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七百零五章 新型试剂图纸上交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世态炎凉的望着狗头说:
  “我也知道那东西是个祸害,我也想过把东西给他。
  但是唐援朝非常的精明,我不是不愿意给他,而是唐援朝空降到阳北分局后,找过我谈过几次。www!22ff*com
  我从他的话音里听的出,他一直就知道东西在我这?
  他对我软硬兼施好的听难听的都说了。
  虽然没有明说东西在我这,但是他话里话外却威胁我?
  狗头你跟我多年,我韩冰什么人,你心里清楚?
  我是那种委屈求全的人吗?不是?但是人是感情动物?
  我韩冰至出狱后就装傻充愣,不管我怎么演戏,他唐援朝看的是一清二楚,一直不点破我。
  其实我心里清楚,他来阳北绝非打黑那么简单?
  我是怕他会在我把东西上缴后,翻脸不认账?
  毕竟当初我报复过唐雨薇,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,他和唐雨薇是亲属关系。
  他头上悬的是国徽,但是一旦牵扯到私心?那么他一定不会放过我?
  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他可以有N种理由把我弄进去。
  在监狱的那两年,说真心话,我是关怕了?
  我不像再回到那个阴暗潮湿,散发着恶臭的牢房。每天望着窗口那漆黑的夜空发呆。
  狗头一听我说这,笑着说:
  “你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从来不吃亏,呵呵,冰冰你是当局者迷,干过警察的比我们村野粗人素质要高的多,你多虑了。
  在说你和唐雨薇在房间内的视频,我们还保存着呢?
  如果唐援朝干对你下手,我会倾全力把他拉下水?
  唐援朝毕竟是个领导,这年头领导最怕什么?他最怕的就是网上曝光人肉搜索?
  你怕他个卵?冰冰你咋忘了,你现在可是咱殡仪馆的红人。还上过阳北晚报,我敢断言,唐援朝不会是你想的那样龌蹉。
  如果你害怕我们就匿名寄给他也行。
  他在你车上装GPS无非是害怕那东西落到坏人手上,光了一个就雨龙在阳北祸害了那么多年。
  唐援朝不怕东西在你手上。因为他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,如果换成别人唐援朝早就动他了。
  冰冰我比你年长几岁,比你早喝几年稀饭,听哥一句话,把东西上缴吧?
  我沉默了片刻。用手指点着狗头笑着说:
  “你真是老奸巨猾,果然比我够阴,好!东西我们交给给他。
  然而就在我准备给唐援朝打电话的时候,却想起来我的手机被我扔了。随后我苦笑着说:
  “我以前那个手机被我弄丢了,另外一部手机没有唐援朝的电话。
  要不你陪我去一趟阳东分局?
  狗头笑着说:“那不是一句话吗?
  打定注意后,我就和狗头出了家门。
  当我们赶到阳东分局的时候,在一楼大厅我碰见了吴广义,一年多没见的吴广义,离老远就和我打招呼。
  那是曹局长去世后,我第一次见吴广义。
  他还是老样子。短平头,穿着一件黑色外套,精神干练。
  吴广义对我非常的客气,我们见面后不免寒蝉几句。
  吴广义歪着脑袋,盯着我瞅了半天,一副调侃的口气说:
  “哎呀,稀客啊!韩冰,来自首呢?
  我噗嗤笑了起来,给他发了一根烟说:
  “是呀!昨天把你家煤气罐给偷走了,今天不是良心发现吗?来自首呢?
  吴广义撇着嘴说:
  “我家那煤气罐收破烂的都不要。便宜了你了,你留着用吧?
  哎对了,你小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分局?
  最近在忙什么呢?也见不到你人了?还在殡仪馆上班吗?
  我点了点说:“一直干临时工,嘿嘿!
  我说着凑到吴广义身边小声说:
  “唐局在吗?
  吴广义一脸的迷惑盯着我问:“哪个唐局?
  我突然意识到。我说我错话了急忙改口说:
  “是吴局长,吴国忠。
  吴广义显然没有在意,他笑着说:
  “你吓了我一跳?我们分局几个局长没有姓唐的呀?我还以为我们又调过来一个新局长呢?
  吴局在三楼会议开会呢?你找他有事?
  我笑着说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?一点小事,广义哥,那我就不和聊了改天我请你吃饭。
  我说完带着狗头往一楼大厅进。
  刚走几步,吴广义追了上来。瞅了一眼旁边的人小声说:
  “你认识吴局?你小子最好现在不要找他,他最近正上火呢?逮谁咬谁?他刚把三店派出所的所长骂了个狗血喷头,我劝你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还是不要找他?
  我嘿嘿笑着说:“他发火管我什么屁事。
  你们怕他我又不鸟他?我是良民,他还能辱骂办事群众不成?
  吴广义瞪我一眼说:“你小子还是那么倔,咋不知道个孬好呢?
  老子是提醒你,免的他骂你?
  吴广义见我一直笑,盯着我瞅了半天又问:
  “你小子今天有些不对劲啊?你这屁股里到底藏的什么屎?是不是三店镇系列盗窃案,你小子知道是谁干的了?来举报呢?
  我一听吴广义职业病又犯了,也没有解释嚷着我:
  “不是,一些私事?我说完带着狗头就进了电梯,但是吴广义一直追我不依不挠的跟着我。
  到三楼后,一出电梯我就听见,唐援朝那激奋的吼声?
  “三店镇是咱分局的人口重镇,三个骑大架摩托车的嫌疑人,能TMD血洗一个村?
  一夜盗窃了十几户。你们三店派出所都是干什么吃的?
  夜间巡逻都是摆设吗?
  王洪涛,你这个三店派出所的所长,是怎么保一方平安的?
  三店是咱分局人口输出大镇,青壮年都在外地打工,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众多,这老家都不平安,你让那些在外地累死累活的老乡,能安心吗?
  王洪涛你甭给我解释那么多。从今天这个会结束后,如果我在听到你们三店有一起盗窃案件发生,你这个所长也就甭干了。
  分局地下室办案中心缺一个看门的,我看适合你的?
  还有你马光明马队长。三店镇属于你们刑警队第四责任区包片?
  王洪涛去看门,你马光明就给老子去食堂当大厨。
  我站在会议室门口,望着唐援朝那张铁青的脸,突然觉的好笑。
  然而就在我准备直接进去的时候,吴广义一把拉出我说:
  “你小子想干什么?
  我说:“吴局火气那么多。我来给他降降火。
  我说完推开会议室大门?整个会议室坐着三十多人,那里面的人我大部分认识?以前曹局长在阳东分局的时候,他们都是这个分局各个部门的领导。
  唐援朝也许正在气头上,见突然有人推门而进,刚想发火,一见是我。斜瞅我一眼,拧开茶杯抿了一口茶冷冰冰的说:
  没有看见我在开会吗?
  他说完把目光移向吴广义。
  吴广义搂着我肩膀说:“韩冰,你和我先去办公室喝杯茶?等唐局开完会?
  我笑着推开吴广义,一副嘲讽的口气说:
  “吴局,我今天早上脑子里的一根神经搭错筋了。如果你没有时间,那就算了,过了这个村也就没有这个店了,我有你梦寐以求的东西?想要吗?
  我说完唐援朝眼睛一亮,他摆了摆手示意散会。
  台下那些人震惊之余,带着一种难以理解的表情,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会议室。
  我之所以要当着这么多人,在这个最不切实以的场合,打断他们的会议,并非我装逼。而是我要让整个阳北分局的人看到我和唐援朝的关系不一般?
  我是阳北人,唐援朝也许会拿到我的东西后,就会迅速的离开回省厅。那么他走后,他在省厅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。
  这年头关系要合理利用。人脉要像蜘蛛一样大面积的铺网。
  我就是要让他们搞不清楚我和唐援朝的关系,对我刮目相看,好为我以后打通关系。
  我这一手虽然看视没教养,但是却在人际微妙的圈子里实惠的多,其实我是在利用唐雨薇作为局长的身份,往自己脸上抹金粉。
  那些人走后。吴广义一直站在我的身边,他没有走的意思?
  唐援朝盯着吴广义揉着下巴问:“你还有事?
  吴广义愣了一下,笑着退出会议室说:“没事,没事。
  吴广义走后。
  唐援朝仔细打量我一翻,他大手手一挥,说:“坐?
  一股生气凛然的气息从身上,自然的释放了。
  我坐下后,他装着一脸无知问:
  “我梦寐以求的东西?呵呵?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?你能告诉我,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是什么吗?
  我抚了抚衣领,把牛皮笔记本摊开说:
  “难道你不想要它吗?
  唐援朝爽朗的大笑了起来,锐利的目光从我的脸上滑向,我面前的笔记本说:
  “你小子?哈哈!哈哈,终于想通了。
  他说完轻松的松了松肩膀又说:
  “你小子真是头倔驴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。
  当初邢睿,和唐雨薇为了这本笔记本,绞尽了脑汁,你都不给,如今反倒自己个送上门?怎么?是不是闲我在阳东分局挨你事,想把我撵走啊?
  我一听唐援朝一改刚才的威严竟和我开起玩笑,笑着说:
  “人总会长大,也会慢慢的成熟?这东西在我家还占个抽屉空,我还要天天想着怎么保管他。
  时间了长了累心,还给你吧?我说完把笔记本推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