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七十二章 凡是要慢慢的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沉思片刻问:“我和房辰没有一点亲属关系,更没有血缘,单单只凭房辰签订我这个协议,不会这么容易吧?
  狗头嘿嘿的笑起来说:
  “我就猜着你会这么想,这你就不懂了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www*22ff*com
  房氏集团是私有股份制,房天膝下,只有房辰和白雪,两个孩子。
  而房辰本人又是房氏集团的名正言顺继承人。
  有唯一继承权的白雪人在加拿大,聂颖死后。
  房辰妹妹白雪就对房辰放过狠话,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阳北。
  房氏家族没有任何对产权的纠纷,全是房辰一个人说的算,而且最关键的是。
  当初房辰签订这份合同时候,不是在房辰集团开发那城区那两块的中圈套的时候,而是在我们刚夺回房氏集团。
  所以从法律效力上看,这份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,不存在任何的纠纷喝异议。
  房辰当初签订这份协议的时候,除了我们几个贴心的兄弟没有外人知道。房辰聪明就聪明在,浩天集团一直不知道这事。
  以现在的局势来看,浩天集团投资的越多,对我们来说越有利。
  就光南城那两块地皮的开发,我找人核算过,现在至少有值十几个亿,你算一下,光南城开发的那个地盘,就能分三至四个亿,这还不算房辰集团在阳北市和县城的门面,场子,楼盘。
  狗头见我满的震惊和迷惑,又补充说:
  “其实这房辰集团从房辰接手那一天,就有你的三分之一的股份。
  浩天集团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他们压根就不知道,其实房辰只占三分之二的股份,而不是全部。
  现在看来房辰的低头装孙子,其实也在卧薪藏胆。
  他已经把浩天集团拉下了水。
  而且吴浩救济房辰开发南城区的那笔钱,是以私人方式吴天晴的账户转给房辰的,不是从公司账户上过的,这是大忌。
  而且汇款的日期就是房辰和吴天晴订婚的当天。
  从这一点看。房辰伪装的太深了,吴浩压根就太不了解房辰。
  那天房辰故意在他家里骂咱们,无非是做给他的管家看。
  事实证明,他管家已经被吴浩买通了。
  房辰这步棋走的可谓是刁钻。
  我真的没有想到。房辰那么能忍,把我们几个都给涮了羊肉。
  我们被吴浩利用了,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  哎,,说实话。我现在真的有些亏对房辰了。
  听完狗头这话,我笑着说:
  “房辰不是那种可以用金钱收买的,也不可以威逼利用的。
  紫萱安顿好她,也是局中被骗的最深的人。
  狗头兴奋的说:
  “冰冰,你放心吧!紫萱的事除了我们几个知道,我没有敢和房辰说。这个时候也是最关键的时候,如果吴浩知道紫萱在我们手上,一定会给她赶尽杀绝。
  冰冰,我把万心伊接来,没有事先和你打招呼。
  做事未免先斩后奏。吴天晴故意挺着大肚子就是为了和打心理战。
  我狗头跟你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害怕吴天晴几句软话一说,你肯定会上她的当,你爱面子我们都清楚了。
  要不然我也不敢联系万心伊,这事我做的有些欠妥?
  我笑着说:“狗哥你做的没有错,今天要不是你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。你就别说客套话了,说真心话,万心伊一进门,我当时就懵了。我当时真害怕房辰给万心伊甩脸子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当时万心伊逼问房辰的时候,房辰自个都愣了,但是房辰还不是依然选择俯首称臣。
  万心伊不愧是阳北市的大小姐,那气场哪是吴天晴能比的。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人。
 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,万心伊却当着吴天晴的面,说出了我们几个最不敢说的话。
  那话也就意味着向吴浩宣战。
  在酒桌上,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房辰的表情?
  那张脸比哭还难看。
  如果按我和房辰的事先商量的那样,我们最起码要等南城二期建成。
  毕竟浩天集团全力支持房辰,他妄想把房辰当成自己的接班人培养。
  狗头说到这。苦笑着说:
  “也怪我,没有和心伊事先沟通。
  万心伊压根就不顾及房辰的处境,开始的时候我真替房辰捏把汗,如果房辰为了自己处境,顶万心伊几句,你说咋办?
  但是事情证明,房辰在面对你和万心伊这件事上,却没有这个胆量。
  房辰长大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飞扬跋扈的富二代了?
  冰冰看出来吗?我们现在就是缺少万心伊的这种果断,你难道没有发现,我们现在无论做什么事,总是顾忌重重,不是前怕狼后怕虎,一方面顾及房辰的处境,又一方面又怕得罪吴浩。
  其实男人做大事,当应不拘小节,快刀斩乱麻。
 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。不管怎么样兄弟努力了,就算败的一塌糊地,兄弟无怨无悔。
  我们兄弟几个也商量好了,只有一个请求,那就是必须接回来。
  我愣愣的望着狗头,狗头把万心伊夸的根一朵花似的,狗头说的这些,我也是心里都清楚,毕竟我和房辰之间的感情太深了。从现在的局势看,万心伊主动的宣战,会让房辰最起码少挣很多钱。
  但是从人性的意义上看,也就意味着房辰可以早日脱身。
  万心伊今天的气场确实比我敞亮,她身上的那种掌控全局的气势根本不是装出来,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气势。
  就连一向桀骜不驯房辰,也在万心伊的逼问下,俯首称臣,视乎万心伊的出场,让一直龟缩狗头,郭浩,富贵,齐浪听见了反击号角声。
  一路上富贵开个逼车,一直夸万心伊,说人家才是真正的大姐大,我们的冰哥只不过是个山寨的。
  富贵越说越来劲,但是我原本以为郭浩会顾忌我的面子,适当的敲打敲打富贵,但是郭浩也跟着他说落我,其实他们哪里晓得我心里这么想的,我所设定的这个局很大,大到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。
  但是此时万心伊的出山,无疑打乱了我的全盘计划,而我却一点都不难受,因为我可以利用房辰这件事,拉近我和万心伊的关系,路上我一直担心一个问题,那就是吴天晴吃的这个闷亏,他父亲吴浩会怎么报复我们。
  毕竟人家有钱有权,也许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我开始慢慢的懂了做事之前思前想后。
  事后我才发现,显然我考虑的这些都是多余的。
  万心伊在酒桌羞辱吴天晴的事,吴浩压根就不知道。
  从那以后吴天晴视乎消停了许多,狗头和我担心的问题一样,他从侧面打听才得知,吴天晴气的住了院,但是吴天晴却没有把她吃亏的事和她父亲说,因为当房辰面对我的时候,吴天晴看的出,房辰对我不单单是兄弟之间的尊敬那么简单。
  那一刻,房辰视乎从一只病猫骤然之间变成了一只精神抖擞的老虎。
  房辰回去以后,就直接和吴天晴摊牌了,那意思如果浩天集团再敢给我们耍什么花样,他房辰宁愿什么都不要了,净身出户,也和她死磕到底。
  人性往往就是这样你硬我软,房辰虽然这么说,其实也是再赌吴天晴先服软。
  当吴天晴见房辰我们那顿酒席后,视乎和她动真格的了,她确实收敛了许多。
  毕竟她现在挺大肚子,她害怕房辰真的不要她了,人一旦被人抓住软肋,做事就往往不能冷静的看待问题了。
  从这一点看,我想,吴天晴的强硬是装出来,其实她心里非常的空虚。狗头真是把人性的弱点,把握到骨子里。
  他知道我这人爱面子,尖酸刻薄的话说不出口,有房辰夹在里面,我对待吴天晴一定步步忍让,要不然也不会连续的把郭浩,齐浪的场子,和狗头的顺达一起让出去。
  视乎从那件事后,吴浩再也没有对我的sy酒吧有进攻的意向。
  然而我却接着这个机会,和万心伊开始接触。
  我们视乎像刚认识的男女那样,每天晚上聊微信粥一聊就到深夜,但是一旦谈到更进一步,万心伊就会找理由吧话题绕开。
  我对万心伊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  因为每天和万心伊聊到深夜,每次我去值班,蔡大爷,王飞翔他们见我双眼黑的跟熊猫一样,总会阴阳怪气的拿我开玩笑说什么,年轻人注意身体,不要以为子弹不穷无尽,早晚有打完的那一天。
  他们跟两个老顽童似的,毫无顾忌的拿我开唰,而且还是当着我父亲面,这多少有些让我尴尬不已。
  但是我却没有任何办法,因为他们是长辈,我作为小辈不能不敬。
  我们五组的出车,基本是我和郭浩,狗头,我们三个。
  五组自从狗头和郭浩来上班,又开始从新分班了。
  我和狗头,郭浩负责出车,遗体拉回来后,直接交接给富贵田峰消毒,丁玲负责登记,手续办齐后,进柜,等待入殓。
  我们三个出车,狗头负责装老干部,毕竟他比我们两个年轻大,那张脸又比我显得沧桑,而且不会像我和郭浩那样爱面子,拒收人家红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