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五十二章 我又一次充当了刽子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房辰此话一出,我惊愕的望着他。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
  狗头给郭浩,使了一颜色。郭浩往前跨了一步。www@22ff@com
  我一把拽住郭浩,盯着房辰那张愤怒的脸,语气深沉的说:
  “你喝醉了?
  房辰又灌了一口酒,自嘲的笑着说:
  “我醉了,我tmd能不醉吗?韩冰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义薄云天,你接近我的目的难道,不是为了夺回房氏集团,重振万龙集团吗?
  我tmd眼不瞎,你藏的可够深啊。
  你tmd果然够高,真高.
  狗头一把夺过房辰的酒瓶说:
  “房辰,你误会了?
  房辰昂天狂笑,盯着狗哥说:
  “狗头,我误会了?你掰掰眼看看,现在的房氏集团,我说一句有韩冰放个屁管用吗?
  你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?源河沙场的那群兄弟,已经公开的把韩冰当成房辰集团韩大少了。我tmd到底算什么?
  韩冰,你擅长装傻充愣,如果没有他的指使,你们敢这么明目张胆架空我吗?
  江湖险恶全靠演戏,韩冰把你把我们这些傻逼耍我团团转。
  昨天娃子竟然,带着众兄弟逼我签字,让我把所有股份全部转移到你身上,哈哈!哈哈,,,
  韩冰你tmd怎么做人,对得起我吗?
  你嘴里面能有一句实话吗?当初我要把北城交给你,而你呢?装腔作势让刚毅接管。
  其实呢?你的如意算盘不只局限在北城,你要侵吞我整个房氏集团。
  郭浩冲过去,指着房辰说:
  “房辰够了?你喝多了,大家不想和你一般见识,别得寸进尺。
  房辰冷笑着指着自己的脸说:“浩子。你tmd这架势还准备揍我是吗?滚一边去吧?这里轮不到你说话。
  郭浩一侧身扬起拳头,狗头一把抱住他。
  房辰指着狗头说: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天生斜眼一脸的奸相。你别在这装好人,你才是背后的主谋。
  我咬着牙一句也听不下去了。我清楚的知道放辰已经被逼的走火入魔了,他此刻的精神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。
  他潜意识里已经对任何人开始怀疑。
  我默默的转身离开,我实在不想和一个酒晕子计较什么。
  然而就当我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,房辰猛然间冲过来,一把拽住我的肩膀,我迅速转身推开他说:“我再一次警告你,我韩冰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说的那些。等你酒醒了,你会意识到你伤害了我们?
  房辰瞪着血红的眼珠,不依不饶的提着我的领子吼:
  “陈妮娜之所以死,万心伊进监狱,邢睿的离开,全部都是你tmd一手设计的阴谋。
  陈妮娜可是你的妻子呀,为了那份图纸你毫无怜惜她那可怜的生命,韩冰你还是人吗?
  你为了万金龙的那三千多万,不惜把万心伊逼进监狱。
  在你眼里什么兄弟之情都是tmd扯淡。
  房辰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扎进我的心脏,我心口一阵剧痛。
  那一刻我视乎发现房辰的脸是那样的陌生。一滴眼里顺着眼眶流了下来,我低头抹鼻子,眼泪哗哗的往下掉。望着房辰那血红的眼珠,我紧握的拳头慢慢的松开了。
  转身义无反顾走了房辰家,刺眼的眼光打在脸上,火辣辣的。
  在门口郭浩愤愤的说:“这孙子跟tmd疯狗似的。
  这已经是第三次,前两次也是这样,一喝多,就逮谁咬谁。
  狗哥刚才要不是你拦我,我非揍这小子。
  狗头倒是乐观,一脸苦笑着说:
  “和一个酒晕子至于吗?房辰也是别逼急了。毕竟他对房氏集团的感情太深。
  冰冰,房辰说的那些话。你别和他一般见识?
  我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知道!别说了,我们回去吧!
  人总是不管的在反思。曾经所犯下的错误。
  我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与挫折,如果换成刚出狱那脾气,我早就和房辰撕破脸脸了。
 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我却忍了下来,不管我承认不承认,如今我的已经视乎对所有的感情变的麻木不仁。
  金钱给人带来了无限的**,可以吞噬一个原本原本善良的灵魂,让那个原本善良的人变的敏感多疑。
 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,房辰可以骂我,但是我却没哟想到,他会拿陈妮娜和万心伊来伤害我。
  我韩冰从没有为了金钱和权利和自己兄弟撕破脸,如今房辰却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我,或许狗头,郭浩,所有的兄弟在架空房氏集团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我和房辰必有一战。
  不管我相信不相信,我视乎看到了这种*裸的现实。
 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和房辰的关系很微妙,或许房辰太过于自私,而我又太过于强势,两个人不同成长背景的人,或许从认识那一天就注定我们的悲剧。
  有些人只可以同患难,却不可以同享福。
  或许是我和房辰的性格决定,各自的人生轨迹。
  我却从来就没有想过,去篡夺房氏集团。
  房辰一味的用最狭隘的思想去揣摩我。
  他可能误认为,如果没有我的暗中指使,狗头和郭浩,他们不可能敢这么造次。
  但是房辰难道就没有想到,酿成这所有恶果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?
  然后就在我们即将开车离开的时候,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孩,赤脚从别墅里跑了出来,那女孩披头散发,到我们的车前,象疯了似的猛烈的拍打着车窗。
  那女孩一脸的稚嫩,脸色像抹了一层石膏那样苍白,她泪流满面的望着我,满脸的委屈。
  望着她那无助的样子,和她手腕上那缝合的伤口,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渗着鲜血。
  我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。
  那一张标准的瓜子脸,虽然一脸憔悴但是毫不掩盖她那美丽面孔。
  狗头下车后,一脸歉意的说:
  “紫萱,别这样!房辰刚才已经把他内心深处的话说了出来,你是个明事理的女孩。你没有必要这样?
  东西可以乱吃,但是话不能乱说,房辰可以骂冰冰,但是他不应拿陈妮娜说事,这是对陈妮娜的赎渎。
  你放心,房氏的集团事,我们会尽量的办,不会因为房辰闹情绪而对他置之不理。你回去吧!天这么冷,别冻着了?
  那女孩扑通往地上一跪,声泣俱下的说:
  “我真的没有想过,事情会闹成这样,我离开还不行吗?
  求你们不要生房辰的气?其实事情不是像他说的那样。
  我拉开车门一把将她抱了起来,那女孩瘦的象皮包骨头,我几乎没有费什么劲就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  望着她那张毫无血丝脸,我此时的心情极其矛盾。
  这个女孩和我是第一次见面,她长得视乎很古典,有种冰清玉洁的气质,她身上视乎散发一种很纯净的东西,那东西不含任何的杂质,就像我喜欢雪一样,我认为雪是这个世界上最圣洁的东西。
  这个女孩能说出这样的话,很了不起了。
  我能看的出,他和房辰是相爱的,要不然房辰也不会那么颓废。
  人有时候只会对自己最亲密的人发脾气,对外人却隐藏着自己的情绪。我或许意识到,房辰之所以会用恶毒的语言去刺激我,因为他信任我。如果当初我在面临压力的时候,不是选择独自承担埋在心里,而是找个最近亲近的人去发泄,也许我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
  此时我突然觉的自己像一个伟大的思想家,任何外界因素都会让我联想到很多东西,这是我以前从来就没有想到的东西。
  我把紫萱扶起来后,说了很多我和房辰之间的事。
  她睁着饱含泪水的眼珠听的很认真。
  我不想用一些大道理去说服她离开,因为从她下跪的那一刻,我就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抉择。
  人一生是会面临很多抉择,紫萱选择主动退出,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了。她和吴浩女儿之间的博弈,是以房氏集团为代价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房辰身边的两个女人,谁更爱房辰一目了然。
  我对这个女孩说的话,说的全部都是双关语句,我说了房辰父亲是怎么死的,又说了我们是怎么夺回房氏集团的,和如今面临的危机。
  我用一种最可耻的引导语气,让这个瘦弱的女孩去选择。
  这个女孩毕竟是大学生,有些事我虽然说的很含蓄,但是对她而言却一点就透。
  望着那女孩进别墅大门那瘦弱的背影,我感觉自己象一个刽子手,毫无人性的拆散这对恋人
  虽然我知道这事并没有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,但是我心疼的是房辰。
  房辰之所以会这么作孽自己,完全是因为他已经对紫萱付出了真感情。
  房辰是个**的感情高手,他经历过很多女人,但是为了一个女人这样作孽自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  晚上我在sy和李俊聊天的时候,便收到了房辰的威信。我想此时他应该酒醒了。
  他选择发信息而不是直接打电话,向我道歉,是因为他还要着一张虚假的面子。其实兄弟之间没有什么面子而言。都是兄弟,这上牙还有和下牙打架的时候,我岂能不理解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