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一十二章 威慑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狗头这便话刚落音,李俊接过话说:
  “欧尚风情这个小区属于高端小区,小区内视频全覆盖?
  听狗哥这话音是,准备对吴浩真枪实弹的干了?
  我噗嗤笑了起来说:
  “李俊,你误会了。
  我们现在不再是以前的小混混,没有必要整那一套什么绑架,勒索的?
  嘿嘿!这年头玩的是脑子,李俊你知道什么叫威慑吗?
  我此话一出,李俊盯着我问:
  “威慑?
  我笑着说:“吴浩的昊天集团曾经和房氏集团,万龙集团在阳北呈三足鼎立之势。
  吴浩虽然不和道上人接触,但是阳北市就这么大,谁不知道谁几斤几两?
  前几年我和吴浩有过一面之缘,那时候我刚学会开车,还是个二林子醋时和浩天集团的一个副总杠上了,架是没有打起来。
  当时雨龙作为房氏集团的龙头,从中调解,约我们在一起吃了个便饭。按理说吴浩是生意人,应该不会和我们这些人搅合,但是那顿饭局我记忆犹新。
  吴浩当时酒桌上对雨龙毕恭毕敬的。
  从这一点来看,吴浩或多或少对于江湖混混,礼让三分。
  这做生意的人讲究的求财,虽然他们私下里看不起我们。
  但是这大面要过。
  我们这些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垃圾,但是碍于情面,他却不敢得罪我们。生意人对信息异常的敏感,阳北市只要有个风吹草动,他们就会立马知道。
  以现在的局势来看,对我们有利。
  咱阳北老话说的好,狗急跳墙,兔子急了还要咬人?
  如今我们和房辰的矛盾公开话了,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?
  他房辰顾忌房辰集团,但是我韩冰无所顾忌。所有我们要想在这个关键时期,把五里营的顺达公司经营起来。必须利用我们曾经的威慑力。
  所以今天把兄弟们召集过来,也就是造个声势。
  李俊你想啊?就连你都知道我摇旗了。
  那么整个阳北市的人也就TMD都知道了。
  他吴浩也不是个傻子,我们现在就好比一只饿狼,他吴浩当初把我们的兄弟清出房辰集团。我韩冰什么话都没有说?一个屁也没有放?
  我韩冰是什么人,兄弟们都知道?
  这笔账我一直记着呢?
  我韩冰是个从不吃亏的人?在房氏集团这件事,我吃了一个哑巴亏?
  当初吴浩清除我们兄弟的时候,其实也是在观望我们的反应?
  他一直拿房辰当挡箭牌?知道我们顾及房大少?
  他娘的一直在刺激我们的底线?
  人不就是这回事,你越是装孙子。他就越是拿你不使劲?
  要不然也不会指使吴天晴步步紧逼,索要SKY酒吧?
  我呢?一直装傻充愣?一心想看吴浩的底牌?
  但是中间有了一个小插曲,打乱我的全盘计划,我没有到狗哥会把万心伊推出来?
  这事是我没有和狗哥沟通好?
  我隐忍了这么久一直在等机会,老天是眷顾我韩冰的?
  狗哥和紫萱的事,给了我一个天赐的良机?
  那就是和房辰的矛盾公开话?
  以前在监狱里关着的时候,监狱里面的管教从来不当着人多的时候,教训我们?
  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当着人多的时候教训我们吗?
  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群体的力量却大的惊人。
  监狱里的管教害怕,如果他们欺负一个。就会引起连锁反应,害怕我们暴动。
  他们流行一句话叫秋后算账,你一旦犯事,在人多的时候,他们不搭理你,等到监狱的灭灯的时候,他们会把你喊出去,带到特别号,把你治服气了。
  所以监狱的为人处事那一套在现实的社会同样管用?
  我忍了那么久,其实也就是看吴浩的底线?
  他会怎么逼我们兄弟。但是事实证明。吴浩果然如他的性格一样,做事留一手,不灭咱们,给咱们留一口气。这样咱们才不会和他以死相搏?
  吴浩的这一手,如果换成别人,别人可能会吃他那一套,但是碰见我韩冰,算他倒霉?
  这一年多,我放手给狗哥让他带着众兄弟能吃口饱饭?
  但是事实证明?狗哥有运筹帷幄之才。但是却不是将帅?
  至于狗哥你怎么败的?我就不废话了。
  从现在起,众兄弟由我带队?
  煽情的话我就不TMD多说了?
  现在我把大家的分工说一下?
  我话一说完,整个屋子里的人全部围上了上来。
  那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骤然在我四周蔓延,每个人脸上挂着一种沉重?
  时隔几年我视乎再一次从新回到和雨龙干仗的时候的情景,我扫了一眼所以人说:
  “狗哥,你以前是干幕后的,今天我让你当一次爷?
  晚上11点准时把兄弟们集结到一线天,一线天的经理是大眼,这孙子早年是房氏集团的人,跟着房辰好多年?
  此人个子不高,但是敢打敢拼?是一块硬骨头。
  一线天大家都熟悉吧?
  那是房氏集团最大的KTV,狗哥我今天让你打头阵,进一线天后什么话都不要说?进包间就砸?士气给我拿出来?不要顾及里面任何人?不伤人,光砸东西?
  大山,青道,齐浪你们的职责是保护好狗哥?如果狗个有一点闪失,我拿你们三个试问?
  我此话一出,狗头目瞪口呆的望着我说:“砸一线天?这,,这,,不合适吧?一线天可是咱们亲手拿回来的?
  这没有理由呀?
  我冷笑一声说:“我们兄弟确实对一线天的感情太重了?当初武海兄弟就是在一线天死的?
  狗哥,你记住一句话,心不狠站不稳?
  我让你砸一线天,其实就是打房辰的脸?把姿态摆给吴浩看。
  我让你们砸一线天,就是演一出戏?
  让吴浩在心里面认为我们是疯狗,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。
  别说和房辰是兄弟,就是房辰是我亲弟弟,他不给我们兄弟一条活路,我照样给他弄个样子出来。
  狗哥你不要顾及,你今天你们去一线天,可以完好无损的出来。大眼曾经是我安排到五道镇跟着二豹的?
  他跟着二豹这几年学到不少。
  我之所以让你去而不是让别人,其实就告诉大眼,你狗哥是代表我韩冰去的。
  大眼在五道镇,二豹没有亏待过他。
  虽然如今房辰待他不薄,但是只要你在一线天露面,我断言他大眼绝对不敢轻举妄动?
  我韩冰做事,向来不按规矩出牌,在说,阳北市人都知道我是房辰把子大哥?
  大眼作为房辰的老弟,他在没有摸清楚状况,一定不会对自家兄弟下狠手?
  狗头,我安排你过去打这个头阵,而不是让郭浩去。
  因为你稳当,见好就收?
  你此行的目的,离不开两个字,威慑?
  包括狗头在内所有人,迷惑的望着我?
  我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,点燃一根烟,靠在沙发上说:“威慑二字,我们要用的恰到好处?
  今天夜里的一战,也是最关键的开局,直接预示着明天我跟吴浩摊牌?
  你们不要用这种茫然的眼神望着我,我的道理很简单,这年头你不日他妈,他不喊你爹?
  我们不是单纯的砸一线天,而是利用砸一线天而是用行动告诉吴浩?
  我们开始动手了,既然和房辰撕破脸?
  那我韩冰也不顾及感情了。
  一线天出事后,它的结果必然是吴浩和主动我和谈?
  我们是什么?对吴浩这个阳北市的土豪来说?我们就是一群疯狗?
  他就算再有势力,再有钱。他一定不敢和我们硬嗑硬?
  呵呵!有钱人在乎的命,但是我呢?我们是赤脚不怕他们穿鞋的,烂命一条?拼的就是有种?
  一旦吴浩主动找我来谈,那我们就掌握的主动权。
  我的目的无非是在五里营的顺达公司上,到时候我会吴浩直接谈顺达窑洞的事?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大张旗鼓的发展自己?
  一旦顺达经营起来,我们就把公司挂靠在阳赐县的金成矿业集团上。
  具体怎么实施,我在这就不废话。
  万事开头难,前三脚难踢?
  但是只要我们兄弟齐心,没有过去不的河?我的心很大?大的想把整个阳北市吞在肚子里。
  娃子,黑狗,你两个?老规矩把吴浩的欧尚小区给我盯死?
  这个盯不是隐蔽的跟踪,而是明目张胆的给,吴浩造成一种心理压力,让他感觉我们在无时无刻的瞄着他?
  老话说的好,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?
  这年头玩的就是脑子,一旦吴浩有心理压力。
  他就会前怕狼后怕虎,有所顾忌?
  娃子你和狗哥的分工不同,但是却是一环扣一环?你们一定不能给我老子出什么纰漏?
  然而就在娃子点头的时候,郭浩吸了吸下唇说:“冰冰,你把娃子,他们从心伊手下调过来?那莆田县的酒水生意怎么办?
  郭浩问的这句话,无疑戳在我的软肋上。
  我冷笑着反问说:“浩子,如果一个娘们对你指手画脚的安排你干这干那,你觉的合适吗?
  我一句就摆明的我和万心伊之间的身份?
  郭浩刚要接话,狗头一把按住郭浩的肩膀说:
  “浩子,冰冰安排事,你少插嘴,冰冰让干什么就干什么?哪那么多的废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