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和房辰的区别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另一方面,我越是隐忍,吴浩越是得寸进尺。..om
  言情首发
  他试探性的对我sy酒吧提出收购,我张口就是一千万。www!22ff*com
  吴浩的手下一听我漫天要价,一句话不说就摔门而出。
  其实这酒吧连300万都用不了,我不过是在刺激吴浩,因为吴浩已经扬言他势在必得。
  他对外还说什么,那酒吧就是他女婿的,只不过交给我搭理,如今却被我占为己有,他到处辱我的名声,妄想利用流言蜚语攻心战,让我放弃酒吧。从这一点看,吴浩对我的脾气还是做过功课的。
  双方对垒最怕的就是对手,知己知彼。
  其实说真心话,当吴浩开始清洗房辰身边的兄弟时,我已经做好了全面蹦盘的准备,我的这步棋下的很大。
  那就是放弃兄弟用血换回来的房氏集团,来构建我所设想的事业。
  因为我想把我们这群老兄弟洗白,毕竟我们不是流氓,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,而不是人家嘴里的混混。
 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,有人利用自己的知识和学问,改变人生。
  但是我们这群兄弟,一没有知识,二没有技术,怎么生存,难道就每天狼藉在tv靠看场子为生吗?
  虽然外人看着光鲜,牛逼,有面子,其实我们最清楚,我们一无所事。
  殡葬生意虽然辛苦,但是却一本万利,如今的社会讲究排场,面子。而且
  我还有这个资源,我本身就是殡仪馆的人。
  我丁姥爷又是殡葬业的泰斗。如果我举旗弄个殡葬服务公司,丁姥爷随便介绍一些生意。就够我起步了。
  但是狗头,他们显然不理解,他们认为干殡葬业丢身份。
  毕竟狗头,和郭浩曾经也是阳北市房氏集团的四大金刚,但凡道上的混混,哪个不认识他们。
  如果干起殡葬业,人家会这么看他们。
  所以我必须动点脑子,放任吴浩的进攻。
  但是我更清楚,sy酒吧是我的最后一块阵地。换言之这个酒吧,如果再失去了,我tmd真的就是被人锁死了脖子。
  我一直在犹豫,徘徊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徘徊。
  如果进攻房辰两头受气。
  如果继续防守,酒吧还给吴浩,我的最后一张底牌也就打完了。
  房辰的处境很艰难,我特能理解他。
  房辰喜欢的是那个大学刚毕业,考进阳北报社的实习小记者,但是却不能保护她。
  房辰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孩。在吴浩的淫
  威下,犹如一只被绑在案板上待宰杀的羔羊,却不能去救她。
  我听狗头说,那可怜的紫萱老家是阳赐县苗家镇的。出生在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家庭,姐妹三个,她是家中的长女。
  父母背朝黄土面朝天。种了一辈子的地,供这个女孩上大学。
  也许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紫萱也争气。
  传媒大学毕业后,她通过自己的努力。以优异的成绩过关斩将进入阳北报社。
  但是却因为房辰,让自己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。
  吴浩最让我不能容忍的事,他竟然把安排一群泼妇到紫萱老家,那一个闭塞的村庄去闹。
  而且还有鼻有眼的骂那紫萱是小三,贱人,道德败坏勾引有妇之夫。
  紫萱那老实巴交的父母,哪经历过这种人。
  庄家人的耿直让紫萱的父母,不论青红皂白就把紫萱赶出了家。
  紫萱回到阳北市后,才会选择在房辰家割腕自杀。
  那单纯的女孩用自己的死来证明,自己的清白。
  但是酒后失去理智的房辰,对着我一顿发泄,让紫萱误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。
  那天我和狗头离开后,紫萱偷偷的离开了。
  房辰比我心狠,他在紫萱离开后,却没有找她。
  而是把这所有的仇恨转接到吴浩身上。也许从那一刻开始房辰就在心里下定决心,要让吴浩付出代价,所以房辰才会在紫萱离开后,和吴天晴订婚。
  紫萱走后的几天,她视乎听说了阳北市的房氏集团国民老公,房辰和浩天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订婚的新闻后,气急攻心晕倒在大街上。
  此时她已经小产了,在阳北市举目无亲的紫萱给狗头打了一个电话,因为她实在找不到朋友可以借钱。
  当狗头说,他把紫萱送到手术室,望着那冰冷的手术椅他吓坏了。紫萱手术时,隔着几道门他都能听见紫萱撕心裂肺的惨叫,吓的他腿都是颤抖的。
  紫萱手术后,不愿意在医院住,狗头无奈只能把她安顿在富贵家。
  毕竟他是个大老爷们,也不方面,那段时间狗头寸步不离的守着紫萱。
  狗头自嘲的笑开玩笑说:“连自己娘都没有这么伺候过,谁叫是兄弟造的孽呢?他当哥的不问这么办?
  狗头虽然紫萱的时候,那表情视乎像活雷锋式的,但是我看的出,他每次说紫萱的时候,眼睛特别亮。
  我最害怕的就是,狗头别因为长时间的相处和紫萱好上了,那可就犯了大忌。我旁敲侧踢的敲打狗头,狗头听的出,一直咧着嘴说:
  “我狗头是那样的人吗?如果你再说,那我以后就不去富贵家了。
  我一听狗头说着,笑了。
  然而就当我准备把狗头送到富贵家,打麻将的时候,却意外的接到房辰的电话。
  我把电话拿给狗头看说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!不接他的了。
  狗头一脸严肃的说:“接吧!这都半年没有联系,一定遇见什么事了。
  我冷笑着接通电话。
  房辰在电话里,约我明天在阳北市皇冠大酒店,而且更为讽刺的是,房辰约的,那个房间竟然是我和万心伊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楼顶旋转餐厅。只不过曾经的皇冠大酒店,此时已经被房氏集团收购了,改了个名字就太平洋大酒店。
  当我告诉狗头房辰约我明天见面后,狗头习惯性的眼一眯,揪着那稀稀拉拉的胡子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  第二天中午,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什么原因,我进入一楼大厅的时候,我心里可谓是打翻的调料瓶,什么滋味都有。
  乘电梯上到楼顶时,一进包间我就感觉不对劲,那是我第一次见吴浩的女儿,吴天晴。
  也许是知道吴家对紫萱的伤害,我视乎特别的反感,此时的房辰和吴天晴,我感觉他们此时就是一对批着人皮的狼。
  我和房辰最本质的区别就是,我没有房辰那么冷酷和对人情世故的现实。
  如果我和房辰换一下身份,我tmd绝对做不到,为了家族的声音,放弃心里面爱的人在一起,那可怜的紫萱无家可归,受这么大的罪。
  那是我第一次见吴天晴,她长着一张精致的锤子脸,搭眼一看不难看出,是那种长相特凶,又厉害的女人。
  她穿着一件咖啡色的长款外套,淡红色的头发自然下垂的落在衣领上,虽然没有化妆,但是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。
  吴天晴挺着大肚子靠在沙发上,她一见我进来,艰难的扶着沙发站身,按理说此刻房辰应该扶他起来。
  但是房辰却漠然的一动不动,和我点了点头,算是客套。
  房间里就我们三个人,却已经上了满满一桌子菜。
  我装着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猥琐样,连最基本的利益客套都没有,就走到桌子面掀开酒桌中点上的一个,金黄色不锈钢盖子,往里伸头瞅了瞅说:
  “这老鳖大呀!是野生的吧?我靠,这里面的小蛋,是老鳖蛋吗?
  吴天晴一见我这副个鸟样子。
  她脸色瞬间黑了下去,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瞅半天。
  那表情视乎在惊讶,这房辰认识的都是什么人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
  我一点都不在乎,也管她这么看我,把桌子上的菜肴的盖子一个一个的掀开,嘴里嚷着:
  “房辰,不错呀!这菜杠杠的,都是硬菜呀!
  房辰撇嘴笑了一下,说:
  “韩冰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吴天晴。
  我装着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,急忙走过来笑着说:
  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
  我说着去握吴天晴的手。
  吴天晴毕竟出身豪门,她倒是礼仪性的伸出手。
  我握着她的说:“这小手,有钱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,细皮嫩肉的,一抹就知道没有干过活,你这张脸咋那么尖,看到你我想起了,小时候看过的金刚葫芦娃里面的女蛇精,房辰你真有眼光,取了个韩国女明星回来。
  吴天晴目光恶毒的瞪了半天,一把将手抽了回去。
  我笑着说:“对了,不好意思,我手脏,早上刚从河里捞出一具腐尸,忘了洗手,不好意思啊!房辰,你们这洗手间在哪呢?
  房辰强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,指着门口的小门说:
  “就那。
  吴天晴绷着脸,象亲口吃了一坨屎似的,盯着我。
  我进卫生间,水龙头刚开发,就听见吴天晴用一种愤怒的口气说:
  “房辰,你看你认识的都是什么人?这就是你嘴里义薄云天的大哥吗?他就一乡痞,但凡有些教养的人能会这么粗鲁?
  房辰,我警告你!你认识这种人就是在辱没我们吴家的身份。
  sy酒吧必须收回,大不了我们多给他一点钱,这样的人,我们最好不要挨。
  你看看,一点教养都没有,这种人我和他说一句话,都感觉低身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