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六十一章 答应万爷照顾万心伊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万爷此话一出,我就敏锐的听的出,这话音里有话。…╭,万爷虽然装的一副平静的样子,以我对他的了解。
  他如果不知道万心伊的下落,不可能会那么从容。www!22ff%com
  毕竟万心伊是他的一块心病。他给我的那张银行卡,其实就是万心伊的后路。
  万爷在阳北市叱咤风云了一辈子,他清楚的知道万心伊压根就无法驾驭一个庞大的万龙集团。
  我此时需要要给万爷一个定心丸。
  我盯着他那张满脸皱子的脸说:
  “我不能等,一天也不难等。我要告诉她,我已经原谅了她,不管怎么样,找不到心伊,我无法原谅自己?
  您给留给我的那笔钱,我一分都没有动,万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万爷听到我说着,眼睛一亮,他那深邃的眼眸中饱含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在里面,随后他闭上眼,长叹了一口说:
  “那笔钱本来就是属于你的。你不必为那笔钱背上思想包袱。心伊从小被我惯坏了,你们的事都知道。
  嫉妒的欲火会让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女孩,走火入魔。
  你们还很年轻,以后的路很长。
  心伊千错万错悔不该,把仇恨的矛头对准一个无辜的女孩。
  这是你们之间最大的障碍,那笔钱全当我替心伊赎罪了。
  我猛然间站了起来说:
  “我和万心伊之间不纯在任何金钱上的利益,我要照顾她一辈子。
  你曾经说过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  你是我师父,你教育我。男人做事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我会替万心伊尽孝。来还你当初对我的恩情。
  陈妮娜的事已经过去了,我不想在提了。
  万爷眼睛红了,他目光炙热的望着我说:“你真的原谅心伊了吗?
  我伤感的低下头,努力让自己平静说:“有时候被爱也是一种幸福。
  万爷听我说这话,按着我的肩膀说:
  “前段时间心伊来看我一次。她给我留了一个电话。
  当万爷把电话号码说出的时候。
  那可恨的狱警却不切事宜的提示万爷,会见的时间到了。
  万爷说完他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,我和万爷之间的会面就此结束。
  我和他太多的话没有说完。
  但是监狱的管理规定我是知道的。如果此时万爷多呆一分钟,那么下一次会见监狱方立马还以颜色。
  万爷老态龙钟的穿着那件刺眼的蓝条状囚服,目光不舍的从我脸上离开。缓缓的走进那扇大门。
  一连串奔腾的泪珠从我脸上,滚滚而落。
  我就那么眼睁睁的望着他从我身边离开。
  我原以为我能心如止水的面对这一切,但是我还是做不到。
 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一把抓住他。
  万爷转身过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
  “孩子你张大了,什么话都不要说了,保重!
  万爷说完,毅然的转过身,落寞的离开了。在经过那扇铁门的时候,他抬手摸了一把脸。
  我看的出,他应该是哭了。
  我对着万爷的背影吼:“老爷子,我等你出去。参加我们的婚礼。
  我要和你喝酒,一醉方休。
  万爷突然转身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我,昂着头倔强的咬着牙关。万爷一辈子强硬,他在再强忍着不在我面前掉眼泪。
  他视乎很开心。点了点头,大踏步的走进铁门。
  在会客室门口的通道里。我见到了四哥胡子,富贵,富贵哭的稀里哗啦。
  四哥在离开会客室的时候,对我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  我目送着他离开。在阳北一监大门口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拨通电话,联系万心伊。
  但是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,万心伊之所以没有在出戒毒所后,去找我。而是来见万爷,我想应该她是有意避开我。
  如果我冒然给万心伊打电话,她知道我电话号码一定不接,她一定躲起来不见我。
  也许我那天的气话实实在在的伤害了她。
  万心伊和我一样,都是要面子的人。而且她知道我,我既然说的出,一定能做的到。
  她骨子对我有种惧怕,特别是在感情方面。
  想到这,我便放弃了直接拨通万心伊的电话。
  回到阳北市区的时候,我先把富贵,富强他们送到罗马小区。
  随后赶到sky酒吧。
  下午酒吧人特别的少,李俊非常的敬业负责,我到酒吧的时候,他正拿着单子对酒水。
  老九显然又喝多了,在李俊对货的时候,他竟然睡早了。
  李俊挠着头皮问:“九哥,这苹果不对啊?你是不是买少了?
  老九迷糊糊的抬头瞅了他一眼说:
  “恩,少买了五斤,钱被我买酒喝了。
  李俊刚想发火,见我进来,把话又咽了进去。
  我笑着说:“算了,李俊上楼,我找你有点事?
  李俊一听我找他,也没有再对货,就跟着我上楼了。
  在李俊的办公室里,他给我倒了一杯泡了一壶铁观音问:
  “今天你来的真早,找我什么事,说吧?
  我给他发了一根烟,抠了抠耳朵问:
  “我记得,这出狱刑满释放人员,按理说,要去当地派出所报到。
  那如果是戒毒所的出监呢?也要户籍地派出所报到吗?
  李俊把烟点燃说:“当然了,不仅要去派出所报到建档,而且每个月都要去派出所做尿检,辖区民警要对戒毒康复人员的行踪要了解的一清二楚,如果不去报到,后果很严重。
  我想了想说:“你的意思是,戒毒所回来的人一定要去派出所报到,按你这么说,和我以前出狱一样?
  李俊撇嘴笑了起来说:“你是刑满释放,和吸毒的不一样,你去报到,不过是走的形式,就算不去派出所一般也没什么事,但是吸毒的就不一样。
  毕竟毒品有瘾,社会危害大。现在戒毒回来的,好像是司法局接管吧?这一点我也搞不清楚。
  我嘲笑的望着他说:“你不是警察吗?这都搞不清楚?
  李俊白了我一眼说:“警察分很多种,我以前是搞刑事勘查办案件,我又不管社区。
  听到李俊说这话,我心里便有数。
  李俊见我心事重重的一直追问,我说的那个戒毒所回来的是谁?
  我告诉他是万心伊后,李俊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,问我:
  “你到底是喜欢万心伊还是邢睿?
  说真心话李俊问的这句话,倒是把我问住了。
  我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  我沉默了片刻用一种伤感的口气说:
  “李俊我知道你问我这话,是在替邢睿打抱不平。
  我了解自己的内心,因为我自己的内心里面住着一只,穿着黑色长袍的骷髅。
  我们曾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讨论了无数次。
  也许在陈妮娜死后,当我知道是万心伊下的手时,我开始否定自己的感情了。
  邢睿和唐雨薇为了新型试剂图纸来欺骗我的时候,也许从那开始我心里就已经在有爱了。
  因为我害怕那种心如刀绞的刺痛,痛的全身冰冷,不停的颤抖,无形的黑夜仿佛像一把巨大的绞肉机,撕碎我那颗伤痕累累的心,我不想在让自己痛苦了。
  李俊冷笑着说:
  “我不知道,你说的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骷髅,是个什么东西,我想他应该是另外一个韩冰吧?
  邢睿爱了那么多年,从你出狱开始,你就把她的心勾走了。
  我tmd真搞不懂你,邢睿每天给我打电话,问关于你的所有事?
  我实话告诉你,每次接到邢睿的电话时,心里都在排斥,心也会痛,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?
  你知道我也爱她。但是我更清楚,她不爱我,邢睿每天都会让我嘱咐你,说你不吃早饭,让我看着你少喝酒。
  每当我听到这个话的时候,我的心都在流血呀
  !邢睿虽然欺骗过你,但是那是大义,你懂什么叫大义吗?
  你现在可以洒脱的否定邢睿对你的感情?
  但是你要明白,陈妮娜已经去世几年了,你总是在纠结陈妮娜的死,难道陈妮娜的死,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?
  其实我清楚,你压根就不爱陈妮娜,你和陈妮娜结婚无非是因为你怜悯她,你想好好的照顾她。
  但是韩冰,怜悯不是爱。我现在特能理解你当初的感受,进退两难,就像我现在和阿莲的相处一样。
  我痛苦的闭上眼说:“李俊别说了。
  李俊昂着脑袋象一个斗士似的,轻咬着下嘴唇说:
  “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乱,但是韩冰,我希望你想清楚,如果你爱邢睿,就不要让万心伊成为第二个陈妮娜,让自己的心去做选择。
  我们已经不在是冲动无知的孩子了。你选择万心伊,无非是在还万金龙的感情债,人的生命生命就那么一次,为什么要那么辛苦。
  我冷漠望着李俊,摸着自己的胸口说:
  “李俊事情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,问题是,我的心,在听到万心伊这个名字的时候,会疯狂的跳动,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?
  李俊猛然间,往后退了几步,他一把按住桌角目瞪口呆的望着吼:
  “韩冰,你tmd这是在赎渎邢睿对你的感情。
 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