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八十七章 注定悲剧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母亲以为是张峰从中煽动,便带着我的,
  张峰的母亲本身身体就不好,而且还有心脏病,当场气的进了医院。wWW.22ff.com
  张峰跪在自己父亲的面前,对着所有人打自己的脸。
  郭到这,早已泪流满面。
  我看的出,这个女人此时绝对是愧疚的。
  随后她擦了擦眼角上的泪水,继续说:
  “俩家人闹到水火不容地步,其实我和张峰都是受害者,痛苦的是我和张峰。
  从那件事后,张峰彻彻底底的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。
  他的电话,qq,微信,全部都挺用了。
  那时候我怀着一种愧疚的心,去找他。
  我只想告诉他,我对不起他。
  但是张峰如同我生命中的一缕尘埃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后来我母亲给我介绍了很多条件不错的男人,但是我一个也看不上。
  张峰的名字,在我心里早就烙印一样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底。
  那段时间我像疯了一样,办理了病退,每天赶到张峰老家的村口,我只希望能见他一面,告诉他,我对不起他。
  后来再一个大雪纷飞除夕夜,我终于见到我的男人。
  我放下所有的尊严跪在张峰面前求他原谅我,求他回家。
  那是我第一次见张峰哭,他哭的很伤心,他把我扶起来后。一句话没说,就走了。
  我知道他心里存的事太多。我的家人是他无法逾越的一道坎。
  从哪以后我疯狂的粘着他。
  有时候张峰开会,不接电话我会打一百多个电话。不接我就拼命的打,直到他接为止。其实那时候我就患上了忧郁症,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  我变的敏感多疑,整夜的睡不早。
  我在一个月内自杀三次。我家人吓坏了。
  一向强硬的我母亲,终于低下头去求张峰的家人。
  张峰的父母善良的让我母亲无地自容。
  张峰回来后,我感觉张峰对我已经不在像以前那样爱我了。
  我以为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,终于冲破所有的牢笼,走到一起,感情应该是攻不可破的。
  但是后来一个陌生的女人给我打电话。要和我谈谈。
  当我见到那个女人的那一瞬间,我在张峰心里像女神一样存在的自豪感,愕然崩塌。
  那女人真的很漂亮,她长着一张精致的脸,我原以为,就张峰那条件,不可能在我们分开的那一年里,找到一个可以和我媲美的女人。
  但是直到见到那女后,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原来。我只是活着自己营造的世界里。
  在摩登咖啡厅,我清晰的记得,那女的见到我的说的第一句话:
  “你也不过如此吗?
  那女人让我离开张峰,说张峰根本就爱我。只不过为了父母的脸面。
  让我从今以后不要在。恬不知耻的给缠着张峰。
  你知道吗?我当时死的都有,张峰一直是我的男人,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。我竟然在别的女人嘴里成为了第三者,而且她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。
  我是财经大学博士毕业。岂能和一个毫无素质的泼妇,在大庭广众之间品头论足。那天我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摩登咖啡厅。
  我把所受到的耻辱,全部变本加厉的用在报复张峰身上,同样我也知道如何折磨一个男人。
  从那以后,我开始浪迹在阳北市的所有夜场里,每次喝的敏酊大醉给张峰打电话让他来接我。
  郭的这的时候,我突然有种恶心的感觉,我打断她的侃侃而谈,我象一个虔诚的学着一样问:
  “你们是女人是不是特喜欢用这种方式,折磨男人?
  郭:“当然从生物学角度上论述。
  男性属于雄性动物,体内分泌的是男性荷尔蒙象一个潘多拉魔盒。
  男性从体型和心里都有着比较强的占有欲。
  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,男人总喜欢把自己的妻子包裹的严严实实,而最希望别人的妻子最好不穿衣服上街。
  呵呵!男人都是视角动物,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是通病。
  张峰虽然和那个女人好上了,但是我毕竟是他曾经爱过的人。
  人最怕的就是过自己心里这一关,同样我就是抓住张峰的这个弱点,才会有恃无恐。
 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,我不过和张峰离婚一年,他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了,会爱上别人。这难道不是张峰对我们之间的感情的一种赎渎吗?
  我从下到大守身如玉,张峰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但是他却敢背叛我。
  从那个贱人挑战的我自尊那一刻开始,我就在报复张峰。
  我要让他明白,背叛我的后果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换回的。
  郭越有劲,她的言行和举止压根就是一种病态,这明明是她自己的错,却把所以的责任推卸在,那个可怜的男人身上。
  真不愧是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们,从她的话音里我已经听出来,她的家庭环境深深的印象了她,让她分不清是非对错,总一味的认为都是别人的不好别人的错,而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做的过分不过分,这也是人性最可悲的地方。
  郭小姐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最终目的,那就是张峰和那个女人分手。
  回到了她的身边。
  但是郭小姐并没有善罢甘休,她无时无刻的总是拿,张峰和那个女人的之间的事,刺激张峰。
  张峰那天出事的夜里,张峰的老板在临县谈生意,郭小姐给她打电话让他必须赶回来。
  张峰那天晚上陪同客户,已经喝了将近一斤的白酒,然后又陪老板去ktv唱歌喝二场。
  出ktv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,张峰把老板安顿休息后,自己刚上床准备睡觉。
  郭小姐就给他打电话,语气嘲讽的问他在哪?又和哪个女人在鬼混?
  无论张峰怎么解释,郭小姐依然不相信。
  他们在电话里吵了一个多少时,最后郭小姐放出狠话威胁张峰,如果今天晚上敢不回来,明天就去停尸房看她。
  张峰深知郭小姐母亲是个厉害的角色,同样也知道郭小姐的任性是出了名的,也许在张峰眼里,郭的出口,就一定能干的出。
  张峰出宾馆启动汽车的时候,也许就注定了这场悲剧。
  其实乞丐此刻就坐在张峰的副驾驶上。
  当然张峰却看不见它,张峰此时已经喝醉了,但是酒醉心不迷,他非常的害怕郭小姐那泼妇似的母亲。
  张峰连夜开车往阳北市赶,酒醉人的反应能力,明显的比常人慢太多,也许是夜间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。
  忙了一天一夜的张峰又晕又累,他为了给自己一个清白,没命的擦油门往阳北方向狂奔。
  但是郭小姐七爷一路上,不厌其烦的给张峰打电话问他倒哪了。
  郭小姐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是在计算张峰的路程,来检验他到底有没有骗她。
  当张峰驾驶的那辆黑色小汽车,以每小时120码的速度在经过阳东二桥的时候,那灯火通明的路灯,把公路照射的亮堂堂的。
  张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电话,对着电话不厌其烦的解释着。
  突然汽车远光灯那疝气大灯,犹如两只恶魔巨眼似的照射到,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人。
  那男人一动不动站在路中间,死死的瞪着张峰。
  恐怖,诡异的气氛笼罩整个车厢,张峰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坏了,他慌不择路的一把方向盘抡了过来,妄想躲开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。
  但是他的车速太快了。
  那辆黑色小汽车如同一头急速奔跑的野兽,突然变道。
  那巨大的惯性,瞬间让小汽车失去了控制,一头撞在桥中间的中央隔离带。
  那汽车显然还没有停下的来,紧接又向左侧公路的护栏石墩撞去。
  整个车头此时已经被撞成了一块铁塞子,密密麻麻的铝合金直直插进张峰的身上。
  张峰那瞪着血红的眼球,死死的盯着正前方那张诡异狰狞的脸,一股血浆从嘴里吐了出来,染红了乳白色的安全气囊。
  然而张峰右手里依然死死握着那个正在通话的手机,手机里郭小姐视乎听到了异常,大声的呼喊着张峰的名字。
  佝偻王在桌子下用脚踢了踢我,他瞬间把我拉回现实。
  郭的话开始说的那些话,正好印证我在乞丐复仇计划里所看到的一切。
 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,我此时对眼前这个可悲的女人是充满鄙视的,多种因素制造了张峰的死,如果不是郭小姐的面本加利唑唑逼人,也许乞丐也就不会可乘之机。
  现在在回忆这些已经是无足轻重了。
  我不是正义的审判者,没有资格去评论任何人,但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套出这个女人嘴里的张峰的老板,也就是最后一个乞丐的猎杀目标。
  果然在我和郭小姐绕了这么大的圈子后,她告诉我给张峰的老板叫齐桂山老家是阳赐的,在阳赐县经营一家叫金成的矿业公司。
  当我问到:“为什么不去处理张峰的遗体的时候。
  郭小姐视乎突然中痛苦中恢复似的,她告诉我,她是在等殡仪馆赔偿她足够的钱。
  毕竟郭小姐的母亲是律师,这送上家门的一笔钱,她岂能拒绝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