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四十六章 底线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唐雨薇那张嘴可谓是刀子做的,损人跟切菜似的,骂的我体无完肤而且不带一个脏字。
  这几分钟前,还TMD特煽情说自己的家事,几分钟瞬间变脸。www@22ff%com
  搞的我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  要不是服务员不切事宜的走了过来,打断她,推销什么最近店内大酬宾,说什么充值500送五百,大优惠什么的,还送了我们一个果盘,我还差一点就在中了她的反激将圈套。
  这短暂的小意外,彻底的打断了唐雨薇步步紧逼的进攻步骤。
  唐雨薇表情震怒的望着,那无辜服务员,停止了她那机枪扫射的嘴,从她的表情上来看,视乎这个服务员的出现,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愤怒。就是这个短暂的时间,给了我**的机会。
  我似乎又回想起,当初曹局长审讯我的时候,也是用同样的言语刺激,步步紧逼,不给我一丝**思考的时间,利用我情绪失控,下了一套让我往里钻。
  我操,这个睿智心理学专业出身的女人,真TMD的太可怕,杀人于无形,刀都举我到我脖子面前了,我竟一点也没有发现。
  这女人差一点又把我绕进去了。
  我瞅了一眼服务员说:
  “谢谢你的果盘,我和这位女士在谈正事,请给我们留一些安静的时间好吗?
  我说完,盯着唐雨薇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口气说:
  “这咖啡厅是高档场所,想骂我咱回家好好骂,别在外人面前丢人显现,如果你大老远的从六泉赶到阳北,就是为了骂我,那么请你继续。我说完,把目光移向服务员说:
  “给这位女士上一杯梨茶,让她润润嗓子,再继续骂。
  唐雨薇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。
  那服务员视乎看出来,我们在吵架。一脸尴尬的离开了。
  几分钟后,那服务员还真的,把一大杯梨茶端了过来。
  唐雨薇望着那淡黄色杯梨茶,表情视乎像吞了一个蟑螂似的。极其的难看。
  从她的表情我看出的,她视乎觉她已经无法的再掌控我了,那种深深的挫败感,毫不掩饰的挂在了她的脸上。
  我们的谈话视乎,在此时陷入的僵局。
  从那一刻开始。我清楚的知道,我将拉开反攻的号角。
  我见唐雨薇开始沉默,便歪着头,斜靠在沙发上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瞅着唐雨薇,她那双迷人的眼眸,视乎在昏暗的灯光下,竟有另一番韵味。
  这个女人实在张的很标志,她有着一张精致耐看的脸,我想着这张脸或许可以迷倒一片男人。
  但是此时的我却无心欣赏这些。我目的很明确,我要让她体会,我当初遭受的一切,让她也体会,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。
  当她发现我正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,在她脸上来回的徘徊时,她视乎对我的这种眼神,充满着一种鄙视。
  但是她却不知道,我的真实目的。
  我们彼此沉默了几分钟,唐雨薇故意表现着。一种坐怀不乱的姿态,在我们目光交错的同时。
  我抿了一口那苦涩的咖啡说:
  “你从六泉过来,也该累了,我们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。要不找个地方谈谈人生,谈谈理想。
  我这句话的意思,说的已经很明确了。
  我说句话的时候,其实我心情是复杂的,同样也是发毛的,毕竟我还要着一种假脸。
  唐雨薇瞬间把头埋了下去。不知是咖啡厅闷热还是什么原因,我竟然发现唐雨薇脸开始泛红。
  她保持着一种女人特有的矜持,整整她那红色呢子大衣,轻咬着嘴角说:“你真的想这样做吗?
  我乐了,用一种微笑来掩盖的我紧张说:
  “大家彼此都是成年人,既然是在做交易,没有必要藏着掖着,我有你的把柄,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,再问这些有意义吗?
  如果你不愿意,我们完全可以停止交易。
  只不过你和潘浩然的关系,我想应该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下,也该终止了。
  我是男人,更了解男人,你认为潘浩然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后,会怎么看你,呵呵,这个简单的道理,你应该明白,你可以考虑考虑?
  我有的是时间等你。
  唐雨薇仇视的盯着我,站起身说:
  “哼,,,韩冰,你,,,,行,,,你真行,我唐雨薇认栽了。
  得到唐雨薇准确的答复后,我用一种胜利的冷笑着,随后对着服务员招了招手结账。
  出左岸咖啡厅的时候,我特意表情的瞅了一眼,坐在我们旁边的那二男一女便衣。
  随后,唐雨薇坐上我的车,前往阳北国际大酒店。
  凄美的霓虹灯,把这个山城在夜幕中,点缀的妩媚而迷人,通过倒车镜望着尾随我的那辆悬挂阳北本地牌照汽车。
  我清楚的知道,唐雨薇最后的那句话:“你真的想这样做吗?意味什么。
  在国际大酒店的大厅,我见多了很多熟悉的面孔,只不那些人,没有像平时那样,口气尊敬和我打招呼。
  进电梯到达房间的后,唐雨薇扭捏的站在门口,不愿意进房间。
  她低着头,捋了捋耳鬓的秀发,再一次的问我:
  “你真的想这样做吗?
  我看的出,她又在提醒我。
  但是此时的我,却没有一丝犹豫的把她拉了进来。
  关上房门后,我带着一种奸诈的口气说:
  “既然你从六泉过来,我想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大家都是成年人,没有必要装纯,去洗洗去吧?
  唐雨薇低着头,那种女人特有的矜持,再一次毫无保留的挂在脸上,她长出了一口气,那表情视乎在心里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似的,把包放在椅子上,从包里抽出了一张**白的毯子进了卫生间。
  望着唐雨薇的那张**白色的毯子,我知道,唐雨薇在六泉的时候,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她果然是为了嫁入豪门,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来守住我们之间的秘密。
  唐雨薇是一个有洁癖的人,她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,就像在咖啡厅一样,她习惯用浸泡二氧化去的手帕,去擦自己所有的器具。
  我定的这间套房,是情侣专用房间,那半透明的磨砂玻璃,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唐雨薇那凹凸的酮体。
  哗啦啦的水声,勾魂的似的,撩拨着所有男人心底,那份最原始的**。
  朦胧约隐约现中,唐雨薇昂起头,浮动秀发对着水龙头的身影。
  如果换成陈妮娜,或者万心伊。
  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,但是此时,我却对唐雨薇没有一丝的**,在爱恨情仇的深渊了。
  我视乎还保持一颗最纯洁的心,虽然这份纯洁,是建立在报复别人而带来的快感中,但是此时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。
  正在陷入沉思的时候,我的手机微信铃声响了起来。
  狗头给我发信息说,二男一女,进大厅后,和坐在大厅的三男两女汇合,一共八个人直接进了电梯,目的地从电梯的按钮上看,是二十七楼。
  我回一条信息说:“收到,便把手机调成了震动。
  几分钟后,狗头又发信息说,从监控器上看,这八个人在二十七通道内,随后进了我隔壁的房间。
  我继续回复了,收到。
  我刚把手机塞进口袋里,唐雨薇便裹着那张**白色的毯子,出了卫生间。她视乎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,离我不到五米的卫生间门口。
  她那湿漉漉的头发,泛着晶莹剔透的水珠,缓缓而下,裸露的肩膀像白的玉一样迷人。
  她见我只扫她一眼,又转过身站在窗口望着,便表情复杂的低下头。
  也许她是在等我,过去抱她。
  很显然此时的我,却无动于衷,不知为什么,当我望着二十七那玻璃窗窗反光后的唐雨薇,我仿佛看见了唐雨薇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换成了万心伊。
  唐雨薇走过来,用一种羞涩宛如蚊蝇的声音说:
  “你也去洗洗吧?
  我把帘子按了下来,转身一把将她身上的毯子拽掉,毫无怜香惜玉的将她按在床上。
  唐雨薇显然没有想到我会那么的粗暴,她惊愕的用手去推我,试图把我从她身上推开。
  此时的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我此刻才发现,她手里竟然握着那坚硬的手机。
  我问:“都TMD到床上了,你还装吗?比起豪门的生活,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,过了这一夜,大家就两清了。
  唐雨薇盯着我,慢慢的把胳膊放了下来,她象一句冰冷的干尸一样,一动不动的望着我。
  随后闭上了眼睛。
  她那红润的脸上视乎挂着一种无助,我能敏锐的感觉到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,而此时我清楚的明白,如果我敢侵犯她。
  她的手会毫不犹豫的按动手机上的快捷键,那么隔壁房间的那些人会冲进来,把我按到在地。
  因为我见识过盖子的厉害,我此时更加清楚的知道,一旦我脱去自己的衣服,唐雨薇就会用各种理由,让我永世不得翻身,就光涉嫌强间这条都够我喝一壶的了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