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六十五章 她竟然装着不认识我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们就那么彼此沉默着,房间内的气氛视乎异常紧张。
  我独自一杯又一杯,灌着那苦涩的洋酒,望着姗姗那张面无表qing的脸。我视乎明白了一句话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22ff。com
  面对这个什么话都不愿意说的女人,我视乎感觉,她和我在包间的多呆一分钟,就是对我一种莫大的讽刺。
  我世态炎凉的说一句“你走吧?从今以后我不想在tmd看见你,你最好以后躲着我,滚。
  话一说完,姗姗失魂落魄逃一般的出了包厢。
  姗姗出去后,没过多久,狗头他们一行人就进了包间。
  狗头见我一个人坐在包间内,献殷勤的凑我的身边说:
  “冰冰,今天咋这么有闲qing雅致,大老远跑到莆田县来耍?
  我面无表qing的,抽出一根烟在桌子上敲了敲,把砸严实的香烟塞进嘴里,狗头掏出打火机给我燃点,我推他的他的手,自己的漠然点燃。
  狗头有些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。我一个细微的动作,狗头是个聪明人,他不会看不出来我心里憋着气。
  他们几个,见我,脸se沉重,没有一个人敢说话。
  我们就那么gan坐着,我吸完那根烟后,把烟蒂用劲按灭在烟灰缸里。
  我扫了一眼他们说:
  “你们这点子人,一个比一个猴精,tmd我要gan殡葬公司,一个二个吓的躲起来,一听我到ktv。一个二个立马现身。
  还好,今天我不是为了殡葬公司。如果今天我被人家打倒了,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。我对你们几个真是无语。
  富贵笑着给我戴高帽说:“冰哥骂的对,哎,狗头,浩子,齐浪他们几个吊人,听说北城新开了一家洗浴中心,说里面的技师活好,非要去尝尝鲜。富贵一说这,郭浩。齐浪立马不乐意了。
  我见他们又要调侃,也懒得听他们废话,摆了摆手说:“别tmd废话了,说正事。
  他们一听我说正事,立马围了过来。
  我扫了他们几个一眼说:
  “万心伊就在这个场子里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的她,我来这不是为了消遣,而是想把她接回去。
  狗头小心翼翼的望着我问:
  “冰冰,心伊在这个场子里,是股东还是?
  我此刻也没有必要再忌讳什么了。便脱口而出:
  “哼,,落魄的凤凰不如鸡,她还能gan什么。gan的是陪酒小姐。
  我此话一出,郭浩盯着我说:
  “冰冰,不可能?心伊绝对不会是那种人。
  我冷笑:“浩子。不仅你不相信,我tmd刚开始的时候。也不相信。
  但是事实
  i的让你不得不去相信。
  而且我刚才已经套出,看包间的少爷的话。万心伊此刻就在这个场子里最大的北京包厢内,而且在陪这个店的老总,一个姓谷的老板。
  如果是我以前的脾气,我一定二话不说冲过去了,宰了那群孙子,但是理智告诉我,我不们混混,不能这么做。
  毕竟没有人
  i万心伊,完全是她自己自愿。
  人tmd活到这个份上我也是服气了。当初陈妮娜是为了生活的
  i迫,但是她万心伊是吗?
  她万心伊是在作孽自己,也是在变相的折磨我。
  幸亏这是莆田县城,不是阳北市,如果在咱阳北市的场子里,万心伊沦落到如此境地,我tmd应该一头扎源河里死去。
  我说到这,痛苦的低下头。
  狗头长叹了一声说:
  “好了,冰冰别说了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心伊你又不是不了解她。她这么做,还不是应该你。你说你当初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撂的那句狠话。她能受了吗?
  毕竟在戒毒所里,那地方我听说真tmd不是人呆的地方。万心伊张那么大,几乎没有受过什么罪,你说她心里能不难受吗?
  好了,冰冰,我们接心伊回家吧?家丑不可外扬,先把万心伊弄回阳北再说。
  我豁然的站起身说:
  “狗哥你说的这些我心里都明白,但是一想到万心伊卖唱陪别的男人喝酒,我tmd心里就像被刀子捅一样。
  说真心话,我心里真的很难受。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自己做的孽,就算哭着也要自己办!我们过去接她吧。
  随后我们几个人出了包间,直接上了三楼,在服务员的指引下,我们四个到了北京包间的门口。
  通过包间房门的那圆形玻璃窗,我一眼就看见了,坐在沙发正中央的万心伊。
  此时的万心伊穿着一件咖啡se绒毛的风衣,安静的坐在一个吃的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身边,优雅的夹着烟。
  那胖男人一脸的福态,拿着话筒正在唱一首老掉牙的莫斯科的郊外,而他的另一只咸猪肉搭在万心伊的肩膀上。
  此刻的万心伊,面无表qing的盯着包间内的电视,我看的出,她极其的不适应这种场合。
  她的那张脸虽然她化着,浓浓我未曾见过的烟熏妆,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  望着她那张象尸体一样白皙的脸庞,我猛然间推开们闯了进去,然而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瞬间。
  万心伊微微的把目光投了过来,四目交叉,爱恨qing仇所有的感qing全部浓缩在眼神里。
  万心伊那细长的睫毛逐渐的拉长,她的面部肌肉视乎瞬间僵持在那。
  她半张着嘴惊愕我的望着我。
  也许我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我站在门口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,我原以为,此刻的万心伊会哭喊着冲过来,扑到我怀里,告诉我,其实她一直再等我,而我也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搂着她离开,告诉她我再也不会伤害她,我要照顾她一辈子。
  那排练无数次的对白,在此刻竟然是我的白日做梦。
  事qing远远不像我所料想的那样。
  万心伊在短暂的惊愕后,竟然选择一种漠视,又把目光移向,那播放着莫斯科的郊外的电视上。
  她视乎对我到来,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样子视乎从来就不曾认识我。
  包间里,男男女女一共十几个人。
  一个坐在沙发最右侧的中年男人,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盯着我问:
  “你们找谁?
  从说话的那人表qing和语气上,他视乎以为我们几个是走错了房间。
  或许当那个中年男人问完此话后,我们应该退出去并把房门关上。
  但是显然,我不是走错房间的酒晕子。
  我紧咬着牙关,痛苦的摇了摇头,望着天花板,长出一口气,低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指着万心伊说:
  “万心伊,你tmd是喝酒喝傻
  i是吧?
  房内所有人瞬间把目光移向万心伊。
  房间内瞬间冷场了,那个拿着话筒的胖男人,尴尬的把话筒扔在桌子上,快速把搭在万心伊肩膀量我,随后又扭头瞅了一眼万心伊。
  那胖子视乎在等万心伊给他一个解释。
  万心伊微微的抬起头,一脸歉意的对那胖子说:
  “谷总这几个人,我不认识他们?我看他们压根就不是来找我的,他们是不是别的场子眼红,嫉妒我们店刚开业生意好,来闹事的。
  万心伊此话一出,那个坐在沙发最边上的中年男人,和另外两个男人,蹭的站了起来,刚要过来。
  郭浩一个箭步冲进去,用他那随身的小刀子,顶着离他最近的一个男人的肚子说:
  “你妈
  i,敢动一下试试看。
  那中年男人一愣,举着手说:“哥们,你这是,,,,gan什么?
 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,自己一个冒失的动作,会让我身后的郭浩反应这么大。另外两个刚站起身的男人,又老实的坐了下来。
  从这一点上来看,在这个房间内的所有人,显然不是道上混。
  郭浩之所以会提前亮刀子,也是久经沙场学出来的经验,毕竟我们人单势孤,又在人家场子里,如果不用士气震住对方,我们的处境很危险。谷总见郭浩亮了刀子,愣了一下,笑着说:
  “你们这是gan什么,有话咱好好说。
  我指着谷总说:“我来的目的,就是带我的女人回家。
  她以前是什么身份,我想你也该知道。
  事先声明,我不是针对你们场子,这一点你要搞清楚。
  如果你们想玩花样,我劝你还是断了这个念想,我既然敢来,就不怕你们搞我。
  到到时候,在你场子里见了血,大家都不好看。
  谷总听我说这话,视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。
  他撇了一眼万心伊说:
  “心伊,既然人家是来找你的,我想你们年轻人,最好还是自己解决吧?我这店是开门做生意,有事你们好好的谈,把问题解决了。
  万心伊绷着脸站起身,走了过来,她默然的经过我,就要出包间的时候。
 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说:
  “等一下,我和谷总还有一些小事要解决。
  万心伊知道我xing格,她盯着我问:
  “你还想gan什么?
  我一把扣住万心伊的脖子,将她拽到我的面前说:
  “你是老子的,别人动你一手指头,我心里就不爽。
  我说完,松开万心伊走到总谷的面前,给他旁边的一个男人使了一个眼神。
  那男人视乎非常的惧怕我,急忙给我腾了一个座位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