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九十七章 音乐可以打动灵魂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山城阳北,视乎在这个寂寞的夜里,更加的阴冷潮湿。【【,
  那丝丝的风声打在车窗上,让我觉的自己正处在一个巨大的感情黑洞里。www!22ff%com
  老天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它给我一副女人喜欢的脸,却不给我一段平凡的感情和我想要的生活?
  在经历陈妮娜,邢睿,唐雨薇,万心伊这四个女人后,我这才发现,只有陈妮娜这个女人,对我才是不夹杂任何的利益的。
  她对我的那份爱,像一个永恒的钻石晶莹剔透不夹杂任何的杂质,释放出那夺目的光彩。
  陈妮娜在我最不懂事的时候,把一个女人所有的一切给了我。
  而我却误认为那是一种拖累,我把她对我所有的在乎,当着一种枷锁。
  直到陈妮娜死后,我才恍然间发现,陈妮娜对我的感情,是这个世界上最真挚的情感。
  人往事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,才会后悔。
  一滴悔恨的泪水,顺着我那肿胀的眼角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。
  我自认为,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和磨难,我的泪水早已流干。
  我一味的总把强硬的一面展现在外人面前,殊不知我的心也是肉张的,不管愿意不愿意相信?
  我是真的对万心伊动了情。
  我无法左右我付出的那颗心?
  我咬着牙在心里发誓,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对任何女人哪怕流一滴泪水。
  因为除了我母亲和陈妮娜,我觉的,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是为了各种利益接近我。
  我不仅的感想。人在做天在看,就像我当初报复唐雨薇一样。
  万心伊也在报复我。只不过我发现的太早,如果不是今夜我的冲动。我压根就不会相信,黑子和万心伊的事?
  万心伊报复我,无非是因为我当初把她扔在大街上,来告慰她作为一个女人的耻辱?
  一路上,汽车如同一只发了疯的野兽在,静静无人的安康路上飞驰,那轰隆的发动机声视乎在宣泄着我心里的愤怒。
  到殡仪馆后我一头扎进吊殡阁,来到陈妮娜的遗相面前,望着那张笑脸我心如刀割。
 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。像一尊石像似的,回忆着和陈妮娜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  在大厅里我见到了很多无家可归的灵魂,它们之中有老人,有小孩,有男人,有女人,在大厅里徘徊着。
  它们视乎对我的突然光临,并没有出太多的惊恐,而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的望着我。仿佛此刻我,还是一具失去**的灵魂。
  自从我和那老头达成井水不犯河水河水的默契后,它们对我已经不在躲着我了。
  望着它们,我在想?
  为什么人和人之间却不能像灵魂那样有着最起码信任。
  我和那个鬼魂老头不过简简单单的几句话。它们就信以为真?
  为什么人就不能?
  我和万心伊按理说,我们经历了太多磨难最终走到一起,我们可谓是真不容易?
  她到底和黑子之间有什么秘密?
  万心伊明知道。黑子的身手,他是特种兵退役?
  我不过在武校练了几年。她却一味的去拉我,而不去拉黑子。
  这不是明显的放纵黑子吗?
  细节决定人的想法。难道我和万心伊之间的关系,还不如她的一个家臣吗?
  我怎么可能平静的去看待我们之间的问题?
  黑子难道紧紧是万心伊家臣那么简单吗?
  我不仅的反问自己拷问自己的内心?
  然而就在我敲开万心伊房门的那一刻,万心伊的脸上挂着一种震惊,那种震惊绝对不是惊喜,而是一种人最本能的心虚。
  虽然她很快又恢复了镇定,但是她那张脸不管怎么伪装,却瞒不了我。万心伊之所以不愿意和我回阳北,也绝对不是给我时间,让我好好的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  那是因为她心里有事在瞒着我?
  那么我就tmd想不明白了?
  如果你万心伊不喜欢我,何必要挂我,直截了当的告诉我,我心里有别的男人?
  我韩冰绝对不是一个没脸没皮的人,更不会死缠烂打的束缚着你。
  然而你万心伊却聪明的把我当玩物,你家里一个固定外边又弄了一个流动的?你难道还想找个一次性的吗?
  你tmd一边发短信说想我,说什么,窗外的月亮很圆?你在想我吗?
  韩冰,我此刻真想拥有一双翅膀飞进你的怀里,抱着你永远的不松开你。
  然而令人讽刺的是,你却在深夜人静的夜晚把一个男人藏在家里,而且还装着一件非常性感的睡衣。
  我tmd是眼瞎吗?还是脑子一根筋蠢的像驴一样。
  这邢睿,唐雨薇把我折磨的还不够惨吗?
  你万心伊还跟我来这一套。你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不远不进就这样暧昧的掉着我的胃口,让我得不到你,又让我觉得你就是我的。
  你既然跟老子玩这一套,累不累?
  万心伊你tmd如果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我就奉陪到底?
  你万心伊最好以后不要再联系我,如果你胆敢在找我,我会让你知道,我韩冰虽然不是省油的灯,但是你万心伊未必点的起。
  从殡仪馆吊殡阁出来的时候,已经深夜两点多,天空中突然飘起了稀稀拉拉的小雨,一首he
  oes
  tonight
  顺着车内音响想起。
  这首歌是唐雨薇最喜欢的听的歌,我以前总不承认音乐能打动人的灵魂。但是随着音乐的想起,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思绪完完全全的被音乐打动了。
 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?在时隔一年后,我的车内音乐竟然播放出这首歌。
  随着音乐响起,唐雨薇的那张脸却被硬生生的塞进我的脑海里。
  在这个寂寞的夜晚,我的感情却在这一瞬间井喷了,我先是想到陈妮娜,才会赶往殡仪馆吊殡阁去看她,然而又回忆起邢睿,万心伊,她们所对我做的一切。
  回到车里离开车内音乐却意外的播放着唐雨薇最喜欢的歌,我这是怎么了?
  为什么在这个伤痛欲绝的夜晚,让我把曾经遇见过的女人,全部满满的在脑海里象电影片段似的播放着?
  海天之间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漆黑,那雾气环绕的气流象一只困兽,夹杂着潮湿的微风打在脸上,凌乱的长发在风中飞舞。
  那雨珠顺着汽车挡风玻璃模糊了视线。
  然而就在我准备在前面路口右转拐进罗马小区的时候,我却意外的看见了一辆黑色普桑停在一栋老式筒子楼外墙下,车外站在楼梯站着一个年轻人。
  那人龟缩的汽车的驾驶室门口吸烟,从他的样子上看,这小子显然在放哨,随后他抬着半个脑袋,在瞅着那两米多高的墙头。
  我抬头一看,我操,好家伙,,,黑暗中三个人影竟tmd,站在筒子楼的窗户边,正鬼鬼祟祟拧着窗户。
  我心想这几个蟊贼,你们真他娘的会找对方偷东西。
  这筒子楼是老阳北橡胶厂的职工宿舍,橡胶厂的都tmd倒闭十几年了。工厂都荒废了,里面不过住在一些没地方去的老职工,但凡有些门路的谁还住在这破筒子楼里。
  这几个贼还真有眼,你们还开着车来偷,他们比你们这些贼还穷,都是一些下岗职工在阳北市另谋生路干苦力的。
  你们还有脸偷他们。我不想惹事,但是我这人最看不惯穷人被人家欺负。如果你们偷有钱的人家,我二话不说,江湖道义,七十二行盗亦有道。
  你们该怎么偷怎么偷?
  人不能太恶,但是你把这些穷人把死路上逼,我良心告诉我,我绝对不会装着视而不见。
  我一脚油门把汽车从安康路主干道上拐了下去,横在老橡胶厂的门口。也许我离他们不过几十米,站在汽车旁边放哨的那个年轻人,视乎发现了我。
  他急忙招呼墙头上那几个正在撬窗户的年轻人下来。
  黑暗中那三个人从墙头上跳了下来,回到那辆普桑车内。
  随后那辆车启动,径直开了过来。
  我的汽车是横在路中间,那辆黑色普桑显然无法通过。
  黑色的驾驶员疯狂的向我鸣笛,那意思是想让我给他们让路。
  然而我心里很清楚,我亲眼看到那三个站在墙上的年轻人,一身上身背着一个桶包,而且包里显然有东西。
  我把汽车钥匙拔掉,顺手提着锁汽车方向盘的卡锁走了下来。
  那四个人见我走过来,也跟着下了车。
  他们一人手里提着一把砍刀,在汽车远光灯的照射下,那四个人穿着运动装,留着阳北这几年最流行的茶壶盖子发型,一个个瘦的跟麻杆似的。
  就这几个小兔崽子,我一拳最起码能放飞一个。
  但是在这个黑灯瞎火的晚上,我清楚的知道,他们几个毕竟是困兽,尤其是现在的年轻小伙,下手没有个轻重。
  我虽然自认自己曾经练过几年,但是常言道,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,毕竟对方是个四个人而且手里还有家伙。
  如果他们四个为了逃命和我拼命,我不一定能占得了便宜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