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六百三十五章 引蛇出洞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和潘浩然本来就差不了几岁,这个世界太浮躁是人都喜欢听别人恭维,潘浩然也不例外。
  当我们喝完这辈子,他视乎对从开始的局促,慢慢放开了,放下杯子说:wWW.22ff.com
  “我听我父亲公司的秘书说,你们三个找我父亲的时候,我父亲见你们,还不到五分钟。
  你们顺达公司,我侧面听秦叔说:
  “在阳北规模不大,是个小矿石作坊。
  我知道这三十万对你们来说,也不算是小钱。
  毕竟你们是靠自己创业,我喜欢你这个性格,说话直截了当。
  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,是个实在人。
  我感觉挺能和你聊的来?其实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任。
  潘浩然说到这,看了看手表又说:
  “今天就到这吧?该说的我也说了,不好意思,晚上我和女朋友还有一个约会,呵呵,刚才谈的事,你回头考虑一下,生意不成仁义在,多一个朋友多条路,我希望你尽快给我回话。
  潘浩然说完,站起身喊了一声服务员。就在他把衣架上的风衣穿身上的时候,我斩钉截铁的说:
  “生意不成仁义在,我喜欢这句话。
  三十万一个星期后,我会安排人给你送来,就按你刚才说的办,我投资,你提供技术。
  潘浩然显然没有意识过来,他震惊的望着我说:
  “你同意投资?
  我点了点头,把手伸了过去说:
  “合作愉快。我这人性格直,不喜欢绕圈子,我看中的不是这三十万能不能挣钱,而是这个产业。
 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,我非常的赞同,男人要靠自己。
  这钱乃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三十万全当和你交个朋友了。
  我叫韩冰,很告诉认识你。
  潘浩然震惊的望着我。握着我的手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了。
  从他脸上我看的出,这小子被他那跋扈的父亲已经快压扁了。
  高兴的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。
  我的这笔投资虽然不大,但是却是他没有通过任何关系,自己拉到的投资。我想这笔钱的意义不是在乎多少,而是他通过这笔钱,再向他父亲和所有的人证明。
  他潘浩然绝不是一个无用,仅靠父亲养活的人。
  但是最可悲的是,潘浩然显然不知道。其实我的动机不纯,他不过我是这个局里的一颗棋子。
  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,一副颇具煽动性的豪言壮语,就投资钱给他做电商。
  我无非也是利用他接近唐雨薇。
  这三十万对我来说,不是钱的意义,但是复仇。
  而这笔钱显然就成了一个导火索。
  潘浩然走的时候,象一个小学生得奖状似的。视乎是高兴的不知道先迈哪条腿了,
  站在二楼的窗口,望着他那远去的背景,我在心里不禁问自己。这难道就是受到过,高等教育留学归来的精英吗?
  我着实没有想到,潘浩然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里,竟然还保持着一种最原始的简单和纯真。
  当天我晚上我便赶回了阳北市。
  因为我知道,这个溢于言表的潘浩然,去接唐雨薇的时候,一定会把今天的事告诉唐雨薇。
  因为从潘浩然离开的表情上,不难看出,他是一个心里存不住事的人,他一会在唐雨薇面前。那自己说的很牛逼样子。
  唐雨薇那么聪明的女人,一定会问他投资商,是哪里人,叫什么?
  这些最基本的东西。
  唐雨薇毕竟在阳北干过亏心事。那么她一定会想到是我开始出招了。
  这毕竟是六泉,不是阳北,在人家地盘上,我心里还是比较虚的。
  所以我必须要急着赶回阳北市。
  其实我也是在无形的告诉唐雨薇,我出招了,看你怎么接招?
  我猜唐雨薇一定不敢和潘浩然摊牌。如果你唐雨薇心里坦荡,那么我第一次给唐雨薇打电话的时候,唐雨薇也就不会背着潘浩然。
  试想一下,如果唐雨薇不是和潘浩然感情到了一定程度,他们也不可能订婚,又在梨花家园别墅小区,买房子准备结婚。
  如果单纯的潘浩然,知道我和唐雨薇在阳北的事,他会怎么看唐雨薇。这男人的通病就是,自己的女人神圣不可侵犯,像一个国家的主权领土一样。
  如果潘浩然知道唐雨薇在阳北市和我发生的一切。
  天知道这个单纯的男人会怎么想。想到这我露了一丝诡异的笑容,望着车内后视镜中的笑脸,我视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。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正当我即将在阳北高速北站,下高速路口的时候,我接到唐雨薇的电话。
  从时间上推断,唐雨薇一定是和潘浩然分开后,才给我打的电话。
  接话接通后,唐雨薇一改先前的冰冷,一副轻松的口气:“问我在哪?我说:“刚到阳北。
  唐雨薇一副调侃的口气说:
  “你我,都是老朋友了。来六泉市投资生意,也不给我打个电话,就回去了,韩冰你真没有意思?
  我心知肚明说:
  “呵呵,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,也没好意思麻烦你,这事是我做的不厚道,等回头再去六泉,我一定联系你?
  唐雨薇,笑了几声话锋一转说:
  “听说,你准备在六泉投资?韩老板,最近生意做大了呀?把手都伸向省会了。
  我告诉你韩冰,六泉不是阳北,你我也算是相爱一场,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,尽快收手免得到最后,大家撕破脸皮都不好看?
  我噗嗤笑了起来说:
  “唐雨薇,我咋听你这口气,有些坐立不安了呢?
  唐雨薇:“韩冰,我警告你,你可以伤害来的什么样的都行,但是潘浩然是无辜的,如果你敢动他一声指头,我会让你在阳北市呆不下,不信咱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
  我冷笑说:
  “这翻脸比翻书还快,开始的时候,我真不相信,现在我信了。这才几个月,你就找到钻石王老五,你赢了,原来在你心里感情就是一场交易,你又TMD给我上了一课,潘浩然是无辜的,那老子就是恶人是吧?
  我韩冰不是吓大的,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在阳北呆不下去的。
  我强硬的反驳,唐雨薇显然有些意外,随后她沉默了几秒后,用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说:
  “韩冰,你我相爱我,我知道你爱我,但是我接近你,并不是我心如蛇蝎,我还有苦衷,有些话我只能隐藏在心里,你应该知道我接近你为了什么?但是,,我,,,
  我咬着说:“唐雨薇你TMD终于承认和我有关系了,我记得前几天某人不是说,和我没有一分钱关系吗?
  你这人说话怎么跟放屁似的,嘴一张什么东西都出来了?
  唐雨薇语气明显软了下来说:
  “韩冰,是我对不起你,还是你对不起我?我希望你能原谅我?
  我一听唐雨薇开始和我打感情牌,点燃一根烟,说:
  “唐雨薇,别TMD那么没意思,咱俩屁股都不干净,别说那么多没有的,你以为把电话关机躲起来,我就找不到你了?
  你太低估我的智商了,确实和你这个研究犯罪心理学的专家,我是不能和你品头论足。
  但是玩没屁眼的阴损事,我韩冰不是吹牛逼,有些事我能做到没心没肺没脸皮,但是你唐雨薇做不到的?你现在知道道歉,承认自己有错了,那TMD早干什么去了?
  唐雨薇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你还是不是男人,难道就不能活的敞亮点大度点?
  我质问:“你TMD说的时候,你想过你自己吗?耍我是不是特好玩,特有成就感,你TMD和邢睿,想要新型试剂的图纸,就明说,整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有意思吗?
  这傻吊被人耍了团团转的时候,清醒迷过来的时候,也该问问邻舍了吧?
  你竟然还有脸,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和坦荡。
  如果按你的意思?我TMD难道就长着一张欠抽的脸,你如果不打我,那感觉是不是还对不起我是吧?
  人能有些良心吗?难道非要我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吗?
  我发泄完,唐雨薇说:
  “我怎么感觉你此时象疯狗一样呢?逮谁咬谁?你难道就没有静下心想一想。
  如果你手里的新型图纸,落到那些毒贩子手里,会造成多少人间悲剧。我唐雨薇只想告诉你,我和邢睿确实是为新型图纸,但是我们这样做,并不是为了耍你,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。
  我知道你为新型图纸,把自己的妻子,和她腹中的孩子,还有你最好的兄弟的命都搭进去了,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,但是你是个男人,是个有些有肉的男人,有些伤痛你必须要承受。
  邢睿是个好女人,她是爱你的,其实和我邢睿只不过也是局中的一个棋子,有些话我只能说一般,留一半你自己想。
  我说:“你说的不错,我不用想都知道,你和邢睿根本没有资格操作这个局,你们身后的老板是唐援朝。
  也许你当初来阳北的时候,就该打听打听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我平时喜欢说一句话那就是,我这人没有什么优点,唯一的优点就是,记性特别好,你遭惹我,也算你倒了八辈子的血霉。