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九十五章 黑子的出现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原本娃子跟着郭浩在北城的场子里,挂名隶属于房氏集团。⊙,
  在说房氏集团在就是,靠娱乐场所发的家。wWW.22ff.com
  从最早房天在阳北市开办,开露天音乐茶座开始,直至自选影视,最后到酒吧,ktv,大型主题会所。
  这些年做的酒水都是从厂家直接拿货,省去中间环节。
  这几十的酒水生意,让房氏集团成为阳北市有名的三巨头之一。
  房辰只不过安排集团的一个搞公关的副总,前往外地请了几个做假酒的小厂的老板吃了顿饭。
  娃子他们就轻而易举的拿到代理权。
  而且这份代理合同签的是十年的。
  通常酒水合同都是一年一签,厂家为了利益的最大化,一年签一次合同,或者两年,最多不会超过三年。
  狗头老谋深算,处处算计着,对商业生意这一块,他是钻研到骨子里。
  既然有房辰铺路,他就把那几个厂家的代表哄舒服了。
  那几个外地人来的代表在阳北市呆了三天,花了我们公关账户几十几万的招待费。
  富贵心疼的直急眼,签合同的那天,狗头却他摆了一桌鸿门宴。
  他安排大山,青道带着十几个虎背熊腰满身纹身的壮汉,背着包,时不时把包内的干仗家伙头,晃的呼啦直响。
  一边是包着红皮纸的现金,一边是泛着寒光的刀刃。
  狗头的意思很明确,来的人一人一个五万的红包,见者有份。把红包拿走,合同签好。你们安安全全的离开阳北,大家彼此有利可图。
  反之你们几个外地人。出了这栋楼,我们就不负责你们的安全。
  那些人硬着头皮在狗头的淫,威下破天荒的签了十年为期限的合同。
  事后狗头在酒桌上打趣说,当时那几个人签字的时候,手都是颤抖的。几天后那些满载着洋酒的卡车,夜间停在国道后,娃子他们卸货的时候,一个个跟抢钱似的,不到一个小时就把酒给卸完。拉往莆田。
  娃子,黑蛋这些源河上的老兄弟,他们摇身一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苦力。后来就连在莆田县做十几年酒水老批发商,也要从娃子他们手里拿货,这视乎意味着娃子和万心伊成功的占领莆田县的酒水市场。
  所以这才是娃子他们不愿意回了原因。
  毕竟娃子,黑蛋他们这些源河的老兄弟,心里清楚。
  随着自己的年龄在慢慢的增长,不能再像以前那些穷混了。
  他们每个人都要面临结婚生子,老婆孩子也要张口吃饭。
  无疑占领莆田的酒水市场。让他们看到了希望,毕竟这是正当生意,所有他们干的特别起劲。
  万心伊自从干起酒水代理后,摇身一变成了莆田县酒水生意的大姐。
  万心伊这两年在戒毒所确实学会了不少东西。她清楚,钱不是一个人挣的。
  她利用这些人父亲在阳北市的人脉,开始在莆田县所以场子。营销酒水。万爷不愧是阳北市的龙头,虽然人在监狱里。他曾经处的那些老哥们,一个二个挺将义气。没过多久就把万心伊给带了起来。
  万心伊聪明就聪明,在戒毒所的那两年,她视乎把身上的那种高不可攀的菱角给磨平实了。
  她主动联系外滩十八号的那些群陪酒女孩,因为一般跑飞台的女孩,场子都不固定,经常几个场子来回的周旋。
  客人喜欢喝什么酒,什么酒好卖那些女孩最了解。
  万心伊利用她们人脉,让她们推销酒,给她们分红提成,让她们疯狂的营销酒水。
  众人合力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,短短几个月,莆田县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场子全部要从万心伊手上拿货。
  此时的万心伊彻彻底底的成了,莆田县酒水的大姐大。
  他们成立商贸公司后,娃子他们也跟着万心伊开始了实心踏地干,负责给县城的各个场子送酒,要结账。
  万心伊之所以要我给她的那张银行卡还给我,因为她不缺钱。
  万心伊有时候像一个处处算计的精明女人,有时候却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,她会把娃子黑蛋他们灌醉问他们,她这几年在戒毒所,我有没有别的女人什么的?
  娃子黑蛋他们虽然酒醉但是心不迷,他们不会说我的任何私事?
  他们知道万心伊和邢睿有矛盾,一个劲的给邢睿上烂药,把邢睿说的一无是处。
  还说这两年冰哥,冰哥过的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。
  万心伊会一脸甜蜜的反问:
  “真的假的呀?韩冰能是那么痴情的人。我就不信了?
  娃子他们会把胸口拍了啪啪响说:
  “骗你是王八羔子,四条腿地上爬的。
  冰哥如果心里没有你,干嘛找了你一年多呀?前短时间,我们来找你,你不理他。敢情打他脸打的还不够响吗?
  冰哥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脾气倔的跟驴似的,除了你谁要他呀?
  冰哥当初是瞎了眼,脑子被门夹了,那个邢睿有什么好的,跟个男人婆似的。一点女人味都没有,哪比的上万姐你。
  黑蛋这时候会和娃子一唱一和的恭维万心伊说:
  “娃子,你从我这个角度看,万姐像不像一个电影明星。
  娃子揉了揉下巴说:“董洁?侧面真像啊?
  万心伊会笑着开完笑的抹着自己的脸说:
  “好了,娃子你就别笑大姐了,大姐也是二十多岁的女人了,老了?
  娃子,黑蛋他们时不时的骂我几句,说:“老什么啊!女人二十多岁最优雅气质感性。我们冰哥哪配的上你呀?我说,大姐,你就把冰哥凉着,他一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,现在知道后悔了吧?
  大姐听我的,别搭理他,让他干着急?
  万心伊被娃子,黑蛋他们恭维乐的笑嘴合不拢说:
  “好呀?你敢说你大哥的坏话,还敢拿我开玩笑,好,你们俩个?看我以后见到冰冰非和他说,看他这么收拾你们。
  随后娃子和黑蛋会求饶。
  站在万心伊楼下,细细品味着娃子和黑蛋和我述说的这个场景,我此时狠不得冲上11楼,抱着万心伊让她聆听我心房那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。当我急不可耐的来到万心伊的房门口时,我掏出电话。
  拨打了万心伊的电话。
  电话接通后,我问:“丫头在哪呢?休息了吗?
  电话那头万心伊平静的说:“还能在哪呀?当然在家啊!怎么韩大少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。真是稀客啊?,,,,你,,,,,
  我不等万心伊说完,便把电话挂了。
  我对着万心伊那厚实的防盗门,整了整发型周吴郑王的又抚平一副,抱着那束火红的玫瑰,按了按门铃。
  墙上传了万心伊的声音问:“谁?
  我按住房门上的猫眼,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保持镇定,捏着腔调说:“楼上的,我家的衣服掉你家阳台上去了。
  万心伊,恩了一声,便没有声音了。
  我想那扇门一旦开起来,我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抱着她,告诉她我想她了。
  咔嚓一声,房门的门锁扭动着,房门开了?我一个箭步冲了进去,把万心伊拥入怀中,然而此时万心伊却没有是我想象中的感动,而是一脸惊愕的望着我。
  她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的连衣裙,她那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自然下垂。
  但是她脸上的表情,却没有一丝的惊讶,反倒是对我突然起来的光临,有些震惊的不知所措。
  她睁着椭圆的眼珠,愣愣的站在门内一动不懂?
  我视乎能感受到她身上,不是炽热的温度,而是一种寒如骨髓的冰冷,她下意识的推开我,用余光扫了一眼,大厅沙发上,一个戴着鸭舌帽男人。
  我顺着万心伊的目光望去,脱口而出:“黑子?
  黑子目光抬起头,目光嘲讽的瞅我一眼,站起身说:
  “大小姐,时间不早了,我有事先走。
  随后黑子站起身,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。
  然而就在他经过我的身边的时候,我伸开手臂拦住他说:
  “你tmd怎么会出现在这?
  黑子阴冷的嘴角一撇说:
  “我在这管你毛的关系?让开?
  我盯着万心伊问:“你们到底什么关系。是不是我过来,打扰你们的好事了?
  万心伊此时仿佛失去了她应有的镇定,她语无伦次的解释说:
  “韩冰,黑子是以前的管家,这你知道的?
  他也是刚到?韩冰,你误会了?
  我嘿嘿的大笑:
  “我误会了?这尼玛是不是太巧合了?
  我一来这孙子就要走,他不是心虚是什么?
  我和黑子也该有几年没有见了吧?
  别急着走啊?
  万心伊表情难看的望着我说:“好了,韩冰别这样小气?
  我大笑盯着万心伊那张尴尬的脸说:“我tmd小气,这话从何说起?我说完故意抬起手臂,扫着手表上的时间说:
  “现在几点了。你们孤男寡女大晚上同处一室?
  你让我怎么想?我小气嘛?这孙子既然是你的管教,你们有钱人豪门的规矩,见我应该先打个招呼,表示尊敬吧?
  这孙子,绷着脸,一句话都不说?
  不会是心里有鬼怕见我吧?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