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四十一章 酒吧交给他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李俊瞅了我一眼,苦笑着说:
  “你说的没错,我确实喜欢装清高。○我知道今天在酒桌上,富贵,和郭浩是故意说那些难听给我听。wWW.22ff.com
  但是我希望,你能理解一下我的苦衷。
  李俊说到这,竟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,语气明显的微弱说:
  “其实我很想,进入你们的圈子得到你们的尊重?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?你的这几个兄弟,我看的出,他们对你是绝对的忠诚。
  他们对我的呢?呵呵,那感觉就好像,我是一个贼人似的。
  如果不是碍于你的面子,我想他们绝对不会和我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。
  李俊这话,到是另我挺意外的。
  我斜瞅李俊一眼,一副调侃的口气说:
  “你不是,看不起我们吗?常说我们这些人屁股不干净。
  今天你怎么了?听你说这话,我感觉非常的不适应?
  李俊一听我调侃他,脸红扑扑说:
  “那是以前,听了你刚才一席话,我想,我对你们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。其实我们也算,不打不相识。
  韩冰,玩笑归玩笑,通过再中医院和你相处的那几个月里。
  我看的出,其实你也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。
  我当初是故意把屎拉床上,存心恶心你。因为我压根就不相信,你是来照顾我的,我总感觉你来照顾我,是为了邢睿。或者是为了报复我什么的。反正我当时脑子就这么想到?现在想起来,我当初那么恶心你。真亏对与你。
  你知道吗?后来你在殡仪馆值班,旁边病房的人都看不过去了。哎呦,把我脸皮挂啦一层子。真应了那句老话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  后来我才明白,其实你照顾我,并不是因为邢睿,你是为了让我从面对生活,给你一个希望,让我从逆境里重新站起来。
  韩冰我劝你一句,别把自己伪装的那么坚强。
  你毕竟不是块铁,有些东西仇恨该放弃的就放弃吧?
  因为不值得,人在仇恨的深渊里。是困惑的,也是最无助绝望看不见黎明的曙光的。
  只有从仇恨的深渊里,把自己解脱了,你才会看淡一切,才会释怀,生命之中的太多挫折,不过如此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。
  我爽朗的大笑了起来,原来李俊和我说这么多。绕了一大圈子,无非是劝我,让我放弃报复唐雨薇。
  但是此时的我,已经是箭在弦上。不可能收手。
  同样我也找不到,说服说服自己收手的支撑点。
  我笑着把话题转移说:
  “李俊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。但是生命中有些东西,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开的。
  算了?这个话题到此打住。
  对了。我们说些别的,你除了会公安业务知识。你还会些别的吗?
  李俊无奈的苦笑,随后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我在警校学的是刑侦,现场勘查,视屏截图比对。
  后来分到阳东分局,当时我父亲不让我干刑警说刑警太危险,就把我安排到我在派出所历练历练。
  后来不就是和你那事?被曹局长把我下放到乡下派出所,干了一个多月,后来又调到阳北市给领导开车。
  哎,我在市局打了几年的酱油,现在才发现脱掉警服后,自己什么都不会。
  我笑着说:
  “那你会处理事吗?
  李俊想了想说:“处理事?当然了一般治安案件,刑事案件,我以前就是干这一行的轻车熟路?
  我笑着说:
  “我skt酒吧,缺一个店面经理?
  李俊问:“店面经理?
  我见李俊来了兴趣说:“这么和你说吧?通常是处理酒吧里醉酒人员闹事,还有每个月消防支队和派出所,对酒吧进行治安消防检查,负责接待的的经理。如果你有兴趣,不妨到酒吧里试试。
  李俊一愣说:
  “我走路这个样子,能行吗?再说,我以前没有干过这呀?
  我对着李俊吐了一口浓重的烟雾说:
  “没干过不会学吗?你以前干过警察,对治安案件什么的都比较熟悉,现在就酒吧,不都是服务客人,拉人气吗?
  别的又没有什么事,如果你愿意,就过来帮忙。
  但是有些话,我丑话先说头里,你是我外聘的经理,我看中是你的专业技术和社会经验,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你父母都是市局的领导,这熟人还多吃二两盐的。
  没有这层关系,我还不要你呢?
  先说好,我可不是为了可怜,这一点你要明白。
  酒吧是为了盈利,发你工资,咱兄弟归兄弟,感情归感情,亲兄弟明算账,你心里放敞亮些,现在这个位置空缺着,干不干给我句准话。
  李俊一听我说着,他岂能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。
  他乐的嘴合不拢,大笑着问:
  “那你准备一个月给我开多少钱的工资?
  我撇了他一眼说:
  “才上来要问工资的事?你还真不要脸。我现在都不知道,你能不能适应这个工作,这试用期的时间,还没有定下的,你倒好,先盯上工资了?
  李俊献殷勤的给我点燃一根烟说:“韩总,你我这关系,哈哈!一个月最少到开五千吧?
  我接过李俊点燃的烟,问:“你是不是急等着用钱?
  李俊不好意思的低着头,抠着:
  “开这个超市,我父亲向了一个战友借了五万块。
  我父母最近手头也紧
  ,毕竟我这房子要还房贷,一家人要生活。
  呵呵!压力挺大的?
  我歪着头瞅着李俊说:
  “你父亲不是市局的领导。也好意思借钱。难道你父亲以前没有受贿过吗?
  李俊一听我说着,脸立马绷了起来。推了我一把说:
  “我爷爷是老革命,给我父亲八个胆子。他也不敢啊?
  韩冰,我日你大爷,难道在你眼里,当领导的都受贿吗?
  我心里清楚,李俊的家庭情况,这两年李父给他买房子,装修花了一辈子的积蓄。
  还好李父有住房公积金,每个月还贷款也不是一笔小数字。
  再说李俊自从摔伤后,这住院费没少花。几乎把家里的钱都花完了,就凭我对李俊了解。
  这小子如果不是倒了山穷水尽,他不可能和我提钱的事。
  我实在不忍心看着,李俊那憋屈的样子说:
  “这样吧?我也不给你发工资了,这无论什么事,一谈到钱就薄。
  你以入干股的形式入驻酒吧!酒吧的盈利的百分之五,作为酬劳,年底有分红,分红根据酒吧的盈利状况而定。效益好了多奖励,效益差了少奖励。
  你是拿年薪的,每个月不固定发工资,如果酒吧在你管理下出现负盈利。你和我一样,一分钱没有。
  而且我还会把你赶滚蛋。
  李俊一把拽着我的胳膊说:“你tmd阴我?
  我说:“我阴你个毛呀?你有什么让我阴的,从去一年的盈利来看。一年最少分个十来万。
  我此话一出,李俊睁大着眼球问:
  “一年十来万。那一个月不就是一万多的工资吗?我操,我干公安的时候。一个月还不到三千?这,,,,
  我不屑的盯着李俊说:
  “我之所以不让你拿月薪,就是看你的本事,如果你把酒吧经营的好,还不止这个钱。
  明天,我先给借你十万,你先把你父亲接的钱还上。
  李俊笑着说:
  “不用,我父亲和他战友关系好,钱的事回头再说。
  我知道李俊不好意思,便给他一个台阶下说:
  “我是借给你,你听清楚了,是借贷的朋友关系,你给老子打欠条,别废话了,我先把你这事给搞定。
  我说完,不等李俊回话,便给房辰打了一个电话。
  房辰这厮显然在和他那个圈子的人厮混,劲爆的迪曲视乎要把我的耳膜震破。
  当我在电话里说,我要安排兄弟进酒吧当经理,房辰笑着问我:
  “就这事,还值当给我打电话?那酒吧本来就是你的。
  说这的时候,还不忘调侃我,是不是又勾搭上一个妹子了,甩不掉了,才安排进酒吧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是那么样的人吗?
  房辰在电话里爽朗的大笑说:
  “你tmd硬不起来,哈哈!这事我知道,就是给你个娘们,你也没有办法弄哈哈!
  当时给房辰打电话的时候,李俊视乎异常紧张的再我旁边偷听,当他听房辰说这事,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  等我挂上电话,李俊竟然问:
  “那事到底是不是真的?
  男人最没有面子的就是这种事,我当时真恨不得找的地缝了,钻进去。那天晚上李俊视乎特别的开心,我们两个个几乎推心置腹的聊了一夜,但是谁也没有开口提邢睿的事。
  因为我们彼此都清楚,邢睿在我们心里意味着什么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李俊赶往建设路的水果超市,把店里的水果大量的贱卖。
  在超市门口挂了一个转租的牌子。
  给李俊看店的那个女孩,当得知这超市要转让的消息后,竟然愣了半天。
  李俊把工资结给她的时候,我看到那女孩,竟用一种表情负责的眼神望着他。
  其实李俊那张脸,张的还是真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,唯一不足的就是个子不高,才一米17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