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九十八章 飞天耗子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,看不惯的事,总习惯的去打抱不平,一旦认准了的事,十头牛都拉回来。↑,
  从出狱到现在,虽然性格改变了不少,但是性格还像古代侠义的风格。www@22ff%com
  那四个人下车后,站在汽车的两侧,他们两人一组左右。
  右侧副驾驶的那个年轻人走在最前头,从气势和站位上,他应该是带头的。
  我借着汽车远光灯,仔细打量那人一翻,他个子不好矮瘦矮瘦的,穿着套黑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装,一只手握着钢管,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。
  也许我的远光灯特过于强耀,他歪着头视乎在躲避我氮气打灯的光线。
  细雨连绵四周笼罩着一种潮湿。
  我们不过二十米之间的距离,目测我一个俯冲,三秒之内就能近他身。
  如果能在刹那时间把他放倒,另外三个人心里一定会不寒而粟。
  街头干野仗我是行家,那就先从右侧开始,他们虽然四个人。
  如果在气势能把他们压下去,这几个毛孩子一定会撒丫子。
  拿定注意后,我闷重了吸了一口烟说:
  “大家出来混都是求财,把包里的东西放下,我放你们走。
  右侧离我最近的那个年轻人,瞅我的汽车一眼,见我就一个人,对着他身后的那三个人笑着说:
  “你是干什么?管你什么事?把你的车开走,别tmd狗拿耗子多管闲事?你是不闲的蛋疼?该回去不搂你女人睡觉,来这当活雷锋呢?
  我把嘴里叼着的烟蒂。狠狠的掐灭摔在地上说:
  “老子不是活雷锋,但是老子只想告诉你。住在这大院筒子楼的人,都不是有钱人。人别太恶。事别做太绝。
  贼不走空的道理我明白,我给你们几百块钱,请你们吃个夜宵,把人家的东西放在这,彼此给对方一个台阶下。
  如果你们非要把路走绝,我韩冰保证,你们上不了安康路?
  我此话一出,对方那个带头的一听我叫韩冰,他猛的一抬头。愣愣的望着我问:
  “你是冰哥?
  我一听对方认识我,嘿嘿的笑着说:“既然你认识我,看样子你们也不是远人。
  随后紧张的气氛瞬间变了味,那人急忙把刀扔给后面的那个人,小跑着到我面前,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,恭敬的给我发一根说:
  “冰哥,我是小光啊?
  我迷惑的望着他在心里盘问自己,这小光是谁?
  但是为了顾及对方的面子。我却没有直接的问,而是沉默着等对方自报家门。
  那年轻人把湿漉漉的头发整了整说:
  “冰哥?我,,。啊!你咋忘了,以前跟着玉田哥干修车场呢?光子?
  我那时候在他修车场里干学徒。你咋忘了?我的冰哥。
  你刚出狱的时候,就是我砸的你家玻璃。嘿嘿。
  我这才晃过神。
  这小子是玉田的贴身小马仔。
  这小子是大骨堆安康路罗家村的人。
  他父亲是阳东区有名的大盗,因在家排名老六。江湖人称飞天耗子罗六。
  这小子的父亲九几年的时候,在阳北市是红遍了半个阳北城。
  说句不好听的。那时候罗六风光到什么程度,阳北市大街上如果你丢了钱包或者什么东西,你只要认识罗六,和他说一声。
  两天之内钱包必然给你送回。提到光子,我不得不详细的介绍一下。
  大骨堆安康路罗家村是出来名的穷,老话说的好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大骨堆的土质是盐碱沙石地,种不了庄家。
  罗家村的北头紧挨着源河下游,罗家村的人大多属于船民,一辈子靠捕鱼养虾为生。
  但是随着阳北市的高速发展,在资源换经济的带动下,阳北是矿石业一夜之间遍地开花,矿石开采污染了源河。
  原本清澈的源河变成一条黑混发臭的死水,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传统显然无法继续维持靠水吃水的罗家村人。
  但是罗家村人生性懒惰,过惯了悠闲的生活,又不跟接受现实,开始专研歪门邪道,最后竟然自成一派,靠偷抢爬拿为生。
  最为代表的就是光子的父亲,罗六,此人从小聪明极为有天赋,喜欢专研各种的锁具,各式各样的锁没有他开不了的
  。那时候罗六是大骨堆的名人,一提到飞天耗子,如果你不知道他,那就会被人笑掉大牙。
  但是红极一时罗六在光子出生后,不仅不收敛而且狂到无法无天。
  九几年的时候,阳北是的警察是带枪的。
  罗六为了逞能,把一个在街上执勤的警察的手枪回来。
  那时候阳北走偏门的行家一听罗六,把他们最害怕的警察的家伙给搞了回来,蜂拥而至到罗六家观摩那把手枪。
  罗六视乎非常享受这种被众人捧成神的荣耀,他在家里大摆筵席。
  但是罗六毕竟是个贼,也没有什么文化,属于大老粗,他也从来就没有真正碰过枪,为了在兄弟们面前逞能,便在兄弟前面卖弄把自己吹的神乎邪神。
  这如果人该死喝口水就能呛死。
  喝的醉醺醺的罗六举着枪,学着电影里乌龙山剿匪记的主角的样子,在朋友面前炫耀。
  突然一声闷响,罗六的妻子正端着菜进堂屋上菜的时候,那倒霉的女人直接罗六手里的枪爆了头。
  轰然间倒在地上,脑门上开了一个巨大口子,当场毙命。
  一屋子人吓傻了,见罗六枪走火,把自己妻子打死了,拔腿就跑哄拥而散,罗六本人也吓的魂飞魄散,主动到公安局自首。
  但是当时正赶上严打,没出一个月罗六就被执行枪决。
  那时候小光在三岁。但是小光这孩子,天生继承了父亲天赋,这小子从小跟着奶奶爷爷生活,缺乏管教,成了无恶不作的皮孩子。
  人常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小光从就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,而且专拿村里的人下手。
  就连村里五保户的老大爷,唯一下蛋卖钱的母鸡都不放过。
  他偷走后,几个人熊孩子把母鸡在菜市卖掉,换游戏币打游戏。
  村里的人先前还顾忌光子是个孤儿可怜,但是到最后忍无可忍了,就把它从罗家村赶了出来。
  无家可归的光子,天天安康路游荡,没钱吃饭了就偷。
  他被派出所抓过几回,但是他是未成年人又是个孤儿,派出所的警察念及光子挺苦的,就联合社区给光子安排在一家生产火纸的小厂里给人家洗菜刷碗。
  这些安稳日子没有过几天,又开始从操就业,把厂里的工人偷了个遍。最后被劳教了一年,放出后又又死性不改继续偷。
  那时候玉田的修车厂刚成立,玉田的办公室和车里打点关系的烟酒莫名其妙的少,而且不少多,要么烟少了一包两包,或者酒少了一两瓶。
  但是办公室的保险柜,却是完好无损。
  玉田开始以为是自己修车厂的工人干的,把工人全部开除后,但是办公室保险柜烟酒还是继续少。
  后来玉田偷偷瞄了几天,才发现光子天天在他修车厂门口转悠。
  一打听不当紧,这个穿的像乞丐成天在他修车厂转悠的小子,竟然是飞天耗子罗六的儿子。
  玉田瞄了他几天,摸出了一个规律,这小子虽然偷东西,但是不傻,光子知道玉田在大骨堆也不是个软茬,不敢偷多。
  一次偷一点,一旦得手,先去安康路的老马废品收购站换钱,拿到钱后先是去大吃大喝一顿,酒足饭饱后叼着牙签跟大爷似的,去金二的洗浴中心按摩。
  玉田恨的是牙直痒痒,tmd原价几千块一瓶的五粮液,这小子卖的还不到二百。
  玉田那时候也恶,带着几个混混,把正在金二浴池,泡大池子的罗光,给揪了出来。
  而且是让罗光光着腚从浴池揪出来的,直接被带到玉田的修配厂。
  先是打了个半死,然后开始各种阴损的整光子。
  也许光子从小受的罪就比常人要多,无论玉田怎么整治他,他只说一句话:“哥,赶紧的,脸身上你随便打,只要别打我的手,整不死就成?玉田一听到这,肺都气炸了,大冷的天里。
  他把光子全身泼上柴油,开着风扇让光子在房间里学游泳。
  从屋子的东头,滑到西东。
  玉田他们玩累了,把光子用链条锁,锁在屋子里。几个人吃顿饭的功夫,回来光子就不见了。
  玉田愣愣的看着房门上的锁,震惊之余心想这个屋子里什么都没有。
  这防盗门锁,这孙子是怎么打开跑的,而且这孙子还被链子锁,像狗一样锁着脖子,他是怎么跑掉的。
  玉田为了弄明白光子到底是怎么空手开锁的,逮了光子一个星期在逮住他。
  这一次玉田不像曾经那样欺负光子了,他觉的光子是个人才,这小子如果利用好了,绝对是一个把好手。
  他在大骨堆最好的饭店请光子吃饭,光子虽然爱偷有才,但是为人处事还处在刚踏出社会的地步。
  这小子头脑简单,玉田本身就是大骨堆出了命的混混,光子对玉田又怕又尊敬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