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零六章 到底是谁?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唐援朝眉毛一挑,拿起笔记本铺开满不在乎的翻了几页,随手把笔记本合上后,装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:
  “老话说的好,无视献殷勤非奸即盗,你小子又话直接说?www@22ff!com
  想需要我办什么事?直接了断的开口?
  别整老子整这些,虚虚实实的道道子。
  我向来做事光明磊落,只要不触犯法律的事都好说。
  老子干了一辈子的公安,底线是任何人不容侵犯的,找我干什么?实说?
  我低头细细品味唐援朝的话,笑而不语点了一根烟,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说:
  “唐局你这样说,是不是太小看我韩冰了?
  你既然说你向来光明磊落?
  那我韩冰也不是小人?这本新型试剂图纸?对我可有可无?我一不干违法犯罪的事?
  二不准备挣钱?
  我今天来把图纸上缴给你,其实就是为了告诉你,我韩斌也不是个怂人?我虽然坐过牢,但是我韩冰为人处事,还不像你想的那么龌蹉?
  其实我今天把东西给你,没有一点歪门邪道。
  我只想努力做一个好人?我也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拿图纸来找你办事?
  你和我没有一分钱关系,我也用不着拿图纸和你拉关系?
  你有你的想法,我有我的想法?或许我这么说,你会任何可笑?
  进门的时候,我就说过,我今天脑子的筋搭错了,你爱怎么想就这么想?
  唐局长,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,这份图纸给你后,我们就两清了,从今以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?
  唐雨薇的事我深表歉意,我想通过这本笔记本,让这个事从今天就告一段落吧?
  话说两遍谈如水。说一千道一万,所以的恩恩怨怨到底结束?
  我只有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?请你高抬贵手给我一次机会?
  我此话一出,唐援朝嘿嘿笑了起来。
  他低着头笑的有些无耻?
  等他笑完,他用一副精明的眼神在我脸上来回扫射了几遍说:
  “你小子终于良心发现了。知道恶有恶报道理?
  既然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?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?
  雨薇和邢睿的事是你们年轻人的事?我相信你们自己会处理清楚?
  唐援朝说到这,低下头,给人一种难以启齿的表情。
  他沉默的一会,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,点后。捏着烟柄看了看说:
  “我和雨薇是亲属关系,老话说的好,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,当初邢睿联系雨薇的时候,我的态度是坚决的不同意的?
  但是雨薇这丫头,从小就任性,自从公安学院毕业后,就梦想着能拿着枪上战场。
  年轻人没吃过亏?对一切充满好奇?
  梦想是可以有的,但是往往梦想和现实相差甚远?
  我不忍心,这丫头去一线基层单位。毕竟这丫头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?但是这丫头太任性,她压根就不知道人性的复杂?
  当初邢睿让她来阳北市的时候,我不就同意?
  但是我拗不过这个较真的丫头。就默许她和邢睿执行这个什么所谓的鹰隼之眼计划?
  这丫头原本可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生活,但是却因为你,把自己的一生赔了进去。唐援朝说到这,无奈的摇了摇头?
  刻意的话题绕了过去,继续说:
  “你倒好,脑子一热把东西上交了?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当初你对雨薇的伤害?哎,不说了。在说都空话?
  韩冰。你知道吗?你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有什么时候太任性,太目中无人?
  总习惯性的跟着自己的性格胡闹?
  这笔记本你给外人看过吗?
  我知道唐援朝说的是什么意思?
  我摇着头说:“没有。
  唐援朝用力把烟蒂按灭说:
  “这就好?事情既然到了今天,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?你和邢睿之间的事。我都知道。
  但是韩冰,我希望你能理解邢睿。
  在正义和邪恶面前,个人得失不算什么?
  你呢?也不用太悲观?我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?你们年轻人,爱啊恨呀?我不懂?
  但是我知道作为男人,应该事事应以大局为重?人都是有这样,那样的感情牵绊。保持一颗平静的心,是最难能可贵的?
  男人嘛?就要能屈能伸?这件事到此结束?
  同样我不得不佩服?曹兴民,这老子看的太远了?
  你不愧是曹兴民的人,老曹一生光明磊落,今天你让我看到了什么叫人格的魅力?
  我一听唐援朝说这话,立马明白了他是在下逐客令?
  我站起身,笑着说:
  “事情到今天圆满的画上句话,也是你我最期望的?
  但是我就不明白了,你唐局长既然把曹局长评价那么高,但是为什么要对我的车上装gps定位器,
  你来阳北市之前,已经把我性格我背景摸的一清二楚?
  我认识你唐局,也该有将近一年了吧?
  你我都是不是个简单的人,你话里话里意思,是你自己做事光明磊落,我tmd韩冰小人一个?
  你安排人跟踪我的行踪,无疑是在自己打自己脸?
  你既然信的过,曹局?干嘛要这样呢?
  你这话不是前后矛盾吗?
  说真心话,我对你们干警察的没有什么好感,除了曹局长,我不把你们干警察的任何人放在眼里,你说你光明磊落?你摸着自己的心口问自己?你磊落吗?
  你在我车里装gps定位器是什么个意思?
  说如今说到这个份上,不免的让人寒心?
  我曾经是曹局长放出来的鹰隼,为了还曹局长和邢所长的情,不惜把自己妻子的命都搭上了?
  我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了当初在邢所长坟前发誓,从今以后做一个好人吗?
  这简单淡淡的一句话?让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?
  我韩冰在监狱里的那两年,才18岁呀?
  一路走过来,血淋淋的代价?
  如今你们竟然信不过我,还对我挂了外线?
  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是信任?也许我在你们心里就是一只可以利用的行尸走肉?
  难道像我这样的刑满释放人员,一辈子脸上就要贴着恶人无耻的标签活一生吗?
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,别人的梦想也许现实。为了挣很多很多的钱,住别墅,开宝马,娶心爱的女人?
  但是我的梦想却是。把我在年少无知所背负烙印给抹去?努力做一个好人,而不是人见人怕的劳改犯?
  我发泄完这些话,早已泪流满面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我的眼泪会那么不争气的滚滚而落?
  但是我对唐援朝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发至肺腑的心里话?
  唐援朝显然没有想到。我会毫无顾忌的表露自己的内心?
  他默默的望着我,那一张涨红的脸,是不自然的?
  唐援朝站起身,走了过来,给我发了一根烟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
  好了韩冰,以前我看到的你,是从照片和你的档案上看见的韩冰。
  如今你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韩冰?
  你知道曹兴民,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的在基层一线吗?并不是因为他做事雷厉风行,不讲情面恰恰是?曹兴民对事太认真?
  说一是一?不畏惧任何的强权?
  曹兴民这种人适合在一线冲锋陷阵。却不适合当领导?
  曹兴民和我是战友?老山前线的时候,我们在一个部队?我们的身份都是营长?
  在那个刀光剑雨的年代?现实让我们明白,在国家利益面前,一切为国家利益为重?
  曹兴民临死前,我受省厅之命,临时调到阳北?
  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你手上的这本东西?但是你说的那些什么?gps定位器什么的?
  我们压根就用不早,如果我要动你,分分钟钟的事?还用什么gps?
  你韩冰什么性格的人,还用的早我找你?
  我之所这一年来不找你,就是在等你想通的这一天?
  如今完璧归赵?我告诉你?你韩冰这几年在阳北市所做的一切我了如指掌?我望着唐援朝那张威严的脸。我清楚的清楚,我汽车被人定位肯定不是他?
  因为也许就像他说的那样,如果他想找我,分分钟的事。他可以直接到我单位或者我家去传唤我,没有必要去给我汽车定位?
  我深知唐援朝是一个精明的人,我害怕我在他的面前露出端倪,就把所有的疑问全部藏在了心里。
  从阳东分局离开后,我直接带着狗头回了家?因为我敏锐的感觉,这个gps定位器。不仅仅是想知道我的行踪那么简单?
  人最怕的就是对于一切未知的东西,有些天生的敏感我也不列外,我原以为是唐援朝,但是今天我和唐援朝摊牌后,如果gps是唐援朝装在我车里的,我感情至深的说了那么多的肺腑之言,以他的性格他不可能不承认?
  但是事实证明,gps汽车定位器真的不是唐援朝安排人装的,另有其人?
  然而就在我绞尽脑汁的去思考,却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?
  狗头望着我那张沉重的脸说:
  “会不会是房辰?
  我点一根烟,若有所思的望着他说:
  “应该不会?我和房辰虽然闹的有些僵,但是我们毕竟是多年的兄弟?我阳北市任何地方,对房辰来说,没有任何的意义?
  我一和他没有事业上的利益关系?
  二,房辰清楚的知道,在咱们团队里,我想干什么事,必须要你和郭浩你们去办?你们是我的左右手,
  如果他想了解我的动向,只需要安排人盯紧你和浩子就成了。没有必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?
  在说,我和房辰闹翻也就前几天的事?说到这我猛的一惊?
  揉着下巴盯着狗头又说:“你的意思是,咱们和玉田闹翻后,房辰才安排人装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