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六十三章 去找万心伊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那警察大约四十多岁,张着一张国字脸,他显然认识李俊。︽,
  李俊一进办公室,那人便客气的招呼我们坐。www@22ff%com
  随后给我们倒了两杯水,和李俊一阵客套后,又询问了一些李俊的家事,便主题的问我来找他的目的。
  我简单的和他说明情况后。那姓彭的警察眉头紧皱的盯着我看了半天。
  便打了一个电话,几分钟后来了一个中年女警察。
  随后那女警察把我们带到一楼的社区民警办公室,因为事先有彭副所长的介绍,那女警察对我们格外客气。
  那女警察从电脑里,把万心伊的资料拉出来后,却没有给我们,而且一脸严肃的问我和万心伊是什么关系。
  当我说出,我和万心伊是夫妻关系的时候,那女警目光锐利的在我脸上,一阵的扫射,看的我心里挺不舒服的。
  那女警察用一种不屑的表情把单子递给我说:
  “这是万心伊上个月的尿检报告,和联系电话,我只能提供这么多。
  我愣了一下,瞅了一眼李俊。
  李俊视乎也很意外,他笑着开始拉关系说:
  “我父亲是市局治安支队的李国庆,刚才已经和彭所长打过招呼了。
  就是想简单的查一下万心伊现在的住址?
  那女警察从新审视了李俊一番,笑着说:
  “原来是李大队的公子啊!你叫李俊是吧?这个我真的不知道,你以前也干过警察,也知道我们有保密条例。现在都是按规矩办事。
  我们社区民警的权限就这么多。
  现在上头要求的严,没有手续我真的不能提供。
  如果你想查。把手续带齐全,把结婚证和户口本复印件带来就行了。
  每个公民都有**权。我不能光听你一面之词就告诉你,这样违反规定,我不可能拿自己的饭碗,违反规定,你说是吧?不好意思啊!
  当那女警察直言不讳的这话的时候,我视乎有些失望。
  我算是看出来了,二楼的那个彭副所长也在踢皮球。
  人固有自知之明,刚李俊正要给他父亲打电话的时候,我按住了他。
  李俊视乎有些不好意思望着我。
  我说:“算了。人家也是按规矩办事,别难为人家了,我望着那女警察手里万心伊按手印和签字的单子,心里无限的伤感。
  随后我也没有说什么,便和李俊出了派出所。
  在派出所门口,我用自己的电话给万心伊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依然关机。再送李俊回家的路上,李俊一直在安慰我。
  他此刻的话,更显得苍白无力。
  和李俊分手后。我鬼使神差的又来到通讯大市场。
  望着那个人满为患的公交车站台,我视乎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万心伊的情景。
  那天我浑浑噩噩的打了一天的电话,直到傍晚,电话嘟嘟了几声却接通了。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。
  一个沙哑的女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:“喂。
  我此时的象一个结巴的人,哆哆嗦嗦的说:
  “这,。,这电话?你。,。,,,
  那女人用一副不耐烦的口气说:
  “我们员工上班时间不能接电话,有事等下班在说。
  她说完,啪的一声电话就挂上了。
  我愣愣的望着手中的电话。
  员工上班时间不能接电话。
  随后我又打了过去,又是那女人接的,她在电话里说:
  “你搞什么?烦不烦?我不是说了吗?等我们下班。到时候我会和她说,让他给你回过去去。
  我知道我此时不能激怒她,一旦激怒她,对方一定又挂电话。
  我客气的说:“大姐,找她有些急事,你能告诉我,你们这是什么单位吗?
  对方一听我说这话,便嘲笑的说:
  “得了呗!又是自称是她朋友,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一套说辞,我们是外滩十八号会所,你们这也男人也真够烦人的,咋跟绿头苍蝇似的,嗡,嗡,的没完没了。
  那女人说完,旁边的一群女孩视乎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  其中里面一个女生说:“这新来的女孩,生意挺不错啊!都快成我们的镇店红牌了。
  随后电话又挂了。
  外滩十八号会所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?
  阳北市大大小小的场子我都知道,没有听说过这个外滩十八号。
  我立马给狗头打了一电话,那厮不知道在干什么竟然没有接。
  我又给郭浩打了一个电话,tmd还是不接。
  打富贵的电话关机。
 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,我和玉田说那栋楼的事,他们一个二个的知道我打那栋楼的注意,又在一起合计来对付我。
  想到这,一股愤怒的火焰直奔脑门。
  我生气不完全是因为他们,而是当我听到电话中那女人所说的,外滩十八号,很明显这个场子应该属于ktv,酒吧会所类型的。
  我实在没有想到,够他他们在我最需要的时候,跟合计好的一样都不接我的电话。
  无奈我给果果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接通后,听果果口气倒是很意外。
  我客气的问说:“果果,你知道咱阳北市外滩十八会所吗?
  那是个什么样的场子?
  果果在接我电话的时候,视乎很紧张,她想了想说:
  “这个外滩十八号我好想听说过,它不是咱阳北市的,好像在莆田县。听说挺高端的场子,怎么?冰哥,你问这场子干什么?
  我笑着说:“没事问问,听人家说这场子生意很好,我想过去看看人家是怎么经营的?
  随后我和果果简单的结束谈话。
  我一分钟也没有耽搁,便换了一身衣服,下楼开车前往莆田区。
  我刚上安康路,便接到的狗头的电话,他笑着说问我:“冰冰你刚才打电话找我?刚才我在洗澡没有听见。
  我心照不宣的说:“今天在酒吧听客人说什么,外滩十八号场子不错,我本想问一下这场子是怎么经营的。果果已经和我说了,也没有其他事?你忙吧?
  就当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狗头问:“我听说你,准备买玉田的那栋楼?
  我笑着说:“我也是随口那么一说,你知道我,我这人想一出是一出。狗头视乎放心的笑了笑说:
  “你在车上?
  我说:“是啊,现在才7点多,我正在赶往莆田县,到外滩十八号看看去。
  狗头说:“你等我,我现在去找你。
  我说:“不用了,你忙吧?
  因为我心里憋着气,就把电话挂了。
  随后郭浩的电话也紧随而至,他和狗头的解释如出一辙,也是在洗澡没有听见。
  我继续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  当我出阳北市区富贵的电话也开机了,给我回电话,说自己手机关机了。如果我猜的没有错,这几个鸟人都tmd在一起呢?
  只有果果最实在,最起码人家不管真假,接我的电话。
  想到这我内心无限的凄凉,都是兄弟为了这一点利益,装聋作哑。曾经我们在年少无知的时候,豪言壮语的宣誓,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,而如今呢我们不的不面对现实。
  毕竟每个人都会有妻子和家室,如今我只不过是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梦想,他们就如此抗拒的选择沉默。
  难道殡葬行业真的就那么下作吗?
  一路上我不断的反思自己,和兄弟们之间的矛盾点,或许我应该放弃他们了。
  不管我心里多么的不情愿,但是我必须要承认,兄弟之间也许真的像万爷说的那样,只可共患难却不可以同享福。
  毕竟人性是贪婪的,有着无穷无尽的**,此时我更加体会当初我出狱,万心伊设计了一场戏,让我和二哥四平的父亲,刀兵相见。
  因为万心伊已经敏锐的看见了,四平的父亲带领着万龙集团的元老想要反水,另起炉灶。
  如果站在四平的父亲的角度去看问题,他跟着万爷几十年,把儿子也搭进去了,如今却让一个毛头丫头指手画脚,他心里是何等的凄凉和辛酸。
  四平父亲的离开,或许在为万龙集团的覆灭埋下伏笔,但是当初万心伊却没有看到这些,她压根就撑不起万龙集团,那么万龙集团的覆灭就是必然。
  人的心一旦寒了,是永远暖不回来的。
  如今我即将要面对这个问题,那就是兄弟之间的后路该如何往下走。
  莆田县是阳北市的一个县,,路上我开的很块,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去了莆田县城。
  一路打听来到了,那家所谓的外滩十八号。
  望着那金碧辉煌象皇宫一样的大门,我愣了半天,我实在想不出,一个县的城区会有如此排场的场子,如果这个场子开在阳北市区没有个几千万根本拿不下来。
  大门口停满了豪车,保安穿着像特警似的服装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,指挥车辆。
  大门口十几个穿着旗袍的美女,一见客人进店,立马鞠躬相迎,给人顿时一个大爷的感觉。
  当我进店的时候,那些迎宾美女,清一色的点头气喊:
  “欢迎光临。
  我把我目光逐个的在她们那靓丽的脸颊上,缓缓而过,我真的害怕她们之中有万心伊。很显然我的这个想法是不成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