院那一关也不好过。
  如果这案件到了三十天,我们没有过硬的证据,让嫌疑人伏法。
  吴局长无疑是当着全市干警的面打自己的脸,这以后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。
  我的压力可想而知,这个案子不单单是损吴局长的孙子。更是往曹局长脸上抹黑,毕竟我是阳北警界公认的曹局长的左右手。
  所以今天我心里特烦,找你说说话,就这么多?
  喝完这顿酒。以后也许就没有时间了。
  你呢?也不用整的那么严肃,咱兄弟俩叙个闲话。
  此时我的早已在殷慧的通灵里,知道了一切,但是我却无法开口出来。吴广义毕竟是干刑侦的警察,如果我冒然的,说我是和尸体通灵。他一定不会相信。
  以他的性格他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问我是怎么知道?
  我实在不想给找自己麻烦,所有我对吴广义这些花,一只耳朵听一直耳朵扔。
  吴广义也许是心里烦,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,我们整了一斤的白酒。
  李俊来的时候,吴广义借故离开了。
  他临走出门的时候,说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那话意思是最好让万心伊自首。
  吴广义此话一出,我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?
  我看的出,他是在提醒我?
  送走吴广义后,李俊望着桌子上的酒瓶问:
  “冰冰,你这是不要命了呀?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不能喝酒?
  我昂靠在沙发上,揉了揉脸,努力让自己清醒点说:
  “李俊,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经劝,面子人,哎,说白了就是不要脸,呵呵!
  李俊哼了一声,把笔记本扔在桌子上说:
  “你要的东西?
  我望着笔记本问:“狗头都和你说了?
  李俊打开酒给自己倒了一本,夹了几口菜说:
  “狗哥不说能行吗?冰冰你的性格,兄弟们都知道,人世间没有过不去坎,同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?
  本来我和狗哥合计想把笔记本打开看看,但是后来想想,这毕竟是你和万心伊之间的私事。
  李俊说完,猛灌了一口酒说:
  “真TMD讽刺,我以前是干警察的,如今却沦为小偷,为了不让万心伊起疑心,我竟然能和一个贼为伍,替光子伪造现场。
  我按着李俊的肩膀说:
  “好了,兄弟,你受苦了。
  李俊无奈的抿了抿嘴,我TMD的上辈子欠你的,这辈子来还债,人这辈子真看不懂。
  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还在穿着警服上班呢?
  我盯着李俊那张酸楚的脸说:
  “李俊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你不甘心?命运无常,何必在意一时的不如意?对了,李俊?
  你听说过私人侦探吗?
  李俊嘿嘿的笑着说:
  “当然听过,拿人钱财帮人家做小三什么的?你说的这一行,大城市有。
  我们阳北小城市哪有这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手里有一个大单子,不知道你敢不敢接下来?
  李俊眼睛一亮问:“什么单子?
  我闻着李俊吐出来的烟雾,问他要了一根,点燃后说:
  “先说想不想干,如果干,我保准一你炮而红。
  李俊急不可耐的口气说:
  “冰冰,你TMD能不能别卖关子了。你现在怎么变的老是吊人胃口。
  我TMD都和光子帮你偷东西,你还跟我在这装逼?
  我对着李俊吐了一口烟雾说:
  “前段时间,阳北市老造船厂一个女的被杀,那事你知道吗?
  李俊沉思片刻说:
  “我听我爸说过,这事挺棘手,嫌疑人反侦察能力极强,手法专业下手狠毒,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指纹,除了杂乱无章的脚印,现场压根提取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  那死者好像是机械性窒息。
  这案子不上交给刚走的那位了吗?呵呵,吴广义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,新上任的吴国忠,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限期侦破。
  呵呵!破不了莆田县最交接那鸟不拉屎的山区,他们就要滚那地方去了。
  我一听李俊说这,笑了起来说:“看看 ,虽然不干警察了,心还系在警察上。
  我TMD 就想不明白了,听你这话音,你对吴广义挺有意见的,你小子不是因为上次他亲手把你带上手铐,还怀恨在心吧?
  李俊嘴角一撇狠狠的说:
  “冰冰,你绷劝我,你和吴广义之间的事,和你不搭噶。
  我一脸不屑的说:“李俊你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脑子太执拗,小气。
  你TMD还记得当初,我脚踝受伤被你铐在床上揍我吗?
  我当初恨你恨的要死,那时候我心里憋一口气,暗暗发誓等我伤养活了,我TMD一定废了你。
  但是后来呢?我这口气不是也咽下去了吗?
 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最孤独的,也是最寂寞的,后来我也想明白了,理解你,毕竟当初邢所长为了救我把命搭进去了。
  当时那情况,你心里也不是滋味,再说邢所长又是邢睿的父亲,你作为邢所长的同事和未来的女婿,如果你没有一点血性,也不符合你的性格,你心里恨我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  但是你不能总活在仇恨里,仇恨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,一旦开启就会把人拉进无尽黑暗的深渊。
  当初如果你能想明白这个道理,你也至于陷害我,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你住院的那十个月,我TMD狗一样围在你身边。
  其实我完全没有必要去照顾你,如果我走不开仇恨的围栏,在你最绝望的时候,我落井下石报复你,也许事情的走向另一个结局。
  李俊满脸酸楚的抓起酒杯,喝了一口说:
  “你TMD有时候,有些想法,我真是琢磨不透,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开了,那我问你?
  我把邢睿让你,你为什么不要?
  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还你的情?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不是。
  说真心话,我和邢睿的事,不是想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邢睿看视是为了新型试剂图纸,其实不是。
  曾经我第一次见邢睿的时候,是在阳北一监的会客室,邢睿临走时说的一句话,我当时没有在意,值得现在我才琢磨透?
  她说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,我一定不会逃出她的手掌心。
  那时候我压根就没有想这么多,我当初和邢睿在一起,我心里一直放不开,因为邢所长那事像一块巨石压在我心底,让我喘不过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