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七十八章 殡仪馆后区的爆炸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离老远就闻见中弥漫着一种刺鼻的煤气味,那气味在微风的浮动下,时而浓烈时而清淡,若有若无。◎,
  我们三个一前一后的下车,我一下车右手猛然间像触电似的一阵抖动。www@22ff@com
  也许就在那一瞬间我视乎发现,失去已久的煞气自尊,砰然间又让我回到了从前。
  我又一次确确实实的感受到煞气之尊在提示我。有些常人无法看见的东西的存在。
  我一把抓住王飞翔说:
  “王叔,浩子不对劲。
  王飞翔扭头眼皮一紧盯着我问:“什么不对劲。
  正在这时,两个穿着交警服装的中年男人便走了过来。
  其中一个高个子警察把手里的执法仪别在肩章上,从兜里掏出一包烟,给我们仨一人发了一根烟。
  高个子警察面无表情的盯着王飞翔,那他显然一夜没有休息,一脸的疲惫。
  王飞翔盯着高个子警察问:“车上几个人?咋撞成这样?
  高个子警察憔悴的脸上,眉头一皱长叹一口气说:
  “估计是酒驾,而且车速最起码在100码以上,要不然也不会撞成这样。
  高个子警察说完,又指着不远处那漆黑的刹车线说:
  “这刹车间距这么长,我的人勘查了半天,我就想不明白,路面这么平滑,而且路灯照的亮堂堂的,这车是怎么能能撞桥墩上的。
  王飞翔歪着脑袋提了一口烟,弹了弹烟灰,那细微的烟灰随风飞扬。他指着桥墩顶上的摄像探头说:
  “那不是有摄像头吗?这单方肇事好处理,问题是这尸体在车里。不好弄出来,这是个事呀?
  要不你先联系消防把尸体弄出来?
  那高个子警察面露难色的说
  :“我刚才打电话已经向指挥中心汇报过了。指挥中心的意思是,让你们先把车和尸体到殡仪馆,在殡仪馆拆解。
  刚才急救车看过现场了,确定车上的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。
  这消防过来没有,没个把小时顾忌人也弄不出来。
  这是阳东二桥,下了桥就是四忧中学,指挥中心的值班王局长,考虑怕上学的学生见了这场面害怕,就让你们先弄回去。
  等天亮了在和你们单位沟通。
  高个子警察说完。王飞翔为难的抠了抠耳朵说:
  “这,,有些不符合规矩啊?
  高个子警察笑着说:
  “有什么不符合规矩的,都是为民办事。
  规矩是人定的,毕竟这场面太惨烈,你看天都亮了。
  一会上学的学生该去上早自习了,你就行个方便,我儿子上次就看了一张我拍摄的事故现场,吓的一个月精神恍惚。整天夜里说胡话。
  飞翔咱俩这是老关系了,你就行个方便。
  王飞翔一听那警察说的于情于理,撇了撇嘴说:
  “都说你们交警队的都是吸别人的烟,自个从不发烟。看来你这根烟也不是好吸的,哎,早知道我就不接你的这根烟了。
  好吧!就按你们说的办。
  那警察一听王飞翔同意。献殷勤的从兜把那半包香烟塞给王飞翔说:“谢了老哥,手续我过一会给你送去。
  王飞翔点了点头。接过出警登记本。
  虽然不情愿,但是人家既然这样说了。他也不好驳那警察面子,便硬着头皮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  随后开拖车的两个男人轻车熟路的把,那辆挤成铁块的小汽车用吊钩拴住,随着一阵刺耳的电机声,那辆面无全非的小汽车,慢慢的被挂钩往拖车的后斗上拽。
  果然如那个警察所说的那样,汽车内的那具遗体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团,血水顺着公路哩哩啦啦一直延伸到拖车上。
  因为那几个警察一直站在我和仨个身边,我也没有办法向王飞翔和郭浩说我能感知灵异存在的事。
  一上车王飞翔便给老蔡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们安排人在后区等着。
  返回殡仪馆的路上天蒙蒙亮,一路上开始有起早的行人。
  拖车开的跟飞的似的一路狂奔。
  在车上我把在事故现场我能感知灵异东西的事,和王飞翔郭浩说。
  郭浩脸色沉重的望着我。
  王飞翔视乎一点也不相信。他竟然一边开车一边摸我的额头,问是不是又犯病了。
  那一句玩笑话,把我呛了个半死。
  我知道自从李威助手小马把他在殡仪馆后区我疯狂的一幕拍下来后,不管我怎么解释,整个殡仪馆的人视乎都认为我是个脑子不正常的人。
  人最郁闷的就是明明自己说出来的是实话,却没有人相信。
  索性我td也不在说了。
  交警队的拖车把报废车扔在殡仪馆后区,那司机连我们一根烟都没吸,就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  王飞翔愣愣的望着拖车骂:“我日大爷,看把你吓的,就尼玛这心里素质,还开锤子的拖车。
  郭浩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说:“王班副,人都j
  走了,你骂他能听见吗?你说你可是找不完的事,半包硬中华就把我们卖了。
  这下倒好,这大热的天尸体弄不出来,我们早上咱咋下班。
  老蔡听到郭浩嘟囔这话,心里的怒火瞬间撩拨了起来。
  自从我们回来后,老蔡和富贵,富强,田峰他们四个一人手里提着一铁棍,在汽车的周围徘徊了好几圈却无从下手。
  老蔡为人小心谨慎,这些年他见到过的孬人太多,这大夏天气温升的块,如果死者的家属一大早赶到殡仪馆见尸体还在车里,而且尸体还挤成这个样子,不鸡蛋里挑骨头大闹殡仪馆才怪。
  我们殡仪馆工作人员的职责就是,搬运保存尸体。
  我们一旦在交警登记本上签字,就代表我们对遗体签收负责。
  王飞翔自知理亏,他头一耷拉蹲在旁边也不吭气。
  那一刻我才明白,为什么在事故现场王飞翔调侃那警察,说那警察的烟不好吸。原来这里面还存在这么多的道道子。
  而此时我敏锐的闻到一个液化气的味道,那味道越来越浓。
  也许老蔡骂王飞翔的时候,吸引了我们所有人注意,谁也没有在意这气味来自哪里。
  在事故现场的时候,我就问到液化气的浓重的臭味味,但是当时风一吹,气味就淡了些,但是在殡仪馆后区却越来越浓重。
  我猛的一个机灵,想起阳北市的出租车和公交车用的就是液化气动力,难道这个报废的汽车后备箱里有液化气罐。
  然而就在这时,我的右手猛烈的抖动,我感觉整个右臂的血液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,
  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全身汇集的右拳头上。
  此时的老蔡就站在不远处的门车边,他把铁棍往地上一摔对着王飞翔吼:“飞翔,你是傻子吗?这尼玛咋把尸体弄出来。
  在现场为什么不让交警队的联系消防。
  我们这几根撬棍,咋弄出来,如果暴力把尸体弄出来,一旦尸体被肢解了,家属来闹我们咋办。
  这种担责任的事,你干了几十年,能不懂?
  老蔡话没有说完,一道浓弱蓝色光线,以放射式象光速一样,王汽车后备箱汇集,我一个箭步走了上去,一把搂住老蔡吼:
  “快撤开,,,,,,说时迟那时快,那团蓝光瞬间包围面无全非的汽车。
  哗啦一声,凝聚成一团火焰。
  此时除我之外所有人惊呆了,他们显然没有遇见这种场面,一时间那辆黑色汽车象一个巨大的火团熊熊燃烧。
  我们几个慌不择路的开始各自奔逃。
  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整个汽车在爆炸中被弹飞了起来,随后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  我望着那火光冲天的汽车,一个人形的火人,慢慢的从车内爬出来,。
  那人显然不是正常人,如果正常人在火焰中一定被烧的浑身打滚。
  但是那人形火焰,从车内爬出来后,竟然抖了抖肩膀。
 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四周望了望。
  随后把目光定格在我身上,我和他不过几十米的距离,但是他却选择无视任何人,只盯着我看。
  一股寒气从我背后升起,那刺骨的寒气我再熟悉不过了。
  我知道此事的煞气自尊就在站我的身后。
  那火人视乎意思到了危险,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。
  老蔡和王飞翔愣愣的站在那,此时的老蔡吓的脸色煞白,自言自语的说:“这下完了,尸体烧没了。
  王飞翔倒是比老蔡镇定的多,他短暂的震惊后喊:“富贵,狗子,田峰。
  不远处,富贵从花丛里爬了出来说:“王班副我在这呢,随后田峰,狗头,也跑了过来。
  王飞翔瞅了我们所有人一眼口气紧张的说:“人没事就好。这时候门岗室值班的老胡也跑了过来指着那燃烧的汽车问:“这,,这,,咋回事!
  老蔡气喘吁吁的说:“还能咋回事,汽车后备箱里有液化气,幸好我们人没事。
  老胡一脸迷茫的说:“这汽车里咋还有液化气罐。
  王飞翔显然不想和老胡多说废话,他径直走向燃烧的汽车。
  老蔡此时早已经吓的腿软,他喊:“飞翔你不要命了,让它烧一会吧!别过去。王飞翔哪里听的老蔡喊他,速度极快的跑进停尸大厅,提了个灭火器出来,对着起火的汽车一阵乱喷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