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八十三章 悲剧的发生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望着这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的鬼魂,顿时心里凉了半截。…≦,
  这尼玛怎么过去,难道让我们这些鬼魂,一个一个排着队并肩而行吗?正在我为难的时候,那老头从鬼魂群里走了出来,指着那条狭长的山路说:www!22ff*com
  “过了出了这个山凹,就行了。
  我礼貌和他客套几句,便硬着头皮,和那群鬼魂一样,顺着山凹的唯一一条道路前行。
  我几乎和那群鬼魂并行,挤在一条狭窄的山道上,而且两侧都是悬崖,而悬崖下,就是那血红喷发的岩浆。
  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,慢慢的随着鬼魂前行。
  而那些鬼魂视乎对这种场景非常的满意。
  我想它们在心里上,已经接受了现实,认为自己只要能爬上山的,对他们来说,已经不错了,总比被岩浆焚化好的多。
  而我的眼睛像x射线似的,在那群鬼魂里来来回回的穿梭。
  我原以为会看见,伴随着我童年的一个梦的风铃,和我人生的第一个女人陈妮娜。
  当我目光在各种惨死的鬼魂脸上搜索的时候,却没能如愿。
  我怀着一种失望的心态,在老头的引领下出了山凹。
  突然一股要耀眼的阳光撒在脸上,那阳光温柔而细嫩像少女手一样。
  我跟着那老头来到悬崖边,那老头面无表情的指着悬崖下说:
  “跳下去。
  我愣愣的望着他眼中充满的疑惑。
  那老头一把抓住我的手,用力一甩,我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。
  我以极快的速度坠落。虽然我知道自己此时在梦境里,但是这场梦真实让我无法分别现实和梦境。
  那老头站在悬崖上。是笑非笑的望着我。
  它那光滑的头和满满折子的脸正慢慢的变小,随后完全的消失。
 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突然会飞了。
  我视乎很享受。这种重力给我带来的快感。
  那风水呼呼的在我耳边回响,我那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,我感觉此次的风象一把剪刀正在剪断我的头发。
  随后我降落的速度越来越慢,直到悬在半空中。
  那一刻我像一个在太空中失去重心的宇航员在空中飘舞。
 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把我卷了进去,紧接着又是一阵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。
  而此时我下降的速度明显加快,不知过了多久。
  一道闪电,视乎把天际劈开了一道大口子。
  短暂的明亮后,四周又恢复了死寂。
  此时的我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到了一条环山公路边。天空雷声轰隆不时有闪电凌空霹雳。
  随后天空中硕大的雨珠,像倒豆子一样呼呼啦啦的往下落。
  我知道此时我已经进了事发现场。
  接下来,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曾经已经发生的过的。
  我清楚的知道,从现在开始,不管我看见什么,那都是发生过的。
 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,了解事情的真相,稳定心态,不让自己被眼睛所看到的东西。而影响情绪。
  黑暗中,离我不远处,一个蹒跚的中年男人喝的醉醺醺的那中年男人。一步三晃前行。
  那人视乎对暴雨的蹂躏视乎早已无所谓了。
  他个子不高,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。
  那外套破破烂烂的。有些类似披风一样的大衣。
  那人手里握着一个酒瓶,时不时扬手喝两口。
  从环山公路的路标上看,这条路应该是叫扼龙湾地段。
  扼龙湾位置处在。煤山西南往阳赐县城去的,最偏僻的一条山路。
  这条山路全程7.8公里。是一条阳北市通往阳赐县的老路。
  这条路地势险以山路陡峭著称。
  早年阳北市发现煤山有煤矿资源的时候,这条路是阳赐链接阳北的运煤的唯一的一条路。
  那时候阳北市开始发展。阳赐县是阳北市的重镇,那时提出的口号是要强富先修路。
  但是当时那施工水平,显然无法达到现在重车安全通行的标准。
  再说拉煤重车重大几十吨,再好的路也经不起这货车压。
  而且扼龙湾山路崎岖弯度跨幅之大,在半山腰有四个急转坡道。
  山道陡峭,坡度大,而且山道狭窄,一遇到夏季暴雨期山石滚落,车毁人亡的事经常发生,不是在部队里开过军车的老司机一般不敢过。
  这条路在当时被人起了一个颇有名的名字叫扼龙湾,其意思就是龙都过不了这条山路,可想而知这条路的险峻程度。
  后来为了安全,阳北从重新开辟了第二条通往阳赐县城的国道。
  渐渐的扼龙湾就荒废了。
  随着阳北市这几年的高速发展,市政府又在在梅山东山峰,架起一座跨山,火车汽车两运的大桥,从此以后扼龙湾完完全全的无人在走。
  但是这新架起的高架桥,比扼龙湾回阳北市,要远四十公里的路程,而且一路上查超载的稽查点比较多。
  一切货车司机为了省油费和超载,还是放着宽广安全的路不走,铤而走险过扼龙湾。
  有时候政策是好的,但是碰见一些投机取巧的人,也颇为无奈。
  也就是这种投机取巧的思想,又让平时荒废的扼龙湾山路,一到夜间顿时开始热闹。
  望着路牌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些不对劲,而且这条路就和那个中年人,我们两个,周围除了漆黑的死寂寞和那呼呼啦啦的雨水声。
  山雾弥漫丛山峻岭之中,视乎透露着一种诡异。
  而我眼前的那个中年人,从他的穿着上,我看视乎更要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乞丐。
  那人显然看不见我,我就跟在他的身后不足几米。
  那人视乎活的逍遥自在,一路上喝着小酒,哼着戏曲,摇头晃脑的自娱自乐,视乎这大雨对来说,更能抒发他的唱戏的雅兴。
  天越来越黑了,那乞丐依然慢悠悠的顺着山路前行。
  突然对面半山腰上,一连串耀眼的大灯印亮整个半山腰。
  没过十几分钟,一群成群结队的大货车,顺着盘旋陡峭的山路迎面而来。
  乞丐视乎对这种夜间超载的货车见怪不怪了。
  他一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,摇头晃到的横在路边走,但是那些货车改装的疝气大灯却把路面照射的亮堂堂的。
  货车司机显然不想和这种不要命的人一般见识。
  那些货车逐一刹车慢慢的绕过他,有些司机竟然要开车窗玻璃辱骂他,对他吐口水。
  那乞丐视乎在醉酒的状态下,他不仅不生气,反而非常的得意。
  他回头望着那群下山的货车,竟然又在路中间扭起了秧歌。
  他一步三跳的在路中间,走了老长一段距离。
  没过多久又是一队货车,从山上呼啸而下。
  而此时那乞丐,正好走到扼龙湾第一道急转弯坡道。
  然而巧合的是,一辆正慢悠悠的小轿车慢悠悠的上山,那小车的速度极快,车里坐车三个人,其中一个坐在副驾驶的男人,对着骂:“日你吗的,你早死是不是?
  那小轿车的人虽然骂他,但是依然把车速减了下来。
  在经过扼龙湾第一个弯道的时候,小汽车的司机视乎看到了,正在源源不断下山的货车队,但是那小车的远光灯却异常的光亮,大货车车队在会车时候,也就那短暂几秒中的视觉盲目。
  小轿车车和第一辆大货车会车后安全的通过,但是后面第二了货车显然正在大转弯,而且汽车的速度极快。
  而此时那个乞丐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。暴雨在货车挡风玻璃上,快速的击打水珠。
  我亲眼看到那个可怜的乞丐,手里的酒瓶瞬间飞了十几米,哗啦一声摔的粉碎。
  那乞丐被第三辆货车直接卷入轮下。
  而那辆汽车显然是重车,车斗上拉着满满一车斗的煤块。
  那重车先轻微的晃荡连最基本减速都没有,就直接从那乞丐身上碾压过去。
  紧接着是第二辆,第三辆,第四辆,直至第五辆汽车完全碾压。
  惨淡的雨水毫无怜悯之心的冲刷着,那具已经被碾压成人皮的尸体。
  那血淋淋的肉,已经和漆黑的沥青路融为了一体。
  那鲜红的血浆正源源不断被雨水缓缓不断的往山下流。
  随后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黑色身影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  他仇视坐在路边,望着又一队货车,反反复复的在自己的遗体上再次的碾压。
  下了一夜的大雨,清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,太阳慢慢升起,路边野草嫩油油的枝叶上,水珠晶莹剔透。
  一只野狗视乎闻到了什么丰美的味道,跑了过去,咬着一块肉皮把它从沥青路上拽了出来,狼吞虎咽的吃完,有捡了一块。一辆汽车鸣笛那野狗叼着一块肉皮就路边的草丛里跑。
  ,随后太阳的升高,气温开始升了起来,那具尸体此时已经变成一块淡红的疤痕覆盖在沥青路上。
  在阳光的暴晒下,一股股热浪升起,融化的沥青路象一只烤熟的鸭子,流着那黑黝黝的汁液,完全的把碾压成纸一样的遗体完完全全的吞没。那死者的灵魂望着自己那不成样子的**,他最终无奈的选择了离开这个伤心之地。
  然而它却不知我就一直跟随者它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